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3章 别怕那些小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来到招聘室外面走廊中,李南方问陈大力:今天的招聘(情qing)况怎么样?

    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受李总的影响,陈大力现在说话越来越有水准了:从昨天就这样,前来应聘的人倒不少,可没几个人能入得了董总监的法眼。从早上到现在,一个还没过关呢。

    嗯,宁缺毋滥,董总监这样做很对。毕竟我们开公司,是以赚钱为目的的,不是搞慈善,像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,绝不能再轻易混进革命队伍中了。

    好像没看到陈大力老脸发红那样,李南方问:晚晴怎么样了?

    哦,林小姐精神状态很不错,早上时还下来过。据我观察,她应该很想参加招聘,想为建设四个现代化,贡献微薄的力量。不过,却被董总监以权谋私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必须要杜绝歪门邪道的不正之风,董总监能够大义灭亲,让我老怀大慰,总算没看错人,是个干事的好同志。哪像某个人,在工作期间也会见缝插针的试图巴结老板,其心可诛啊。

    李总,我去外面维持秩序,就不奉陪了。

    正要敬烟的陈大力,闻言立即果断结束了与老板的装((逼))互动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正要走到窗前,看看董世雄是怎么招聘员工的,楼梯上有脚步声传来,回头一看,就看到穿着一袭白裙的林晚晴,扶着扶手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后,林晚晴有些病态苍白的小脸上,立即绽放出最甜的笑容,低声说:哥,你来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快步走过去,皱眉问道:怎么不在上面安心休息,乱跑什么呢?

    按照李南方的吩咐,陈大力安排董世雄俩人,住在了四楼东边的房子里。

    那(套tao)房间是专门装修过的,给李南方晚上留宿公司时准备的,彩电冰箱等家具,一应俱全,不次于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我没事呀,就是一个人在屋子里有些闷,随便走走。

    林晚晴笑着走下来,很自然的挽起李南方的胳膊:哥,没事吧?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,她是问岭南陈家那件事,轻嗤一声:切,能有什么事?放心,你哥既然敢管,那就有足够把握对付那些鬼那些四小鬼。

    什么四小鬼?

    林晚晴愣了下,问:是魑魅魍魉吧?

    对,对,就是吃妹枉良。嘿,我脑子里太多成语,总是犯浑想不到。

    李南方吹了个,抬手替林晚晴拢了下鬓角发丝,认真的说:晚晴,哥不是给你吃宽心丸,我说没事,就肯定没事。你不要胡思乱想,安心养病。刚才我听大力说了,你想来公司帮哥做事。这是好事,我肯定欢迎,也早就考虑让你来执掌财物大权。可前提呢,是你必须先养好(身shen)子。那样,我才能放心让你挑重担。

    哥,我去休息。

    林晚晴眼圈开始泛红,紧咬着嘴唇用力点了下头,张开双臂轻轻拥抱了他一下,转(身shen)走上楼梯:哥,你放心,我会尽快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李南方打了个响指,又竖起大拇指,冲她用力晃了晃。

    他这次可没有吹牛比。

    如果具备丰富刺杀经验的叶小刀,躲在暗处连这点事都做不好的话,那么他死了,都没脸去见他小妹的。

    目送林晚晴走过拐角后,李南方听到门响,一个应聘者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垂头丧气的,一看就是应聘失败了。

    董世雄在应聘时,不像李南方那样,明明看不上谁,却虚(情qing)假意的说什么,让人回去等消息,而是有什么就说什么,免得让人惦记着,睡觉都不香。

    失败者还是很有风度的,出门后反手带上房门后,才叹了口气,抬起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笑,熟人呀。

    是他的房东小伙子,愤青小青年邬玉洁。

    就是受这家伙的蛊惑,李南方才万里奔波赶去岛国,割了俊男哥哥的口条,让某著名作家悬梁自尽——来回的差旅费,他还没给报呢,还有脸来这儿应聘,想挣李老板的钱?

    当然了,那次岛国之行,李南方也不是没有收获,最起码上了个温顺的岛国女人,啧啧,想到岛国女人在胯下的逆来顺受模样,他心里就有火的燃烧啊。

    咦,是你?

    邬玉洁也看到了李南方,愣了下问:你也来应聘吗?

    李南方不答反问:怎么,没被应聘?

    昂。

    邬玉洁抬手擦了擦鼻子,叹了口气:唉,运气总是这样差劲。接连十九次应聘,无一成功。来之前,欣悦还说呢,我这次肯定能成,因为她相信我——现在啊,我都不相信自己了。

    平时那样文绉绉,不(爱ai)说话的一小伙子,现在对李南方说了这么多,足够证明严峻的现实,让他几近崩溃了。

    失败那么多次?什么原因?

    紧张。

    紧张?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邬玉洁低头,说:我也不知道,在招聘官面前,心脏总是不争气的跳。本来想好的那些话,都忘得一干二净了,就像去考驾照。

    很多哥们在考驾照时,考试之前能做到车人合一,仿似舒马赫在东方——但等正式考试时,舒马赫就不知道去哪儿了,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天地间,茫然四顾。

    邬玉洁就是这种(情qing)况,肚子里的玩意倒是不少,可说不出来就等于个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董世雄又是个对工作相当认真的人,给了他三次机会,都没听懂他在说些什么后,立即挥手请他走人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问;你都会些什么呢?

    广告策划,平面设计,还有——

    打住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挥了下:你懂广告策划?

    那是我的专业啊。当初在学校时,我可是拿奖拿到手软的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老实人在熟人面前吹牛比时,也不会脸红的。

    那,打个比方,以南方集团产品来做广告,你能想到什么广告词,来吸引人的眼球?

    南方丝袜,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邬玉洁想都没想,脱口就说。

    看来,在来应聘之前,他就琢磨这广告词很久了,只是面对董世雄太胆怯,三次机会都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李南方虎眼圆睁,失声叫道:卧槽,这广告词很闷(骚sao)啊,像你的人。不过很传神,我很喜欢!

    邬玉洁撇撇嘴:你喜欢,又能有什么用处啊?

    只要能讨得我喜欢,用处可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对邬玉洁勾了勾手指,开门走进了招聘室:你跟我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办公桌后面,正对着一叠简历皱眉的董世雄,听到门响抬头一看,连忙站起来:李总,您来了?

    什么李总?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邬玉洁,顿时懵((逼))。

    董总监,你坐下。在正常工作其间,没必要客气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在桌前,开门见山的问道:南方丝袜,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——你觉得,这句广告词怎么样?

    南方丝袜,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?

    董世雄眉头皱着稍稍一琢磨,抬手拍了下桌子:好啊,这广告词相当不错!与李总您那句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。李总,这又是您想出来的?

    听专业人士都夸口称赞后,李南方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就怕董世雄不认可邬玉洁的广告创意,虽说他依旧可以把小伙子招聘来公司,但那无疑是对老董工作能力的质疑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董世雄都说很好,李南方就可以充当说客了,笑着摇了摇头:不是我想出来的,是他。

    董世雄抬头,看向还站在门口发呆的邬玉洁,有些不相信:是他?他刚才在应聘时,说了些什么,都没听清楚。

    他(性xing)格有些内向,但小伙子不错,我认识他。专业广告策划,自吹是这方面的高材生。

    哦,那就好。

    董世雄立即明白该怎么做了,但还是说:我给他出题,他可以用文字语言来答题。

    邬玉洁,你觉得怎么样?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因为老董不给自己面子,就感到不爽,反而觉得他就该这样做。

    当老板的人嘛,当然要有大海,有天空那样的宽阔(胸xiong)怀。

    邬玉洁立即用力点头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好发挥,我相信你能行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他肩膀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不想拄在这儿,影响董世雄的正常工作。

    他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,最好是没人去的小河边,躺在草丛里,遥望着蓝天,唱一曲雅拉锁,那就是什么高原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从陈大力那儿拿了五百块钱,骑着他那辆二手大摩托的李南方,躺在了黄河岸边草丛中。

    黄河不是小河,这是母亲河。

    李南方希望,母亲河能用她的浩((荡dang)dang),浩然,来抚平他心中极力压抑的戾气。

    被人当备胎,李南方忍了。

    被两个极品美女当备胎来争夺,李南方最多感觉有些索然无味,但不是不能忍。

    可两个女人在贺兰扶苏出现后,当着他的面,就不顾他的感受,真(情qing)流露,这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,备胎永远都是备胎,当正主出现后,马上就会被高高挂起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,真以为李南方没有发现,她在听到贺兰扶苏的名字,看到他出现后,那掩饰相当深的悸动吗?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没发现,那么他绝不会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但他真没想到,花夜神的意中人,居然也是贺兰扶苏!

    贺兰扶苏,就像一个讨厌的(阴yin)魂,总是无处不在的,紧缠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偏偏,李南方又不能对他做什么,因为在墨西哥时,贺兰扶苏用他的实际行动,证明了他是一个多么出色的男人。

    出色的男人,就会被优秀的女孩子所追求,这也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李南方甚至还想,如果他是个女人,可能也会去追求贺兰扶苏的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