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4章 男人不要自甘颓废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只要是审美观念正常的人,在见到出色的人或东西时,都想据为己有,并努力去追求,这是人类的天(性xing),谈不上什么邪恶。

    所以有着不一般成长史的李南方,不会因为岳梓童俩人喜欢贺兰扶苏,就对她们有任何的意见——是虚伪的,可肯定能想得通,能理解她们。毕竟自私心理,也同样是人类的天(性xing)。

    但她们不该在一方面喜欢贺兰扶苏时,还又假惺惺的争抢李南方。

    她们的愚蠢行为,极大伤害了一个男人的自尊,继而生出一股子狂躁的戾气,很想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,比方趁其不备,军刺在手,一刺捅死贺兰扶苏,再刮花两个臭女人的小脸蛋,让她们变成人不人,鬼不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这想法很正常啊,谁也管不着,反正只是想想,又没真去做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,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想法再邪恶,只要不去付诸现实,也不说出来,谁能管得着啊?

    遇到心烦的事,跑到没人的地方,感受着自然母亲温和的抚摸,在心里把那些邪恶想法翻来覆去的想上几遍后,就会消气了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调节(情qing)绪波动的最佳办法,以前只是很少用罢了。

    算了,何必与两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,一般见识呢?

    心中那股子戾气逐渐消散后,双手抱着后脑勺躺在地上,翘着二郎腿仰望着天空的李南方,微笑着自言自语:其实她们也很可怜的,同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可谁也得不到,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名草有主。唉,可怜的孩子,受伤后要从我(身shen)上找回自信,我这么宽宏大量的人,怎么可以生她们的气呢?

    李南方最大的优点,就是总能在被人伤害时,却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,试着去原谅他,从而觉得自己,好特么的伟大,并因此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他特看不起那些被女人伤害了的男人,会去酒吧喝个烂醉如泥,或者干脆去做疯狂的事,比如一刀把那对狗男女给宰了。

    男人长这么大,容易吗?

    好吧,其实很容易,如果某个男人一再这样坚持,李南方会退让一步。

    但他又想问问那个人,怀胎十月,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的母亲,容易吗?

    说话呀,怎么不说话了?

    如果你敢说母亲把你拉扯大,也很容易,李南方会把你满嘴牙打掉!

    母亲生你,把你抚养长大,不是让你为被女人所伤害后,就去糟蹋自己,就去一蹶不振,就去犯罪,就去蹲大牢,去吃枪子的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,她的儿子,能够像他的父亲那样,做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去喝酒,可以一蹶不振,可以拿刀子杀人,可以蹲大牢,可以吃枪子——但不要为了所谓的(爱ai)(情qing),去做这些。

    男人拿起刀子要杀人时,只能在外敌入侵,流氓私闯民宅,老婆给戴了绿帽子的(情qing)况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有与任何女人正式结婚,所以无论是岳梓童,还是花夜神,都不是他老婆,他与她们之间,没有形成任何受法律约束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理由因为她们喜欢贺兰扶苏,就去惩罚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只会,躺在黄河岸边,笑看云卷云舒,慢慢地睡过去,感受着清风拂面,享受自己美好的,活着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才是男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,他在大彻大悟后,他的某个观念已经改变了,只以为人生如戏就靠演技,既然演技能减轻别人的负罪感,能让别人快乐,又不用付出宝贵的真(情qing),那又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睡梦中,手机仿佛响过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管,哪怕是有天大的事发生了,他也不会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他梦到了青山绿水间的八百,梦到了师母,老头,二愣子石头他们,梦到了他们在又在比赛,谁尿的远。

    李南方明明努力去尿了,用上所有的力气,可怎么却得了倒数第一?

    原来,都特么尿裤裆里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感觉裤裆里湿漉漉的后,李南方羞愧万分,真想纵(身shen)跳下滔滔黄河,让母亲河给好好洗涤一番,再沉重的去反思,为什么二十四岁的男人,在睡着时还会尿裤子呢?

    东边的太阳像红苹果,又想小女孩儿的小脸蛋,红扑扑的,看着就让人觉得心里舒畅,带有凉意的晨风吹过,茅草轻轻摇晃,叶瓣上的露珠滴落,滴在李南方嘴唇上,伸出舌尖一((舔tian)tian),很甜。

    一群麻雀叽叽喳喳的叫着,在李南方上方的防护林树梢上跳来跳去,一群傻((逼)),大清早的不去找虫子吃,在这儿叽喳个毛?

    坐起来展开双臂,伸了个舒服的懒腰,沉醉于休眠状态下十几个小时的骨骼关节,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响声,就像在爆豆子。

    这说明,李南方的(身shen)体,很健康,精神百倍。

    陈大力那辆二手大摩托,依旧静静的倚在一棵树上,黑色的车(身shen)在阳光照(射she)下,处处透着让人心折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油箱里没有了汽油,这就是一堆废铜烂铁。

    唉,这下还真成了尿裤大侠了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裤裆,李南方很惭愧的摇了摇头,顺便往四下里看去,没有人,倒是上方远处的河岸大堤上,不时有车辆经过,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这就行,赶紧脱下裤子,跑去河边清洗一下,混浊的母亲河水,很快就把尿酸的难闻气息给冲掉了,迎风一展几分钟后,水分就蒸发了大半,再骑上摩托车狂飙回市区,彻底干爽了。

    手机上足足有三十七八个未接电话。

    大部分都是岳梓童的,也有花夜神的,还有倡廉局的龙局。

    不用管岳梓童的,反正李南方今天要去开皇集团溜达一圈,能省点话费就省点。

    也不用管花夜神,那就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,相信她该知道李南方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,睡着了不是?

    可必须得给龙城城回电。

    收购临市项目这件事,李南方觉得玩了人家,有些愧疚,那么浪费点电话费给人解释一下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的龙城城,应该是刚出家门,正在上班的路上。

    果然,电话一接通,李南方率先听到了高跟鞋走下台阶时,发出的咔咔声,听起来是那样的悦耳。

    让他顺势展开丰富的联想,想到了高跟鞋里的那双秀足,想到修长白嫩的****,想到——龙局一点都不懂浪漫,就在李南方想到她最迷人的部位时,怒冲冲的说话了:李南方,你在搞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装傻卖呆:什么搞什么呀?

    你!呼!

    龙局在那边深吸一口气,重重吐出来后再说话的声音,理智了很多:你给我解释一下,为什么临市那家企业,会被开皇集团收购了?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回答,龙城城又忍不住咄咄((逼))人起来:还有,你与岳梓童,是什么关系!

    想了想,李南方说:龙局,我先解释你最后这个问题。我与岳梓童,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。在我还没有创建南方集团时,就是开皇集团的小车班司机。现在呢,也是。

    你是她公司的小车班司机?

    这个,你可以去彻查的,如假包换。

    呵呵,李南方,你真以为我是傻子吗?你如果真是一个小破司机,能与岳梓童这个老板牵——

    打断一下,顺便更正一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龙局的话:司机只有男女老少之分,没有新旧的区别。

    好,那你给我解释,你与岳梓童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龙城城分析事(情qing)的想像力,相当丰富:你去金帝会所当鸭子,也是岳梓童一手安排的吧?目的,就是为了给我下(套tao),来要挟我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你说的这样(阴yin)险,更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心计深重。我们两个的认识,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纯粹是巧合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道:我敢以脑袋来发誓,到现在为止,她都不知道我们的真实关系。而且我保证,她以后也不会知道。当然了,除非你主动给她说。

    我主动给她说?呵呵,我有病吗,我?

    龙城城虽然在冷笑,李南方却能听出,她内心的紧张放缓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怕这一切,都是岳梓童给她在下(套tao)。

    如果曝出她怀了李南方孩子这件事,岳家就算再倚重她,也会用最快的速度,来处理这件事,不择手段,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别担心,我再怎么混蛋,也不会拿我自己儿子的小命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认真的作保证。

    龙城城的声音,稍稍有些怪异:那,你再给我解释下,你为什么要把临市那个项目,转送给开皇集团?你该知道,我是极力打压岳梓童的。别再对我说,你是员工的那些(屁pi)话,糊弄谁呢?

    龙局,你就没想想,我怎么会拿到花夜神的支票?

    听出她语气怪异的李南方,心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龙城城对他动了必杀之心。

    她如果想彻底隐藏与李南方的关系,保住肚子里的孩子,那么就必须杀了他。

    唯有死人,才不会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龙城城有这样的想法,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错的是,她一直不知道李南方的真正实力。你怎么会拿到花夜神的支票?

    龙城城在那边沉默半晌,终于被李南方这个问题,误导进了沟里:你是说,花夜神与岳梓童认识,而且关系还不一般。但碍于某些原因,她不好直接出面帮岳梓童,所以才选中你,来当穿针引线的人?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:龙局,我只是个小人物。很多时候,都要臣服于别人的(淫yin)威之下。

    我还是不信。因为据我所知,花夜神从来都不认识岳梓童——

    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龙城城的话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