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7章 又有人来闹事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每一个开皇集团员工,都知道公司当前正面临从没有的腾飞机会,知道公司当前有多么渴望,能够扩大生产,收购临市那个项目。

    大有来头的贺兰副总,亲自出马赶往临市主持收购却惨败的现实,现在就连清洁大嫂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没有谁不惋惜,没有谁不失望,没有谁,不暗骂那股横插一脚的势力。

    但他们必须要接受残酷的现实,一方面倾其所有去建设新车间,一方面四处出击,寻找其它合适的收购对象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订单如雪花片似的不断飞来,可当岳总头戴的英雄光环减弱后,仙媚丝袜却没有在这段时间内,尽可能的开辟市场,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,成为真正的国际品牌了。

    只是建新厂也好,兼并合适项目也罢,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,当前大家唯有连轴转,争分夺秒的生产产品,先供上订单再说。

    就在仙媚丝袜生产厂长老梁,又为本月生产任务不可能完成,势必会连累公司赔偿巨额违约金而忐忑不安时,岳总却忽然宣布,成功收购了临市项目!

    这个消息,对于老梁等人来说,就像晴天霹雳,更像大石头砸进了死水中,掀起惊涛骇浪——这样说委实夸张了些,不过也差不多了,从大家好雷鸣般的掌声中,一张张激动到要泪流的胖脸上,就能确定。

    相比起齐副总等人,也在用力鼓掌的贺兰小新,心中却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她实在无法接受,她都搞不定的事(情qing),岳梓童怎么会在不声不响中,搞定了!

    一个亿?

    别人都忽视了这个钱数,陶醉在收购成功的喜悦中,贺兰小新却不会,心思电转着,分析岳梓童从哪儿搞来了一个亿,又是怎么说服龙城城,让岳家放她一马的。

    大人物。

    有大人物亲自出手了,看不惯岳家欺压岳梓童的卑鄙行为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大人物会是谁呢?

    有必要为了岳梓童,却得罪岳家,得罪初涉官场,(身shen)居明珠龙家,京华岳家两层(身shen)份的龙城城?

    龙城城有多么的骄傲,能干,在同一代能与她并驾齐驱的,不会超过五个人。

    早就这样衡量过她的贺兰小新,当然算一个。

    花夜神不算。

    只因花夜神的来头太大,太诡异,贺兰小新早就把她归纳于‘前辈’的档次了,甚至比岳临城还要高半个档次。

    岳梓童,当然没资格能让前辈们,帮她反击龙城城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人会是谁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暗中惊诧中,受岳总指示的闵秘书,已经怀着无比激动的心(情qing),大声阅读合同的内容。

    阅读完毕,雷鸣般的掌声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这份合同,是岳梓童今早来之前,特意复印的,下面李南方的签名,也被她换成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愿让别人尤其是让新姐知道,李南方会那样的神通广大。

    别忘了,新姐已经是李南方的跨下之臣了——如果让她发现小李原来这样优秀,应该会舍弃她天之骄女的(身shen)份,上演一出凤求凰的狗血桥段。

    必须给他们之间,制造更大的矛盾,最好鼓动新姐竭力去干掉他,那么岳阿姨才有表现的机会,让小外甥感受到来自小姨的温暖。

    咳。

    矜持而威严的轻咳一声,岳梓童抬手下压,示意大家暂息雷鸣,轻声说道:各位,请不要怀疑这份合约的真实(性xing),也没必要询问我是怎么做到惊天逆转的。只因,这是绝对的商业机密。无论谁问,我都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齐副总等人,才不管岳总是如何大展神威做到这一切的,他们只知道今年的分红,又要更上一层楼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与其说是告诉大家,倒不如说是在说给贺兰小新一个人听,提醒她,你别问了。问,我也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你与花夜神是朋友,扶苏是你亲兄弟,他们都没告诉你,我为何要多嘴曝出李南方呢?

    现在,我再次宣布,开皇集团临市分公司,从这一刻起,成立了!

    岳总铿锵的声音未落,掌声——第三次雷鸣般的响起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再次压了下手,看向齐副总;齐副总,你去临市那边主持工作,有意见没有?

    齐副总当前正在主持北郊新厂房的建设工作,但那边的工作,明显不如整合临市那边更重要,他当然会欣然从命。

    选谁去临市那边主持工作,岳梓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亲自过去,可她毕竟是老总,坐镇青山大本营那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除了她之外,贺兰小新才是最合适的人选,当初试图收购那边时,就做好了一系列详细的发展计划。

    但新姐铩羽而归,那边成了她的伤心地,成了她永远的痛——如果这时候再派她过去,会有损她的威严,影响俩人之间亲姐妹感(情qing)的。

    所以能力出众的齐副总,就成了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大家又鼓掌,为齐副总成为独当一面的巨头贺喜,嚷着让他晚上请客。

    本着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的宗旨,岳梓童索(性xing)放权,让齐副总自己在公司里,选拔前往临市的领导团队,明天一早就要动(身shen)。

    齐副总在北郊的工作,就交给张副总来做好了。

    副总有的是,这年头最不缺的,就是这玩意了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帮齐副总出谋划策时,旁边柜子上的电话响了,闵柔快步走过去,抄起话筒听了片刻,脸色就是一变,淡淡地说:我知道了。李队长,你暂且把所有涉嫌闹事的人,都带到安保处内,等候处理吧。

    什么,又有人来闹事?

    早就经历过被陈大力闹事的老梁等人,闻言很不爽,大家伙正在开心庆祝呢,你丫的却来闹事,简直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岳总,刚才安保处的李全才队长打电话来说——

    闵柔回到岳梓童(身shen)边,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喝茶的贺兰小新,眼角余光扫过去,就看到岳梓童双眸猛地一亮,心中纳闷,有人来闹事,你欢喜个甚呢?

    好了,散会吧。齐副总,有什么问题,随时给我电话联系。

    岳梓童做了贺兰副总都做不到的大事,居然没有在众手下面前大吹特吹一番,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,不过没谁会关心,立即站起来,快步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他们要把这个重大好消息,告诉下属们,让他们看到更加辉煌的明天,可劲儿贡献吧。

    新姐,我这样安排,你没有意见吧?

    等齐副总等人都出去后,岳梓童才这样对贺兰小新说道。

    梓童,我怎么可能有意见?

    贺兰小新苦笑着站起来:你这是在保全我的颜面,我该对你说声谢才对。

    自己姐妹,没必要客气的。

    岳总小手一挥,豪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梓童。

    看了眼站在门后的闵柔,贺兰小新压低声音问道:真不能告诉我,你是怎么筹到一个亿,让龙城城把项目让给公司的吗?

    新姐,不是我不想告诉你。是帮我的人,不想让人知道她在帮我。

    岳梓童犹豫了下,又说:如果你想知道呢,我还是会告诉你的。

    呵呵,算了,不想让你为难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头苦笑:梓童,我今天有些不舒服,想回家休息下。

    看你刚才浪气冲天哦,是意气风发的样子,哪有不舒服的迹象呀,无非是得知我搞定临市项目后,抹不开面子。

    岳总微微一笑:新姐,开皇集团是我的,也是你的。无论你想做什么,我都会全力支持的。

    虚伪的((贱jian)jian)人!

    口口声声说公司也是我的,后面却又说什么会全力支持我,说来说去,还是要依你为主才是。

    梓童,你且得意着。

    但终有一天,我会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,无论做什么,都得看我的眼色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优雅的笑了下:梓童,你对我不要太好,我会心不安。

    送走心会不安的贺兰小新后,岳梓童马上带着闵柔,脚步匆匆的进了电梯,杀往二楼安保处。

    安保处的秦处长,正指着鼻青脸肿的张威,训斥:张威,你搞什么呢搞?昂!上班期间玩牌也就罢了,看在你们也很辛苦的份上,没人会管你们。可你们在工作期间,却打架斗殴,损坏公司财物,这又算什么?

    秦处,是他耍老千!

    张威还没说话,孙大明委屈的抢先叫道。

    谁呀?谁这么没公德心啊?

    也不时去小车班果果手瘾的秦处,立即怒了,顺着孙大明的手指,看向了李南方:咦,你是是谁来着?

    秦处对李南方有些印象,不过不深,毕竟这家伙已经很久没来公司上班了,秦处这样的大忙人,怎么可能会关心他?

    他叫李南方,是以刑满释放人员(身shen)份来公司的。

    孙大明提醒秦处长,愤愤的说:他简直是太过分了!刚来公司时,就耍老千黑过我们,还动手打过我们。时隔那么久,他又故伎重施,又黑我们。真是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    孙大明现在,也染上了陈大力(爱ai)装((逼))的毛病。

    这小子这几个成语用的,还是很贴切嘛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孙大明,赞许的点了点头时,门开了,一阵香风吹了进来。

    秦处长回头一看,立即满面含笑:岳总,您来了。

    我听说,有人在上班期间,打牌赌钱闹事?

    对秦处长点了点头,岳梓童眸光淡然,从张威等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糟糕,这点小事,怎么把大老板给惊动了?

    张威等人的额头,哗地开始向外冒冷汗,心中暗暗叫苦,早知道这样,就算把裤子输光了,也不打架了。

    秦处长,你先出去下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走到处长宝座前,款款坐下:这件事,我亲自来处理。哼,上班期间打架斗殴,简直是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