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1章 化妆过的白警官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他有必要删除一些手机联系人了,睡觉时电话总响不是个事,会影响他睡眠质量的。

    帅哥其实同漂亮女人一样,都是睡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岳梓童,总是死皮赖脸的给他打电话也就算了,白灵儿什么时候也学会,不接就要给他把电话打没电的臭毛病了?

    心里低低叹了口气,李南方点开通话后,又闭上了眼,懒洋洋的问: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啊,大清早的扰人好梦,就不怕折寿?

    什么大清早的啊?

    白灵儿很生气的声音:李南方,你不是和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吧?你家的大清早,是十一点半?

    啥,现在十一点半了吗?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再次睁开眼看了眼时间。

    白灵儿没撒谎,现在确实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
    再睁大眼睛看看。

    正看着呢。奇怪,这时间老人的脚步,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急匆匆了?

    李南方翻(身shen)坐起来,张嘴打着哈欠向四周看去时,睡觉前所发生的那一切,就像洪水倒灌那样,涌进了他脑子里。

    这是龙城城闺房中的大(床chuang)上,东墙上的小夜灯还亮着,淡蓝色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一切,却挡不住阳光,被稀释很多倍的阳光照进来,反倒是显得屋子里更加静谧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已经不在了,昨晚李南方脱下的那(身shen)带血的衣服,也被拿走了,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精味道,还有好闻的薄荷香气。

    一(身shen)藏蓝色的衣服,整齐叠放在(床chuang)尾,旁边有一个鞋盒。

    在他沉睡时,龙城城已经收拾好了屋子,又为他买来了一(身shen)新衣服,还在(床chuang)头放上了一杯白开水——男人在晚上埋头苦干过后,早上醒来后,都会觉得干渴。

    从这些小细节上,李南方不得不承认,龙城城是相当心细的女人,如果能抛弃她的某些想法,不用费太大力气,就能把她调教成一个教科书般的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就像某个电视剧里所说的那样,新世纪的女(性xing),应该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,进得了卧房,写得了代码,查得出异常,杀得了木马,翻得了围墙,开得起好车,买得起新房,斗得过二(奶nai),打得过流氓——

    无论把她放哪儿,她都能迅速调整好角色状态,让男人感受到这辈子可没白活。

    很可惜,龙城城是个有着远大志向的女人,她的心思,永远不会放在做一个贤妻良母上,只喜欢用她的高智商,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上,为自己拼命争取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甚至,连她的子孙后代该怎么发展,她都已经做好了详细的规划。

    女人太强势了,其实是种灾难,尤其是对家庭。

    现代某些专家研究表明,家里有个强势女人,就代表着家庭三代,都要被毁灭的节奏。

    女人越强势,对家庭的毁坏(性xing)就越大,男人没有自尊反倒是其次,关键是对孩子的影响力,是致命(性xing)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儿子,在强势母亲的教导下,铁定会越来越胆小懦弱,甚至会出现恋母(情qing)结。

    如果是女儿呢——想祸害谁的家庭,只需把女儿嫁到他家好了。

    喂,你不会是忘记今天要去做什么了吧?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侧耳倾听外面动静,想听听龙城城在不在时,白灵儿在那边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随口回答:是啊,我今天要去做什么?

    靠,混蛋,不和你说了!

    白灵儿骂了句,很是有些羞恼成怒的样子,直接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今天要去做什么,还要她来提醒吗?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抬手要去拿香烟时,忽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给白灵儿回拨电话:哈,白警官,你也太小气了吧?和你开个玩笑都不成。我怎么可能忘记今天中午,要请你去吃饭呢?

    哼,算你还有点脑子。

    白灵儿冷哼一声,接着埋怨:但你心不诚。如果真心要请我吃饭,你就该提前给我打电话,再预约一遍。怎么可以让我给你打电话提醒呢?哼,也就是咱们关系不错吧。如果是别人,我会——

    对,对,幸亏咱俩关系不错,你这才很给面子,主动提醒我,今天中午要破费请你吃饭。怪我,小人该死,还请白警官多多原谅则个。

    李南方狡辩道:你也知道,我现在是有(身shen)份的人了。公司刚创建,我(身shen)兼数职,忙里忙外,这段时间就没睡个好觉。就在昨晚,我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啊。唉,我这腰都老疼了。

    李先生确实有些腰疼,可不是忙工作忙的,而是怒火燃烧用力惩罚龙局时,不小心闪了腰。

    白警官也不是那种好歹不分的人,听他这样说后,犹豫着问:要不,改天你再请我?

    李南方昨晚给人白灵儿打电话说请吃饭,纯粹是扯着她的虎皮当大旗,来吓唬张姐几个人呢,可没真心要请她吃饭,破费只是一方面,关键是俩人没有共同语言啊。

    总不能对她说,嗨,酒足饭饱后,咱们去酒店睡一觉,或者去会所((嫖piao)piao)一炮?

    所以当白灵儿说要不改天再聚时,李南方脱口就想说好呀好呀,那就改天再聚,到时候时间地点由你来定,你请客——

    但话到嘴边,及时刹住,很认真地说:白警官,你这样说我就要批评你了。你该知道,我是那种是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讲信誉的人。你怎么可能因为关心我,却让我放弃原则,不顾承诺?

    白灵儿听他说的大义凛然,有些无语:好吧。那就今天,去哪儿?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问道:听说过幸福人家吗?

    白灵儿(身shen)为青山人民的保护神之一,最长做的工作就是满城市的转,自凡是能吃饭的地方,就没有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靠了,你也太小气了吧?请本警官吃饭,就去那种地方?

    眼前浮现出一排飘飘垂柳下,却有数十张小饭桌摆着的幸福人家样子,白警官就忍不住要骂人。

    你说我小气?

    李南方不愿花钱的理由,很充分:坐在垂柳下的小河边,看着青烟一道道冲天而起,无数小鸟叽叽喳喳飞过枝头,清风拂面,神游太虚,感受这盛世华夏——

    行了,行了,就别描述那种高境界了啊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幸福人家是多么高档的场所,其实就一烧烤摊。

    白灵儿打断他的话:烧烤摊就烧烤摊吧,本警官还真心不怎么介意。介意的,是你请客的这番诚心。就这样了,幸福人家见。

    扣掉李南方的电话,白警官从椅子上一跃而起,吹着口哨跑进了内间女更衣室内。

    风风火火的她,全然忘记了现在工作单位的大办公室内,周围还有十几个同事,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大事啊,出大事了,白警官参加工作那么多年来,可从没听说过有谁请她吃饭,就连被调走的韩军,也没邀请过她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有人了,看把她给高兴的,都忽视我们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李南方那小子也太特么抠门了吧,请我们青山警界一朵花吃饭,不去吃西餐也还罢了,居然请她去吃烧烤,这不是对我们青山市局群体同仁的羞辱吗?

    好,羞辱就羞辱吧,只要能让白警官被(爱ai)(情qing)滋润后,暴脾气有所改变,我们愿意接受羞辱。

    哎,张立。

    瞥了眼更衣室那边,小王小声说:敢打赌不?

    打什么赌?

    张立还没有回答呢,旁边几个人就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赌。第一,打赌白警官会化妆。

    小王说着,从旁边拿过几个纸杯,摆在桌上,又掏出一百块放在左边纸杯里:赌白警官会化妆的,钞票放这个杯子里。赌她不会化妆的,放在这个杯子里。最少赌一张老人头,谁敢来?

    靠,王儿,你就等着破财吧!

    张立立即掏出一百块,放在旁边杯子里:白警官会化妆?你做梦去吧你。

    就是,就是。

    有不相信白灵儿会化妆的人,立即掏钱,与张立放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得有十几号人吧,除了女接线员小马,与小王赌白警官会化妆,其他人都持反对状态,还连声催促他快说第二个。

    小王又拿出一百块,放在另外一个杯子里,笑道:相信白警官会买单的人,放这边。

    我去,王儿,你也对白警官太不自信了吧?被那抠((逼))请客去烧烤,这已经是对我们市局全体同仁的羞辱了,你居然还说白警官会买单!你这是自己作死,怪不得别人啊。

    又是张立率先带头,把钞票放在了小王的对立面纸杯内。

    这次,就连与小王眉来眼去暗中处对象的小马,也对他没信心了,犹豫了老大会儿,把钞票放在了他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甩了个响指,小王拿起两本杂志,盖住了四个纸杯:封盘。接下来,就让我们用事实来证明,谁才是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——好吧,这句话兄弟以前是用过很多次了,现在还用,有些词穷的嫌疑,不过这也证明对这句话,有着相当深厚的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伙齐刷刷盯着(套tao)间房门,耐心越来越少时,房门总算开了,穿着一(身shen)白色运动服的白灵儿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应邀去与男人约会了,也穿这样,唉,真没品位啊。

    等,等等,出来的这个人是谁啊?

    这,这是白警官吗?

    红嘴唇,大黑眼圈,弯弯的柳叶眉,脸上好像拿刮板刮了一层白灰那样,闪闪发光——这形象,完全可以去鬼片里演女主了。

    发现大家都像见了鬼那样的望着自己,白灵儿有些不好意思,干咳一声问道:咳,我稍稍化了点妆的样子,是不是很好看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