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2章 绝不能让白警官买单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从没被男人邀请去外面吃饭的白警官,总算有不怕死的邀请她时,不懂的换(身shen)能彰显女(性xing)美的衣服,依旧是穿惯了的运动装,大家忍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没这方面的经验,好像也从没把自己当女孩子看,抓罪犯时的那彪悍劲,让男警官都害怕。

    可你把自己妆扮的像鬼那样,又算咋回事?

    听听,听听!

    白警官说,她只是稍稍化了点妆啊!

    如果她要正儿八经的化妆,那还不得把满屋子的同事,都给吓死?

    怎么,不好看?

    见大家伙都直勾勾望着自己不说话,白警官有些不满了,脸色一沉——当然看不出来,可眼光犀利了啊。

    好看。好看!啊,不,不是好看!

    还是小王反应最快,一拍桌子站起来,神(情qing)激动的叫道:好看这个词,怎么能形容白警官您稍稍化妆后的万一?要用绝美,倾城,祸国殃民,红颜祸水这些词才行!大家伙说,我说的对不对啊?

    对,啊对,太对了!绝对的红颜祸水啊!

    张立等人这才如梦初醒,齐声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在小王一个劲的狂使眼色下,他女朋友小马,更是双手攥拳放在嘴边,满脸无法控制的激动:白白警官,我做梦也没想到,您在化妆后的样子,会这样——唯有用一句诗词,才能形容您此时风采的万一啊。

    很有感(情qing)的,小马左手高高举起,猛地回头看着白警官,蔓生吟道:啊,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    到底是警校毕业超一流的高材生啊,瞧瞧人家小马这马(屁pi)拍的,多有水平?

    大家伙,都被小马给折服了,更加用力鼓掌。

    白灵儿不好意思了,垂首羞羞答答的样子:小马,我哪有你说的这样夸张。好了,我先走了,不能让人久等。等我回来后,咱们姐妹再好好切磋下化妆。

    白警官,路上注意安全!

    在大家伙的关心祝福声中,白警官出门下楼,跨上她那辆大摩托,戴上墨镜,一轰油门,摩托车嗡地一声怪叫,前轮腾空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我去,可吓死我了。来杯水,压压惊。

    小马,等会儿咱们切磋下,该怎么说话,才能让白警官对我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小王,这下你可发达了。哈,不过这不算分得出输赢,还有第二场赌呢。到时候,保管让你连本带利的,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我怎么会有种预感,小王今天会成为最大的赢家呢?

    一个不怎么着调的声音响起后,鼓噪不知鹿死谁手的几个人,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也是,就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,去衡量白警官。

    一个不化妆时飒爽仿似花木兰化妆后比女鬼还要吓人,穿着运动装骑着大摩托,应男人邀请去吃烧烤的女孩子,真有可能会抢着付钱的——尼玛,去吃烧烤啊!

    想到白警官人生中第一次被男人邀请,却是去吃烧烤,刑警队各位同仁,就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这可是我们青山警界的门面,好不好?

    绝不能让白警官买单!

    最大赢家小王,不顾自己的经济利益,拍案而起叫道:那样,我们市局刑警队以后还有脸出门吗?谁知道那个李南方的电话?

    对,对,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事关我们刑警队的荣誉!

    立即给那抠((逼))打电话,告诉他,如果胆敢让白警官买单,他这辈子都会在麻烦中度过!我发誓,这不是威胁!这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刑警队要想搞到李南方的电话号码,真心不要太简单的。

    就在张立打电话找人彻查李南方的电话时,刑警队一把手老马走了进来,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问:刚才,是谁骑着白副队的摩托车走了?也是个女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起(床chuang)洗漱完毕,李南方穿上了龙城城为他准备好的新衣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龙局在各方面的眼界格局,那都是相当高的,就拿给李南方买衣服这件小事来说吧,她也知道这家伙穿什么款式颜色的衣服,最能展现出他男人英俊的一面。

    藏蓝色的立领中山装,从来都是华夏男人的最(爱ai)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什么西装休闲装的,在中山装面前就是渣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过李连杰主演的《精武英雄》吧?

    李南方穿上中山装的样子,活脱脱就是李连杰年轻时的翻版,帅的一塌糊涂,连他自己都对着镜子陶醉了半天,才单手抄在口袋里,模仿陈真走进虹口道场时的冷峻样子,迈步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对门西户的房门,也就是李南方租住的家,也开了。

    (身shen)穿黑色吊带裙,没穿丝袜晃着一双****,踩着高跟黑凉鞋的隋月月,左手拎着包,看到李南方后,明显愣了下,随即笑着点了点头,转(身shen)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砰地一声轻响声后,隋月月忽然猛回头,再次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看到李南方时,她居然没认出这家伙是谁。

    在她印象里,李南方从来都是黑色或蓝色衬衣,牛仔裤运动鞋,很大众的穿着,除了小脸还算白净点之外,实在没什么值得女孩子看他一眼,就会牢牢记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没认出对面这人模狗样儿的家伙,就是李南方,只是出于大家是邻居的基本礼貌,对他客气的笑笑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等她转(身shen)带上房门后,却猛地意识到那张脸,怎么就那么眼熟,特像李南方呢?

    果然是你!

    隋月月望着站在对门前的李南方,脸上迅速浮上惊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她被李南方抱回家,美美一觉醒来后,看到了他留下的字条。

    第一次,隋月月感受到了来自男人的关(爱ai),抱着那字条,那张银行卡,默默哭泣了半天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,那样的原因,李南方看不起她,她也很清楚,所以从没奢望,男人能把她当个人来看待——尤其在她面临随时都会意外死亡的危险时,翻来覆去想了很久,才决定来找他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被他当做一条狗,甚至一个(性xing)奴,只要他能为她提供保护,让她安全的活下去,她总有一天会借助他的力量,变得强大起来,再向不公的命运,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没有把她当作一条狗,更没有把她当只为发泄所用的(性xing)奴,而是把她当个人来看待。

    一个被尊重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她,他搬离了刚租下来没多久的家,留下了足够她一年内开销的银行卡。

    隋月月从没享受过这种感觉,那么她在享受到后,会是如何的感激李南方,根本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她总想给李南方打电话,让他回来住好了,反正这是两居室的房子,又不是住不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如果真回来住,隋月月发誓,会用她全部的女(性xing)柔(情qing),来服侍他。

    可她没敢打电话,她怕李南方会误会她。

    她在这几天内,过的无比安宁,充实,也空虚着。

    空虚,是因为她希望,能看到李南方。

    现在,她终于看到了,她这几天每个晚上都会梦到的男人了,能不欣喜若狂?

    但很快,她就冷静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从对门走出来的,没有谁送他,这证明他背后的屋子里没有人,他就住在那里面的。

    对门的主人,那可是个让隋月月都羡慕嫉妒的知(性xing)美女好不好?

    她只见了龙城城一面,就被龙局散发出的那种绝世魅力给倾倒——就像当年老刘看到秦始皇巡游天下时,所说的的那样,大丈夫生当如此!

    就那样一个绝世美女,会与他住在一起?

    他们两个,是(情qing)侣吗?

    隋月月猜测俩人的关系时,李南方说话了,语气平和,就像邻居见面打招呼:这是要出去吗?

    啊?啊!我我想出去买点菜。

    隋月月这才如梦初醒,磕磕巴巴的解释。

    一起。

    李南方带上门,走到了电梯口。

    隋月月咬着嘴唇,轻轻点了下头,跟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电梯门开了,李南方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这厮当前文绉绉的样子,让隋月月有了不真实感,这还是那个在会所里,骂我心机裱的李南方吗?

    在这儿,住的还习惯吧?

    看出她很紧张,李南方再说话时的语气,更加随和了。

    还行。啊,不,不是还行,是很好!

    呵呵,你觉得很好就行。

    你你现在住哪儿呢?

    飞快的瞟了眼李南方,隋月月接着低下头,有些慌乱的解释:我我并没有想打探你的意思,就是随口,随口问问。

    她明明亲眼看到李南方从美女邻居家出来,还问人住在哪儿,这不是故意的么?

    她真怕李南方会误会她的意思,对她有意见,把她赶出去。

    隋月月住在这个高档小区内,肯定是连姐想不到的,只会在那些供一般打工者居住的地方,搜寻她的踪迹。

    如果她被李南方误会,赶出去,那么就会再次面临生命危险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怕,才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在她头顶上蹭了蹭,动作粗暴,就像兄长安慰不小心摔一跤的幼妹。

    隋月月紧绷着的神经,一下子松缓了。

    叮当一声,电梯门开了时,李南方坦然道:你只管在这儿住,想住多久,就住多久,不用担心会有人把你赶出去。至于我,有时候会住在你对面。对门的女人,和我关系不一般。呵呵,就说这么多吧。说多了,对你没好处。

    我我不会再问你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低头走到外面后,隋月月大着胆子说:其实,你可以回家住的。那样,我还能给你做做饭,洗洗衣服。

    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随口说了句,接着问道:哦,对了。问你个事,如果我要是请你去吃饭,给你买点什么好呢?

    你要请我吃饭?

    隋月月眼神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