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9章 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我不看!我就要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写这么晦气的玩意!

    岳梓童放下遗嘱,再次抓住他手腕,无比认真的样子:李南方,你要坚信,我能保护你的。无论谁想来伤害你,都要先过了我这关再说。

    如果贺兰扶苏要杀我呢?

    问出这个问题后,李南方就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特特么无聊,怎么总是提到贺兰扶苏!

    就因为,岳梓童与他眉来眼去很多年,李南方心中吃味吗?

    男人因此而吃味,只能证明他在(情qing)敌面前没有信心,更证明他已经相当在乎这个女人了,生怕会失去她,才总是不断拿(情qing)敌说事,来提醒她。

    岳梓童呆愣了下,艰难的咽了口口水,缓缓地说:我再说一遍,有我在,谁也别想跳过我,来伤害你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感动——摇了摇头:有些事,你还不知道。也别问,我倒是希望你一辈子都别知道那些事。好了,别提这些了,先看遗嘱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再坚持,放开他拿起了那张纸。

    李先生的文化水平,确实堪忧,除了‘遗嘱’这两个字龙飞,还像回事儿之外,下面那几行字,比屎壳郎爬出来的强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一,我若死,南方集团80的股份,由岳梓童所得,但要把我的尸骸,送到师母那边去。

    二,其它20的股份,分别由林晚晴王德发陈大力三人均摊。

    三,我若死,任何人不许再关注我的死因,更不许追究。

    四,我会在(阴yin)曹地府,为你们祝福的。

    下面,就是李南方的签名,以及年月(日ri)。

    最后这一条,已经完全脱离了遗嘱的范畴,却是李南方写的最认真的一行字。

    你到底,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?

    遗嘱就这点字,岳梓童却看了足足三分钟后,才抬头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说:如果我告诉你,我最近总是梦到要死的征兆,感觉大限将至了,才要安排后事,你相信吗?

    不信。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摇头,说:梦,都是反着的。你在梦里梦到不好的事,但在现实中却是好事。所以,你最好把这玩意烧掉,免得让我看到后就会心烦。

    留着吧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喝了口水:就算你撕了,我还会再写的,找律师走正常流程,去公证处存档。

    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啊!

    岳梓童拍案而起,指着他鼻子,神(情qing)激动的说:怎么就不相信我呢,我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:我还真不怎么相信你。

    岳梓童口结,木立半晌,颓然坐下,却又轻笑了起来:好呀,那我就当真,收起来了。嗯,你最好是今天就被撞死,我当个望门小寡妇,继承你那点可怜的遗产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始犹豫了:要不,你把遗嘱撕了吧。

    晚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笑着,收好那张纸,端起茶杯一饮而尽:你既然这样孝顺我,我再拒绝,老天爷也会反感我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再说话,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。

    他给花夜神打电话已经半个多小时了,云汉酒店距离这边并不是太远,算算时间差不多该来了。

    高跟鞋敲打实木楼梯的清脆响声,从楼梯口那边传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俩人,都抬头向那边看去,就看到一个黑色风衣,头戴黑色礼帽,还戴着个大墨镜,拎着个黑色小包,把自己搞得比黑夜幽灵更像幽灵的女子,从那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女子明明穿了一(身shen)不怎么协调的黑色,看上去让人觉得特别扭,但无论是岳梓童,还是二楼其它茶座上的客人,在看到她后,却都蓦然腾起惊艳的错觉。

    大墨镜覆盖了她小半张脸,依旧能给人惊艳的错觉,只能证明女人(身shen)上,散发着能让人忽略她长相,依旧会觉得她是个女神的气质。

    这种超凡脱俗的气质,让自以为生在唐朝能让杨贵妃自惭形秽的岳总,都有些自惭形秽了——下意识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女人走到李南方这边,摘下了脸上的墨镜,露出了那张端庄迷人的脸,先看了眼岳梓童,才笑着与李南方打招呼:不好意思,路上有些堵车,来晚了吧?

    差不多就是这个点了,咳。

    李南方咳嗽了下,说:坐,都坐下说话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南方的债主?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这样有范?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像她这种高档次的女人,怎么会理睬李南方呢?

    一瞬间,脑海中就浮上这么多疑问的岳梓童,本能的笑了下,坐下。

    花夜神很自然的,与李南方坐在了同一个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坐在一起后,岳总眨了下双眸,心想,好像我才是李人渣的未婚妻,为毛却是你坐在他(身shen)边,与我对视呢?

    来,我为二位简单介绍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指着花夜神,对岳梓童说:岳梓童,这是我朋友,京华七星会所的老板,花夜神。

    心中不满花夜神居然与李南方坐在一起的岳梓童,听他先给自己介绍来者是谁后,郁闷之(情qing)稍减。

    别看是单纯的介绍人,介绍人在给人介绍时的顺序,也是很有说法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先被介绍的人,在被介绍人心目中的地位,比不上后介绍人高。

    但马上,岳梓童就被花夜神这个名字,给震的腾(身shen)而起,(娇jiao)躯一晃,脱口问道:你您就是花夜神?

    岳梓童如此反应,倒不是说她很崇拜花夜神,只因以往听过几次与花夜神有关的传说后,脑海中早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什么她是前明公主转世啊,什么她在华夏横趟也没谁敢管啊,什么各大豪门家族,都给给她几分薄面等等。

    但花夜神到底长什么样子,却是很少有人见过的。

    现在真人忽然出现了岳梓童面前,而且还是李南方的朋友,她能不感到震惊吗?

    对岳梓童的反应,花夜神早就预料到了,跟着她站起来,笑道:是的,我就是花夜神。

    看来是我土鳖了,第一次听到花夜神的名字后,可没什么反应。不过这有什么呀,她现在是哥们儿的女人了——岳梓童的震惊反应,被李南方看在眼里后,多少有些难堪,但很快就得意了起来:哈,先等我介绍完,两位再见礼也不迟。

    不用介绍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主动伸出手,笑道:这位就开皇集团的岳梓童,岳总,也是南方你的女朋友吧?

    对。咳,还真是不用我介绍了。坐,都坐下说话。站着,我头晕。

    李南方讪笑了下,当先坐下,给两个大美女满茶倒水。

    知道我是南方的女朋友就好,哼。

    岳梓童心中轻哼一声,抬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。

    在优秀的女人眼里,像李南方这种因作风问题蹲过监狱的人渣,就是猪,会在他面前始终保持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待理不理的。

    但当有另外一个更优秀的女人,也开始对猪有好感,并成为猪的好朋友后,这个女人就会立即心生警惕,开始怀疑对方与猪结交的目的,猪在她心目中的地位,也会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看哪儿,哪儿顺眼。

    瞧瞧俺家的猪哦,不,是瞧瞧俺家南方,这高鼻子小眼睛的,长得多俊俏啊——你怎么可以坐在她(身shen)边呢,真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趁着花夜神摘下礼帽的机会,飞速给了李南方一个白眼后,岳梓童神色恢复了正常,端起茶杯笑道:花总,早在我上高中时,我就已经久仰你的大名了,只是始终无缘得见。今天,总算是了却了这个心愿。

    岳总你太客气了,我也就是个普通女人,只是以前不怎么(爱ai)出门,才让很多人对我产生了某些误会。

    那花总这次怎么来青山了呢?

    看似随意的瞥了眼李南方,岳梓童开玩笑似的口吻:呵呵,不会是因为我家南方邀请你来做客,你才赏脸驾临青山的吧?

    什么叫我是你家南方啊?

    咱们的关系,有你说的这样亲密吗?

    好像,你家卧室的(床chuang)上,还安着专门对付我的手铐脚镣,你家(床chuang)头柜上,还摆放着与贺兰扶苏拍戏时的婚纱照吧?

    听岳梓童这样说后,李南方心里有些别扭,特么的,都说不提扶苏公子了,怎么老是记不住呢?

    南方,是我唯一的男(性xing)朋友。

    花夜神也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,悠悠说道:如果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个男人,能请我离开京华,而我又欣然前来,那么这个人只能是南方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正在喝茶的李南方,从两大美女的交谈中,听出了火药的味道。

    握了个草,这是什么(情qing)况?

    李南方察觉出不对劲时,岳梓童微微冷笑:请问花总,你与我家南方,认识多久了?

    此前,我们在京华接触过一次。

    就一次?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抬手,摸着李南方的脸蛋,笑吟吟的说:看来,我家南方的脸很大啊。与传说中的花总只接触一次,就成了可以交心的朋友。啧啧,这份(爱ai)(情qing)——哦,是这份友(情qing),真是让人羡慕的不行。

    明显感觉不对劲,开始怀疑自己脑子进水了,才安排两大美女见面的李南方,抬手推开岳梓童的手时,就听花夜神回答:相信岳总应该听说过这样一句话,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。

    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的典故,成语来源于《狱中上梁王书》,是指有的人相处到老还是陌生的,有的人停车交谈便一见如故。比喻感(情qing)的厚薄,是不以时间长短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哦?

    岳梓童秀眉一挑,问道: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与我家南方的感(情qing),已经比上我们未婚夫妻两个,并对他有所想法了?

    花夜神端起茶杯,淡淡地说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