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4章 不请客的后果很严重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隐隐觉出被误会了后,李南方觉得该给白灵儿打个电话,取消本次的共享午餐。

    电话刚一拨通,白灵儿不耐烦的语气就从那边传来:李南方,你墨迹个毛线呢,我都已经提前到幸福人家半小时了,还没看到你的影子,有这样请客的吗?

    已经提前去半小时了?

    夸张吧,我给你打电话总共才多久呢?

    李南方砸吧了下嘴,看着侯在车窗外怎么就不去执勤的交警,说:白警官,我忽然想到有点急事要去做。要不这样吧,改天我再请你,去青山酒店,去云汉那边也行,你看怎么——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呢,白灵儿在那边就怒了:李南方,你丫的这是放老娘鸽子呢?我特么的都来这儿蹲一个半小时等你了,你却说有事来不了!

    刚才你还说,你提前到了半小时,这会儿怎么又一个半小时了?

    我特么的就这样说,要你管?

    白灵儿越加羞恼成怒了:你(爱ai)来就来,不来,老娘我也不稀罕!

    嘟的一声,白灵儿在那边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脾气,能有男人要才怪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屏幕,李南方苦笑着摇了摇头,也没觉得放她鸽子算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诚然会惹她生气,但也杜绝了误会,免得以后徒生出很多麻烦,两相比较,还是不去的好。

    怎么,你不去幸福人家吃饭了?

    李南方刚放下手机,始终侯在外面的交警问话了。

    我去不去那边吃饭,碍着你什么事了?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这哥们管的真心宽,抬头看着他笑道:是啊,忽然想起还有点急事要做,约了白警官改天再聚。

    哦,那你稍等。

    方才还满脸客气的交警哥们,此时已经面无表(情qing),说了句转(身shen),对着左肩通话器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又是隐隐地,李南方觉得有麻烦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果然,交警哥们再转(身shen)时,已经是公事公办的嘴脸了,啪地抬手打了个敬礼:李先生,对不起,你刚才闯了红灯,请你先出示驾照,把车停边,等候处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傻眼:刚才你不是说——

    交警哥们打断他的话:刚才是刚才,现在是现在。李先生,请你出示驾照!

    李南方也不是个好脾气的,别人越是对他牛不喝水强按头,他的反弹力就越大,拿出驾照递给交警,骂道:草,总听很多人说不喜欢吃烧烤的,可从没听说不请客就为难人的。

    交警哥们才不管他嘟囔些什么,打开驾照装模装样的看了几眼,一挥手:李先生,请把车子停边,等候处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吭声,黑着脸把车子贴边停好,接着开门下车,砰地关上车门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你妹,不是故意为难我吗?

    我把车扔在这儿,随你们处置总行了吧?

    随便你们怎么玩,我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我还就不信了,市局能好好地,就把我铐走——李南方心中冷笑着,刚走了没几步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陈董世雄打来的电话,很着急的样子:李总,消防部门忽然给我打电话,说我们总部的放火安全措施有问题,勒令我们立即关门,重新整修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,很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冷笑道:呵呵,那就按照他们的要求来。我们做生意的嘛,当然要遵从相关部门制定的规则做。

    这边刚扣掉电话,王德发的手机号,又闪烁起来:李总啊,真不知道咋回事,这边派出所忽然来人,说我们工厂员工内,混进了犯罪嫌疑人,要求我们立即停产,所有员工都接受检查啊。

    黑丝技术研发定型后,立即争分夺秒的生产出一些产品,让它们出现在下个月的青山国际会展中心,勾引广大妇女同志们,这可是南方集团战略发展计划里,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停产,老王跑断腿才跑下来的展位,这下可就全部泡汤了,他能不急吗?

    更急的还在后面,老王电话刚扣掉,陈大力又打来了,好像死了老婆那样,声音里都带有哭腔了:李总,您在市局有认识人吧?麻烦您给那边打个招呼,就说我早就浪子回头,不在社会上混了啊,干嘛要冤枉我和某碎尸案有关呢?

    快,太快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边刚决定改天再邀请白警官吃饭,大好形势一下逆转,交警哥们翻脸扣车,总部被勒令重新整修,生产车间有派出所民警查案,陈大力又被‘诬陷’与碎尸案有关——

    这么多事,都在五分钟内发生,全部与公安系统有关,傻子也能看出,人家是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李南方反悔说不请白警官吃烧烤呢。

    偏偏这些事,还都在市局正常工作的范围之内,李南方想去投诉,不管找谁,都没辙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事到最后,所有问题都会解决,(屁pi)事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可关键问题是,李南方经不起这么折腾啊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车子,扣他驾照的交警哥们,就倚在车头上双手抱着膀子冲着他冷笑,不远处有几辆警用摩托闪着警灯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瞧瞧这阵势,李南方如果胆敢再一意孤行,马上就会有巡警出现在他面前,以莫须有的借口,请他去局里喝茶聊天啊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李南方有了泪流满面的冲动,替白灵儿,姑(奶nai)(奶nai),你的婚姻大事得有多么被市局看重啊,为了让你嫁出去,市局都特么全方位启动,针对我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抽自己几个嘴巴,你说你好好的犯((贱jian)jian),请白灵儿吃饭干嘛呢?

    不就是在临市被关押一个晚上,听那几个老娘们唠嗑,那又算多大事啊?

    这一切,都怪岳梓童捣鬼,她如果不给哥们下(套tao),我怎么会落到这一步啊。

    想到岳梓童后,李南方忍不住怒火中烧,找到她手机号就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不等她((贱jian)jian)兮兮的说什么,李南方就骂道:你个小((贱jian)jian)人,都是你给老子惹得麻烦!

    昨晚,岳梓童一晚上都没怎么休息好,今天上午才返回青山,在公司落了下脚,就开车奔去了贺兰小新家。

    好姐妹(身shen)体不舒服,岳总忙完重要事后,当然要买点水果去她家看望。

    备受领导关怀的贺兰小新,很感动——不顾病恹恹的样子,要亲自下厨做午饭,盛(情qing)款待岳总,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,别在家忙活了,咱还是去外面随便吃点吧,在来你家时的路上,无意中看到个幸福人家的烧烤摊,生意很火爆的样子,招牌菜是烤鱿鱼,咱们就去那边品尝一下吧,我请客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就说好啊,我可是很久都没吃烧烤了,都是被那些专家给害的,说什么吃一串,就相当于吸六十支烟。卧槽,新姐我为了我的小乖,不要肺了,这算舍命陪君子了吧?

    贺兰小新家,距离幸福人家没多远,也就七八分钟的车程。

    她每天上下班,也都从烧烤摊路过,所以很清楚那边的地方,不配她这种上流人物吃饭,但胜在环境不错,就在小清河边上,两岸垂柳飘飘,清风徐徐的。

    姐妹俩跳上岳总车子,刚驶出小区,就接到了李南方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这厮主动来电后,做贼心虚的岳总,还是满心欢喜的,但当着贺兰小新的面,自然得假装矜持的样子,轻咳了下嗓子,收敛要欢叫的冲动,点开通话刚要说什么,李南方的怒骂声,就从那边传来了。

    怎么个意思?

    啥叫我给老子你惹麻烦了?

    毫无任何心里防备的岳总,被骂了个晕头转向,桃花大眼睛眨巴着,半晌才回过神来,刚要羞恼成怒的喝问小外甥,你妹的是不是发神经了——电话扣了。

    哦,合着你给我打电话,就是为骂本小姨的啊?

    真是岂有此理,叔叔可忍,小姨不可忍,我不能白白被你骂啊,说什么也得骂回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回拨电话,没人接。

    接连三遍,李南方不是直接扣掉,就是不接。

    是谁给你打电话啊,小乖?

    上车后就拿出小镜子,口红的新姐,随意问道:你的脸色,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发青?哈,我特么的要发黑了!是李一个莫名其妙的超级混蛋,真是气死我了。

    用力拍了下方向盘,又怒火万丈的点上一颗烟,深吸一口重重吐出来后,岳梓童才稍稍冷静了下:算了,不说那个混蛋了,败(情qing)绪。走,去吃饭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没再问,拿口红勾勒着(性xing)感的唇,抿了几下问小乖,这样画好看不。

    好看啊,红嘟嘟的那么(性xing)感,男人,黄瓜肯定都喜欢哦——为尽快把要暴走的(情qing)绪调整过来,岳总说出来的话,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这些,在打电话劈头盖脸骂了岳梓童一顿后,整个人都好了许多,想通了,我特么的犯傻,才和市局对着干。

    不就是请白灵儿吃饭吗?

    又不是娶她当老婆,晚上入洞房。

    再说就算娶她当老婆,也没什么了不起啊,那小老虎虽说脾气不咋样,但也是超一流的美女了,没事让她穿上警服往桌子上一爬,褪下裙子从后面——啧,啧啧,这滋味,可比岛国小电影那些作秀的,强上一万倍。

    想通了某些事的李南方,转(身shen)来到交警哥们面前时,已经是满脸如沐(春chun)风的笑意了:警官,我刚才打了几个电话,急事办好了,我还想去请白警官吃饭,您看?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交警哥们立即站直了(身shen)子,左手抬起:那就请上车呗!天大地大,也不如李先生请我们白警官吃饭大呀。这是你的驾照,请收好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那张笑容真挚的笑脸,无语了半晌,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