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5章 他穿的很具南韩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任何年代,世界上总是会有一种自找苦吃的人。

    唐局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本来,平时就骄横惯了的龙局,在意识到交通小摩擦的责任在自己后,为避免没必要的麻烦,也就不想再和他计较什么,放他一马了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唐局还得寸进尺了,要讨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龙城城平光眼镜下的秀眉一皱,回头看着他:那你想怎么样?

    简单,修车,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唐局指了指车头,又指了指被龙城城小皮鞋踹在车门上的凹痕,鼻孔朝天的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为唐局修车可以,毕竟错在龙局,而且她也不在乎那点小钱。

    可赔礼道歉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哈,开玩笑呢吧?

    别说是在青山了,就算是在京华,在明珠那种国际大都市内,龙局也是横趟的角色,撞了别人,别人没死,是那是别人的福气——道歉?

    呵呵,对不起,龙局从来不知道道歉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看了眼奥迪车的车牌,龙局问唐局:你确定,你要让我道歉?

    唐局没有马上回答,先拿出香烟叼上一颗,吐了个眼圈后,才慢悠悠的回答:还有,要拿钱去修车。

    拿钱修车,对于龙局来说,真心不算事。

    她只是再次问道:你确定,你要让我道歉?

    你耳朵聋了吗?还是听不懂汉语!

    唐局生气了,看这小娘们很嚣张啊,应该是家里有点小背景,才敢无视他开的车子,是什么牌子的车,又是挂着什么样的车牌。

    是,唐局承认,园林局在多个机关单位序列中,远远比不上警局工商税务国土等部门,算是标准的清水衙门,可他终究是一正印老大,下辖美女无数,看上哪个,哪个就没有跑——

    有些跑题,仿佛与眼前这(娇jiao)俏小少妇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但唐局最大的本事,就是能上这种与他没有任何直属关系的小少妇!

    本来在看到她第一眼后,唐局心中就蠢蠢(欲yu)动,琢磨该怎么找个借口,打探小少妇的来历,继而施展他老道的手段,通过各单位好朋友的压力,迫使她乖乖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呢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骄傲,为唐局创造了好机会,岂肯就此放过?

    不等龙城城回答什么,唐局拿出手机,威严的低声喝问:你是哪个单位的,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龙城城冷笑了声,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没说话。

    你等着。真以为不说,我就不知道你是谁了?

    唐局抬手点了点她,看清小红车的车牌后,拨打了个电话,打着哈哈的说:哈,王老弟,我是园林局的老唐啊,有个事麻烦你了,帮我查一辆车的主人是谁。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就是那辆车撞了我车子,还敢对我耍横,死活不道歉,也不说她是谁——好,好,我等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行人已经围了上来,其中就有龙局的秘书小文。

    小文刚要走过来问问怎么回事,龙局却向她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用管。

    被人围观,唐局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他是本次交通事故的受害者,只要按正常程序来处理这件事,没必要有所顾忌的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唐局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哈哈,王老弟,你的动作还蛮快的嘛。那辆车的主人是谁——是谁!?

    哈哈笑着的唐局,听那边的王老弟说了些什么后,立即像见了鬼那样,再看向龙城城时的眼神,丁点暧昧的意思都没有了,唯有恐惧。

    倡廉局的龙局!

    王老弟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,这辆小红车的车主,就是让青山官员提起来,都会胆战心惊的倡廉局局座,龙城城的座驾。

    青山倡廉局,那是个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别看级别架构不高,可要想办唐局,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别说是园林局了,就是数大直属部门排名第一的市局局座,在龙局面前也得乖乖的,陪着小心伺候着,以免被找茬,查个底掉。

    自凡是当官的,排成队隔一个抓一个,只有漏网的,没有冤枉的——这句话,确实虚了太多,但毫无疑问,所有官员或多或少的都犯过错误,倡廉局只要想办你,不管是经济上,还是作风上,保险没跑。

    更何况,唐局的(屁pi)股上本来就不干净呢?

    哎哟我的个娘啊,我今天这是犯了什么混,居然招惹到这个女魔头了?

    感觉头皮都在发麻的唐局,脸色灰白,(身shen)子踉跄了下,想到龙局进驻青山后,那些被请到某处喝茶的同僚了,很想很想咧嘴笑几声,说龙局啊,这是误会。

    但他的努力,却是白费的,嘴巴动了好几下,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园林局的唐局,呵呵,久仰久仰大名啊。说起来,我还要感谢你,你能把大本营让给我们倡廉局呢。谢谢,在这儿我先说声谢了。

    不不用——

    唐局哆嗦着刚说出这三个字,龙局转(身shen)上车,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唐局马上就瘫坐在路上的不雅举动,龙局是不会管的。

    无论谁瘫坐在公路上,她都管不着,她只管帮犯错官员认识到错误,并改正。

    上班期间的风纪,是衡量一个公务员对工作态度,上不上心的表现,也算归倡廉局管辖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你的衣服可以旧,但绝不能穿那些奇装异服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个大男人,光天化(日ri)下,居然穿着女式白色小西装,脚上趿拉着一双红色小水晶拖鞋,满脸讨好笑容的,从台阶上走过来时,龙局的第一反应,就是把这种人,踢出圣洁的公务员队伍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变态的神经好不好,无论他是哪个部门,无论他是做什么——咦,这小子看着很眼熟啊,好像是孩子他爸哦。

    抢在秘书小文面前,伸手为龙局开了车门,李南方点头哈腰的:龙局,您今天上班好像晚点了哦,我在这儿恭候大驾已经三个多少小时,等的花儿都谢了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搞什么鬼?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李南方穿成这模样后,龙城城就气不打一处来,仿佛自己丢了多大人那样,飞快的看了眼小文,气咻咻的低声喝问:玩变态,很好玩吗?

    好玩什么呀?其实我也不想穿成这样,来玷污龙局您的法眼啊。可您该知道,我是从事何种工作的,早上睁眼想到今天您要在八点之前接见我的事,慌得我穿上衣服就向这边赶。到了后,才发现穿——

    少拿你工作上那些破事,来恶心我。

    龙局还真担心李南方,会当着小文的面,说他是干鸭子的。

    那样小文肯定会纳闷,龙局怎么会认识一个鸭子呢,不会是他们那个什么过吧,慌忙打断他的话,下车快步走向大厅那边。

    龙局,等等我。特么的,这鞋子好特么的别扭哦。

    坐在倡廉局门后大奔车内的岳梓童,看到李南方呱嗒着她的小拖鞋,紧追龙城城的狼狈样子,就觉得特好玩,叼上一颗烟,慢悠悠的自语道:这小混蛋穿我的衣服,还是很具备南韩风度的嘛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光着的小脚丫,岳梓童再也忍不住的咯的一声笑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贺兰小新打来的电话,问她怎么还没有去公司上班?

    岳总很清楚,贺兰副总关心她不去公司的真实目的,就是想仔细问问前晚发生了什么事,再‘威胁’她不许说出去,要不然姐妹友谊的小船,说翻就翻了。

    新姐,稍等啊,我在办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什么大事,能大过你速速赶来公司?

    天机不可泄露也。不过我能肯定,你会大吃一惊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卖了个关子,转移了话题:新姐,问你个事。你对京华七星会所的花夜神,了解多少?

    七星会所的花夜神?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中怵然一惊,稍稍犹豫了下,才回答:朋友吧,以前总是去那边玩。梓童,你怎么会忽然问起她了?

    那,你见过她本人吗?

    岳梓童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早在京华时,岳梓童就听说过花夜神的大名,也曾经去过七星会所几次,但从没来没有见过她本人。

    见过。要不然,我也不会说她是我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不明白岳梓童为什么忽然打听花夜神的贺兰小新,回答的很小心,给自己留下了充分解释任何意外的余地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问:听说,这些年来,她从没有离开过会所,对不对?

    对,她从没有离开过。会所,就是她的家,就是她全部的世界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问:梓童,你怎么会忽然问她了?

    没什么,就是李就是我一个朋友,有幸见到她,并委托她帮了个忙。好了,具体(情qing)况,等我去公司后,再详细和你说。我这边正在做大事,先挂了。

    扣掉电话后,岳梓童秀眉微微皱起,喃喃说道:奇怪,既然花夜神从没有离开过七星会所,李南方又是怎么认识她?而她,又怎么会给慷慨借给他一个亿呢?

    来时的路上,李南方并没有告诉她,他是怎么拿到支票的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在看支票时,看到了花夜神的签名,七星会所的印章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昨晚他在外面把妹——那个女人是谁,就呼之(欲yu)出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如果再不奇怪,那就是真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同样奇怪的,并且吃惊的,还有龙城城。

    拿起李南方放在桌子上的支票,仔细看了足足一分钟,龙城城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进了龙局办公室后,李南方就坐在了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,小红水晶拖鞋在脚尖上,一((荡dang)dang)一((荡dang)dang)的风(骚sao)样子,让人反胃无比。

    关键是裤子太瘦了,尤其是裆部,坐下后,那老大的一团突出,很显眼。

    看了那地方一眼,龙城城放下钞票,淡淡地问:你怎么会有花夜神的支票?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才回答:你自己可以想象一下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