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60章 没有觉悟的备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本意是男人看到人家妹子长的漂亮后,就想泡。

    花夜神(身shen)为妇女同志,却坦然说出这句话,挑明了是把她自己放在爷们的角度上,要追求李南方这朵小黄花了。

    挑衅。

    这是花夜神对岳梓童红果果的挑衅,摆出车马炮要硬拼的势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别的战场上,无论是战场还是商场,岳总在自不如人时,应该会忍让求得保全,可在(情qing)场上,她如果再退让,输的一塌糊涂,那她就彻底废了。

    连自己男人都护不住,活着还有个(屁pi)的意思?

    砰地一声,岳梓童拍案而起,双眸微闭,(身shen)子前倾,以居高临下的态度狠狠盯着花夜神,森声说道:花总,别以为我会敬你(身shen)份不一般,就会怕你,乖乖把男朋友让给你。

    花夜神却端着茶杯,慢条斯理的说道:岳总,在这件事上,我是不会利用(身shen)份来强压你的。我可以承诺,我会站在与你一般的高度上,来与你公平竞争,胜者为王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点头,追促道:这可是你说的,希望你能说话算话,别反悔!

    岳总,我花夜神又岂是说话不算数的人?

    击掌为誓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笑着,抬起白生生的小手。

    花夜神毫无惧意,抬手与她轻轻拍了三下:盟约成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,你就是我的(情qing)敌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对能给搞定李南方,还是有很大信心的,无声地笑道:我只希望,花总输了后,不要哭的太惨。

    呵呵,还不一定是谁哭呢。

    花夜神也呵呵轻笑,比白瓷更白更细腻的小手中,茶杯缓缓转动着。

    我靠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不和谐的声音,从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岳梓童,花夜神同时向那边看去,才发现茶馆二楼的客人,都满脸羡慕,嫉妒惊诧神色的,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岳梓童刚才又拍桌子,又放狠话的,早就引起了别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大家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在看到她们击掌盟誓后,才搞清楚这两个极品美女,竟然在争抢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就握了个草了,就窝在靠窗沙发里的那个家伙,有什么资格,能让两个极品美女争抢啊?

    瞧他那衰样,既没有楚霸王那种勇冠天下的魁梧霸气,也没有棒子小生的(奶nai)油嘴脸,充其量勉强算个小白脸而已。

    就他这条件,能获得其中一个美女的青睐,就已经是祖坟上诈尸了——何德何能,却让两个美女为他挣破头呢?

    天理,何在?

    老天爷,莫非瞎了眼?

    就在忍不住说出我靠的哥们,心中悲愤的想到这儿时,岳梓童冷喝问:你靠什么呢?想死的话吭一声,我会为你提供至少十八种以上的无痛死亡法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说话,脸色平静,看人的目光也很淡然,不过长久以来养成的强大上位气息,却让围观者感受到了压力,潮水般澎湃而来,没谁敢与她对视哪怕一秒钟,甚至有两个人在被她眸光扫过后,赶紧站起来,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受那两个人的影响,其他客人也纷纷站起来,垂首掩面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咦,怎么都走了呢?

    刚好有服务生端着托盘走上来,发现刚才上座率还高达七成的客人们,居然都走了,唯有东南角靠窗那边,还有几个客人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以为是她那句狠话吓走了其他客人,有些得意的冷笑声,款款坐下:都走了,清净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无语。

    脑袋更疼的要命,那是因为他实在搞不懂,事(情qing)怎么会弄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他把花夜神喊过来,是想为岳梓童找一个强大的靠山好不好?

    让龙城城都忌惮的花夜神,有足够资格给岳梓童当靠山了,而且他也坚信,花总是最值得他托付后事的人。

    可好好的,怎么就忽然演变成两个女人为争抢他,要发起对攻了?

    两个女人抢宝贝似的举动,让李南方觉得很有必要,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魅力值了。心中得意那是肯定的,更多的却是怀疑。

    看着岳梓童时,心想,此前,你貌似总是以人渣来称呼我的,现在却把我当宝,不惜要与小花开战。

    看向花夜神时,又想,哥们实在不敢相信,区区一次露水姻缘,就能让你深陷其中,不顾自己的超然(身shen)份,要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,高举小三大旗,不管被世人唾骂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谁能告诉我?

    李南方很清楚,他现在最好是装傻卖呆,扭头向窗外下的街道上看去。

    街道路口上,交警叔叔正在例行检查过往车辆,拦住了一辆墨绿色的吉普车——当李南方的目光,无意中从车后尾上的备胎上扫过后,猛地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唉,备胎就是备胎,哪怕被两个祸国殃民级的美女所争抢,最终成功转正,可也逃脱不了备胎的本(性xing)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道理,刚才的得意顿时化为乌有,只剩下没意思的意兴阑珊,推开茶杯站了起来,看着两个女人淡淡地说:我还忙,有事先走了,你们两个谈完后,别忘了买单。

    什么,你要走?

    在我们为争抢你要打的头破血流时,你却没事人似的要走?

    这,这算什么呀?

    你走了,我们演戏给谁看,把自己当猴耍着玩儿吗?

    岳梓童,花夜神都楞了。

    你站住,不许走!

    岳梓童呆愣下后,抬手抓住了李南方的胳膊。

    花夜神倒是没动手,依旧端着茶杯,故作慢悠悠的品茶状,可傻瓜也能看出,她非常不喜欢李南方这时候撤离。

    有些话吧,我也不愿意挑明了说,那样会显得我很小气,不男人。但我还是要说。

    甩开岳梓童的手,整理了一下衣服,李南方问她:如果贺兰扶苏坐在那边,你还会这样做吗?

    岳梓童的眼角,猛地跳了下。

    花夜神端着茶杯的右手手背上,淡青色的脉络,也忽地高了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问花夜神:神姐,如果你苦追多年的那位先生,忽然给你打电话来说,限你在多久时间内,立即出现在他面前。你还会自降(身shen)份,搞出这么一出闹剧吗?

    花夜神依旧淡然从容的样子,没说话,只是她手背上的脉络,突出的更加清晰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李南方怎么知道,她苦恋某人数年的事。

    她很想问问李南方,他怎么知道这件事,可当着岳梓童的面,肯定不能问。

    我啊,只是你们两个大美女的备胎。

    李南方反手指着自己鼻子,笑嘻嘻的问道:什么叫备胎呢?就是需要时拿来用用,用不着时,高高挂起。大多数备胎,都有备胎该有的觉悟,懂得什么时候该退,该进。但,我没有。

    说实话,守着那么多人被你们两个争抢,我还是很有自豪感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在笑着:可那又怎么样?备胎终究是备胎,我不喜欢。所以呢,还有劳二位,别拿着我一备胎开涮了。没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岳梓童叫道:你要我说多少遍,才肯相信我没有把你当备胎,我是把你当未婚夫来对待了?你难道忘记,我为了护住你,宁肯把公司90的股份,白白送给岳家吗?李南方,你怎么这样混蛋,总是揪着我的过去不放呢?你还算不算是男人啊?

    花夜神也说话了,语气平静:什么样的备胎,价值一个亿?

    李南方笑笑,刚要说什么,脸色忽然一变,看向了楼梯口:咦,贺兰公子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花夜神,岳梓童,齐刷刷的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恰好,有新的客人来二楼消费,看穿着就是个白领,手挽着女朋友刚走上楼梯,忽然看到两个极品美女都看向他,而且眼神很迫切,顿时懵((逼)),要走桃花运了?

    看到来者不是贺兰扶苏后,岳梓童俩人才意识到被李南方骗了,迅速回头,脸色极为不自然,还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看错人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事人似的笑了下,擦着花夜神的双膝,快步走向楼梯口那边。

    他谎称贺兰扶苏来了,就是要看岳梓童的反应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他看到了,他最不想看到的反应,更加心灰意冷,也懒得再解释什么,更不想听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至于花夜神的反应,居然与岳梓童如出一辙,这大大出乎李南方的意料,心中砰然一动,接着就强迫自己不要去那个方向去想。

    如果非得往那边去想,只能伤害他男人的自尊。

    感觉被耍了的岳梓童俩人,都想质问李南方,你凭什么这样忽悠我,很有趣吗,不知道这样做,其实是在践踏你自己的自尊?

    不过,深知上当受骗后,暴露出真实感(情qing)的两个人,都没脸去质问人家。

    你们把李南方当备胎用,就不许备胎耍你们一次了?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俩人心中叹了口气,垂下脑袋,再也没心思去争抢什么了,心思电转的琢磨,以后该怎么与李南方解释。

    岳梓童着急解释,那是因为她发现李南方不一般了,要利用俩人的未婚夫妻关系,来利用他,榨干他(身shen)上最后一滴油水。

    花夜神呢,则是发现了李南方更大的秘密,经过昨晚的试探后,又不敢确定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,所以才急切找机会接近他,为此不惜自降(身shen)份,与岳梓童争风吃醋。

    事(情qing)都做到这一步了,她当然不肯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咦,贺兰公子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就在两个女人垂首喝茶,脑子飞快运转时,楼梯口又传来李南方声音,依旧是以贺兰扶苏来了为借口。

    真当我是傻瓜呢,上过你一次当后,再上第二次!

    岳梓童,花夜神心中冷笑,可还是忍不住的抬头向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然后,她们就真看到了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