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5章 识时务者心虚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有人当着自己的面,竟然敢刺杀小外甥兼未婚夫,这对岳梓童来说,就是个天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知道她是谁吗?

    她是华夏曾经最顶级的精锐特工,代号白玫瑰。

    她曾经在墨西哥面对数百武装歹徒,赤手空拳的杀个三进三出——好吧,先不吹了,救人要紧!

    尤其看到李南方左肋有血光迸起,扑倒在地上时,岳梓童吓得亡魂直冒,大喝着是谁,就从三米多高的假山上摔了下来,跪磕在乱石堆里,疼地眼前发黑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昏过去。

    她怕等她再睁开眼时,李南方已经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。

    她曾经说过,谁要想伤害李南方,就必须先从她尸体上踏过去。

    尽管岳总在与李南方的交往中,绝大多数说过的话不算话,但这句话里所包含的真实(性xing),却是如假包换,不容置疑的。

    特么的,谁弄了些破石头,放在我摔下来的地方的?

    光滑额头冷汗直冒的岳梓童,能确定她的左腿膝盖已经磕破了,右脚脚踝也脱臼了,在这种(情qing)况下休说是冲过去,保护她小外甥了,就算站起来直立行走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可她必须要站起来,正如她不敢昏过去,乱喊乱叫着什么,颤巍巍的站起来,刚走一步,又向下扑到,幸亏这次早有准备,及时(身shen)手撑住了乱石,要不然估计会磕成兔子嘴。

    岳梓童并不知道,她乱喊乱叫的声音里,已经带有了浓浓的哭腔。

    就算意识到了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换谁,在看到未婚夫要被人干掉,自己却在这儿磨磨蹭蹭的过不去时,不会急成这样?

    她距离李南方只有几十米,腿脚方便时,用不了几秒钟就能扑过来,现在却用了足足两分钟,还是以超级玛丽样子,用左膝盖受伤的左脚,跳过来的。

    幸亏岳总那宁死也要保护小外甥的勇猛气势,极大震慑住了两个持刺歹徒,清晰意识到他们如果再继续犯罪行为,势必会遭受狂风暴雨般的打击,这才有所顾忌,没有连续刺杀李南方,抢在她扑过来之前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走就走吧,何必在意岳阿姨为了面子,(娇jiao)声喊出的站住?

    枭龙俩人齐刷刷回头看来的动作,让岳梓童心中一颤,后悔的想抬手给自己一大嘴巴,心中暗骂这张嘴只懂得吃饭与吞吐就好了,干嘛要乱说话?

    心中再怕,也不能表现出来,必须始终保持对犯罪分子极大的威慑力,一把抓住李南方肩膀,扯到自己(身shen)后,岳梓童努力瞪大眼,恶狠狠盯着枭龙他们,脑汁迅速翻腾,该放什么狠话,才能把他们给吓跑?

    对不起,这是一场误会。地上的小瓶子里,有洗眼的药水,几滴就够了。

    枭龙低声说完这句话,扯了下蔷薇的衣袖,俩人急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,他们没有听到岳梓童的厉喝声。

    就算听到,他们也不会回头,只想用最快的速度,撤回京华,赶到京华总部,向荆红大局长负荆请罪。

    最高现役,在包括岳清科在内的很多人眼里,那就是个牛哄哄的存在,很多时候,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才有足够的勇气,去忽略法律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更清楚,他们再怎么强大,在那把黑刺面前,也得是虎给我卧着,是龙给我盘着。

    这与手持黑刺之人是否厉害,并没有太大关系,更多是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假如,枭龙俩人在李南方亮出残魄后,仍然竭力刺杀他,并侥幸成功,那么他们这辈子就完了,根本不用他们的大局长亲自出手,就会有人出现,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所以说,现在手持残魄的李南方,并不是太可怕。

    可怕的,是残魄原主的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的名字,又叫信仰。

    一个人背叛自己的信仰,才是最最无法饶恕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居然是血鹰的传人。差差一点,我们就惹了大祸。

    车子已经驶离小公园很远了,枭龙说话时的声音里,还带着颤音。

    这是后怕所致。

    蔷薇可能还没从残魄袭喉的惊悚中清醒过来,上车后就瘫坐在副驾驶上,双眸无神的望着车窗外,眉梢眼角不时的挑一下。

    枭龙扭头看了她一眼,伸手放在了她手背上。

    蔷薇(身shen)子轻颤了下,清醒了,苦笑:这这次,我们的前途就此终止了吧?

    前途,是小事。

    枭龙沉默很久,轻声说。

    蔷薇双眸微微眯起,嘎声问道:你你是说,大局长会惩——

    叮当一声脆响,打断了蔷薇的话,是他们与行动科长单线联系的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枭龙立即猛打方向盘,车子急促贴在边上时,蔷薇已经接通了电话,恭声说道:科长,我是蔷薇。

    那边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蔷薇有些疑惑,与枭龙对望了眼,也不敢说话,心里却在想科长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就在蔷薇张嘴要说什么时,那边人终于说话了,不是科长那威严的男中音,而是相当沉稳的男低音:我是荆红命。

    大局长!?

    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后,蔷薇俩人就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大响,本能的猛地(挺ting)(身shen)而起,正要昂首(挺ting)(胸xiong)聆听大局长训话呢,脑袋撞在了车顶上,噗通一声又坐下了。

    蔷薇的手机,差点掉地上,磕磕巴巴的说:局局长好!我我们在车上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大局长已经知道我们要刺杀的是谁,这才让科长联系我们,要惩罚我们了——枭龙腮帮子不住鼓动着,眼神绝望。

    有的人在说话时,声音里仿佛透着一股子魔力,能让人害怕,也能让人感受到(春chun)风般的温暖,因恐惧而剧烈砰动的心跳,在最短时间内,就能奇迹般的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荆红命说话时的声音里,就带有这种魔力。

    枭龙俩人的运气不错,他们现在如沐(春chun)风:你们此前的所有任务,就此终止。暂且不要回京了,即刻去南疆,休养一周后,接受新的任务。

    明明白!

    蔷薇眼睛蓦然亮起,用力点头,大声答应。

    你们很不错。等回来后,我摆酒为你们接风。

    不不敢劳烦局长。

    蔷薇忽然有要哭的冲动,终究是女孩子,相比起男人来说,更难适应大起大落心理波动。

    荆红命用行动科长的电话,与他们联系,是不想绕过手下,直接给他们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通话中,他没问枭龙俩人本次青山之行任务结果,这就证明他已经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,没必要再问。

    至于枭龙这边的行动刚结束,荆红命怎么马上知道了,他们搞不懂,可如果贺兰小新在场的话,肯定能推断出来。

    荆红命明确说明,枭龙俩人此前所有任务全部终止,就代表着不让他们再回岳家了,而且出于保护他们的角度,派遣他们远赴南疆休养。

    枭龙他们能深刻感觉到,荆红大局长对他们的(爱ai)护之(情qing),更知道他这样安排,是要敲打敲打岳临城,表示对他派最高现役来做这种事,很不满。

    别人不敢敲打岳家,荆红命敢。

    只因他处的位置,代表着谁都不能违逆的国家利益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蔷薇扣掉电话后,与枭龙对望了眼,齐刷刷重重吐出一口长气,笑了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轻松,唯有绝处逢生的人,才能深刻体会到它的可贵之处。

    叮铃铃,枭龙(身shen)上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岳家大公子。

    枭龙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显,不屑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按说,他一个负责保护岳临城的最高现役,是不该这样嘲笑岳清科的。

    蔷薇也这样笑了,盖因她也觉得岳清科,实在让人看不起,压根没搞清楚,是谁给他老婆戴了绿帽子。

    但电话还是要接听的。

    岳清科的声音很急迫:怎么样了?有没有干掉那个(奸jian)夫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清科大吃一惊:你你们没找到机会吗?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枭龙淡淡地说:岳公子,你不要再问了。我们,也不会再回岳家了。

    那边的岳清科呆了,一时半会的,没搞清楚枭龙这样说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枭龙有些不忍,低声说:岳公子,奉劝你一句,最好别再追查此事了。对你,没什么好处——龙局那边,也已经有所察觉了。

    我呸!那个((贱jian)jian)人!

    岳清科狠狠淬了一口,喘着粗气的问:麻烦你,告诉我,(奸jian)夫的真实(身shen)份!你们不帮忙,我自己来。

    他,是我们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枭龙沉默片刻,才问道:岳公子,你确定要知道?

    岳清科没说话,几秒钟后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智商不低,应该能从枭龙的好心提醒中,听懂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再不甘,但这件事都要暂时放放了。

    没听枭龙说,他们不会再回岳家了吗?

    这是最高警卫局,籍此来敲打岳家了。

    没听枭龙说,龙局那边已经有所察觉了吗?

    他如果再继续查下去,龙城城肯定会翻脸,最终闹得两败俱伤!

    岳公子,还是很识时务的。

    蔷薇笑了下,说。

    识时务的人,一般都心虚。

    枭龙模棱两可的回了句,转移了话题:大局长让我们去南疆,应该是那边要有大事件发生了。

    南疆要有什么大事发生,岳梓童才不管这些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,被李南方背着回酒店的路,能遥遥无期,走到老最好了。

    她从没有想过,被男人背着的感觉,原来这样酸爽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因为小外甥托着她两根腿的手,总是像毛毛虫那样爬来爬去的缘故?

    不好意思啊,习惯,习惯而已。

    当岳梓童忍不住扭了下(身shen)子时,李南方回头,讪笑着解释:这都怪你,腿的手感这样好。让我觉得,今晚咱们会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