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50章 出淤泥而不染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你可以随意对待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,就与花夜神刚说的那句,你想让我住多久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以后,他可以把她当朋友,当(情qing)人,当债主,当仇人当陌生人当——无论他把她当什么,都无所谓,随便他怎么对待她,她都不会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这句话,可比你可以把我当你的女人,洒脱多了。

    她借钱给李南方,没有任何的要求,更没有所谓的道德感(情qing)绑架,就是单纯的借钱给他,帮他创业,就像朋友之间没钱花了,借个三五百块,什么时候有钱,什么时候再还那样。

    甚至,都可以不用还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很久,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她,很久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叮铃铃,岳阿姨来电话了,催问他怎么还没有回家,不会是出车祸死在路上了吧,要不要她提前给殡仪馆打电话,准备为他披麻戴孝,大哭我的心肝宝贝儿啊,好端端的,你怎么就死了个鸟的了呢?

    等着,在外面忙正事呢!

    李南方没好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和女人在一起吧?

    岳阿姨的语气,变得一点都不友好了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干脆的回答了个是,扣掉了电话,举起酒杯对花夜神说:我敬你。

    手机又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,这次李南方没管。

    你女朋友?

    花夜神举杯与他轻轻碰了下,问。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怎么给她起这么个名字?

    花夜神看到了手机屏幕上,亮起的来电显示标明小((贱jian)jian)人。

    这名字顺耳,叫着也朗朗上口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次倒是没有撒谎骗人,就像叶小刀每次提起苏雅琪儿来时,总是会喊她小婊砸那样,朗朗上口的很呀,却没有丝毫鄙视,厌恶的意思,就是觉得这外号很形象,好比给两条腿不一样长的人,取名为地不平那样。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花夜神对小((贱jian)jian)人很感兴趣:能和我聊聊她吗?

    你能保密吗?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笑着解释道:我和她的关系,多少有些见不得人。不让别人知道我与她的关系,这也是当初我们约定好的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是龙城城,打死李南方都不敢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信得过我吗?

    信得过,看在这一个亿的份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起支票,小心收了起来:开个玩笑,不过也有八分不是玩笑——她叫岳梓童,青山开皇集团的总裁。如果你平时还算关心时事新闻,那么你就该听说过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岳梓童?

    花夜神明显愣了下:就是前段时间,在墨西哥被蓝旗游击队绑架后,为保护十六个同胞,大展英雄本色的岳梓童吗?

    什么大展英雄本色啊,她就是逞能。

    李南方表面不屑,却没意识到内心还是非常自豪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眸光再次闪动了下,恢复了正常:真没想到,你居然会是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确切的来说,是她未婚夫。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:只是她看不起我,我也看不起她。我们两个人,都不想让人知道,我们是相互讨厌,但碍于某些原因,却不得不在一起的一对儿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她在墨西哥遇险时,你有没有去过那边?

    花夜神垂下眼帘,咬住了吸管。

    李南方犹豫了下,反问道:我能不回答吗?

    前往墨西哥救岳梓童的事儿,李南方真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懂得低调的人,才有可能会活的长久些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他这个反问句,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花夜神了,我去过。

    花夜神不再问了,咬着吸管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误以为,她可能是在琢磨,她想追求他——像李总这样的大好男儿,被出色女人倒追,这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想倒追李南方,要不然也不会借给他一个亿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李南方的未婚妻,只是一般女人,花夜神就算不借钱给他,也能打败那个女人,成功上位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,李南方的未婚妻是岳梓童,一个为了保护同胞,面对数百武装歹徒面无惧色的大英雄——敢问天下,有哪个女人,敢与大英雄抢男人啊?

    这与找死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所以呢,花夜神才默不作声,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。

    追,还是放弃,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她最好是放弃吧,毕竟他与息小姨的(爱ai)(情qing),可是比天高,比海深——不是一个亿,不是花夜神是极品美女,就能让他变成一个负心汉的。

    自恋的李先生,并不知道花夜神在这样想,他的未婚妻,就是扶苏苦苦追求多年未果的岳梓童!

    岳梓童能在墨西哥脱险,扶苏他们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但却不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佐罗在他的事后报告中,说的很清楚,彻底扭转战局的人,是个好像疯魔一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双眼血红,厉声长啸时,犹如恶龙啸空,让人听后,忍不住双股打颤,就是他的忽然出现,让本该十拿九稳获胜的佐罗,损兵折将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佐罗怀疑,那个人就是此前数年活跃在欧美大陆,传说中的黑幽灵。

    可佐罗还说,黑幽灵已经死了,被华夏战机抛下的炸弹,炸成了粉(身shen)碎骨——原来,他没死,只是用金蝉脱壳之计诈死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诈死?

    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谁?

    花夜神心思电转间,不知不觉间喝光了杯中酒,推断的思绪,依旧没停止。

    她又想到了避暑山庄,想到了曲老板临死前,画在信纸上的那个黑龙。

    曲老板的死,与李南方前往避暑山庄有着极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在画出黑龙之前,到底是算出了哪些东西,已经没谁知道了,可也给花夜神留下了线索,那就是开始怀疑李南方,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黑暗凶星!

    能终结存在上千年的某组织的,黑暗凶星。

    大长老说,黑暗凶星来自十八层地狱最下方的黑暗轮回世界,看不清他的来处,更算不到他的归处,他整个人都被一团黑雾所笼罩。

    唯一能确定的,就是他是返老还童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,会是返老还童的?

    花夜神眉梢轻轻抖动一下时,李南方说话了:花夜神,如果你觉得,因为我有未婚妻的缘故,不方便再与我交往,我们可以当普通朋友,不来往了也行。我这就把支票还给你。

    很(肉rou)痛的把支票拿出来,放在了花夜神面前,李南方满眼满心都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我说过,你可以随意的对待我。

    花夜神又把支票推了回来,淡淡地说是:我不会因为你未婚妻,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英雄,就收回我说过的话,送出去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多不好意思呀?

    李南方很虚伪的笑着,赶紧把支票装了起来:这一个亿,我会尽快还你的。还不了呢,就按银行贷款来结算,总不能让你在经济上受损失的。

    好。

    花夜神倒是有可无不可的样子,改变了话题:李南方,你能告诉我,你今年有多大,老家在哪儿,以前是做什么,父母今年贵庚,从事什么职业吗?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回答什么,她又说:你别误会,我并没有盘问你的意思。我就是觉得,我已经接受你的存在了,我好像该有资格,知道这些吧?当然了,你也可以不说。

    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李南方能不说吗?

    再说人家的要求,也不怎么过分啊,一个亿,难道就换不来这些?

    我今年二十四岁,以前在国外混生活——

    说到这儿,李南方犹豫了下,低声说:就是做杀手。根据你的(身shen)份地位,你可能不理解杀手的概念。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是叶小刀那种‘在册’的杀手,也从没有谁,会把黑幽灵归纳与杀手之流,觉得这家伙就是个异类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再向花夜神描述自己的职业时,觉得没什么能比杀手更能形容他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抬起,轻轻揉着自己晶莹的左耳垂:电影里,就经常出现杀手的。

    电影里那些,都是虚的。

    现实里的杀手,不如电影里的厉害吧?

    花夜神的好奇样子,极大满足了李南方的虚荣心:错。像我们这种级别的杀手,要比电影里的杀手厉害多了。你以后想要收拾谁,直接给我打电话,想要他胳膊腿的,对来说就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我可没有要收拾的人。再说,我有保镖呢。

    花夜神微笑着,摇摇头,回归正题:你父母呢?

    我没有父母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上的装((逼))样消失,淡淡地说:我是个弃婴,多亏被一对好心的夫妇收养,才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对不起,我不该问这些问题,请原谅。

    花夜神低声道歉,再次转移话题:那,你怎么会去了金帝会所?

    生活所迫是一方面,关键是创业需要用钱啊。而男公关,又是来钱较快的一门职业。不过你放心,我是出淤泥而不染,已经辞职了。

    李先生唏嘘不已的,诉说他的出淤泥而不染公关经历时,却不知道花夜神正在心中飞快盘算,他今年才二十四岁,是个被人收养的弃婴,不是返老还童的八十老翁——难道,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?

    可曲老板,为什么要在临死前画那个黑龙头呢?

    看来,我必须亲手试探一下,才能确定。

    花夜神想到这儿时,李南方的手机,又叮叮咚咚的爆响起来,打断了他的唏嘘。

    嘿,家里的娘们头发长见识短,没见过多大世面,毛事儿楞多,让你见笑了。

    尴尬的笑着,李南方直接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回去吧。回去和她好好解释下。

    可我今晚要陪你啊。

    以后,我们有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花夜神笑着站起来,拿起风衣搭在胳膊上,走向门口:别忘了买单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