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1章 你算哪根葱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贺兰扶苏是昨晚刚到青山的,一个人。

    岳梓童去岳家,为了保护某人宁肯白白送出90股份的行为,深深刺激到了贺兰扶苏,让他的心——很疼。

    更迫切的想知道,那个让岳梓童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保护的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哪怕,他已经丧失了追求岳梓童的资格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无法做到在龙城城为难岳梓童时,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所以他除了要问出那个人是谁,也想以贺兰家第三代领军人物的(身shen)份,与龙城城郑重会晤,希望能说服她,把临市那个项目,让给岳梓童。

    他是瞒着林依婷来的,毕竟他本次来青山,算是帮助‘前女友’解决困难了,不好让现任女友知道。

    可当他刚走出候机大厅,却看到了挎着背包的林依婷,俏生生的站在那儿,满脸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样子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当然能看出她的惊喜是装出来的,得知他要来青山帮前女友后,提前跑来青山等候他了,心中感到很腻歪,不过表面却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本打算,昨晚赶来青山后就去找岳梓童,今天再联系龙城城。

    林依婷的忽然出现,彻底打乱了贺兰扶苏的计划,无法再约会岳梓童,唯有向她坦言本次来青山的目的,并言词恳切的希望,她能理解他帮岳梓童,纯粹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,想拉她一把。

    林依婷很通(情qing)达理,还说要以林家大小姐的(身shen)份,陪他一起去见龙城城,那样效果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她都这样说了,贺兰扶苏除了点头答应之外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昨晚俩人说的好好得,今天一早就去倡廉局找龙城城的,结果今早起来后,林依婷又说先逛街,去买几(身shen)衣服再去办事好了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心中不喜,不过依旧没说什么,耐着(性xing)子陪她去逛街——转了几个小时,却什么也没买,看到这边有个茶馆后又说渴了,要喝茶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贺兰扶苏只好陪着她来到了茶馆,来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被林依婷挽着胳膊,贺兰扶苏刚走上二楼,就听到有人与他打招呼,抬头一看,不认识,笑着问道:你是?

    我叫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南方,在开皇集团小车班工作,以前曾经在公司见到过你。呵,贺兰公子,这么久不见你了,翩翩公子风采依旧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唧唧歪歪的介绍着,伸出了右手:你什么时候来青山的呀,怎么没有通知我们岳总一声,也好去接你。

    听这家伙唧唧歪歪的,当着林依婷的面,一再提起开皇集团,岳梓童,贺兰扶苏心中有多腻歪就别提了,可又不好说什么,唯有伸手与他握了下,笑道:哦,原来是李先生,幸会,幸会。

    就像没眼里价,不知道别人烦他的自来熟,李南方又向林依婷伸出手:这位漂亮的小姐,是贺兰公子的朋友吧?啧啧,可真是漂亮啊,好像天仙那样,都快赶上我们岳总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我快赶上你们岳总了?

    岳梓童比我更漂亮吗?

    你是谁啊你,区区一个小车班的破司机,有什么资格和我握手?

    林依婷心中冷笑,双眸上翻看着天花板,没理李南方伸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这才看出自己不被人待见那样,有些尴尬的缩回手,在衣襟上擦了下,刚要说什么,林依婷说话了:我是扶苏哥哥的女朋友,不是朋友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李南方张嘴叫道,声音很大,把林依婷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后退一个台阶,问:怎么就不可能了?

    李南方大惊小怪的样子:我们岳总,才是贺兰公子的女朋友,你算哪根葱?啊,不对,你怎么会把她取而代之了?

    你!

    林依婷俏脸一冷,正要发怒,却忽然看到贺兰扶苏脸色忽然一变,下意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就看到有两个极品美女,就站在二楼的东南角窗前。

    一个是花夜神,一个却是前两天才去过京华岳家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,一个是苦苦追求贺兰扶苏的,一个是扶苏哥哥苦苦追求的——林依婷都见过一面,并把她们的样子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哈,我就说扶苏哥哥怎么藏着掖着的跑来青山呢,原来你们两个在一起!

    怎么,这是要合起伙来,要与我争抢扶苏哥哥吗?

    幸亏我及时得知扶苏哥哥要来青山的消息,提前赶来,要不然他还真招架不住你们这两个狐狸精的纠缠。

    老天有眼啊。

    林依婷深吸了一口气,抬头看向了贺兰扶苏,笑道:扶苏哥哥,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话,千里有缘来相会。

    她还真冤枉贺兰扶苏了。

    扶苏哥哥做梦也没想到,随意找家茶馆,居然同时看到了岳梓童,花夜神两个人。

    花夜神,什么时候认识岳梓童的?

    她们在这儿见面,又是为了什么等等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现在只关心这些问题,至于李南方,早就被他无视了,人家说的明白,是开皇集团小车班的司机而已,送岳老板来这儿与花夜神见面,也是工作所在。

    很单纯的路人甲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至于他刚才大惊小怪,说林依婷算哪根葱的话,贺兰扶苏也没必要责怪他,这可是老板忠心走狗的正常表现。

    依婷,说什么千里姻缘呢,这家茶馆是你选的吧?

    贺兰扶苏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,很快就调整好了(情qing)绪,微微苦笑,反挽着林依婷的胳膊,缓步走了过去:神姐,梓童,你们也在这儿喝茶呢,真巧。

    你,怎么又出现在我的世界中了?

    望着那张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,想到俩人此前数年的苦恋,最终却被一脚蹬开,近期又遭岳家极力打压——岳梓童倍感委屈,鼻子发酸,眼圈发红,泪水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,真想不顾一切的扑过去,扑在他怀中,放声痛哭一场。

    相比起不善于隐藏内心表(情qing)的岳梓童,花夜神表现的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但这个正常,也只是相比起岳梓童来说罢了,其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她端着茶杯的双手在发抖,眼眸晶晶亮,微笑着柔声说道:是呀,好巧呢。

    这地方,可是我发现的哦。

    林依婷左手挽着贺兰扶苏,右手伸出:神姐,你好。

    你好。

    花夜神伸手,与林依婷轻轻搭了下:坐下,一起喝茶?

    好啊,好啊,还真是渴了呢。

    根本不给贺兰扶苏说话的机会,林依婷挽着他坐在了岳梓童刚才坐着的位置,却没有理睬她。

    在林依婷看来,岳梓童对她的危险程度,要远超花夜神的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花夜神苦追贺兰扶苏那么多年,都没能得手,这就说明扶苏哥哥没有把她当回事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就不同了,她可是扶苏哥哥苦恋多年的心上人,只是碍于某些原因才被迫分手罢了,但两个人的感(情qing)却很深厚,没看到她在见到扶苏哥哥的一刹那,就珠泪涟涟了吗?

    慢说岳梓童现在已经被岳家抛弃,就算她依旧是岳家的千金大小姐,林依婷也不会给她任何的好脸色。

    对(情qing)敌友好,那就是在帮她打击自己,唯有对她像寒冬那样严酷,能给予她多大的打击,就使出多大的力气,最好是一棍子闷死拉倒!

    贺兰扶苏当然能看出林依婷心里是怎么想的,可他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难道当着她的面,来安慰岳梓童,替她擦眼泪?

    决不能意气用事,那样会有损贺兰家与林家的联姻大计,贺兰扶苏只能假装看不见,却偷着给花夜神使了个求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花夜神心中叹息,表面却微笑着站起来,牵起岳梓童的手坐下:岳总,喝茶,快凉了呢。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醒悟过来,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慌忙抬手擦了擦泪水,端起茶杯就喝个,却喝的急了些,呛到了,低头噗的一声,喷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哟,哪儿来的喷雾器啊,喷了我一脚。

    林依婷脸色厌恶的缩回脚,从小包里拿出纸巾,弯腰低头擦她穿着细高跟皮凉鞋的小脚,嘴里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对对不起。

    以往脾气很暴的岳梓童,连忙磕磕巴巴的道歉。

    没事,下次注意点就好了,这是在公众场所,不是在你自己家里,想怎么喷,就怎么喷。瞧,把我扶苏哥哥的鞋子都弄脏了。

    林依婷淡淡地说着,又拿出纸巾开始给贺兰扶苏擦鞋,动作温柔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抿了下嘴角,看向了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她多希望,扶苏能为她说几句话,哪怕是对林依婷微微皱眉,她心里也会感觉好受许多。

    可,贺兰扶苏却看向了花夜神,笑道:神姐,你怎么会来青山呢?

    早就听闻大明湖美景,一直想来看看,却因为工作太忙始终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花夜神在桌下伸手,轻轻捏了下岳梓童的手,随口说:前几天陈副总她们几个提议,我最好是外出走走,散心,就来了。呵呵,很偶然的机会,遇到了岳总——扶苏,你怎么也来了?

    我准备来找龙城城,好好谈谈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稍稍犹豫了下,实话实说:我看看能不能说服她,让开皇集团收购临市那个企业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心中悲苦的岳梓童,顿觉心底腾起一股子暖流,他的心里,还是有我的!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就想到了另外一个人,李南方!

    李南方,已经帮她搞定了临市的项目,刚才她与花夜神俩人,还为争风吃醋,盟誓要正面对掐来着,结果贺兰扶苏的忽然出现,让她们两个,都忽视了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,岳梓童心中一颤,猛地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走,就倚在楼梯扶手上,在她猛回头后,笑道:岳总,我在下面等你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