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46章 有你,足矣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相比起乱哄哄的浮躁闹市来说,这边就是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远山近水,碧空如洗,不时有不知名的飞鸟从树梢掠过,唱着欢快的歌儿,吸引的水中鱼儿,都忍不住的腾(身shen)跃出水面。

    远处,有牧笛声传来,伴随着老黄牛的哞哞叫声,一对金童玉女,站在红枫树下,四目相对,脉脉含(情qing),女孩子含羞带怯的轻声叫,哥——

    好吧,李南方承认,上述这些都是他自己幻想的。

    现实中的岳梓童,确实站在一棵树下,却是一棵歪脖子酸枣树,旁边小河里长满了乱糟糟的芦苇,还有一条死鱼瓢在水面上,岳梓童望着他的剪水双眸中,就没有脉脉含(情qing)这一说,更别提会(肉rou)麻十足的喊他哥了。

    这地方环境不错啊,私人承包的园林是吧?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路北边被铁丝网围起来的园林,倚在车头上,低头点上一颗烟,问:以前,你经常来这儿?

    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看向园林,问:去里面说话?

    正午的太阳,毒辣的让人想骂娘,一棵枝叶不怎么繁茂的酸枣树,实在起不到遮阳的作用,短短十几秒的工夫,岳总秀(挺ting)的小鼻子上,就已经有细细的汗珠冒出了。

    其实前面不远处,就有个环境很不错的避暑山庄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指了指南边:咱还是去那边——

    不喜欢让人看到,我和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着,快步走向铁丝网那边,顺着向西走了几十米,找到了一个豁口,弯腰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好像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似的,切。

    小姨的态度,让李南方感觉很不爽,有心跳上车子走人,让她自己在这儿凉快,可一想到会惹她发飙,还是忍了。

    这个园林很大,占地面积估计得有数百亩左右,栽种着各种各样的树,基本都有碗口粗细,枝叶也没修剪,看来老板应该亏的裤子都当掉了。

    自从国家出台了某项政策后,承包土地搞园林的黄金季节就结束了,以往需要数百上千,甚至数千上万一棵的花木,现在比劈柴值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别往里走了,小心有蛇。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一个劲的向里走,李南方善意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吓唬谁呢,这地方哪有蛇?

    岳梓童嘴上这样说,却停住了脚步,双手抱着膀子倚在了树上,看着李南方:说说吧。

    说什么呀?

    李南方装傻卖呆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能坐着就不站着,能躺着就不坐着,能睡着就不醒着——怎么舒服,就怎么过,这是李南方对待生活的最基本态度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说话,从小包里拿出一盒烟,刚要一磕烟盒,李南方皱眉说:别吸烟。

    要你管?

    岳梓童翻了个白眼,把烟盒凑在红唇前,熟练的叼出了一颗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爬起来拍拍(屁pi)股就走。

    你干嘛去?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    好,不抽就不抽,但你也别在我面前抽。

    岳梓童悻悻的,吐掉了嘴上的香烟。

    男人抽烟是天经地义,就像女人生孩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重新坐了下来,两条腿平伸出去,脚尖晃着问道:想听什么?

    我昨晚走后,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,都说。每一个细节,每一句话,都不要落下,更不许隐瞒。

    包括我****的每一个动作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岳梓童咬了下牙,歪头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小姨,我发现你口味很重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:你好意思听,我都不好意思说。唉,太丢人了呀。你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你那个新姐,会那样(骚sao)不可堪,还没捅几下呢,就像自来水管破裂那样,水呲呲地——

    滚!

    特么的,不是你让老子说的吗?

    这这方面,一笔带过好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深吸一口气,双眼朝天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噗嗤,噗嗤,啊,啊,死了,死了啊,用力,****,用力——

    你特么的能不能好好说话!?

    岳梓童又羞又怒,抬脚猛地踢在了地上,溅起出尘土撒了李南方满脸。

    草,我特么怎么就没好好说话了?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抓起一把干土,毫不客气的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慌忙侧脸,闭眼,砰地一声,那蓬干土在她肩膀上爆开,撒了个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李南方!

    岳梓童狂怒之下,飞(身shen)扑过去,抬脚就踢向他下巴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谁呀?

    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黑幽灵,想当年——躲开岳阿姨这一记飞踹,比他看到美女后会升起龌龊念头还要容易,只是轻飘飘的一摆脑袋,他小姨的右脚,就咣的一声踢在了树(身shen)上,喀嚓一声,鞋跟断裂,疼地她哎哟一声叫。

    活该。

    李南方幸灾乐祸的骂了句,在地上打了个盘旋,坐在了三米之外的一棵树下。

    你别再惹我,别再惹我生气了。算我求你了,好不好?

    抬手擦了擦脸上的尘土,岳总高傲的(胸xiong)膛剧烈起伏着,看得出,她强忍与李人渣拼命,忍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好啊,怎么不好?

    李南方很配合的说:我这人最好说话了,尤其你这个档次的美女求我时。

    领口内也有尘土了,岳梓童也不再顾惜什么了,吐了几口牙碜的吐沫,也坐了下来,强忍着怒气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那样,说:好好说。新姐的反应,关系到开皇集团未来的发展,也关系到你的小命安全,所以我必须得判断出她的真实心理。

    没想到你会这样关心我的安全,我我刚才不该撒你一脸的。

    敷衍(性xing)十足的自我批评了一句,李南方就把昨晚到现在所发生的那些,详细说了一遍,其中就包括龙城城给他打电话的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岳梓童坐在了李南方(身shen)边,双手抱着屈起的双膝,抬头看着树梢,秀眉微微皱着,若有所思的说:有人早就处心积虑的暗算她,所以才在她收藏的红酒内,下了药。

    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学着人家的样子,看着天:要不然,她也不会在醒来后,就想杀了我。看来,昨晚咱们两个,都猜错了。

    昨晚俩人看到新姐丑态毕露后,还以为她是为了((嫖piao)piao)李先生,自己吃了(春chun)药,只是没把握好药量,搞得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嗯。不过这件事咱们不用管,她自己能搞定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转脸,看着他:你没说出咱们的关系,这一点做的不错——

    过奖,过奖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谦虚的连连摆手:其实我那样说,也是有自私心的。我怕把咱们的关系告诉她后,她会看不起我。

    怎么会看不起你呢?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李南方问她:正常的男人,谁会要你这样的女人,来当未婚妻?

    岳梓童的嘴角,又开始抽抽。

    抢在她发怒之前,李南方又嬉皮笑脸的说道:嘿,和你开玩笑呢,别介意。

    这种玩笑,以后最好少开,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抿了下嘴角,看着李南方的眼神复杂了起来:我觉得,她看上你了。

    这次,李南方没有再自恋的说什么,美女看上他是很正常的事,而是淡淡笑了下: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你以后打算做什么?

    当老板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答:像你一样,在手下面前耀武扬威的,每天被那些马(屁pi)精奉承,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啊。

    你觉得,你还有机会当老板?

    你是说,我为林晚晴得罪岭南陈家后,就再也不能安生了?

    你永远都想不到他们有多可怕。现在,他们肯定在着手,该怎么收拾你了。

    顿了顿,岳梓童忽然说:李南方,回开皇集团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:回开皇集团?

    对。回来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看似很随意的说:把你的公司,交给信得过的人去打理。你回来,继续给我当司机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岳梓童竟然这样在乎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为了他,不惜前往京华岳家,拿出开皇集团90的股份,来换取岳家的帮助。

    失败后,又要让他回到她(身shen)边,给她当司机。这就等于在告诉那些人,他是她的人了,任何人要想动他——先从她尸体上跨过去!

    岳梓童歪着下巴问:是不是被感动了?

    你不这样问,我就真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也没打算让你感动,我这样做,就是看在大姐的面子上,尽我当小姨的本分而已。

    很豪气的拍了拍李南方肩膀,岳梓童站了起来:放心,有我在,任何人要想动你,都得好好考虑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腆着的臭脸上,满是崇拜的样子:英雄,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吗?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岳梓童抬脚在他腿上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李南方叫道:你有病啊,好好的就踢我!

    真以为,我没看过男人追求美女说给她当牛做马,就是为了‘草’的笑话吗?

    你你这人的思想,简直是太龌龊了。

    少给我假惺惺的。从今晚起,给我回家去睡觉,别再外面狼窜了。

    从小包里拿出一串钥匙,扔在了李南方怀里,岳梓童抬脚向外走去:明天早上,跟我一起去上班。不许违背,就这样定了。

    望着岳梓童那高大的背影,李南方叫道:英雄,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?

    因为我是你老婆。

    你够资格吗?

    走着看!

    还有件事,你凑够钱了没有?

    不要那边的厂子也罢。有你,足矣。

    望着岳英雄消失的方向,李南方沉默很久,笑了:岳梓童,你演的太过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几分真(情qing)在里面。

    李南方双手抱着脑袋,仰面躺在地上,望着透过树梢的阳光发了会呆,说话了:出来吧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