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7章 现在你可以打搅我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备胎。

    走出倡廉局办公楼大厅时,李南方脑海中忽然浮上了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备胎,本来专指用来预防车子轮胎坏了后的轮胎,现在却演变成了男人,或者女人因追求自己所(爱ai)的人失败后,用来抚平心理创伤的替补队员。

    每一个备胎男人,都有一段不想对人说起的悲伤史——这就好比花同样的钱,买到的东西,却是别人用过嫌弃不要了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来都没给人当备胎的觉悟,想要,就要最好的,无论是东西,还是女人。

    但偏偏,老天爷再让他总是遇到贵人时,却又安排他不断在扮演备胎的角色。

    他是岳梓童的备胎——岳阿姨喜欢的男人是贺兰扶苏,现在肯定也是这样。只是被人踹了后,才觉出他的好,主动放下高贵的(身shen)价,来接纳他。

    他是龙城城的备胎,如果她不是被岳清科所伤,依着她的(身shen)份地位,她怎么可能会去金帝会所,会怀上李南方的孩子?

    现在,他又成了花夜神的备胎。

    花夜神追求某个出色男人好多年,始终被婉拒,这才在一怒之下放纵自己,在很偶然的机会,委(身shen)于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花夜神之所以对他这样好,很大程度上就是把他当做备胎,把对那个男人的感(情qing),都送给了他,假想他就是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那个男人,露出要接纳花夜神的意思,她铁定会立即飞踹李南方,(乳ru)燕投林般扑进那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就像贺兰扶苏这时候来青山找岳梓童,与她重归于好,李南方肯定他小姨欢喜的做梦都在歌唱,早就忘记她的小乖外甥是何许人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所有拥有备胎的女人,都是最出色的,像那些歪瓜裂枣的,能有男人要就不错了,哪有什么资格去配置备胎?

    备胎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倡廉局大院中间,无声的笑着抬头,看向了旁边一辆suv汽车,后面挂着的那个备胎上,画着个小丑的漫画,正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让他觉得受到了嘲笑,忍不住走过去,弯腰伸手去拿军刺,要把这备胎给一刺捅个窟窿。

    有骨气的,宁肯(身shen)败名裂的去死,也比当个备胎要好许多。

    滴滴,一声轻轻的喇叭声,从大院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是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阿姨不要命般的驾车赶来倡廉局,总算赶在了龙城城前面,总算是长长松了口气,刚扣掉贺兰小新的电话没多久,交警部门的电话就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岳总这一路飞驰中,总共直接简介引发了十四起交通事故,逆行三次,闯红灯五次,至于压了实线等小错误,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幸好,并没有谁因她而受伤,这也算是老天爷照顾她了。

    交警部门也很照顾她。

    换做是别人,早就警车呼啸,数名荷枪实弹的警员喝令她双手抱头,爬在车头上,撅起(屁pi)股——胆敢违抗,别怪哥们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英雄的名头,总算是起到它该有的作用了,市局张局座亲自打来了电话,听完她说有十万火急大事的解释后,委婉的问她,能不能补偿被她殃及的车主损失?

    只要能拿下临市的厂子,别说是让岳总包赔损失了,就算给十几个车主全部换新车,她也是心甘(情qing)愿啊。

    担心警车会追来倡廉局,引起龙城城的注意,继而坏了收购大事,岳梓童把车子开了出去,躲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在张局的以权谋私下,岳总成功逃避了该有的惩罚,刚搞定这件事,就看到李南方走出来了,却停在了一辆suv车前,很感兴趣的样子,弯腰低头看车子排量。

    靠,墨迹个甚呢?喜欢这种车子,给本小姨张嘴就好,干嘛垂涎别人的?

    小外甥那没见过世面的表现,让岳阿姨觉得颜面无光,连忙摁了下喇叭,催促他赶紧滚过来,先说正事。

    她可不知道,李南方当时的真实想法,不过却也提醒了他,擅自破坏他人财物,是一种没素质的违法行为,与他当前的老板形象很不符合的。

    唯有放弃,对车子吐了口口水后。

    快,快上车。关门,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其它!

    催促李南方赶紧上车后,岳梓童立即启动车子,快速前行。

    拐过前面的路口后,她才把车贴边,急不可耐的问道:搞定了没有?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拿出一颗烟叼在嘴上,落下车窗,扭头看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心,一沉:怎么,她她发现是我掺杂其中了?咱们来晚了,还是说话不算话,不给你办理了?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急了,侧(身shen)伸手搂住他脖子,掰着他脑袋,迫使他回头:摇头毛意思呢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倒是给我说话啊。

    备胎。

    备胎?什么备胎?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看着她眼睛,李南方问:在你心里,我就是你被贺兰扶苏甩掉后的备胎吧?

    岳梓童脸色大变,冷声问道: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看着前方说道:忽然间,我觉得自己是个备胎。除非别的轮胎出事了,我才会被人想起,拿来用上。

    松开搂住他脖子的手,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:李南方,有什么就明说,别再拐弯抹角的了,没意思。

    没什么意思,就是我不习惯,更不想当备胎。

    尼玛的备胎!

    岳梓童怒了,抬手在方向盘上猛地拍了下,骂道:你特么人头猪脑子啊你?如果我只是把你当备胎,我会去京华为你——哈,呵呵,不错,你在我心里,就是个备胎。用得着就拿来用用。用不着呢,就高高挂起。

    骨子里的倔强,又促使岳梓童开始说言不由衷的话了。

    这次李南方却没生气,只因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聊,就算别人把他当备胎,那又怎么样,反正他从没像备胎那样,拿(热re)脸去贴谁的冷(屁pi)股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他是个备胎,也是高质量的备胎啊,无论是岳梓童,还是龙城城,花夜神,都是最出色的女人,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,哭着喊着的给她们当备胎呢。

    你别生气,我就是忽然间有感而发,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扔在了方向盘上:喏,合同已经签了,你再仔细看看呢,我看不懂。

    以后不许说这些莫名其妙的(屁pi)话,来惹我老人家生气。

    岳梓童眼睛登时亮起,所有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,用抢的速度,把信封拿起来,打开,仔细浏览合同上的条条杠杠。

    越看,岳总就越生气。

    还有要泪流满面的冲动,你妹,新姐去临市洽谈收购事宜时,也没得到这么优惠的待遇啊,一个亿?哈,一个亿看起来很多,其实却与明抢没什么两样啊,那边仅仅固定资产,就价值二点五个亿之上!

    龙城城这个((贱jian)jian)人,凭什么能把收购价压的这样低,随便送给一个人,也不给我开皇集团呢?

    但总算是老天爷有眼,水流百遭终归大海,还是落在我手里了!

    哈,哈哈。

    就在岳总内心纵声狂笑时,李南方说话了:是不是想笑?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那就笑吧。该笑不笑,就像有(屁pi)憋着不放那样,会损坏(身shen)体健康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升上车窗,刚打开cd,岳总银铃般的(娇jiao)笑声,就冲天而起,还用力拍打方向盘:龙城城啊龙城城,你做梦也没想到,被你刻意打压的我,还是拿到了那边的项目吧?哈,哈哈,老天有眼啊,这还真是老天有眼!

    哎,打搅一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拍了拍她胳膊。

    走开,让我再笑会儿!哈,哈哈。

    岳总打开李南方的手,仰着修长白嫩的脖子,狂笑了足足半分钟后,才兴犹未尽的抬手擦了擦眼角,问李南方:现在,你可以打搅我了。

    用手里的烟卷,点了点合同,李南方提醒她说:这份合约上,签写的是我的名字。白纸黑字,临市那个项目是我的产业。所以我有些纳闷,你得意的笑个啥意思?

    狂笑过后的笑容,一下子僵在岳总那张花儿般的脸上。

    人家李南方说的没错,合同上签字人的名字是他,是他所代表的南方集团,不是她岳梓童,不是开皇集团,她得意个什么呢?

    人家只是给她看看收购合同,又没说把那边的项目,让给她来经营。

    她好像是狗咬人气球,空欢喜吧?

    醒悟过来后,岳梓童腾地一声,把合同紧紧抱在怀里:怎么,你敢耍我?别忘了,咱们事前可是协商好的,要携手来经营那边的。至于股份,也早就商量好了的,我三你七。

    你七,我三?岳梓童,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句话的?

    你四,我六也行!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五五分成,总可以了吧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好吧,你六,我四!不能再少了,要不然我给你翻脸!

    岳梓童心中盘算,哼,就算你占有六成股份,那又怎么样啊,本小姨要想玩死你个商场土鳖,分分秒秒的事儿!

    李南方只是看着她,满脸神秘的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这就过了啊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着脸说道:你不会是想占七成吧?我可警告你,做人不可太贪心了,要不然会遭雷劈的。

    幸好你还知道太贪心了,会遭雷劈。

    李南方关掉音乐,问:我想请问您老人家,在收购那边项目中,出了多少钱,跑了多少关系,就大言不惭的和我提分成,还说我不能太贪心。

    我我——嘻嘻,南方,小乖,乖老公。

    岳梓童再次伸手,把他抱在怀里,让他脑袋埋在两座高山里,用力噌啊噌地:咱俩什么关系呀,还用算得这样清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