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4章 让我穿女人的衣服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发现,他是光着(身shen)子的,腰间搭了一条毛毯而已。

    昨晚他被人虐的狂喷鲜血时,(胸xiong)前也留下了血渍,现在也没了,(身shen)上散发着清香好闻的沐浴露香味。

    岳梓童虽说神经不正常——不过还是很疼他的,把他就救回来后,给他脱了衣服,为他洗了个澡,才放在(床chuang)上的。

    按说,李老板昨晚样子那么惨,被踹皮球那样的搞得吐血,岳梓童在救下他后,该送他去医院的。

    她没送他去,那是因为当她满心惊惧把他抱回来后,却发现他没事了,就是单纯的昏迷过去,只需好好休息会,醒来后就能复原如初的。

    自凡是干过六年特工的人,这点诊断眼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岳阿姨那双桃花大眼,现在瞪的老大了,吃吃地问:你你有一个亿,在你衣服里?

    李南方心往下一沉:唉,你不会把我衣服扔了,或者洗了吧?

    支票丢了,坏了都没事,只要李南方给花夜神打个电话,让她把那张支票作废就是了。

    关键问题是,李南方无法在八点之前,再从花夜神那儿讨要一个亿,去给找龙城城了。

    龙局说是八点,就是八点,哪怕是过一分钟,李南方才把支票送去,她也会冷着脸的说,孩子他爸,我给你的机会,已经过期了。

    没没扔,也没洗了,还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幸亏岳梓童接连摇头,问道:李南方,你没骗我吧,你真搞到了一个亿?是谁,谁帮你贷款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大吼着,打断了她的话:快去拿。晚了,就来不及了!

    本能的,岳梓童转(身shen)就跑,却因转(身shen)动作过于仓促,地板又光滑,咣当一声滑倒在了地上,疼地她直咧嘴:哎哟!李南方,你别骗我,要不然我饶不了你!

    给我打开手铐,快点!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晃着四肢,把手铐脚镣上的铁环,晃得哗哗直响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没理他,爬起来后索(性xing)踢掉脚上的小拖鞋,赤脚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蠢货,蠢货,真尼玛的蠢,有你后悔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南方恨恨地骂着,用力猛挣着手铐脚镣,盖在(身shen)上的毯子,滑落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他强壮到吓人的那个啥,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来锁李南方的手铐脚镣,肯定是特制的,任由他大力猛顿,都毫无作用,看来她处心积虑用这一招来对付他,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接连猛顿了十数下都没起到任何作用后,李南方只能放弃,重重叹了口气时,却又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在猛用力时,昨晚被鬼女人痛扁过的肋下,居然一点都不疼痛。

    更没有因为他曾经喷过几口鲜血,就出现内伤后才会力不从心的现象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说,老子的(身shen)体素质,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?

    李南方慢慢明白了,不是他(身shen)体素质强大到,能在最短时间内自我修复创伤的地步了,而是鬼女人昨晚只是单纯的痛扁了他一顿,却没有伤到他筋骨,给他留下任何的内伤。

    说白了,人家就是对他手下留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昨晚要想要了他的小命,也是分分秒秒的事。

    恍惚间,李南方又想通了一个道理,那个鬼女人之所以对他手下留(情qing),是因为她不敢确定,他(身shen)体里是不是真藏了一条黑龙。

    包括可怕诡异幻象在内的所有手段,都只是为了乍问他。

    当时李南方没有察觉出来,但他(身shen)躯里的黑龙,却感觉出了,所以才死皮赖脸的就是不出来,任由他像袜子似的被痛扁。

    但这也证明,黑龙确实怕那个鬼女人,从始至终都不敢动一下,反倒是现在,当李南方想通这些后,它苏醒了,嗷嗷叫着腾空飞起,在他四肢百骸中,惬意的飞舞着,庆祝躲过一次劫难的伟大胜利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搞得李老板跨下那条青龙,也攸地暴涨,一颤一颤很了不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岳梓童的狂喜尖叫:靠了,靠了,真有支票,一个亿的支票啊!乖乖,小乖,你简直是我的英雄啊!

    举着支票风一般跑进来的岳梓童,看到她外甥那丑陋的模样后,呆愣了下,脚尖一挑,掉在地上的毛毯盘旋着,落在了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假装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,岳梓童高举着支票欢呼雀跃:快,快起来,我陪你去交钱!你特么的倒是给我起来啊,死皮赖脸的——哦,钥匙,钥匙在哪儿?我找找,我找找。嗨,你看我这脑子进水了吗,怎么就忘记钥匙放哪儿了!

    唏哩哗啦,梳妆台上的那些小抽屉啊,化妆品之类的东西,都被手忙脚乱的岳梓童拨拉到了地上,总算找到了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眼睛亮晶晶的扑过来,直接趴在李南方(身shen)上,岳梓童给他开锁时,还没忘记道歉:对不起啊,南方,小姨我误会你了。我是真心没想到,你能搞到一个亿呀。快跟小姨说说,你从哪儿——还是别说了,赶紧的滚起来,穿衣服!

    我衣服呢?

    时间紧迫,李南方也顾不上对她发脾气了,裹着毯子翻(身shen)坐起,抬手把她推了出去,冷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衣服在院门口的垃圾箱内,我去拿!嗨,瞧瞧我这脑子,还真是进水了,怎么就忘记没有把衣服一起拿来呢?来不及了,马上就要八点了,你先凑合着穿吧!

    唧唧歪歪中,岳梓童扑到大衣柜面前,随便打开一个柜门,拨拉了几下,拿出了一(套tao)白色西装,翻(身shen)扔了过来,嘴里还哟喝着够,够,够。

    够,够个毛啊?

    李南方反手把毛毯掀开,拿起衣服要穿时,才发现是女式小西装。

    不用问了,这是岳梓童才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气得他骂道:特么的,就让我穿这个出门?

    凑合,一切从急,啊,是一切从简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由分说的,拿起衣服就往他(身shen)上穿,嘴里也没闲着的道歉:乖外甥,乖南方,好大哥,好叔叔——你大爷!你穿也得穿,不穿也得穿!

    李南方开始翻白眼,是被气得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这时候不是生气的时候,眼看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,如果再不赶紧跑去找龙城城,那这一切都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唯有裤头都没穿,就穿上了岳梓童的白色小西裤——哪怕岳梓童的(身shen)材高挑,可李南方穿上后,裤脚处也露出了大脚腕子。

    至于光着膀子穿女式大尖领的小西装,那是连扣子都扣不上的,模样要多滑稽,就有多滑稽。

    够,够,够!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来得及找鞋呢,就被够够着的岳梓童,连推带拽的拨拉出了卧室,跑向楼梯。

    草,让我光着脚?

    只要能来得及,光着(屁pi)股,也不是不行!

    岳梓童现在后悔的要死,早知道李人渣搞到一个亿的支票,干嘛还要玩的那么嗨啊?

    早知道会有今天,当初就不该在他搬离后,把给他买的那些衣服都扔掉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还要去垃圾箱内找他的脏衣服,岳梓童张开手,就把他拦腰抱起,向车子那边拖:来不及了,真来不及了,快点,快!

    女人着急啊,发疯时,力气很大哦,岳梓童愣是把李南方抱上了车子,咣地关上车门,踩着水晶塑料小拖鞋,小旋风般的绕过车头,开门跳上驾驶座,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栅栏门还没有全开呢!

    不管了,撞坏了换新的!

    在岳梓童豪迈的叫声中,价格不菲的大奔,硬生生擦着正在徐徐打开的铁栅栏,呼呼地冲了出去,发出一阵金属相摩擦的金鸣声,很刺耳。

    都特么的怪你——

    怪我,都怪我,我该死,我道歉!

    现在晚了,你飞,也不可能在八点之前,飞到倡廉——

    一定能的,一定!你还不相信小姨我的车技吗?啊,别说话来扰乱我的心神了,没看到擦人家车子了吗?

    岳梓童,你——

    乖南方,什么话也别说,让我专心开车——草,前面车子怎么回事呢,好好的就向里并线,找死呢?

    晚了,还有不到十分钟,十几公里——

    不晚,请相信我。龙城城,可能遭遇堵车,或者干脆出车祸了呢?

    岳阿姨说出这句话时,已经来到单位门口不远处的龙城城,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个在临市查案的下属打来的,她弯腰要去拿手机,车子就砰地一声大震。

    她的车子,被后面车子给追尾了。

    交警叔叔一再强调,开车时最好别打电话,以免走神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故。

    龙城城就是不听,结果出事故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匀速行驶的,手机爆响起来时,她在去拿时,本能的减速,却没通知后面车子,结果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龙局很愤怒,电话也不接了,下车走到后面那辆奥迪车前,抬脚踢在了车门上:怎么开车的?

    哟,这小娘们还很横嘛。

    今天司机有事请假,亲自开车去园林局上班的唐局,本来就为前面那辆小破红车忽然减速,搞得他手忙脚乱都没避免追尾就生气呢,却没想到下来个(娇jiao)俏的知(性xing)小少妇,抬脚就踢在了他车门上。

    美女,是你的错好吧?

    唐局下车,眼珠子在龙城城脸上,(胸xiong)膛上来回扫视着,不住冷笑:好端端的正常行驶着,你干嘛要减速呢?呵呵,自己犯错,还敢对我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龙城城一脚踢出去后,也意识到错在自己,而且她现在不是以前了,谁敢眼珠子不老实的扫她一眼,保镖张翰就会扑上去,给他几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哼,下次开车注意点!

    为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,龙局唯有忍了,轻哼一声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等等,就想这样走了?

    唐局双眼一眯,颇有威严的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