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1章 我杀人,你背黑锅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梓童,你是担心我我会因那晚的事,对他产生感(情qing)?

    贺兰小新明白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,解释这些,更直言不讳地说曾经追求过李南方,却被拒绝这些事?

    就是担心新姐被李南方玩舒服了,对他产生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那样,岳梓童再杀他,就会因姐妹(情qing)深而有所顾忌,所以才提前坦白这些。

    至于英雄的,富有的,美丽的岳总,怎么可能会在那晚追求李南方,无非是受到贺兰扶苏移(情qing)别恋的刺激罢了。

    这不算事,说起来也很正常,女人失恋后,不都喜欢自甘堕落,可劲儿来折磨自己,来报复负心人的吗?

    关键是,岳梓童给她打这个电话里,有两层意思,一层是担心她会舍不得李南方去死,第二层却是希望她能帮忙,俩姐妹齐心合力,商量个完美无缺的好办法,让他很有节奏感的死去。

    杀个把人简单,但如果让他死的很有节奏感,却要正儿八经的费点脑汁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到这儿时,岳梓童说话了:对,这是我唯一的顾虑。我不想因为杀个人渣,会破坏咱们姐妹间的伟大友谊。

    咱们姐妹间伟大的友谊?

    说的真感人。

    真以为新姐我不知道,你很清楚你不再是以前的岳大小姐,杀人万一露馅后,会接受法律严惩,这才企图拉上我来一起犯罪吗?

    呵呵,不过新姐我是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本来我就琢磨着该怎么灭掉他呢,这就好比刚打瞌睡,你就送枕头来了,新姐又怎么好意思的拒绝呢,自然是帮你让李南方很有节奏感的死去。

    不过,到时候你会成为杀人凶手的。

    哈,哈哈!

    杀人,我来搞,新姐我擅长啊。

    黑锅,你来背,你本(身shen)就是背黑锅的命啊。

    等那个混蛋死去,你背上黑锅后,开皇集团不就妥妥落在我手中了吗?

    梓童,你可真是我最好的姐妹呀,如此的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唉,老天爷,你对我也太好了吧?

    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的贺兰小新,强忍着要得意(娇jiao)笑的冲动,语气认真的说:梓童,你多虑了。别说那是个玷污我清白的人渣了,就算他是我丈夫——你想杀他,我也会全力以赴的协助你。

    新姐,你对我真好!

    岳梓童感动的,声音都有些哽咽了。

    谁让咱们是好姐妹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笑了声:梓童,你专心去工作,我来做具体计划。等我做好后,我们在共同商量下,看看有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那就麻烦新姐费心了。我去吃午饭,挂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即将挂断电话时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:哦,对了,最好是让我亲手杀死他。他,也只能死在我手里,这样我才能出气。

    这个简单,你就看新姐我的手段。挂了,小乖,快去吃饭。

    扣掉电话后,贺兰小新连连冷笑:呵呵,梓童,他必须死在你手里,这还用你来提醒我吗?如果不这样,我怎么能拿到你杀人的证据,让你来背黑锅呢?

    搞定这件事后,贺兰小新精神更加愉悦,走到窗前展开双臂,做了几个扩(胸xiong)运动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感觉到,自从那晚被李南方狠狠浇灌过后,无论是容颜,还是(身shen)体,都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让她欣喜的变化,越来越有自信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们总是说,女人就是花,要想永葆青(春chun),就不能离开男人的浇灌呢。

    唉,真舍不得你死呀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新姐又想到了那种药(性xing)发作都无法掩盖的酸爽味道,慢慢坐在阳台前的藤椅上,手伸进了旗袍下。

    黑丝****蜷缩了起来,秀足足尖紧绷,紧闭双眸,用力咬着嘴唇,都无法压制委婉的鼻音——椅子剧烈颤动起来,就像地震了那样。

    当她足尖猛地再次绷紧,又迅速伸直时,一声婉转如凤鸣般的啼叫,攸地响起,接着迅速落下,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气声,就像拉风箱。

    空气中,开始弥漫一种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喘气声逐渐恢复正常后,好像烂泥那样瘫软在藤椅上的贺兰小新,才慵懒的坐起来,手顺着长腿缓缓滑下,带着那双黑丝。

    举起黑丝,对着外面的太阳,能看到上面大片的水渍。

    她以前也做这种事,没什么丢人的,就像很多年小男人(性xing)趣所致时,就会对着岛国明星狂撸那样。

    只是她以前做这种事时,都是在午夜梦回后,从没有在大白天做过。

    而且,无论她借助何种道具,都比不上现在仅用手来的酸爽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这是因为那天晚上,李南方激活了她(身shen)体里那些最敏感的神经,时至今(日ri),那些神经仍处于一碰就会迅速的兴奋状态中。

    她无比迷恋这种感觉,昨晚临睡前,今早睁眼后,她都已经做过了,而且可以肯定,晚上还会再来一次——她要趁着那些神经,还保持当前状态前,多享受几次。

    怪不得某女作家说,女人被男人征服,是通过那根道,确实有理。

    把黑丝扔在地上后,贺兰小新保持着大马金刀坐姿,喃喃地说:唉,我虽然没有被你征服,可我必须承认,这种感觉很美妙。要不要不让你多活一段时间,等我感到腻了后,你再去死?呵呵,这算是一举两得吗?

    走进浴室冲了个凉,重新换上一双黑丝,点上一颗香烟,贺兰小新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新姐。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一个男人就在那边恭声问道:您有什么吩咐?

    让你暗中查的那个叶沈,怎么样了?

    贺兰小新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新姐,请原谅。

    男人再说的声音里,有了明显的紧张:进展不是很顺利,金帝会所那些服务生对他了解不多。不过,据说有个叫小欢的平台公主,好像与他关系不一般。我正在着手安排人,去追查那个小欢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:不用去调查了,任务取消了。

    取消了?

    是,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吸了口烟,才说:以后,没有我的许可,你不得擅自调查他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男人在那边犹豫了下,说:新姐,我听青山酒店的服务生说,那个叶沈好像与南方集团有关。叶沈在酒店曾经摆桌请过一些人,听那些人喊他李总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,喊他李总?

    贺兰小新怵然一惊,猛地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,李南方,公司名字,与这个人名,实在无法让人忽略两者之间的关系,百分之八十的可能,李南方就是南方集团的创建者。

    此前,贺兰小新对李南方没有丁点印象,但却知道南方集团的老总,为了保护原(春chun)海集团老总小女儿林晚晴,悍然与岭南陈家陈家做对,触犯了数家豪门的利益。

    刚听到这个消息时,贺兰小新还是很‘佩服’南方集团这个老总的,你说你一(身shen)价几千万的小破厂老板,得吃了多少豹子胆,才敢擅自插手林家的事,敢与数家豪门对着干呢?

    除了被玩个粉(身shen)碎骨,还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不过你死了也好,早就想收拾你的新姐,恰好可以趁机收购你的企业。

    有这想法时,贺兰小新还不知道谁是南方集团幕后老板呢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,原来是玷污她,又被岳梓童‘追求’未果羞恼成怒,发誓亲手干掉他的李南方!

    就像大堤崩溃那样,想通这个环节后,贺兰小新思如洪水,想到岳梓童为什么非要亲手杀死李南方,还要与她联手了。

    原来,岳梓童根本就没打算杀李南方!

    岳梓童找她说那些,只是给新姐下了个(套tao),把她绑在了保护李南方的战车上,利用她贺兰家大小姐的(身shen)份,来保护李南方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已经答应了岳梓童,说要施展锦囊妙计,让李南方死在她手上——可再好的机会,岳梓童都不会下手的。

    梓童啊,梓童,我还是真小看你了。现在,居然敢算计我来了。呵呵,有进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喃喃冷笑一声后,才发现手机还处于通话状态。

    那边的手下,也肯定听到她说什么了,但贺兰小新不在意,这是死忠。

    抬手揉了揉有疼的脑门,贺兰小新转移了话题:倡廉局那边,有什么(情qing)况?

    上次因指使人为难南方集团结果王局却深陷其中后,贺兰小新曾经亲自给龙城城打电话求(情qing),但龙局铁面无私,不为所动,坚持要公事公办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俩人翻脸,接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来都不是个吃亏的主,哪怕是龙城城。

    龙城城既然敢拂她的面子,那么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    该让龙城城付出什么代价呢?

    新姐在找——派人暗中盯梢龙城城,希望能找到能让她颜面尽失的证据,给她曝光,让她灰溜溜的滚出青山,以免耽误新姐的百年大计。

    当然了,龙城城可不是一般人,那是去找个鸭子都会随(身shen)有四名保镖陪同的主,贺兰小新要想捏她的短处,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,也不一定能得逞。

    不过不去做,那就永远无法得逞了。

    男人在那边回答:她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,每天都是正点上下班。而且,在她所居住的小区周围,明显有她的人在暗中布放。我们不敢靠的太近,以免引起对方怀疑。

    嗯,这件事不能心急。

    但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。昨天才发现,除了我们之外,还有别人在暗中顶梢她。

    哦,还有别人?

    贺兰小新来兴趣了:能看出那些人的来历吗?

    老七说,对方的盯梢水平很专业,也唯有他才能发现。

    男人说:老七怀疑,盯梢目标的那些人,应该是来自最高警卫局的现役人员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楞:最高警卫局的现役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