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6章 我的命,好苦哇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你还有没有良心啊,为了你,我都伤成这样了,还要趁机占人家便宜。

    岳梓童(娇jiao)嗔着,抬拳在李南方肩膀上砸了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浑(身shen)打了个哆嗦,回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担心的问:怎么,碰到伤口了?

    把枭龙两个人吓走后,岳梓童不顾自己腿多疼,坚持先包扎李南方的伤口,为此还把长裙的裙摆撕下一条,当绷带给他包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肋下就是被刺尖划出了一道血口,并没有什么大碍,岳梓童在为他包扎时,温柔有加,更小心翼翼,仿似包扎的力气稍微一大,小外甥就会立马挂掉那样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很感动,在接下来抓着她小脚,帮她把脚踝复位时,没好意思占便宜。

    没有,这点小伤不算事,还不如眼珠子疼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眼睛,虽说被药水洗过了,可依旧火燎燎的疼,好像害了红眼病那样,眼球都变成红色的了,被风一吹,就会忍不住的流泪。

    那你干嘛要打哆嗦啊?

    是因为你说话的语气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答说:岳梓童,咱商量个事,以后和我说话时,别这样嗲嗲的好吧?听你这样说话,我浑(身shen)都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哦,原来是嫌恶心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意思。

    那我就恶心死你好了啦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着,低头张嘴,轻咬住李南方的左耳,(身shen)子也扭动起来,带着鼻音(娇jiao)声说道:讨厌了啦,你那手别摸人家腿了啦,痒呢——

    别这样,行人都看你了。

    看就看呗,眼红死他们!

    岳梓童紧紧搂住李南方脖子,在他右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女人在故意发(骚sao)时,男人除了立马把她推到之外,并没有太多的办法,随着岳梓童故意扭(身shen)子,在他背上来回的摩擦,李南方邪火慢慢升起。

    可总不能在大街上就做那种事吧?

    那也太不道德了。

    别闹了!再闹,你给我下来!

    不行,我腿疼,走不了路,你必须背着我。我可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,现在却要过河拆桥,你简直是太没良心了。

    那就老实点,别故意发(骚sao)。

    不故意发(骚sao)的女人,就不是好女人。

    小心我真办了你!

    来呀,谁怕谁啊?今晚你要不办我,你就是我养的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来啊!

    岳梓童再次咬住他耳朵,吃吃的浪笑着:哥哥——今晚,我就是你的了,你想怎么玩儿,就怎么玩儿。

    听她(娇jiao)滴滴的喊哥哥后,李南方虎躯一震,浑(身shen)发软差点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必须说,岳梓童这声故作(娇jiao)嗲的哥哥,就像一瓢汽油,泼在了李南方腾起的邪火上,轰的一声什么也不想了,只想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下榻酒店,把她扔在(床chuang)上,扑上去狠狠教训她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岳梓童匆忙赶来临市,是以工作为主,可不是讲排场图享受的,随便找了家连锁酒店,好像是三星级的,条件很一般。

    在前台客服小妹惊诧的目光中,被邪火烧到不行的李南方,背着岳梓童风一般跑了进来,也没等电梯,直接冲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岳梓童下榻的房间在三楼,等电梯的工夫,李南方就已经跑上来了。

    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天雷动地火。

    岳梓童刚开始时,纯粹是故意发嗲调戏李南方的,但后来他开始打雷后,她的地火也被勾动,熊熊燃烧起来,小脸通红,浑(身shen)发烫,眼波横流,呼吸急促,一看就是发请了。

    爬在男人背上的岳梓童,伸手拿房卡在门上一贴,刚发出滴的一声轻响,李南方就迫不及待的抬脚踢开门,闪(身shen)进去,右脚向后一撩,砰地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才百十块钱的三星酒店客房,基本都是客厅卧室一体的,俩人刚冲进来,看到铺着白色被单的大(床chuang)后,觉得亲切无比。

    快,快,上(床chuang)!

    在(娇jiao)面通红的岳梓童连声催促中,李南方拧(身shen)一晃膀子,她就重重砸在了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她刚翻过(身shen)来,李南方就扑到了她(身shen)上,抱住她劈头盖脸的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(热re)烈响应着,用力咬着他的嘴唇,嗓子里发出呼呼的声响,腾出一只手来给他解衣服。

    李南方穿的是衬衣,有扣子,这时候岳梓童哪有耐心给他解扣子,干脆抓住衣服用力一拽,崩的几声轻响,纽扣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在着急给李南方解腰带时,李南方也没闲着,掀起她裙子兜在了她头上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,我看不到!

    岳梓童激烈挣扎着:让我看到你,我要看着你!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才不管她看到看不到,左手解开自己腰带,右手顺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,推土机似的向上推去,从那两座高山上碾轧而过,直接把黑色蕾丝小罩推了上去,低头一口咬住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用力稍大了写,疼地岳梓童啊的尖叫着,(身shen)子猛颤了下,接着松缓。

    做做好准备,我要进去了!

    来来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总算把兜在头上的裙子脱掉了,急促的叫着,两条腿抬起,搁在了李南方双肩上。

    嘿嘿,别哭!

    李南方邪邪的笑着,单膝跪在(床chuang)上,正要长驱直入——砰地一声大响,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,几个人从外面冲进来,厉声大喝:不许动,我是警察,举起手来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正准备接受狂风暴雨的岳梓童,立即尖叫着缩回腿,蹬在李南方(胸xiong)口,把他从(床chuang)上直接蹬在了地上,伸手拽过旁边的被子,连头带脸的蒙了起来。

    卧槽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南方彻底的懵((逼))了,刚要从地上爬起来,有人一个健步扑过来,乌黑的手枪抵在了他脑门上,厉声喝道:趴下别动,要不然打爆你的脑袋!

    岳总!

    穿着白衬衣黑(套tao)裙的闵柔,从门外跑进来时,蒙着头的岳梓童,忽然好像死了丈夫那样,啊的一声尖叫,发出了嚎哭声。

    听到她满是羞恼悲愤的哭声,再看看冲进来的几个女警,李南方明白了,草,这是他小姨精心安排的一场戏,他被玩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精心安排的这场戏中,不但让他乖乖钻进圈(套tao)里,就连闵柔也被算计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是怎么做到让临市警方大力配合的,相信凭借她头上戴着的英雄光环,再找个合适的理由,做到这点不是太难。

    李南方出去散心时,岳梓童不断给他打电话,不是关心他,而是在临市警方的协助下,锁定他最终落脚的精确位置,再打车赶去。

    找到李南方后,她会假装借助醉酒,对他百般挑逗。

    (身shen)材相貌气质俱佳的岳总,化(身shen)为((荡dang)dang)妇后的魅力,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就抵抗不住,被她牵着鼻子团团转,按照她的意思回酒店,正要成其好事时,警方破门而入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枭龙俩人的出现,并不在岳梓童的计划中。

    但就算他们没出现,岳梓童也会想办法崴了脚,让李南方背着她回来,那样才能方便勾起他的邪火,让他失去该有的冷静,乖乖入(套tao)。

    怪不得来临市后,岳梓童打着节俭的幌子,拒绝去率先赶来临市的齐副总下榻酒店,而是选择这家档次一般的连锁酒店,原来是要避免让齐副总他们知道,影响她在公司的威信。

    闵柔在她的对门客房,这边发生大动静后,不可能听不到,肯定会跑来看,然后就看到李南方的狼狈样子,听到岳总哀哀的哭声——对他,还会有什么好印象?

    李南方,你混蛋啊!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岳总呢你!

    受岳总凄哀的哭声感染,闵柔不由分说,抬脚就踢在了他背上,扯过一条被单砸在了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李南方浑(身shen)是嘴都说不清,唯有用被单裹住(身shen)子,耷拉着脑袋,双手捂住脸,头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他不傻,但又实在搞不懂,哪个岳梓童,才是真正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枭龙俩人忽然刺杀他时,岳梓童为他担心的表现,绝对是发自内心的——事实上,他已经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在俩人的关系,即将取得突破(性xing)进展时,却又来这么一出呢?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,蒙头大放悲声的岳梓童,现在后悔的正在猛掐自己大腿,暗骂自己真特么昏了头,怎么就忘记取消计划了呢?

    她绞尽脑汁布下计划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呀?

    当然是把李南方彻底收入囊中,死心塌地的给她乖乖当牛做马。

    如果能及时取消这该死的计划,相信俩人正在忘(情qing)的被翻红浪,几番恩(爱ai)过后,彻底做实了小两口的关系,再趁(热re)打铁,把他娶进家门,让别的女人眼馋去吧。

    可现在——岳总真想拿脑袋撞墙啊,一把抱住闵柔,伤心(欲yu)绝的哭着:我我我的命,怎么就这样苦呢?你们,你们能不能先出去啊!

    闵柔紧抱着可怜的岳总,陪着掉泪,轻拍着她后背安慰:岳总,别怕,没事了。我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房间的。

    我没事啊,我没事,你们都走好啦!

    岳总,你想开些,为了忘恩负义的人渣,没必要走绝路的!

    我不会自己寻死的。我是——真的想死啊!

    为首女警也被岳总精湛的演技所折服,眼圈泛红,化悲伤为力量,大力一脚踢在李南方(屁pi)股上,厉声喝道:滚起来,穿上衣服,跟我们走!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什么都不愿意说,更不想反抗,借着被单的遮掩,刚穿好衣服,左右手就被人扭住,咔嚓戴上了手铐,被两个女警架起来,向门口那边推搡。

    出门时,李南方回头看向岳梓童。

    很巧,趴在闵柔怀里的岳总,也在偷眼向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瞬间,李南方笑了下。

    而岳梓童,则闭上眼哭道:呜,呜呜,我的命,怎么这样苦呢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