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9章 你能不能娶我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(床chuang)边的台灯已经被打开了,李南方也把脑袋上的黑丝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倚在(床chuang)头柜上,嘴上叼着烟卷,目光玩味的盯着龙城城,一双散着臭咸鱼味的脚,搁在侧(身shen)跪伏在(床chuang)上的女人背上。

    现在,龙城城才感觉后背等部位,火烧般的疼。

    她光滑细腻白净的美背上,肯定有多处被掐成了青紫色,至少两三天才会消散。

    至于她天亮后,还能不能下地走路,她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不会去想那些,只是用无比怨毒的眼神,死死盯着李南方,就像一条邪恶的美女蛇。

    如果目光能够杀人,相信李南方现在早就被撕成千万个小碎片了。

    她嘴里依旧塞着东西,不能说话。

    可就算能说话,她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她在等,等李南方说出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李南方吐了个烟圈,说话了,声音很淡,也没任何感(情qing):你别委屈。刚才的滋味虽然很难挨,但总比别人一刺捅死,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看到了吗?

    李南方抬起左手,给她看左肋下那道长长的血口。

    已经结疤的伤口,随着刚才的剧烈运动,又被挣破,有血丝渗出来,他也没处理,就这样亮着,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龙城城怨毒的眼神里,浮上了疑问。

    别装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笑,抬头看着天花板,把昨晚在临市小花园遭受两个最高现役刺杀的全过程,简单叙述了一遍,包括枭龙临走前的委婉提醒。

    他不用担心会出卖枭龙,因为他相信荆红命在知道这件事后,肯定会把枭龙俩人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荆红命要保护的人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谁敢乱动。

    唔,唔唔!

    龙城城发出了急促的鼻音,(身shen)子也剧烈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要说话。

    她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不用她提醒,李南方也会让她说话的,抬脚用两根脚趾,夹住黑色针织小马甲,从她嘴里拽了出来,动作轻浮,没有一点尊重龙局的意思。

    龙城城没在意,也来不及介意,先张大嘴巴,痛快的深吸了几口气,闭上眼,疲惫的说道:松开我。

    我感觉你这样子(挺ting)好看的,就这么呆着吧。

    你说的那两个刺杀你的人,我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龙城城也没坚持,睁开眼:男的是国字脸,(身shen)高在一米八左右,(身shen)材魁梧。女的最多也就是一米六,长相一般,但眼睛却很灵动,对不对?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男的代号叫枭龙,女的代号叫蔷薇。

    他们代号叫什么,我没有问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龙城城冷笑了声:是啊,你是不会问的。就像你在残忍折磨我之前,也没问问问我,是不是我派那两个人去的!

    刚要吸烟的李南方,动作停顿:你敢说,那俩人不是你派去的?

    我如果苦苦哀求他们,他们可能会买账。

    龙城城伸出舌尖,((舔tian)tian)了下嘴角的血渍:可你觉得,我会苦苦哀求我公公的贴(身shen)保镖,去刺杀我的(奸jian)夫吗?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可能有些鲁莽了。

    是岳清科。我的丈夫。

    龙城城也没指望他能回答,哑声嗤笑道:呵,他的本事还真不小,这么快就先察觉出我在外面给他戴绿帽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犹豫了下,问:你能确定,是他派人要杀我的?

    不用我说,你也该从我看你的眼神中,分辨出我到底有没有派人去杀你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冷冷地说:我还能确定,我的贴(身shen)保镖张翰,已经被岳清科收买了。要不然,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到你头上。

    张翰,死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吸了口烟,心里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我很惊讶。

    惊讶什么?

    我更小看了你。

    你没想到,我能躲过两个最高现役的诛杀。

    李南方明白了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那你以后,就别再奢望要害我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,去给她解反绑着的双手。

    别碰我。

    龙城城(身shen)子猛地缩了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解:这姿势,很舒服吗?

    你要不要试试?

    没那个兴趣。

    我想多遭会罪,来提醒自己,这段时间太放松,缺少了该有的警惕。心腹被人收买,我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好吧,什么事觉得自罚够了,告诉我。

    对女人自己的选择,李南方还是很尊重的: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既然知道我的厉害了,以后就别总惦记着我了。好吧?

    他苦口婆心的劝说:就算不看在未来儿子的份上,那你也看在我很无辜的份上,打消你那些恶毒想法。龙城城,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警告。如果你还抱有这种想法,我会不客气的。

    龙城城眯着双眼,冷笑:你敢杀了我?

    现在是法治社会,我是个守法良民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说这句话时,老脸有些发红,貌似半夜私闯民宅,强上了女主人的行为,就不是守法良民能做出来的事儿。

    龙城城又问:再用这种手段,来折磨我?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;你想得美。太累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(阴yin)声问道:那,你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目光从她脸上,落在了她的小腹上,顿住。

    龙城城脸上刚浮起的几分血色,攸地散尽,苍白的比死人还可怕,颤声尖叫道:你你敢!?

    你敢,我就敢。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:我承认,拿孩子来威胁女人,不是男人所为。但你不是一般女人,你就是个蛇蝎的化(身shen)。我如果不拿住你最致命的地方,你会不择手段来把我毁掉的。

    唉,我现在忽然发现,人活着除了勾心斗角,处心积虑算计人之外,就再也没有别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,拽住黑色轻轻一拉,就解开了她的双手,语气里满是无聊的落寞:男人是这样,女人也是这样。我不明白,大家伙开开心心的活着,像亲人那样相互帮助,又有什么不好呢?

    龙城城慢慢爬起来,活动中酸麻的手臂:你不懂的。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有限,人数又过于众多。你不算计着争抢,那最终只能会被饿死。

    世间万物,都是资源,包括人类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,更是无法复制的资源。

    就拿华夏来说吧,据不完全统计,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就算所有女人都能嫁给一个男人,也会有四千万男人,成为只会抱着电线杆狂撸的光棍。

    四千万,这是个什么概念?

    比世界上很多个国家的人口都多!

    更何况,很多成功人士都会拥有两个以上的漂亮女人,在无形之中又造就了成千上万的光棍。

    偏偏,这些人又极力主张扫黄——这纯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,他们在义正词严指责某些非法行为时,有没有为这数千万人考虑过?

    这些光棍就不是男人了吗?

    他们就不需要女人了吗?

    当一轮轮的扫黄工作,进行的如火如荼时,可曾有人为他们怎么渡过漫漫长夜而费心?

    没有,兄弟也没有——有些跑题了,书归正传。

    正因为世界上的资源有限,所以人们为了生活的更好,才会拼命的争抢。

    古代是这样,现代还是这样,未来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任何年代,都别做那种公平的美梦,这就迫使人们必须学会残酷的竞争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永远也不会出现李南方所希望的那种社会。

    有时候,残害别人,就是来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说起来很血腥,却又无比真实,从小就接受这方面教育的龙城城,比太多人都要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她在挑选生命延续的配偶时,从没考虑过她的合法丈夫。

    就算没遇到李南方,她肚子里的孩子,也会是王南方,张南方的。

    众里寻他千百度,龙城城终于怀上了强悍男人的孩子,李南方却拿孩子来威胁她,她能不害怕吗?

    把孩子生下来,让他比他父亲更强大,就是龙城城怀孕后,唯一的信念,死都不会动摇的。

    也许你说的很对,我看待人生,不如你看的透彻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很久,才说:在我看来,只要饿不着,冻不着,能够开心的活下去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实在没必要,为了过上人上人的生活,就去害人。

    龙城城冷声说:那是因为你的起点低,不明白生命存在的真谛。就像非洲大草原法则,从来都是优胜劣汰,这样动物们才能顽强的存活下来,并进一步的进化。

    我不和你谈这些大道理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起一条丝袜,擦了擦左肋下的伤口:反正你最好打消害我的心思,别惹我翻脸。我如果真怒了,连我自己都害怕的。

    确实,当李南方失去理智时,魔(性xing)就会主导他,做让他后悔终生的残忍事。

    龙城城没说话,咬着嘴唇松开被绑住的脚,从下面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无论在哪儿,都会准备好急救箱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极度缺少安全感的表现,证明她始终处在焦虑状态中,担心会有人来伤害她。

    拿出酒精棉,替李南方擦干净肋下伤口,又用绷带给他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包扎伤口的手法熟练,应该是受过这方面的专门培训。

    李南方低头看着她,说:如果你觉得,我会给你带来毁灭(性xing)的危险,那我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——我,不喜欢和你翻脸。

    龙城城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:唉,不用了。现在我已经改变主意,不再试图铲除你,来保护我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恭喜你,你终于想通了。

    我早就想通了,但总觉得你死了,才是最保险的。

    龙城城为跪坐在他面前,垂首沉默片刻,忽然抬手捧起他下巴,看着他眼睛,认真的问道:如果,我与岳清科离婚,你能不能娶我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