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8章 黑夜开门的幽灵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彻底懵了:什么白警官的男朋友?

    看在岳总是英雄的份上,张姐稍稍平息了一下怒气,把李南方给白灵儿打电话的事,简单说了一遍,末了自然还要埋怨她几句。

    听完后,岳总眨巴了下大眼睛,依旧满脸懵呆样:白灵儿,什么时候成他女朋友了?就就为这点小事,他居然动用青山市局那边的关系?

    这对岳总您来说,当然是小事。可在我们姐妹几个心里,不次于差点把天捅个窟窿啊。就这样吧,岳总您以后可别再找我们了。

    张姐说着,把收的购买卡拿出来,直接扔进了车窗内。

    等请稍等下。张姐。

    见人家转(身shen)就走,岳梓童连忙问:李南方呢?

    走了啊。

    走了?去哪儿了?来时的路上,我怎么没看到他?

    人家打车连夜回青山了。

    张姐说完这句话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连夜打车回青山了?

    岳梓童喃喃重复了遍,无力的倚在了车头上,意识到自己玩砸了。

    本意,她想玩个仙人跳的老戏码,给李南方吃点小苦头——谁让他在上午时,岳总给他下跪,他都无动于衷了,不给他点苦头尝尝,实在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再顺便,进一步加深他在闵柔心中的恶劣印象,算是进一步离间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这家伙被抓来分局后,竟然扯起白灵儿这面大旗,把张姐等人吓得心肝尖儿都哆嗦,恭恭敬敬送他走人后,又把一腔怨气都发在了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其实,我也不单纯是在演戏的。

    深秋晚上的凉风吹来后,岳梓童(身shen)子打了个寒战,转(身shen)开门上车,犹豫会儿,开始拨打李南方的电话。

    你回青山了?

    是,在车上呢。

    我我是和你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啊。你要是玩真的,我也不会接你电话了。

    那你为什么还要连夜回去?

    很简单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夜景,语气平淡的说:分局拘留室内,不如回家睡觉舒服。

    我不会让你睡在拘留室内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:你回来吧——今晚,我们一起睡吧。

    还是免了吧,我可不想被人吓成不举。

    我发誓,我这次是真心的!

    你哪次不是真心的?

    李南方张嘴打了个哈欠,说:有些困,先挂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以为,今晚这件事后,她与李南方之间的距离,进一步拉大了。

    其实她并不知道,这件事对俩人关系的距离,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,依旧是那样远——也很近,隔着一扇门。

    无论她怎么折腾,都无法打开那扇门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生气。

    一点气都没生,连夜赶回青山,只是没兴趣再陪她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。

    他很忙——眼下当务之急,就是正视来自龙城城的危险。

    枭龙临走前,告诉他说最好离某人远一些时,故意透出了一个‘龙’字,本意是隐晦的告诉他,是岳家人要****,却被李南方误以为,龙城城为了把他灭口,竟然动用了最高现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疯狂了,这次刺杀李南方失败后,鬼知道接下来,她还会使出哪些厉害手段?

    无论她使出哪些厉害手段,李南方都凛然不惧。

    可关键是,总不能把有限的精力,都用在应付随时出现的危险中吧?

    必须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中,这是名人名言,李南方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代表着危险的龙城城,晚上睡觉时,当然不会睡在摇篮里了,只会睡在舒服的大(床chuang)上,侧卧着,蜷缩着室(身shen)子,淡蓝色薄被搭在上(身shen),下半截被子,则被她修长白嫩的腿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很多女人睡觉时,都习惯抱着点什么,用腿夹着点什么,那样她才会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午夜零点的钟声,被火车站二楼的大笨钟敲响时,龙城城好像蝴蝶翅膀那样微闭着的眼睫毛,扑簌了下,缓缓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科学家依旧无法解释人的第六感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能让人在熟睡状态下,也能让主人感觉到什么,睁开眼。

    借着柔和昏黄的小夜灯灯光,龙城城看到卧室房门,正在被一点点的推开,毫无声息,就像有个看不见的幽灵,正在进来。

    龙城城的双眸瞳孔,骤然猛缩,过电般的恐惧,瞬间传遍四肢百骸的每一根神经末梢,让她下意识的想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嘴张开了,却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恐惧,在最短时间内,麻痹了她的尖叫神经元,让她眼睁睁看着个黑影,幽灵般的从门外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不清幽灵的样子,浑(身shen)都是黑色,包括脑袋,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——那是因为,穿了一(身shen)黑衣的幽灵,脑袋上(套tao)了只头(套tao)。

    头(套tao)还飘散着淡淡的洗衣液香味,很熟悉啊,这应该是龙家傍晚回家后,刚手洗出来,搭在卫生间晒条上的黑袜,却被这装神弄鬼的人,戴在脑袋上吓唬她。

    熟悉的香气,就像耀眼的艳阳,一下把笼罩在龙城城的黑暗驱走,让她迅速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邪魔鬼祟的东西,是人,龙局就没什么可怕的,因为她枕头下面,就藏着把小巧的勃朗宁手枪呢。

    你去死吧!

    就在装神弄鬼的家伙,蹑手蹑脚走过来时,龙城城忽然尖叫一声,翻(身shen)坐起时已然平举起双手,枪口对准了他,手指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就在手枪撞针要当的一声,撞着子弹呼啸出膛时,她的手腕猛地一疼,手指再也扣不下去了,黑衣人既然抢在她开枪之前,一把攥住了她手腕。

    啊——

    龙城城大惊之下,张嘴刚要大叫,熟悉的洗衣液味道再次袭来,这次却是她的黑色针织小马甲,及时塞进了她嘴里。

    生疼的手腕被黑衣人甩了几下,勃朗宁手枪就掉在地上,被他一脚踢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负责外围警戒的张翰他们,怎么没发出预警?

    龙城城心中惶恐,开始拼命挣扎,只是她这点小力气相比起黑衣人来说,就像小鸡仔那样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人家很轻松就让她双手背到后面,一只手就抓住她两只手腕,稍稍往上一提,就疼地她眼前发黑,却又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龙城城就觉得后脑秀发被用力往下拽,只能昂起下巴——那个人,竟然用她另外一只袜子,把她的双手,连同秀发死死系在了一起,形成了倒三角,让她除了用力踢腾双腿外,上半(身shen)再也无法挣扎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意识到,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个人手指一勾,解开了她(胸xiong)前的衣服,两座耸立立即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用她的(胸xiong)衣,绑住了她左脚脚腕,系在了(床chuang)头柜抽屉把手上,这样她只有右腿能活动,却又被人抱住,向高处一抬。

    龙城城就以一个相当丢人的姿势,跪伏在了(床chuang)上,腰(身shen)高高昂起,被那人在在左边用力拍了一巴掌后,顺势扯掉了她(身shen)上最后一点遮羞布。

    在做这些事时,黑衣人始终都闷声不吭,手法专业的让人吃惊,快速,高效,比小电影那些男演员,强了不止百倍。

    龙城城做梦也没想到,有一天她也会亲(身shen)经历这种事,而且是连喊,都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特么真正的高手,比小电影里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跪伏在(床chuang)上的龙城城,右腿也被男人抱在腰间后,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接着传来。

    哼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,原来是你个混蛋!

    你敢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,我要杀了你!

    我一定要杀了你!

    一定,一定——当龙城城在心里嘶声喊叫到第十八个一定时,全(身shen)猛地剧烈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爽了就喊这句话,可不是单纯的说着玩,而是具备一定的科学道理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酸爽与疼痛是亲不可分的兄弟俩,只要过度了,都需要人用大叫,来稀释疼痛,或者无法承受的颤栗酸爽。

    如果必须喊叫才能保持(身shen)体各方面都正常时,却喊不出来,会是一种什么滋味?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受罪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清楚,要不然也不会用这种方式,来惩罚她了。

    这种惩罚,只会惩罚她的神经,却对她的(身shen)体不会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泪水,早就从龙城城眼角迸溅而出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受到羞辱的愤怒,是因为极度酸爽时,却无大叫就转化的剧痛。

    她发誓,她宁可被人拿刀子凌迟个三天三夜,也不想遭受这种罪。

    她想昏迷过去,可马上就会被过电的感觉刺醒,唯有时昏时醒,双眼瞳孔开始慢慢呆滞,有了扩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龙城城才从不堪回首的痛苦中,慢慢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仍然被保持着反绑的状态,浑(身shen)湿漉漉的,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那样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