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8章 李南方的遗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美人计。

    岳总为得到临市那边的项目,不惜放弃尊严,对李南方使出了美人计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趁机提出要求,说看今天风和(日ri)丽,鸟语花香,不如去酒店开个房间,探讨下生命起源这个伟大的问题,估计她也会在故作扭捏后,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当然了,能有资格让岳总施展美人计的,为谋取大利益甘心陪睡的人,全天下也就李南方一人而已,贺兰扶苏都不行——就算打死她,她也不会对扶苏哥哥用这招的。

    咦,怎么又提到扶苏哥哥了,好像很多人都讨厌他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不介意趁机多吃点豆腐,可他绝不会提出去酒店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如果真那样提了,那是对他自己的羞辱。

    好了,少来这个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拉开人家拉链,钻进人家怀里用嘴咬了半天的李总,在岳总昂着下巴闭着眼,半张着小嘴双腮潮红发出轻轻鼻音时,抬起头,满脸正气凛然的样子:岳梓童,你也太小看我了。真以为,我没碰过女人吗?

    靠,你刚才怎么不说?

    岳总有些急,伸手把运动衣拉链拉上,瞪眼发脾气:反正你已经占过我便宜了,事(情qing)就这样定了,你七我三,不得反驳!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:不行。

    怎么就不行了?

    岳梓童真烦了,抬手掐住了他脖子,语气森冷地问:你再给本小姨说半个不字,试着看!

    不行,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好,算你狠!

    岳梓童把合同狠狠砸在他(身shen)上,爬在他(身shen)上推开副驾驶那边的门:滚,你给我滚下去!以后,别再对任何人说,咱们两个认识。我特么的瞎了眼,才会为你——

    你占全部的股份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的小嘴,立即变成了o型。

    我不染指那边的项目,随便你怎么折腾,都和我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:不过,你也得答应我几个条件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说话,伸手来摸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怀疑李南方脑子发烧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发烧,他怎么可能会把辛辛苦苦拿到手的项目,白白送给她?

    我没发烧,我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岳总的眼圈,开始慢慢发红,低声说:难道,你(爱ai)我(爱ai)到这种地步了么?

    唉,别演戏了,没意思。

    李南方谈了口气,把故作小鸟依人状,要慢慢要靠在他怀里的岳梓童,推了出去:开车。找个挨着打印室近便的地方,我和你说说你必须答应我的几个条件。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(情qing)绪不怎么对劲后,岳梓童也不敢再表现了,顺从的点了点头,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备胎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这个字眼后,李南方从中醒悟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其中就包括商场上的。

    是,他立志要把南方集团发展成国际知名企业,关键是他得有那个本事啊。

    慢说临市那家规模要比南方集团大若干倍的企业了,仅仅是打理当前,他就忙的脑子一塌糊涂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手下能用的人才,除了老周凡主任与董世雄外,他还有谁能指望?

    老王,陈大力,对他的忠心不用怀疑,但能力欠佳啊。

    特么的,说他们能力欠佳是好听的,他们两个就是俩二百,让他们吹个牛((逼))保管没问题,可要想在如战场的商场上,能像喝酒把妹那样游刃有余——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仅仅是南方集团,就让李总忙不过来了,再加上临市那边,他非得累死。

    他开公司,是挣钱,是要做一番事业的,不是要累死的。

    有多大的荷叶,就包多大的粽子,想一口就吃个胖子的人,基本上都撑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呢,就算李南方无比渴望,能把临市那个项目收入囊中,可也得恒量下自己的胃口。

    与其在没有任何把握下,四处扩张地盘,倒不如专心经营自己这一亩三分地,等手下兵多将广时,再四处征讨,也不晚。

    关键问题是,他已经看出岳梓童是怎么想的了,承认与她合伙,那无异于与虎谋皮,早晚会被她给吞的骨头都不剩下一根,到时候南方集团也会成为开皇集团的子公司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铁定会翻脸,又不能用江湖手段来对付她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昨晚那个鬼女人的出现,敲响了李南方生命的警钟,指不定哪天,鬼女人就会再次出现,收走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他如果挂了,什么南方集团啊,什么临市的项目啊,都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,只能被龙城城之流,给毫不客气的吞下去,他小姨却一点汤也捞不着喝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李南方心中,岳梓童再怎么不被他待见,也比龙城城之流要重要许多,毕竟她是师母看好的小妹,为了帮他,更不惜把开皇集团白白送给岳家。

    籍于上述等原因,李南方才决定彻底放弃临市那边,送给岳梓童一个天大的好处,最起码刚才就得到回报了,趴在人家怀里大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谁给你买的衣服?

    车子停在一个茶楼面前时,岳梓童才注意到李南方穿的衣服,不再是她那(身shen)可笑的小西装了,西装革履很是人模狗样儿。

    掏钱请人买的。我可没脸穿成那样,四处招摇。你的衣服在纸袋里。

    抬手指了下后座,又看了眼岳总踩着刹车的小脚丫,李南方推门下车:我去茶馆等你,你去买些纸笔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是你去?

    岳梓童拿过纸袋,穿上拖鞋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反问:你确定,让我去跑腿?

    啊,不确定。嘻嘻,我去,我去就好了。李大爷,您先楼上请。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嬉皮笑脸的,抬手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茶馆在二楼,下面是个小超市,旁边就是打印室,很方便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找了个临窗的座位,李南方拿出电话,拨通了花夜神的手机。

    简单寒暄过后,李南方直接说出了他昨晚借钱的用途,以及他现在想把临市那边的项目,无偿转让给岳梓童的事了。

    最后,他才说:如果你不同意,那我——

    花夜神这才有机会说话,声音依旧是那样好听,满满地都是贤妻良母气息,哪像岳梓童,反复无常的让人心烦:你都已经做了,何必再反悔呢?

    我是担心你会我对我有意见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中指曲起,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:我想请你过来,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见岳梓童吗?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好,把你的所在地地点告诉我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有丝毫的犹豫,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你不问问我,为什么要让你见她吗?

    花夜神轻笑:呵呵,我问,与不问,关系大吗?

    李南方也笑了笑,不再继续聊这个话题,把所在地的地址,说给了她听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决定让花夜神过来,一来是要和人说明白,他为什么要把临市那边的项目让出去;二来呢,则是希望给岳梓童找个靠山。

    龙城城在看到花夜神的支票后,眼底闪过的那一抹深深的忌惮,并没有逃过李南方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个连龙城城都忌惮的女人,足够有资格给岳梓童当靠山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他这是在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不是觉得,就是在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昨晚鬼女人的出现,让他第一次在现实中感受到了恐惧,意识到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,那么就该趁着还安然无恙时,把后事安排好,到时候就算死——也能死的瞑目些。

    服务生已经把点好的茶水送来了,岳梓童才从楼梯口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去买鞋子了,穿着小拖鞋,岳总实在没脸来茶馆喝茶的。

    咦,还有谁要来?

    坐在李南方(身shen)边沙发,把纸笔放在桌子上后,岳梓童才发现有三个茶杯,秀眉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我的债主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起纸笔,指了指旁边的卡座:你先过去,我写点东西。你在坐在我(身shen)边,会影响我思维的。

    我不说话,还不行?

    岳梓童问:你的债主——就是借给你钱的那个人?

    李南方又指了指旁边:想要临市那边的项目转让合同,就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故作神秘。

    岳梓童故作不屑的耸耸肩,走到了旁边,却斜着眼的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只是李南方拿手捂着纸,她眼神再好,也看不到他在写什么,失望的撇了撇嘴,拿出手机,要给谁打电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头也不抬的说:最好是关机,别干扰我,要不我会改变主意的。

    什么呀,真是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可不敢对他发脾气,生怕到嘴的鸭子再飞了,唯有乖乖的关机,无聊的拿手托着下巴,眼眸来回的转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李南方总算写完了他要写的东西,其间修改了三遍,尤其是拿笔的样子,恨不得让岳总拧着他耳朵质问,你有没有读过书啊?

    李南方对她勾勾手指,示意她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把我当什么来对待呢,你让我过去,我就过去吗?

    好吧,看在你一番孝心的份上,我就不和你计较这些了,等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心中愤愤的岳总,表面却是很乖巧的样子,轻移莲步,款款走过来,却是坐在了李南方对过,眸光不屑的拿起了那张纸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纸上打头的那两个字后,岳梓童全(身shen)却猛地打了个寒战,霍然抬头,嘎声问道:遗嘱!?

    李南方端起茶杯,悠然喝了口问道:我写的字,是不是很飘逸,洒脱啊?

    为什么,要写遗嘱?

    岳梓童来不及与他斗嘴,一把抓住他胳膊,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可能早就该写了,只是以前没想到。

    李南方挣开她的手,说:先看完再说吧,哪儿不符合遗嘱流程,欢迎提出意见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