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3章 白警官相亲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请女人喝个小酒,吃个小饭,这对李南方来说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,貌似他从没有给女人带东西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次请白警官吃饭时,他也没打算给她带什么东西,可对着镜子装((逼))时,却又想到了一件事,需要白灵儿帮忙。

    这件事也与隋月月有关,李南方想请白灵儿,帮忙查查连姐的确切住址。

    当初连姐在被陈晓抢走皮包后,可是惊动了市局大局长的,暂且先不管市局有没有敷衍她,但肯定会留下她的确切地址,以及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人家白灵儿和他非亲非故的,昨晚被他扯着虎皮当了回大旗,今天又要麻烦人帮忙查连姐老底——从来把麻烦别人帮忙都不会当回事的李先生,这次良心发现了,觉得最好是给人买点小礼物,以表示他发自内心的感谢。

    只是他在琢磨着这事,询问隋月月时的语气不对,被她误会了。

    哈,我请你吃饭干嘛?

    李南方哈的一声笑,脱口说出这句话后,才意识到这样说,会有损女孩子自尊的。

    果然,听他这样说后,隋月月亮晶晶的眼神,一下子黯淡了下来,小脸也白了下,尴尬异常的笑了下,嘴巴动了动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很是于心不忍,想了想才说:隋月月,我要请一个当警察的女(性xing)朋友吃饭,想请她帮忙,查一下那个连姐的老底。等机会合适时,我再去拜访她。

    隋月月的脸,更加苍白,可眼神却攸地亮起,闪过一抹寒光,接着闭上,轻声说:李南方,你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,才能报答你对我的好吗?

    李南方有多牛((逼)),隋月月可是亲眼所见,恐怕比岳阿姨还要了解他,毕竟岳梓童当前不敢太确定,他就是万里奔袭岛国,割掉俊男哥哥舌头的人。

    他直言说要去拜访连姐,就是决意要为隋月月讨回一个公道了。

    开开心心的活着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抬手,在她脑门上摸了下:这样,你爸妈在九泉之下,才能瞑目。

    真心说,隋月月不想比她大不了两岁的李南方,总像个长者那样,抚摸她头顶。

    她更希望,他能把她当个想占有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想法,在她还没有强大起来时,是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,所以笑着点了点头:我会记住你的话,并努力去做,争取让你满意的。

    这句话,李南方听着有些别扭,却没放心里去。

    隋月月转移了话题:我觉得,女人在应男人邀请吃饭时,都希望能收到一朵花,比方白玫瑰之类的。

    送花?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摇头说:不好,送花多俗啊。再说了,一朵鲜花,也不足以我表示对人的感谢。

    那就——送个项链,或者女式手表?

    还是送花吧,那个花钱少。

    哈,怕花钱呀?

    隋月月笑了:那你干脆也别去花店买花了,干脆在路边采两朵就好了啦。咱们小区外面,就有很多白月季花呢。

    对,对,这主意好,我怎么没想到?正所谓礼轻(情qing)意重,不在于送什么,关键是得有诚意,诚意啊。

    李先生很感慨的,拍了拍心口,开门上车:捎你一程?

    隋月月婉拒:不用了,小区门口就有很多卖菜的。

    好,那我先撤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关上车门,打了个唿哨,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隋月月说的没错,出门向东不远的路南边,有一大丛的月季花,白色的,红色的,看来像是别人种上的,也不知道谁,还很扫兴的竖了个木牌子,上写这是小蜜蜂的家,请(爱ai)惜。

    小蜜蜂总住这家里,不会喜新厌旧啊?

    现在人们累死累活的为什么呀,还不是多挣点钱,买(套tao)大一点的新房子?

    小蜜蜂辛勤一个(春chun)夏秋天了,眼看冬季即将来到,是时候换新房的了。

    本着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的念头,李南方咔咔咔,捡着最含苞(欲yu)放的那几朵,掰了下来,放在手里又反复比较了一番,最终选中了白里透红的那朵,把其它两朵随手抛掉了。

    好像有人在远处嚷嚷什么呢?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去,就看到两个拿着蒲扇的大妈,正从小区那边快步走来,边走还边点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感谢我为小蜜蜂搬家呢吧?不用谢,我叫雷锋。

    无邪的笑了下,李南方跳上车子,加大油门跑了。

    看过很多装((逼))人士,在送女孩子花时,都会藏在怀里,到时候忽然拿出来,特浪漫。

    李南方学着试了试,特么的,忘记上面有刺了,扎得心口老疼了,不过这不算什么,这样反而更能代表他一番心意。

    车子刚驶过一个红绿灯,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是固话,青山本地的。

    等手机接连响了七八声,确定不是乱拨电话的,李南方才接起来:喂,你是谁?

    你是李南方吧?

    一个听上去相当沉稳威严,好像自己多了不起的男人声音,从手机里传来。

    是,我就是李南方,你是谁?

    我是马龙。

    马龙?不认识。

    我是青山市局刑警队,队长。

    哦,原来是马警官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好像恍然的样子,(热re)(情qing)了起来:马警官,请问您有什么指示?

    指示谈不上,先问你个事。

    老马在那边问:你是不是邀请我们刑警队的白警官,去吃烧烤啊?

    对啊,怎么了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纳闷,小心的问:马警官,您不会以为,我这是在贿赂白警官吧?

    草!

    老马那么稳重的一个人,居然也被李南方气得爆粗口了:李南方!在你心里,我青山市局堂堂的刑警队副队长,会被一顿烧烤就能贿赂了?

    啊,怎么会呢?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陪着笑脸说:就是开个玩笑,马警官别介意——请问,您给我打电话,是为了?

    只有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老马加重语气:就是你请白警官吃饭,不能让她掏钱,你必须买单!

    李南方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,像老马这种在青山算得上重量级的大人物,忽然给他打电话,那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事啊,却没料到,只为了让自己在请白灵儿吃饭时,必须要买单。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么?

    如果让白灵儿买单,那还算是李南方请客?

    更何况,只是一顿烧烤而已,俩人再能吃,能吃多少钱的啊,无论谁请客,谁买单,这个问题很重要,重要到让马队长亲自打电话来,特意嘱咐吗?

    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本来,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,被马队长这样一搀和后,李南方就多想了,立即开始各种推算,来解释老马的不正常举止。

    久久没有听到李南方回话,老马不高兴了:怎么,你不愿意?

    事关青山刑警队的面子啊,由不得老马不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我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?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拍了下方向盘,立军令状般的说道:请马警官放心,我绝对会买单。谁给我抢,也不行!

    老马这才转怒为喜,语气温和的夸赞了他几句通(情qing)达理,又隐晦的邀请他,以后别忘了常去市局做客——

    靠了,傻瓜才会愿意去你那做客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,表面上却连声答应,又开始琢磨老马这样说,是不是要拉赞助?

    让地方各企业,给市局广大干警搞点赞助,这是很正常的事,也不能怪李南方这样想后,委婉的表示会捐赠点东西,来增加广大干警的业余生活。

    老马却一口拒绝了李南方好意,临扣掉电话时,用比他更委婉的语气说,如果看到白警官‘穿的’很漂亮后,千万不要感到惊讶,因为那可是她第一次,为男人特意打扮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隐隐明白了什么,合着市局这帮人想多了,以为他约白灵儿出来吃饭,就想追求她,并甚为欣喜。

    甚为欣喜啊,你总算是有男人追了!

    不会吧,白灵儿的脾气虽说不咋样,可无论是长相还是(身shen)材,那都是相当出色的,又是整天混在男人窝子里,会没人追?

    别忘了,前些天那个韩军,还曾经为追求她,而把李南方当做(情qing)敌来看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越想,越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以往他遇到想不明白的事时,就会暂时抛之脑后,但今天这件事格外诡异,他想忘记都忘不了——结果,想的走神,没看到红灯,闯了,差点出车祸。

    正在路中间值岗的交警,立即跑过来,刚要让他把车子贴边处理,但在看到车牌号后,却又马上喜笑颜开的样子,好像看到亲人那样,挥手放行,还说现在下午班高峰期,要不要他警车开道,护送李先生去某烧烤摊——

    卧槽,这事更诡异了啊。

    交警叔叔的脾气,啥时候这样好了?

    眼神,啥时候这样亮了?

    不但一眼就认出了李南方,竟然还知道他要去幸福人家吃烧烤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,白警官今天应李南方之约外出吃饭这件事,已经惊动了局座。

    局座可是把白灵儿当侄女看待的,对她关(爱ai)有加,尤其担心她会嫁不出去——你说,好不容易有个韩军追求她了,她还这事那事的净事,结果导致人家自动请调。

    除了韩军,还有谁敢瞎了眼,吃了豹子胆的,敢追求白灵儿?

    现在总算有英雄出现了,那么青山市局必须得把这事当做政治任务来对待,极力促成这桩好姻缘!

    立即电令各部门,谁若因这事那事的破坏了白警官相亲,局座绝对饶不了他!

    无论是李南方,还是白灵儿,都不知道他们只是一次很普通的吃饭,会演变成市局的政治任务,广大干警都紧急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有负责幸福人家那边安全工作的,有负责英雄一路道路畅通的,还有老马在其中对李南方威胁利(诱you)——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