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1章 我是来带你回家的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唉,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贤妻良母啊。

    有钱,拿着一个亿都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漂亮,就算站在那儿一动不动,也是女神范儿十足,让男人膜拜。

    关键是懂得体贴男人啊,看出哥们很为难后,就主动提出告辞,就安慰我说,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鬼混——

    咦,她说过这句话来来没?

    反正就是这意思吧,我又不傻。

    唉,同样是女人,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?

    想到‘家里’那个动不动就翻脸,骂人喝酒抽烟还自恋的女孩子,李南方就觉得老天爷对他一点也不公平,干嘛不让他在来青山之前,就认识花夜神呢?

    如果早就认识她,李南方就算拼着让师母责骂,也要把她娶回家的。

    叮叮咚咚,手机第n次爆响起来,这让李南方很烦,接起电话,不等岳梓童说什么,就吼道:草,总是死催什么呢?老子不是告诉你,我在外面泡马子了吗,还催,催,催个(屁pi)!

    骂完之后,李南方扣掉电话,感觉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听到他大骂后,都看过来的客人们,满脸都带着惊诧钦佩的神色后,李南方啪地打了个响指,得意的说道:男人嘛,就该这样霸气些,怎么可能让家里的婆娘缠住,从而丢弃外面精彩的世界?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个被老婆欺负傻了,却不敢反抗的苦((逼)),竟然鼓掌为李南方这番话而喝彩,感染了其他人,跟着瞎拍巴掌。

    见笑,见笑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双手抱拳,满脸受之有愧的样子,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(身shen)穿黑色侍者服的男服务生,满脸激动样子的,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兄弟,你要与我切磋下怎么对付家里的母老虎吗?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和蔼的拍了拍他肩膀,轻声说:今晚不行,我要立即回家,好好收拾她一顿,让她懂得男人在外潇洒,就是为她长脸的简单道理。

    先生,您还没有买单。

    我——靠,你看哥们像那种当着老婆面,就敢出来把妹,喝酒后却不给钱的人吗?拿着,余下的不用找了,当小费!

    先生,不够啊,总共两百一十七块,你还差十七块钱呢。

    尼玛,打折不行吗?连十几块钱都要,这么小气,以后谁还会来你家消费?

    李南方骂骂咧咧走出蓝天酒吧时,花夜神正坐在一辆车上,打电话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她拨打了一个号码,解释了她动用一个亿资金的用途,只因她怀疑那个人,很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,但需要她进一步的确定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联系人,追问她被怀疑者是谁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说,理由很简单,在她没有最终确定那个人时,不想组织插手这件事,以免打乱她的行动计划。

    联系人很不满意她的态度,厉声斥责说,怀疑她以权谋私。

    你(爱ai)怎么想,就怎么想。如果不放心我,完全可以向王后汇报,把我调回去,或者终止本次任务。

    淡淡地说完,不等那边人回复,花夜神就扣掉电话,启动车子,混在了车流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回花园别墅区的一路上,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让他们小两口头疼万分的一个亿,就这样得到了?

    一个亿的支票,可比家里那个动不动就翻脸的臭女人,可(爱ai)许多了,李南方拿出来亲了足足十七八次,还兴犹未尽。

    人在开车,尤其是在开夜车时,最好是全神贯注,以免发生意外事故的道理,很简单,简单到李南方都不怎么在意了,在拐上前往花园别墅区的小公路上后,正在最后一次亲吻支票。

    结果走神了——眼前白影一闪,车头就传来明显撞到人的大震,砰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李南方惊叫一声,本能的猛地跺下刹车。

    疾奔的车头,猛地下沉,紧急制动下的轮胎,与路面急促摩擦,发出了刺耳的吱嘎声时,李南方抬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白影好像放风筝那样,向前飞了出去,吧嗒摔在了地上,翻了个四五个滚后,寂然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竟然撞人了!

    李南方呆懵了片刻,开门下车,快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雪亮的车灯照耀下,李南方能看出那个被撞飞出去,趴伏在地上的人,是个女人,年龄不小的女人,很可能还有某种疾病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头发是花白色的,穿着一(身shen)白色睡衣,脚下却穿着一双黑色运动鞋。

    精神正常的女人,怎么可能在深夜十一点了,还穿着睡衣,运动鞋的来路上瞎逛街呢?

    就算你要逛,你也别挡住李先生的前进道路啊?

    看,都特么的出血了,凶多吉少啊。

    看到有鲜红的颜色,从趴伏的女人头部下面地上缓缓淌出来后,李南方心中沉了下来,苦笑着蹲下来,伸手去扳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杀个把人,对于李南方来说,并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,只要被他认为是该死的,无论死的多惨。

    可这个神经病女人该死吗?

    她只是犯病后穿着睡衣,来路上晃((荡dang)dang),是李南方开车时走神,才酿成了这出惨剧,责任全在他。

    他希望,女人还能被抢救过来。

    只要能救活她,给跪了都行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把她翻过来后,痛苦的闭上了眼睛——女人满脸的鲜血,关键是五官都被撞烂了,左边的眼珠子,也浪((荡dang)dang)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那一下,正好撞在她面门上。

    我特么的真该死!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这样痛骂自己时,被他抱着的女人,忽然抬手,掐向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当那只冰凉的手,碰到李南方下巴时,他才蓦然惊醒,霍然睁眼!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看到女人,居然张大满是鲜血,满是红色牙齿的嘴巴,冲他嗬嗬怪笑起来,掐向他脖子的右手五指,手指甲好像锋利的短刀!

    如果换成一般人,这会儿铁定会以为诈尸了,会直接吓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幸亏李南方不是一般人,察觉出不好后,脑袋迅速后仰——仿佛,有轻微的利刃破空声,擦着他脸颊急划而过,指风刺的皮肤生疼。

    她没有死!

    这也不是诈尸!

    她不是神经病!

    她是故意在这儿等我,算计我的!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李南方就意识到了这些,所有的自责,难过顿时烟消云散,冷笑声中抬手把女人用力抛出去的同时,原地硬生生来了个后空翻。

    无论这个女人是谁,又是为什么装神弄鬼的算计他,李南方都敢肯定她已经死定了!

    原地后空翻,双脚落地,李南方还没有直起腰板来,眼角余光就看到,那个被他大力抛出去的鬼女人,居然怪叫着飞了回来,张开的十指手指甲,在车灯下闪着蓝汪汪的森光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除了在惊马槽下那次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,他还从没有害怕过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竟然怕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能从鬼女人飞扑过来的动作中,看出她出手的速度,比他更快!

    你是谁!?

    李南方来不及躲闪,虎吼声中就地一个翻滚,才刚刚躲开了鬼女人的飞扑。

    我是来带你回家的人。李南方,你从黑暗轮回世界逃出来的时间太久了,现在,是该回去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鬼女人(阴yin)森森的一笑,让李南方顿觉周遭空气的气温,都下降了至少十度。

    但更让他感觉心冷的,则是鬼女人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知道黑暗轮回世界?

    黑暗轮回世界这个词汇,是李南方在梦中才听过的,现实中,他从没听任何人提起过,就像他在醒来后,也没对谁说过那样。

    现在,现实中的这个鬼女人,却说出了他在梦中听过的字眼。

    他能不害怕,不心凉吗?

    放尼玛的狗(屁pi)!什么黑暗轮回世界?老子听不懂!

    李南方暴喝声中,左臂曲起高抬,挡住鬼女人刺下来的右手,右拳狠狠打向了她左肋。

    从刚才鬼女人扑过来的动作中,李南方已经确定人家比他更快了,所以这一拳打出去后,根本没想到会击中她。

    事实呢?

    他这一拳却结结实实打在鬼女人的左肋下,发出砰地闷响。

    一击奏效!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狂喜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这饱含着恐惧的一拳,杀伤力会有多大,绝对能把一棵碗口粗细的木桩,拦腰打断。

    鬼女人再厉害,她的肋骨,会比碗口粗细的木桩更结实吗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——不可能,却偏偏变成了现实的可能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拳打在鬼女人肋下后,明显感受到她的肋骨,已经迅速向里凹去了,她却像没事人那样,再次嗬嗬一声鬼笑:黑龙,你伤不了我的。还是乖乖的,随我回家吧。

    魂飞魄散,是种什么感觉?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切(身shen)体会到了,就是头皮发麻,心脏狂跳几乎从嗓子里蹦出来,全(身shen)血脉瞬间凝固,动手的协调(性xing)丧失,动作变形。

    她,不但说他来自黑暗轮回世界,还叫他黑龙!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,他(身shen)体里,藏着一条黑龙?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这些!?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嘶吼一声中,下巴上重重挨了一肘,(身shen)子倒飞出去,重重撞在了一棵树上,反弹回来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黑龙,随我走吧,黑暗轮回世界的大门,已经为你敞开,是时候回去了,嗬,嗬嗬!

    女人鬼笑着,幽灵般的飘过来,弯腰抓住李南方的后背衣服,把他倒提起来后,抬脚就踢在了他肚子上,声音忽然凄厉起来:出来,出来!

    李南方只感觉肠子都被她给踢断了,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像抓着个稻草人,鬼女人随手一挥,李南方再次撞在了一棵树上,喀嚓一声响中,茶杯粗的柳树被拦腰折断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腰椎,也仿佛断裂,疼地他目呲(欲yu)裂,总算发出一声大吼!

    大吼声中,一道乌光,仿似从地狱中腾起的蛟龙,迅即异常的刺向鬼女人(胸xiong)口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