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8章 岳总说小赌怡情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小车班司机在工作期间不但打牌,还打架损坏公司财物的(性xing)质虽然恶劣,但看在他们个个都有来头的份上,负责类似工作的秦处长,也不会太为难他们了。

    最多也就是点着鼻子训斥一顿,责令他们赔偿损坏的桌椅,再扣点本月奖金拉倒,但秦处长却没料到,岳总得知消息后居然跑来安保处,把他请出去说要亲自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秦处长被吓了一跳,搞不懂恰逢大喜事的岳总,怎可如此的兴师动众,有心想为张威他们说(情qing)开脱,却又不敢,唯有给他们使了个好自为之的眼色,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,看到岳总亲临后,张威他们就吓得额头冒汗了,现在听她这样说后,脸色立即惨白,胆小的双腿都开始打颤了。

    小车班司机工作,不同于公司其它部门,薪水高,福利待遇好还在其次,关键是轻松啊,只要不耽误领导用车,大把的时间自由支配,说是来养老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果岳总在一怒之下把他们给开除了,他们去哪儿再找如此潇洒的工作去?

    全公司的人,都羡慕嫉妒他们呢,恨不得他们这些‘皇亲国戚’的都抓紧滚蛋,让劳苦大众也享受一把养老的待遇。

    秦处长出去后,岳梓童没马上说话,端坐在办公桌后面,随手拿起一份报纸翻阅了起来,脸色平静,好像忘记要训张威等人了。

    站在岳总(身shen)边的闵柔,用纸杯给她倒了杯白开水,放在桌子上时,眸光飞快从窗前扫过,没有丝毫停留。

    可站在窗前的李南方,则迅速捕捉到了她眸光中的担忧,心里笑了,还有些得意,不管小柔儿表面对他再怎么冷漠,她都在始终关心他。

    闵柔或许知道,岳总亲临安保处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是奔着李南方来的,但肯定不知道岳总来此的真实想法,就是要和他示好,缓解俩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威等人,就更加不知道了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他们额头上的冷汗更多,脸色更加灰败,却没谁敢喘一口大气,都低头望着脚尖,仿似一群待审的囚犯。

    安保办公室内,唯有岳梓童翻阅报纸的沙沙声,偶尔的,还有她在喝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您一当大老板的,有必要拿出这么大的威势,来压迫我们这些小职员吗?

    白开水,很好喝吗?

    岳总啊岳总,您要杀要剐,给个明确态度,别再这样折磨我们了,可否?

    张威等人实在受不了岳梓童刻意营造的气氛压力,就在有人几近崩溃,要不顾一切大喊一嗓子,来打破这极度的压抑时,有火机点烟的啪哒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声轻微的吧嗒声,就像撕开乌云的闪电,就像黑夜尽头的指路明灯,就像惊涛骇浪中驶来一艘航母——把岳总苦心营造的气氛,破坏殆尽。

    张威等人则像即将淹死的溺水之人那样,猛地浮出水面,张大嘴巴深吸一口气,浑(身shen)轻松,下意识的齐刷刷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赢了他们钱,打了他们脸的李南方,倚在了窗台上,嘴上叼着一颗烟,抬手推开了一扇窗,外面中秋中午的(热re)浪,以及远处公路上车流驶过的嘈杂声,迅速挤了进来,把最后一点压抑,也给挤跑了。

    还是这哥们大胆啊,仗着有闵秘书罩着,敢挑战岳总的权威。

    好人啊,这才是好人啊。

    是看在赢了我们钱的份上,才勇当出头鸟的吧?

    张威等人心中有这想法浮起时,岳梓童说话了:张威,你来说说,你们为什么在工作期间打架闹事吧。

    张威愣住,岳总的权威遭到挑战后,不该立即厉声训斥李南方,让他速速滚粗吗,怎么却忽视了这些,直接谈工作了?

    张威,没听到岳总的问话吗!

    看到张威满脸懵((逼))模样不说话,闵秘书立即狐假虎威的跳了出来,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啊?啊!

    张威这才如梦初醒,慌忙擦了下额头冷汗,低头说道:岳岳总,对不起。是我的错,我不该在上班期间带头打牌,因此而与同事发生矛盾,损坏了公物,给公司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恶劣影响——我我甘愿接受岳总,接受公司的严惩。

    要说张威这个小车班班长,虽说平时在孙大明等人面前,拽的开皇集团好像他家开的似的,可还是有点小担当的,遭到岳总质问时,能够勇于(挺ting)(身shen)而出承担过错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与他深知岳总最厌恶没担当,有功劳自己领有过错就推卸给下属的脾(性xing)有关,咬着牙的赌一把,希望她能看在齐副总是他姐夫的份上,能够从轻发落。

    小车班这些人,可都是老油条了,听张威这样说后,立即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,纷纷自我批评:岳总,是我们不好,我们不该辜负您的信任与期望,工作期间,做与工作无关的事。

    我们甘愿接受公司处罚。

    我们肯定会改过自新,勇于面对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我们——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就在大家伙争先恐后的,向岳总承认错误,自我批评时,一声相当不和谐的笑声,把大家争相营造出的自我批评精神,给稀释了。

    发出笑声的,自然是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,他还真小看了张威等人,演戏的本事不次于专业演员啊。

    啧,啧啧,瞧瞧一个个悔过自新,痛心疾首的模样,估计奥斯卡金奖得主超水平发挥时,也就这样子了吧?

    还真是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啊。

    你笑,笑,笑什么呀!?

    张威等人再次齐刷刷的回头,恶狠狠的瞪着李南方,眼神凶狠,恨不得扑上去吃了他。

    你这是故意惹怒岳总,让她严惩我们吧?

    好吧,就算岳总生气,也肯定先弄你!

    你就等着,迎接岳总的雷霆震怒吧。

    这次哥们敢保证,闵秘书也保护不了你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就像听到张威等人心中在想什么那样,岳总猛地一拍桌子,(娇jiao)声喝问:李南方,你笑什么呢?说!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哼哼,你就给我——

    给我滚蛋!

    就在岳总的(娇jiao)叱声顿了下时,张威等人自动脑补。

    岳总说话了:你就给我,给我再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没听错吧?

    这这是岳总说出来的话?

    她没有让李南方滚粗,而是让他再好好想想?

    张威等人,立即再次开启了懵((逼))模式,傻呆呆望着岳总,眼睛眨巴眨巴的。

    不但他们懵((逼)),这次就连闵柔都有些莫名其妙,这厮三番五次的挑衅岳总,前段时间更是害的我们双双跳楼——依着岳总的脾气,不该趁机极力打压他,好好出口恶气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,前段话还凶巴巴的,后半段则像小两口在打(情qing)骂俏呢?

    哦,人家本来就是未婚夫妻小两口呢,(床chuang)头打架(床chuang)尾和的,这样说也很正常啊。

    想通这一点后,闵柔顿觉意兴阑珊,微微垂首闭眼,不打算再关心接下来要发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实话实说:不用想,我就是觉得好笑,就笑了。

    你妹!

    当着我一众手下的面子,你就不能帮我维护我老总的威严,满脸诚惶诚恐的样子,说嗓子痒了,忍不住笑了下,还请岳总海涵吗?

    岳梓童心里骂了一个,有心要拍案而起,手都举起来了,又慢慢放下了,和颜悦色的问:哪儿让你觉得好笑了?说出来,让我让大家也开心一下。

    刚打定主意眼观鼻,鼻观心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闵柔,再次抬头,神色茫然的望着她心想,这还是在墨西哥面对数百武装歹徒,单枪匹马就敢杀个三进三出的岳总吗?

    您就算再对不起这家伙,可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委婉迁就他啊。

    还算知(情qing)的闵柔都这样想了,张威等人心中,又是什么反应,那就是笔墨都难以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就不形容了。

    眼看(性xing)格刁蛮,惯于自以为是的岳阿姨,守着这么多人,都摆出如此低姿态了,李南方就知道她这是在变着法的讨好自己呢,如果再蹬着鼻子上脸,那就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凡事,过尤而不及也。

    岳总投之以礼,李总即刻投之以桃,状似尴尬的笑了下:也没什么好笑的,就是忽然想到了一个笑话。岳总,对不起。这件事我也有错,一不该在上班期间打牌,二不该赢张班他们的钱,三不该不该赢太多。

    卧槽,你这是在向岳总忏悔啊,还是向岳总显摆,你把我们赢惨了?

    张威等人闻言,心中狂骂,都在祈祷伟大的岳总,就算不把这厮开除,最少也要调出小车班,大家实在受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但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面,岳总竟然说:工作闲暇之余打打牌,放松一下还是可以(允yun)许的。正所谓小赌怡(情qing)嘛。但你们不该因此打架,伤了同事之间的和气,那就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工作闲暇之余,可以打牌?

    小赌怡(情qing)?

    偶也,买嘎达,天下怎么会有如此体贴下属的老总啊,还让哥们摊上了,我家幸甚啊,幸甚!

    就在张威等人要集体晕倒时,岳总稍稍沉吟片刻,又说话了:不过,矛盾既然已经发生了,要想让你们恢复到以前那种亲密无间的同事友谊,应该很难。

    我们和他哪有任何的友谊可言啊?

    岳总,求求您,还是把他给调走吧——仿佛听到张威等人心中在想什么了,岳总继续说:这样吧,我就趁此机会,安排下小车班的人事调动吧。

    张威等人精神大振,心想这厮总算是被踢出小车班了!

    张威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头看着张威,说:从即刻起,你就调离小车班。新的小车班班长,就由李南方来担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窗外光天化(日ri)下,好像在打雷,劈在了张威脑袋上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