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70章 小外甥,你想多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我狠心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茫然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有些不高兴了:岳梓童,我问你。是我帮你搞定临市那边的项目吧?

    我的遗嘱里,写的也够清楚了吧?

    昨天你当着我的面,看到你扶苏哥哥后泪流满面后,我这个未婚夫,并没有当场发飙吧?

    昨天你给我打电话,让我来开皇集团上班,我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你让我给你戴上钻戒,我也给你戴上了,怎么却说我狠心了呢?

    李南方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后,岳梓童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他已经比世界上最具风度的绅士,都绅士一万倍了,她凭什么要说他狠心?

    岳梓童并不知道,李南方的(爱ai)(情qing)观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只以为他是在用这种态度,来折磨她,表示对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都已经屈尊求和到给他下跪的地步了,可他还装傻卖呆的婉拒他。

    这不是狠心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望着李南方那张无辜的脸,偏激的怒火,从岳总心底缓缓腾起,表面上却雪后初晴般的笑了下,从地上款款站起:好,李南方,既然你这样绝(情qing),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但你别后悔,后悔你今天对我的态度。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:岳梓童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,我哪儿对你绝(情qing)了?我态度哪儿不对了?

    哪儿绝(情qing),哪儿不对,你自己心里清楚!装什么傻,卖什么呆呀?

    岳梓童尖声叫了句后,接着意识到自己该保持冷静,绝不能再乱发脾气了,那样除了让事(情qing)更糟糕之外,没有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她再说话时,语气松缓了很多:现在不想和你吵,我就是要问问你,你还是不是我未婚夫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丝毫犹豫:师母说是,你就是。

    好,那我现在以未婚妻的(身shen)份,告诉你。你晚上,必须给我回家去睡觉!

    我如果有事呢?

    有事,提前给我打电话,请假。

    行,没问题。

    还有,你帮我从花夜神哪儿借来的钱,怎么处理?

    你们昨天见面了,该怎么还钱,你找她去商量,关我毛事。

    也行。

    岳梓童伸手摘下钻戒,重新放在小盒子里:从现在起,你就是小车班的班长,兼职我的专车司机了。我要求你要随叫随到,没问题吧?

    李南方回答:有问题。

    哪些问题?

    我有自己的事业要忙。所以我只能答应你,我在公司时可以随叫随到。

    好吧,就这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懒得再和他说什么,转(身shen)走向门口:下午两点,你随我去临市。

    虽说已经安排齐副总主持临市那边的工作了,不过岳梓童这个大老板,是必须要去那边,办理结交手续的。

    对她这个要求,李南方倒没有任何意义,举手伸出手指比划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关上房门,岳梓童拢了下耳边发丝,快步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已经午饭时间了,但去餐厅吃饭的员工却不是很多,各科室人员,都在关心自己能不能被齐副总当做精锐征调到临市去工作呢。

    午饭晚吃会,又饿不死人,但因吃饭而耽误被征调的机会,那就损失大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更没心思吃饭,回到办公室后关上房门,闭眼长手冲天啊啊的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肚子的闷气,一肚子的委屈无处发泄,憋得难受。

    她真不明白,李南方怎么可以这样对她!

    她都跪地求饶了,难道要她把心挖出来给他看?

    切,别闹了,那样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尖叫几声后,岳总觉得(身shen)心轻松了很多,就是脑子还有些浑,快步走进洗手间,打开水龙头,捧起凉水泼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用凉水洗脸,能起到药物起不到的醒脑提神作用,几蓬凉水洗面后,岳总的小脑袋瓜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望着镜子里那个仿似梨花带雨的美女,岳梓童自豪的笑了下,喃喃地说:李南方,你以为,你装傻卖呆就能让我方寸尽失,总是屈膝奴颜的去讨好你?

    小外甥,你想多了。

    拿过毛巾擦了擦脸,岳总左手掐腰,右膝拱起,半拧(身shen)摆了个风(情qing)万种的姿势,右手啪地打了个响指:你,永远都不知道本小姨有多可怕。呵呵,你不是和我玩吗?那就玩着瞧,看谁会被玩残!

    出来洗手间后,岳梓童拿出手机,拨通了贺兰小新的号码:新姐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

    有些头疼,不过现在好多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斜斜躺在沙发上,声音故作疲倦:梓童,你不用担心我,我好好休息一两天就会好的。你现在的主要精力,就是放在临市那边。

    回家后,她换上了一袭黑色旗袍,开叉开的很高,双脚搁在案几上,袍脚垂落在地毯上,露出两条被黑丝紧裹着的****,左手夹着一根香烟,案几上还放着一杯红酒,哪有半点疲倦的样子?

    好。我给你打电话,是想告诉你,我下午去临市,估计要明天傍晚才回来。我想和你聊聊——那个人的事。

    那个人?

    举起手正要吸烟的贺兰小新,嘴角跳了下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再解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明白了:你找他了?

    新姐,有件事我必须要提前说明白,免得你误会。

    岳梓童犹豫了下,才说:我早就认识那个人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嘴角,再次猛地跳了下。

    新姐可不是那种被人办了后,就白白办了的主,先不说她会以何种残忍的方式干掉那个人,但最起码要搞清楚,叶沈的真正来历。

    叶沈,绝不是那个人的真名。

    如果是换做别的事,贺兰小新要想彻查一个鸭子的来历,那绝对是易如反掌的,但事关她自己的名节,她是绝不会让人知道,她被叶沈给办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调查叶沈的来历,她必须想个完美的计划,既能把事给办了,又不会让人看出,她与叶沈有丝毫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想出好办法,岳梓童现在忽然打来电话说,早就认识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她已经察觉出我要暗算她,才要利用叶沈来要挟我?

    就在贺兰小新心思电转时,岳梓童又说话了:他是我公司的一个员工,目前在小车班工作——我的专车司机,以前备受我的信任,是闵柔的远亲。

    他,会是备受你信任的专车司机?

    贺兰小新真受惊了,慢慢坐起来,放下双脚:那,他怎么会去那地方,做那个职业?你以前,应该也不知道吧?

    是的,我以前也不知道。至于他怎么会去那边,做这种职业,可能是因为他(爱ai)赌吧?

    李南方来开皇集团上班后,两次与小车班众司机大打出手,都是因为赌钱,这不是秘密了,却恰好被岳总拿来说事,暗示新姐他去那边出卖自己,很可能是欠外债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并不知道,她临时拿来用的借口,会与李南方忽悠贺兰小新时的理由,高度吻合,就是为还债,才做那种让祖宗蒙羞的工作。

    那天李南方告诉新姐,说多亏了各位衣食父母的慷慨赏赐,他已经还上欠款了,不会再留在会所当鸭子了,要去找个比如司机的工作。

    什么特么去找个司机工作啊,原来你本来就是开皇集团的小车司机,还是岳梓童的专车司机,草!

    感觉自己确实被玩了的贺兰小新,心中怒骂一声,表面却淡淡问道:叶沈,应该不是他的真名吧?

    他叫李南方。

    受李总每次烧包自我介绍的影响,岳梓童又特意解释: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南方。是以刑满释放人员来公司的,碍于闵柔的面子,我才照顾他,给我当专车司机的。另外——

    岳总(欲yu)言又止的行为,让新姐相当不耐烦,却只能耐心的等她。

    另外,据我观察他一段时间后,觉得他很是有些小本事,就想当做可用之才来培养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后,岳梓童继续说:为了彻底感化他,让他彻底告白昔(日ri)那段不辉煌的人生,我特许他可以住在我家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惊,吃吃问道:你你会让一个强(奸jian)犯,住在你家里?偶也,买嘎达,岳梓童,你这心(胸xiong),也太宽阔了吧?

    岳梓童却是淡淡然:新姐,你忘记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了?

    岳梓童以前是做什么的?

    是特工!

    自诩为华夏对顶级的国安特工,代号白玫瑰,杀人如麻,杀人不眨眼,杀个把人就像宰只小鸡仔——会害怕一个刑满释放人员,才怪。

    草!这次,我必须得说声卧槽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站起来,黑丝秀足在地毯上来回走动着:梓童,你真了不起。如果不是知道你与扶苏——对不起,我不该提起他。

    说你的,我现在想开了。

    好,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点头:如果不是知道你与扶苏心心相印,我还真怀疑,你对这个李南方,产生感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反问:我对他产生感(情qing),很奇怪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愣住,片刻后苦笑:不奇怪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岳梓童笑了笑,笑声有些落寞:奇怪的是,我那晚对他表白了心意,他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什么,什么?

    贺兰小新真怀疑岳梓童吃错药,在说胡话了:你对他表白心意后,他竟然拒绝了?一个刑满释放人员,一个鸭子,会拒绝英雄的,富有的,美丽的岳总?

    呵呵,所以,我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笑:谁敢让我没面子,我就让谁去死。

    你要杀他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岳梓童坦然承认:尤其他玷污了我最好的姐妹,不死,不足以平民愤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