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6章 无法形容的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怎么,见鬼了?

    岳梓童正在与新姐说话呢,看到她脸色忽然大变后,有些惊讶,顺着她目光下意识的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小脸,也变了。

    不过,岳总脸色改变,却是欣喜的变。

    能够在这儿遇到小外甥,那可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呃,非得问问他,刚才忽然打电话骂,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哼,他来找我,肯定是骂过我后又后悔了,这才紧赶着的跑来讨好。

    好吧,本小姨(胸xiong)大不对,是心(胸xiong)宽阔,就不和你一个晚辈计较了——还不对,新姐在场啊,她会不会看到你后,就忍不住喊人废了你?

    岳梓童在看到李南方的一瞬间,就想到了这么多,这小脑袋瓜转的也够快的,立即寻思该怎么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才能避免新姐在这儿翻脸。

    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。

    小外甥狠狠践踏了新姐一个晚上,就算岳总及时在中间说和,可心高气傲的贺兰小新,又怎么能如此看得开呢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岳总想多了。

    是真想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是为了她才来这地方的,更不知道她们也在这儿吃饭,跳下车子后,就找没男人要的白警官。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怎么不见人,只看到她那辆很嚣张的大摩托呢?

    目光从大摩托上收回来,看向仅有的几个食客那边,忽然有人扬手,熟悉的声音响起:嗨,李南方,看什么呢看,眼瞎了不是?来这边!

    靠,这小太妹会是白灵儿?

    李南方虎躯一震,傻楞当场,望着白灵儿那张笑起来好像百鬼夜哭的脸,脑海中飞速腾起马队长,曾经说过的话,如果看到白警官尊容大变后,可千万别吃惊——

    尼玛,就这样子,能不吃惊吗?

    多看一眼,晚上都能做恶梦,少活三年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用力眨巴了下,迫使自己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,为了南方集团的发展,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,就算白灵儿是逃出森罗(殿dian)的厉鬼,他也得把她当仙子来恭维着啊。

    还是先看看正常人,来稀释下这种小恐惧吧。

    嗯,就看她(身shen)边那俩女的吧,还应该是正常正常正常——重要的事(情qing)说三遍,这俩女的不但是正常人,而且还都是与李先生发生过肌肤之亲的熟人啊。

    老天爷,你对我实在是太太太好了。

    认出白灵儿(身shen)边那两大美女,是何方神圣后,李南方想哭,又想笑。

    那会儿刚从电话里骂了小((贱jian)jian)人一顿,这会儿就(屁pi)颠(屁pi)颠的出现人面前,肯定会被她误会,以为哥们很有犯((贱jian)jian)因子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在不在,还不是太重要。

    关键是那个新姐,也在场啊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知道我与小((贱jian)jian)人是什么关系,现在来吃烧烤,是请白灵儿吃饭的——鬼才能想出,她会联合小((贱jian)jian)人一起,给老子出什么难题。

    乱了,都乱了。

    脑袋生疼的李南方,深吸一口气,先对岳梓童点头算是打招呼,意思是说,咱们的事,稍后说,先别给我添乱,要不然我饶不了你!

    又用颇含深意的目光,从贺兰小新脸上轻飘飘扫过,你也给忍着。

    最后,才落在了白灵儿那张可(爱ai)的脸上,李南方笑着快步走了过去:哎呀,您今天这妆扮——啧,啧啧,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。

    生平第一次认真化妆,就是为李南方特意化的,这厮却说无法形容,真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白灵儿一拍桌子,说道:形容,你必须形容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快步走过来,坐在她对面小马扎上,想了想说:闭月羞花?不行,太俗气了。沉鱼落雁?也不行,远远配不上您。像出水芙蓉,美艳而不妖艳——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很仓促的喷笑声,打断了李南方的话。

    正洗耳恭听李南方恭维的白警官,刚喜上眉梢呢,这种酸爽却被人打断,立即震怒,猛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忍不住喷笑的人,是刚坐下的三个民工中的,也是最干巴,最不起眼的。

    笑,笑什么呢,好像放(屁pi)的声音!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他们是该受城里人感激,尊重的民工,白灵儿回头时,早就抓起扎啤杯砸过去了,有你这样不懂礼貌的吗,擅自打断男人对我的恭维。

    出乎白灵儿意料的是,这个民工,并不像别的民工那样,在遭到城里人训斥时,会忍气吞声的陪着笑脸解释,反而眯起眼睛,淡淡地问:我笑我的,关你什么事?

    老三,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民工的同伴,看来很清楚民工在外混,最好别得罪人的大道理,用脚尖踢了老三一下,回头对白灵儿赔笑:小姐,对不起,我这兄弟刚才的笑声,并没冒犯您的意思,还请您原谅。

    看在这人态度还算不错的份上,白灵儿也不好再和那个老三计较了,轻哼一声哼,听你们口音,应该是南疆那边来的吧?劝一下你同伴,在外挣钱不容易,别没事自己找麻烦。

    是,是是,您说得对。

    民工连连点头,接着又瞪了老三一眼,用家乡话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应该是闽南语,内地能听懂的,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很凑巧,李南方——也听不懂,不过他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老三右肋下一眼。

    被这老三打岔后,白灵儿也没了再让李南方形容她多美的意思,有些落寞的自嘲的笑了笑,转移了话题:李南方,你家老总就在这边呢,不先打个招呼?

    岳梓童这个时候,总算‘听出’小太妹是谁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青山警界当之无愧的首席花,白灵儿。

    就算打破她脑袋,她也想不到白灵儿会化成这幅鬼样子,敢跑出来吃饭不说,还((逼))着男人形容她多美,结果导致民工兄弟,都忍不住笑喷了。

    等等,白灵儿化成鬼一般的样子,却来与李南方一起吃饭——总算是明白李南方来此,不是给自己腆着脸说话的,而是有可能是把妹的后,岳梓童的脸色,一下子(阴yin)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行呀,亲亲的小外甥,胆儿肥的不得了啊,这还没结婚呢,就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,结婚后,你还不得每天都往家里领女人啊!

    岳总(胸xiong)脯急速增高时,贺兰小新给她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,白灵儿也说话了。

    啊,岳总?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像刚看到岳老板那样,满脸吃惊的样子:你这么(娇jiao)贵的大人物,也会来这地摊上吃饭?呀,呀,这可是大新闻啊,怎么就没有记者来采访呢?

    李南方,少说一句话,是憋不死的。

    岳总看都没看他,脸色淡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是,是,岳总训的很有道理。鸡蛋一辈子都没说话,不也没被憋死?

    李南方对白灵儿双手一摊,说道:看到了没有,我已经和老板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仁至义尽就可以了,不要在意别人怎么想。

    白灵儿端起杯子,喝了口酒,问:想吃点什么?自己点,我请客,别给我省着。

    卧槽,我不想活了,才让你请客。

    想到老马那严厉的嘱咐声,李南方在心中骂了一个:哈,白警灵儿,是我请你吃饭好不好,怎么能让你请客呢?

    哟,听听,刚坐下就不叫白警官,该叫灵儿了。

    恶心,真恶心!

    有些反胃的岳总,赶紧端起杯子,大大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刚看到李南方后,脸色变了下,但现在却是淡淡然的样子,就仿佛从没与他发生过任何关系那样,不过她眼角余光,却始终在关注着岳梓童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与岳梓童相比,白灵儿却为李南方能对她改变称呼,而开心,举杯和他碰了一个,极为霸道的说:姑(奶nai)我说我请客,就是我请客,别和我争,烦!

    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不同意了:灵儿,无论怎么样,这次都要由我来买单!

    我来!

    我来!!

    李南方用更大的声音,反驳了回去。

    听这俩人大声抢着买单,岳梓童更头疼,把酒杯往桌子上一蹲:不就是吃个铁板烧吗?看你们很慷慨的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要花个三五万呢。看着就特别扭,算我买单好了!

    还是算我的吧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说话了,从小包内拿出一叠钞票,放在桌子上,回头看了眼,对老板娘说:还有这几个民工兄弟的,我一起包场了。

    我请人吃饭,还用得着别人掏钱吗?

    白灵儿噌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特看不惯有钱人在她眼前显摆,不就是吃个铁板烧吗?

    岳梓童说的没错,能花几个钱啊,干嘛要为这几个钱,来感激你,来衬托你有钱人挥金如土的潇洒呢?

    灵儿,你给我坐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瞪眼看着白灵儿,态度虽然不好,可说出来的话,却透着‘咱们才是自己人’的亲近:坐下,你听话不?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白警官心中一甜,冷哼一声坐下了。

    我们自己买自己的单,真心感谢岳总二位的厚(爱ai)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出几百块钱,对老板娘说:我先预支,多退少补——多了就算了,不够再拿。总之,今天是我请灵儿你吃饭,还请各位给个面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老板娘,看的有些懵。

    她干这行这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好像不管收谁的钱,都会惹其他人不高兴那样,唯有一狠心,都收了吧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嘛。正所谓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,花别人钱——浑(身shen)都短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接着抬手拿手指对白灵儿勾了勾:附耳过来,我有悄悄话要和你说。

    谁稀罕听你的悄悄话呀?

    白灵儿的小脸,很可能红了下,声音里带着不屑,却附耳过去了。

    混蛋,当着我的面打(情qing)骂俏,这是故意惹我生气呢!

    哈,不过我才不生气,我不生气,不生气啊,啊!

    岳总昂首,一口饮尽杯中酒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