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6章 我比蚂蚁强大很多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(身shen)为龙家大小姐,岳家大儿媳的龙城城,在华夏年轻一代中的地位,那是顶儿尖儿的,所以比岳梓童这种不受家族关注的边缘人士,知道很多普通人无法接触的秘密,比方花夜神的真实来历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触犯国家利益,大的原则,华夏各大豪门家族,没有谁不给花夜神面子的,对这一点,龙城城心里很清楚,甚至比她兄弟龙在空,还要清楚。

    慢说李南方今早抢在她上班之前赶来单位,就算他来到中午,只要龙城城还没有找到新的代言人,只要他拿来花夜神亲笔签名的支票,她都得把临市那家厂子卖给李南方,如果还没决定要得罪花夜神的话。

    在龙城城看来,花夜神就是在天上翱翔的凤凰,李南方则是在海底的乌龟,两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,绝对风马牛不相及。

    可他却拿到了花夜神的亲笔签名支票,这让她内心相当的震惊。

    龙城城把震惊掩饰的很好,却没有躲过李南方的眼睛,这厮立即抛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让她自己去想。

    然后,龙局就开始自动脑补了——花夜神也来金帝会所‘((嫖piao)piao)’过李南方,并被他给征服了,所以才会帮他。

    可是,我早就听说过,花夜神苦恋贺兰扶苏很多年了,那她怎么会跑来青山,垂青一个男公关呢?

    这不科学。

    龙城城大脑迅速运转时,秀眉微微皱了起来,脸色也忽(阴yin)忽晴。

    等了她足足三分钟,都没等到她说话的李南方,忍不住问:龙局,这支票有问题吗?

    龙城城缓缓摇头:没问题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道:那,您是不是该帮忙办理收购那边厂子的事了?

    可以。

    龙城城抬头看着李南方,眼神复杂起来:但,你要认真回答我的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您就是想知道,我怎么会拿到这张支票的吧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龙城城坦然道:你刚才让我想象一下,我也想到了,但我依旧不相信。李南方,别再给我打马虎眼,因为我比你更清楚花夜神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就像你这种人,奋斗一辈子,也不一定摸到她的脚后跟,更别说能获得她的垂青了。

    龙局您这样说,我还真有些不(爱ai)听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不悦起来,放下二郎腿,又伸手在胯间摊了下:龙局,我想问你个问题。在咱们认识之前,我在你心里,应该也是这种奋斗一辈子,也够不到你脚后跟的人吧?

    算你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可我并没有怎么奋斗,就够到了你的脚后跟。不但够到了你的脚后跟,而且还骑在了你的(身shen)上,嘿嘿。所以我想听你解释一下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我的(情qing)况,与花夜神的(情qing)况截然不同,我是被婚姻伤害过的。

    对李南方很有下流嫌疑的话,龙城城竟然没有生气,而是认真解释:但花夜神却不同,这些年来,她始终痴(情qing)于一个男人,从没动摇过。

    李南方饶有兴趣的问:那个男人是谁?有我优秀吗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这就是龙城城给李南方的回答,寓意着你算个什么东西啊,也好意思去与花夜神痴(情qing)的那个人相比!

    龙局的鄙视,让李南方觉得很没面子,低声骂了句草,又梗着脖子说:但不管怎么说,我拿到了花夜神的支票。现在,就是龙局您兑现诺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你还没说清楚,你是怎么攀上花夜神这根线的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我去过京华,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花夜神,并相谈甚欢,成为了她的蓝颜知己。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问:我这样解释,龙局您还满意吗?

    龙城城没说话,只是死死盯着他,眸光锐利,仿佛要看透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李南方被她看的有些发毛,讪笑了下低头,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。

    是那种细细的女士香烟,他顺手从岳梓童车里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小文,你进来下。

    龙城城拿起电话,呼叫小秘书。

    很快,小文敲门走了进来,请问龙局有何吩咐。

    看清他的(身shen)高,去帮他买(身shen)衣服,从内到外,从头到脚。

    龙城城指了指李南方,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,交给了小文。

    小文早就看到李南方穿的不伦不类了,如果不是龙局任由他跟在(屁pi)股后面,早就让人把这有伤风化的家伙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好的,我马上去做。

    皱眉扫了李南方几眼,小文拿起银行卡,快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呵呵,又让龙局您破费,李某人甚感惶恐啊。

    人家主动派人给买衣服,李南方怎么着也得表示下感谢。

    龙城城没理他,又从抽屉内拿出一个大信封,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龙城城还是没理他,拿过摆放在案头上的文件,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她倒是很想给京华那边打个电话,探听下花夜神究竟是怎么认识李南方的,不过还是按耐住了。

    龙局与其他女人那样,同样有着强烈的好奇心,可她终究是个官员,远比一般女人更理智,很清楚知道的越多,麻烦就会越多的道理。

    只要不干涉她的利益,她实在没必要非得去探听个明白的。

    接连被她无视后,李南方也没生气,再次挑起二郎腿,打开了信封。

    里面装着的文件资料,全部与收购临市那家企业有关,这是龙城城早在与贺兰小新争抢那边时,就已经做好了的,只需收购者签名,付款,那家企业随时都能易主。

    好多的条条杠杠啊,看得李先生头昏脑胀,开始意识到自己真不是经商的料,区区几十个页合同资料,都没耐心看下去,每翻一页,都会在心中叹口气,唉,你大爷的,这是天书吗?

    半小时后,拎着好几个纸袋的小文,敲响了龙局办公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她随便找了个男装专卖店,按照龙局的吩咐,给李南方里里外外买了一(身shen)行头。

    等小文出去后,龙局抬手指了指(套tao)间,示意他进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你这小秘书很抠门啊,要不就是看我不顺眼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走出来时,已经是西装革履了,挽起衬衣袖子抱怨道:又不是花她的钱,怎么就不给买一(身shen)国际品牌呢?那样,也显得哥们上档次啊。正所谓人靠衣裳,马靠——

    龙城城把签字笔一扔,打断了他的唧唧歪歪:不愿意穿,那就脱下来。

    愿意,怎么就不愿意了啊?这可是您送我的。虽说没花几个钱,但古人云,礼轻(情qing)意重,我自然要欣然笑纳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知道吗,你就是个流氓。

    希望你能好好教育咱们没出世的儿子,让他千万别学他老爸,给我丢脸。

    如果没意见,那就把字签了吧。

    没意见,我哪儿会有意见呢?龙局,您这都亲自出马了,那边就不能给打个八折?

    看到龙城城脸色冷下来后,李南方不敢再贫嘴了,真怕会惹恼了这女人,到嘴的鸭子再飞了,那他小姨还不得把他的皮给扒了?

    在龙城城的指导下,李南方在多份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。

    光签名,他就签了好几分钟,手腕子累得都酸了,暗中感慨写字,可比拿刀子捅人累多了。

    一份备案,这份我会派人送去临市,你自己保管一份。

    龙城城拿出一份合同,单独装起来推在李南方面前,淡淡地说:至于接管那边的合同,你找临市相关部门负责人,他们会帮你办理的,我会提前打电话通知他们。

    多谢龙局。

    没必要谢我的,只能说你运气相当好。

    那是,我这人一无是处,就是运气好。从出生开始,就总是遇到贵人提携,命好的让我自己都觉得,老天爷太偏心了。

    笑呵呵的收起合同,李南方问:龙局,还有事没有?如果没什么吩咐,那我就不打搅您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挥挥手,示意他可以滚粗了,拿过一份文件,开始埋头工作。

    城城,你在(床chuang)上时,对我可不是这般冷冰冰,让人家心寒的——差一点,李南方就嘴((贱jian)jian)说出这句话,幸好及时咽了下去,拎起装有替换下来的衣服的纸袋,啪地打了个响指,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伸手刚要开门,龙城城的声音,从背后响起:不要到处显摆,是花夜神帮你筹资的。最好呢,不要对其他任何人说,你认识她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问:为什么?

    看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,我才多嘴和你说这些的。

    龙城城抬起头,摘下平面防辐(射she)眼镜,看着他沉默片刻,才低声说:据我所知,在过去的数年中,花夜神始终在苦恋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,会苦恋一个男人?

    李南方双眼微微眯起,问:那个男人是谁?

    龙城城这样回答:他要弄死你,比踩死一只蚂蚁,还要更简单。

    某某要弄死你,比踩死一只蚂蚁,还要简单这句话,李南方近期听了很多遍,耳朵里都听出茧子来了,也是最反感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可那个男人,却始终在拒绝她。

    但这不代表着,他在得知你与花夜神的关系后,还会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龙城城再说话时,语气温柔了些:你是男人,应该知道男人都有自私的臭毛病。因为种种原因,他必须婉拒花夜神是一回事。但你敢与花夜神走得近,就会触动他男人的尊严,继而不利于你,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不能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吗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龙城城摇头:不要再问了,我怕告诉你后,你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了。

    谢谢你的关心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门,走出去时又说道:其实,我比蚂蚁强大很多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