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0章 劝君莫向地狱行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有些女人,天生就具备七窍玲珑的心肝,如果是生在乱世又是男人的话,那么绝对是一代枭雄。

    龙城城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,就在李南方刚说出被最高现役刺杀的消息,她立即想到了以后所面临的局势,以及最为正确的对策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被顺利刺杀,没有谁会注意此事,但枭龙他们偏偏失败了,俩人的(身shen)份,也就此曝光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知道的,龙城城却知道,事后枭龙他们会向京华方面汇报,依着她对荆红命的了解,后者会马上对他们采取保护措施,让他们离开岳家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两个最高现役,怎么就忽然离开岳家了呢?

    岳临城这个家主再怎么不被人看好,可他最起码的警惕却是有的,会即刻调查此事——岳清科擅自调动最高现役的举动,就会曝光,他要向父亲解释,他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到时候,龙城城在外有(情qing)夫的事,就再也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尤其得知她在怀孕后,傻子也会怀疑她肚子里的崽,是不是岳家的种。

    岳清科此举,一下子打乱了龙城城的全盘计划,让她彻底丧失了要让自己儿子,继承那个庞大家族的所有希望。

    假如她肯打掉孩子,再与岳清科撕((逼)),指责是对方先出轨,在外私养外室,有私生子的事,那么岳家只会训斥岳清科,保护岳家,以及龙家的颜面,让他们继续做一对同(床chuang)异梦的夫妻。

    龙城城宁死,也不会打掉孩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岳家不能容忍的了,会与龙家秘密协商处理此事,找别的理由让两个人离婚,就是理所当然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,龙城城才忽然问李南方,等她与岳清科离婚后,他能不能娶她。

    离婚后嫁给李南方,是龙城城能想到的,最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没想这么多,只是为龙城城的问题而惊讶:什么?你要离婚?

    除了离婚之外,我想不到任何办法,来保护我的孩子。

    龙城城有些凄惨的笑了下,伸手轻抚着自己的小腹,目光温柔。

    李南方皱起眉头,盯着她过了半晌,终于想通龙城城为什么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牵起李南方的手,也放在小腹上,轻声说:你如果能娶我,我会让你成为不一般的男人,享受到你此前从没享受过的荣华富贵。无论是精神上的,还是物质上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奇怪,为什么所有来自大家族的人,在对人承诺时,基本都会说这样的话,就仿佛他们的生活,就是天堂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反感,摇了摇头:我已经有未婚妻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马上追问:是谁?

    以后你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能为了咱们的儿子,离开她,来追随我?

    追随?好啊,我可以娶你。

    李南方把‘娶’字说的格外重,这是在告诉龙城城,如果想与他在一起,就要放弃她所说的天堂般生活,过凡人的(日ri)子。

    龙城城当然能听得出来,想都没想就摇头:不行,不可能!李南方,你想过没有?孩子跟着我在龙家,一出生就在上流社会,会接受最好的教育,成为人上人。但如果跟着你呢?充其量,也就是个富二代。

    我倒是不在意我的孩子,能不能成为富二代。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:我只希望,他这一辈子能活的开心,不用像你这样,整天处在勾心斗角的漩涡中,表面上看上去很风光的样子,其实从来都要小心翼翼,看人的脸色过(日ri)子。

    岳梓童,那可是岳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,结果呢?

    就算有岳老爷子的庇护,能够带着母亲跳出那个深宅大院,就成了她懂事后的最心愿,为此不惜十六岁就放弃学业,参加了国安。

    岳梓童都那样了,更何况龙城城的孩子,在龙家呢?

    难道说,龙家要远比岳家开明,能够把外孙当做嫡系子孙来对待吗?

    龙城城脸色稍稍一变,垂首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无论她有多大的信心,都不得不承认李南方说的很有道理,她在离婚回娘家后,刚开始可能还会受到龙家姑(奶nai)(奶nai)的待遇,也没谁敢欺负她的孩子,但以后呢?

    她自己都说了,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有限,人们为争取更多,就必须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龙家的资源,同样有限。

    资源这玩意,就像蛋糕,龙家自己嫡系子孙都为此争的头破血流,还会留给一个‘野种’吃吗?

    这件事,你最好好好考虑一下。在孩子,与你本人之间,做出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她肩膀,(身shen)子向下一滑,平躺在了(床chuang)上:无论你选择哪一个,我都会支持你的。

    龙城城看着他,冷冷地说:我稀罕你的支持么?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笑,没说话,伸手关掉了台灯,光线立即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,应该还能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小夜灯的柔光中,龙城城慢慢屈起双膝,双手抱住,下巴放在膝盖上,盯着被窗帘遮掩的窗口,很久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人在不睡觉时,很久都没动一下,不是在想事(情qing),就是死了。

    咽喉上多了个三棱形创口的程老九,现在就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他死在(床chuang)下,咽喉被锐器刺穿后喷出来的鲜血,足足有四五米远,喷在了东边的墙上,星星点点的,已经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穿过窗户玻璃的阳光,照在他几乎要凸出来的眼球上,全是茫然。

    这说明至死,他都不愿意相信,他会死。

    在他左耳边的地板上,从咽喉里淌出来的鲜血,也已经凝固,变黑,凝固成了一个黑色的骷髅头。

    这个骷髅头,当然不是鲜血自己凝固的,而是杀他的人,蘸着他的鲜血画出来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站着四五个人,都低头看着程老九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站在尸体最跟前的,是个年约三旬的男人,灰西装,白衬衣,蓝色领带,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,三七分的头发乌黑铮亮,苍蝇趴上去都会劈叉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尸体好像有了变腐的反应,气味很难闻,男人从口袋里拽出一块雪白的手帕,捂在了鼻子上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急促却轻微的脚步声,男人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进来是个年轻人,长相彪悍:三少,其他四个人,无一幸免——尸体旁边,都有黑色的骷髅头标记。

    被称为三少的男人,回头看着一个中年人,叹了口气:唉。杜专,麻烦你把前天说过的话,重新说一遍吧。

    叫杜专的男人,眼角急促跳了下,低下头,片刻后才说:那天,田强四人被害后,现场也留下了这个黑色骷髅头。我曾经说说这并不是活跃在西方的黑幽灵。只因,他早就死在墨西哥了。很可能是因为私仇,才冒充黑幽灵,与我们要做的事,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嗯,你的记忆力很不错。那天,你就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三少赞许的点了点头,走到窗前,推开了窗子。

    清新的空气,呼地扑了进来,稀释了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冷汗,从杜专脑门上淌下来,声音开始沙哑:三少,这件事,我判断失误了。

    黑幽灵没死?

    我我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杜专艰难的咽了口吐沫,解释道:但根据我们所探听到的消息,黑幽灵确实该葬(身shen)墨西哥了。而且,消息来源,出自可信度极高的军方——

    只是可信度极高而已。

    三少淡淡打断他的话:但不代表着绝对正确。当然了,西方传说中的黑幽灵,到底有没死,此前与我们岭南陈家,本没有任何的关系。可现在有关系了。他的出现,就是针对我们来的。

    田强他们被刺杀,是在即将前往青山的前夜。你分析说,这与我让他们要做的事,并没有关系,我信了。

    三少转(身shen),看着他:这次,如果程老九昨晚没死,现在已经踏上北上青山的旅途。你,还能确定,黑幽灵不是针对我们岭南陈家,以这种极为血腥的手段,来警告我们吗?

    杜专不知道怎么回答,脑门上的冷汗更多。

    三少人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可在场所有人都很清楚,他有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幸好,又有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,让杜专因恐惧而绷紧的神经,稍稍松缓了下,眼角余光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(身shen)穿黑背心的男人,出现在门口:三少,明珠龙家那边传来的消息,他们派往青山处理林晚晴一案的三个人,午夜时分在各自家中,被杀(身shen)亡,警方已经介入。在被杀现场,也留下了黑色骷髅头,还有一行字。

    劝君莫向地狱行。

    劝君莫向地狱行?

    三少好像笑了下,把这七个字重复了一遍,又看向了杜专:你怎么看?

    杜专这次没敢马上回答,双拳紧攥沉默片刻,才说:我还是不敢确定,做案之人是不是黑幽灵。但可以肯定,有非常(阴yin)险可怕的势力,正式插手此事了。我相信,除了我们,明珠龙家之外,其他几家参与收购原(春chun)海集团企业的,都已经在他们秘密监控之中了。现在没出事,那是因为这几家没派人要去青山。

    杜专分析的很有道理,黑幽灵再厉害,也不会分(身shen)术,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,自岭南残杀程老九他们后,再疾驰千里赶去明珠杀人。

    所以说,在岭南明珠两地杀人的凶手,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三少忽然又问:那你怎么能确定,黑幽灵只是一个人,而不是个组织?

    组织?

    杜专楞了,他从没想过黑幽灵会是个组织。

    三少也没奢望程老九会回答这个问题,沉吟片刻快步走向门口:派人前往青山的事,先放一放。哦,对了,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小五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