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2章 晚上还回家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很生气,脸色很(阴yin)沉,岳梓童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心慌,脑子里忽然再次空白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:好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笑了下,目光从始终没有回头的花夜神(身shen)上,轻飘飘的扫过,抬脚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当李南方的背影,消失在楼梯口后,岳梓童的心,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她忽然看到贺兰扶苏出现后失态的样子,李南方居然毫不在意,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只能说明人家压根不在乎她。

    最起码,表面上是不在乎她,她在看到贺兰扶苏后的真(情qing)流露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态度,就像一个无形的手,在岳总那(娇jiao)嫩的脸蛋上,狠狠抽了一巴掌,仿佛有个声音再喊,小((贱jian)jian)人,这下不装((逼))了吧?

    刚才还特么假装多在乎老子,与花夜神争风吃醋,一口一个未婚夫的,现在怎么不说了呢?

    我说我是你的备胎,你还满脸不高兴的样子,就差赌咒发誓了。

    结果正主一来,你立即把老子忘到爪洼国去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你说的未婚夫妻?

    最可笑的是,贺兰扶苏已经有女朋友了,人家压根就没正眼看过你一眼,你还特么傻((逼))兮兮的呆在这儿,遭白眼。

    ((贱jian)jian),还是不((贱jian)jian)啊——这个声音,震的岳梓童心很疼,也清晰意识到她刚才的表现,有多么的愚蠢,极大击伤了李南方的男人自尊。

    别忘了,他们现在还是未婚夫妻的,他刚帮她搞定了临市那边的项目,更写了遗嘱,一旦他出事后,南方集团80的股份,都将由她来继承。

    无论谁知道这些后,都会说李南方对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可她,又是怎么对待李南方的?

    贺兰扶苏,还在那儿给花夜神解释,他来青山的真正目的,就是要找龙城城好好谈谈,希望能够说服她,别再打压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以往贺兰扶苏那儒雅动听的男低音,岳梓童现在听起来,忽然间是那样的刺耳,还带着浓浓的怜悯之意,让她再也无法忍受,猛地挣开花夜神的手,噌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站起来的动作,让花夜神三人都吃了一惊,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我才不要你的怜悯,不要你来管我的事!

    你最好带着你的女朋友,立即滚出青山,以后都不要再来!

    岳梓童很想用力吼出这些话,嘴巴张开后——却笑了,很正常,优雅的笑,轻声说:贺兰公子,谢谢你能为我着想。不过我觉得,还是不用麻烦你了。因为,我已经拿到了临市那个项目。

    听她喊自己为贺兰公子后,贺兰扶苏眉梢明显抖动了下,接着就是愕然:什么,梓童,你已经说服龙城城,对你高抬贵手了?

    呵呵,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脸面,能让龙城城放我一马。是别人帮忙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笑着摇了摇头,转移了话题:要不要我给新姐打电话,让她来这儿?

    贺兰扶苏也摇头:不用了。等晚上,我会约她出来吃饭的。

    那好,我还有事要做,先走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看了眼腕表,又对花夜神说道:花总,先行一步了。等你有空,我们再聊。

    好,岳总请便。

    再见。

    岳梓童走了几步,却又想到了什么,回头对花夜神说:哦,对了,刚才咱们的击掌盟誓的那件事,已经有结果了。我,输了。

    不等花夜神说什么,岳梓童快步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抓紧追上李南方,给他好好解释下

    她要告诉他,她刚才的真(情qing)流露,只是对美好初恋的告白——她发誓,以后她再见到贺兰扶苏,绝不会这样失态了,一定要相信她,原谅她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原谅她,无论让她怎么着,都行,哪怕是当街给他下跪,连说一万次我错了,我错了!

    穿运动鞋走路,就是轻快方便,岳梓童风一般的吹到了外面街道上,看向了车子。

    车前没有人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人,每秒钟都会有至少两个人,从她那辆黑色轿车前走过,但却没有她最最希望看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连忙向左右看去,来往行人不断,依旧没有李南方。

    你明明说过,你会在下面等我的,怎么可以走了呢?

    原地呆愣片刻,岳梓童脚步沉重的走到车前,开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车子后座,还放着李南方穿过的那(身shen)小西装,还有他的气息,在车厢内萦绕,就仿佛岳梓童只要稍稍一走神,他就会怪叫一声,从某个角落里跳出来,吓她一大跳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不是孙悟空,他当然不会变成一只苍蝇蚊子的,藏在车厢某个角落里,所以岳梓童闭眼苦等了半分钟后,都没谁来吓她一跳。

    第一次,岳梓童觉得自己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还是第一次,她知道她在李南方的心目中,有何等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可她是怎么对待他的呢?

    难道,就因为俩人一个多月前的那次翻脸,因为他这段时间内,都始终藏在金帝会所当鸭子,还是因为,她从来都没把他,当做一回事,只是存了利用他的心?

    应该是后者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有多卑鄙,又做了哪些卑鄙的事,可他真心帮她拿下了临市的项目,在遗嘱内写明她是他大部分财产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拿起手机,慢慢翻着电话簿,找到了李南方的名字,点开。

    嘟,嘟嘟,以往听上去那样单调苦涩的等待音,现在听上去竟然很悦耳。

    岳梓童希望,嘟嘟声能永远响下去,只因这样要比被李南方挂断,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第四声嘟嘟声刚响起,电话通了,李南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:毛事?

    岳梓童就觉得,浑(身shen)的细胞,随着李南方这两个字,全部欢呼雀跃起来,导致她说话的声音,都在发颤:你你现在哪儿?

    在去公司的路上,出租车。

    你,你不是说,要在茶馆下面等我的吗?

    本来是那样想的啊,可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谈完,就决定先走了。

    你去哪个公司了?

    自然是南方集团了。虽说我这当老板的很不称职,但偶尔也会去视察工作进展的。

    刚才在茶馆时,你对对人说,你是开皇集团小车班的司机。

    岳梓童小心的说:所以我觉得,你该去那边上班。

    明天吧,现在半晌不乏的去上班,算迟到呢,还是算旷工?

    那,你晚上,还回家吗?

    岳梓童心里松了口气,又小心的问。

    当然要回家了,我总在外面漂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那好,晚上我等你!

    知道了,就这点小事,还至于专门打电话来问我?移动公司是你家开的,打电话不收费啊,真是个败家的老娘们。

    对开车不断向这边瞅的司机,扬了扬手机,李南方笑道:现在的女人啊,总是把针眼大小的事,看的比天还大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嘿嘿,那是你老婆关心你啊。哥们,你就知足吧,有这样一个嘘寒问暖的老婆。哪像我家里那口子,无论我在外面漂几天,她连个电话都不带打的,丁点家的温暖都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羡慕的看着李南方,问:兄弟,你现在哪儿工作呢?

    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李南方扣掉电话问道:有没有听说过?

    哈,自凡是在青山混的,哪有不知道开皇集团的?

    司机开始显摆,仿佛他与岳总多熟似的:你们老总岳梓童,那可是响当当的英雄,端得是巾帼不让须眉啊。据说,当初她在墨西哥时,为救自己落难的同胞,面对成千上万的武装歹徒,凛然不惧,带头杀了个三进三出。只把那,美洲野人杀的尸横遍野,惨叫连连,没人能挡她三合以上——哦,到了。

    司机说着,正要并车道左拐去开皇集团停车场,李南方说话了:靠右走。

    靠右走?

    司机一楞:你不是去开皇集团吗?

    今天不去。我今天要去南方集团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?没听说过啊。

    停车。

    李南方指着窗外:看到了没有,那就是南方集团,不过还没有挂牌。

    司机明白了:兄弟,你要跳槽?

    有这个想法,但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去口袋里,笑了:哥们,稍等下,我打个电话,忘记带钱了。

    如果你能杜绝跳槽的想法,车费就免了。

    咦,这是为何?

    开皇集团的岳梓童,是我心目中的英雄,是梦中(情qing)人,我不喜欢看到她的员工,舍弃她而离去。

    司机神(情qing)有些激动:当然了,如果你非得给钱,我也会收——

    砰地一声,李南方下车,大力关上了车门,感动的说:哥们,你说服我了。祝你今天路路畅通,财源滚滚。

    在装((逼))没装好的司机,那幽怨的眼神中,李南方大摇大摆的走进公司总部大楼。

    招聘工作,仍然在继续,十几个应聘者正在大厅内排队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李南方进来就向招聘室那边走,不愿意了:嗨,嗨,干嘛呢,有点公德心好不好啊,排队!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,陈大力从旁边跳了出来,叫骂道:草,知道这是谁吗?这是我们南方集团的老板!

    低调,不要吓到别人——你这样子太凶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连连摆手,回头对喝斥他的那哥们笑道:你说的很对,我们公司最需要的,就是具备公德心的员工。你不用面试了,我代表南方集团郑重宣布,你被录取了。

    那哥们立即呆((逼)),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吼了老板一嗓子,不但没被踢出门外,反而被免试录取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来不习惯当着太多人在场时,被谁感谢,因为他很清楚此时抬脚就走,((逼))格就会超高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