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7章 扯着虎皮当大旗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岳总,你别哭了。

    闵柔拿纸巾,替岳总擦泪,不住的安慰:就当被狗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我我不哭,不舒服啊,被狗咬一口,也没现在的心疼啊。

    岳总实在收不住悔恨的泪水,松开闵柔扑倒在枕头上,更加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闵柔不知道再劝她才好,唯有陪着她哔哔哒哒的掉泪。

    真心哭了阵,岳梓童感觉好受了许多,坐起来倚在(床chuang)头上,抬头看着天花板,声音沙哑地问道:小柔,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闵柔想都没想:把他开除,永远都不再见他!

    呵呵。他巴不得我这样做呢,我可不能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岳梓童苦笑了下,说:你也知道,这家伙现在的翅膀硬了,自己开公司了。如果不是碍于大姐的嘱咐,他才不会来公司。

    那,岳总您的意思?

    我的意思呢,是先把这件事摆平,再说其它。对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掀开被单:小柔,帮我把行李箱拿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长裙已经撕烂,不能再穿了。

    啊,岳总,你的腿——

    刚要去拿行李箱的闵柔,看到岳总那光滑如玉的左腿膝盖,蹭破老大一块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是外伤,不碍事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毫不在意,指使闵柔拿行李箱。

    行李箱里有创可贴,十字花贴在膝盖上,再传穿上黑丝,那就谁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岳总,您这是要去分局,想把他连夜捞出来?

    看着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岳梓童,闵柔问道。

    不这样怎么办?

    岳梓童凄惨的笑了下,说:他再怎么禽兽,可也终究是我的未婚夫。我这个当未婚妻的,总不能真为这点事,把他送进监狱里吧?

    闵柔小声说:他这种人,就该在监狱里多蹲几年,多接受改造。

    你知道什么呀你?

    那家伙肯定看出我是演戏,故意给他点小颜色看看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及时把他捞出来,真让他去坐牢,他还不得很死我?

    岳梓童心里不耐烦的回了句,抬脚走向门口:你在这儿等,我很快就回来。

    岳总,我陪你去!

    不用,你早点休息吧,我没事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可不想让闵柔知道今晚她在演戏,那样会有损她大老板形象的,断然拒绝后,踩着高跟鞋咔咔的走了。

    临市分局内。

    张姐,这小子犯什么错了?

    正在综合治理办公室内吃泡面的小王,看到几个女警押着个男人走进来后,笑着问道:还劳烦局里三大警花亲自出马。啧啧,这小子艳福不浅啊。

    看了眼张姐三人,李南方心说,你就别恶心我了,就这女屠夫样的也算警花,只能说明你的审美眼光也太次了。要是看到白灵儿那样的,还不得直接跪地求包养?

    也不是多大事,就是欺负女人的孬种。

    张姐抬脚,又在李南方(屁pi)股上踹了脚,喝道:蹲墙根里去!

    等他乖乖蹲在墙根里,张姐又对小王说:小王,你回家去吧,今晚大姐等人替你值班。

    小王客气道:那多不好啊?

    嗨,自己姐弟的,有什么不好的?

    张姐很大气的摆手:去吧去吧,给女朋友个惊喜。

    好来,那我就多谢几位警花姐姐了!

    小王嘴上抹了油般的道谢后,开心的跑了。

    小子,叫什么名字,多大了,老家哪儿的,干什么工作的?

    张姐扯过一把椅子坐下,拿过桌子上的纸笔,问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蹲在那儿依旧耷拉着脑袋,手指在地上画着圈圈,无精打采却又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警花姐姐烦了,啪地抬手一拍桌子:小子,问你话呢!聋了,还是皮痒欠收拾了?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抬起头,看着她们(阴yin)阳怪气的问:你们几个,收了那女人多少好处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张姐等人一楞,接着脸红了下,羞恼成怒: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谁谁谁收好处了?

    别装了,看在大家都不容易的份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走到桌前拿脚尖勾过一把椅子坐下,戴着手铐的双手放在桌子上:还不把赶紧帮我打开?

    靠,你太嚣张了!

    张姐把笔啪地扔在桌子上,指着墙角厉声说:立即,马上,给我蹲那儿!别((逼))我动粗!你们也别((逼))我动用关系。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:听说过青山市局的刑警副队白灵儿吗?

    白警官的大名,在青山地区警界,基本都有所耳闻的,毕竟人家才是警界一朵花,算是青山警界的门面,经常免费出现在内部刊物上,张姐等人当然知道她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临市是县级市,这边警方直属青山市局领导。

    白警官如果驾临临市,临市的局座都要亲自招待的,更何况张姐她们?

    张姐脸色一变:你你认识白警官?

    能不能打个电话?

    你打。

    张姐与同伴对望了眼,都意识到了什么,再说话时的口吻,软了很多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出电话,找到白灵儿的联系号码,特意打开了扩音器。

    很快,白灵儿清晰的声音传来:李南方,打电话干嘛呢?我正值班,忙着审查一件大案的案宗呢。有什么事,快点说!

    张姐等人脸色再变,我靠,他真认识白警官啊。

    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李南方含(情qing)脉脉的样子:灵儿,我想你了。

    你——靠,李南方,你吃错药了你?

    白警官肯定被李南方这样说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明天中午有空吗?我想请你吃饭。

    什什么?李南方,你搞什么呢你?

    没搞什么呀,就是忽然想请你吃饭了。你就说,答应不答应吧。

    我我想想。

    白灵儿明显有些懵,虽说没有答应,可也没拒绝,这就说明李南方在她心目中,占有一定的地位,并不是所有男人,都有资格能请白警官共进午餐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有哪个男人会无缘无故的请女孩子吃午饭?

    李南方催促道:这有什么好想的?有空就去,没空拉倒,算我没说。

    那,好吧,明天中午去哪儿?

    要不要,叫上张洪刚张局?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了眼张姐等人,李南方决定再掏出点干货来,吓死这几个女杀猪的,话说刚才被她们扭送来时的路上,可没少被她们吃豆腐。

    果然,听李南方把青山市局大局长的名号也摆出来后,张姐三人的心儿,都砰地大跳,心中哀嚎,卧槽,今晚拘来的这位爷,到底是什么来头啊,连局座都认识!

    她们可不知道,李南方这是借助白灵儿的关系,在扯着虎皮当大旗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边是什么(情qing)况的白灵儿,当然也不知道,沉默片刻很不满的问:李南方,你究竟是要请谁吃饭呢?

    请你,当然是请你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好像醒悟,请女孩子吃饭时脑袋进水才会连她上司也请的道理,连忙讪笑几声:就这样说定了啊,明天中午等我电话。

    扣掉电话,李南方看着张姐她们,解释说:其实,白警官早就等我请她吃饭了,只是我一直忙于事业,始终没空。嗨,和你们说这些干嘛呢,见笑了。好了,接下来办正事吧。我先回答各位的问题。我叫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南——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张姐慌忙拿出钥匙,为他开锁,不住地赔礼道歉:李先生,误会,误会,真是误会啊。我们也,唉,还请您能体谅我们的苦衷。毕竟开皇集团的岳总,在我们心里也是英雄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姐这样说倒是没撒谎,如果不是看在岳总头戴英雄光环,她们也不敢收受好处费,帮她算计李南方。

    这个我理解,(身shen)在其位,自然免不了被那些无聊世俗所干扰。各位大姐请放心,我绝不会把今晚这事告诉我女朋友。

    晃了晃手腕,李南方再提起白灵儿时,干脆称之为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李先生您能体谅我们的难处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那,我是继续在这儿呢,还是?

    我们送您回酒店。

    张姐立马说道:李先生,不是大姐我埋怨你。你既然是白警官的男朋友,那就和我们算是一家人了。这次来临市,该提前和我们打个招呼,干嘛要住那种档次的酒店呃?你稍等,大姐我马上给泉水酒店打电话,预订五星级(套tao)房。所有开销,都是大姐自掏腰包,算是给你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其他连个警花大姐,也纷纷附和:对,对,张姐说得对。李小李呀,下次再来临市,一定要先给我们打电话。

    呵呵,那就多谢几位大姐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说他不想麻烦各位大姐破费了,想连夜赶回青山,反正也不远。

    张姐等人巴不得他赶紧走呢,当然要继续‘埋怨’他不给大姐们面子,又提出警车开道,亲自送他回青山。

    自然是被李南方委婉拒绝,握手寒暄几句,在几位大姐的陪同下出了分局,抬手摆住一辆出租车,走了。

    没有谁再提岳总的事,大家都心知肚明,提起后反而不好。

    呼,好险啊,差点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目送出租车远去后,张姐拍了拍(胸xiong)口,长长松了口气时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车窗落下,灯光下的岳总那张小脸,看上去更加迷人:张姐,麻烦你们几位——

    岳总,你是麻烦我们了。

    张姐摆手,板着脸的说:你不但麻烦我们了,还差点砸了我们的饭碗,这也太不厚道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懵,连忙开门下车:张姐,怎么了?

    岳总,我们好想和你没什么仇恨吧?你竟然下(套tao),让我们帮你去抓青山市局白警官的男朋友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