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45章 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原来她也不知道,她带来的酒水中,会是下了药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在醒来后,(身shen)上会散出那么浓的杀气,原来她误以为是被我们暗算了。

    看到贺兰小新这反应后,李南方自以为搞清楚怎么回事了,就把昨晚他赶来后,发现她被药(性xing)烧的失去理智的全过程,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现在没必要告诉贺兰小新,他与岳梓童是什么关系了,只是站在男公关的角度上,叙说他与她的同伴,就是那个紫姐发现她很不对劲后,还以为她是故意服药来买欢的。

    紫姐临走前,一再嘱咐我,千万不要向任何人说起这件事,要不然我就会有生命危险。说实话,听她这样说后,我是不敢碰你的。但紫姐却威胁我——呵呵,我如果不这样做,昨晚我就有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了下,继续说:我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,干这一行简直是太危险了,碰到你们这种大有来历的人物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丧命啊。新姐,以后别来找我了,我决定今天就辞职走人。

    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是在演戏,来弥补计划失败后的破绽,李南方又何尝不是?

    他可不想让贺兰小新知道,他与岳总是未婚夫妻。

    丢不起那个人啊。

    他在叙说这些时,贺兰小新始终没有说话,侧耳倾听,(情qing)绪慢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新姐,请别对我抱有敌意。如果实在想杀人,才能平息你心中恶气,那么就去找给你酒里下药的人。我呢,只是个为了挣钱才干这种工作的路人甲。出了这个门后,就把我忘记好了。以后,就算是在大街上遇到你,我也会装作不认识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开始穿衣服:我说的这些,你都听懂了吧?

    听懂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抿了下嘴角,心中冷笑,呵呵,找给我酒里下药的人?我会自己找自己,我会自己杀自己?

    听懂就好。

    李南方麻利的穿好衣服,摆摆手:新姐,再见。啊,还是不要再见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看着他,问:你以后,要去干什么?

    随便干什么正经工作,比方给人当司机什么的,都比在这儿当鸭子要好。嘿,如果不是为了还债,鬼才愿意来这儿,干这让祖宗蒙羞的工作?幸好,全赖新姐等贵客的打赏,我才还上了外债。

    以后,跟着我吧。

    跟你?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笑了:新姐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我虽然冒犯了你,但却是为了救你才那样做的,你不该总是抱有把我灭口的想法。你是那种动动脚趾,就有男人宁可为你去死的美人儿。可我在看来,再美的女人,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重要。

    是,我承认,刚才我确实有要杀你灭口的想法。但现在,没有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没了呢?

    李南方故作惊讶:新姐,你可千万别告诉我,你已经被我征服,舍不得杀我,想收了我,让我给你去当贴(身shen)小棉袄之类的了。

    给颗烟吸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倚在(床chuang)上,对李南方伸手。

    女人最好是别吸烟,会导致皮肤发暗,内分泌失调,最终造成不孕不育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嘴上这样说着,却拿出香烟,一人叼上了一颗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想承认,我已经被你通过(身shen)体上征服了,但这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徐徐吐出一口青烟,星眸半眯:我可以答应你,在一年内只要你始终让我满意,我对你的杀心就会消失,会把你当做我的丈夫来看待。你想要什么,就能得到什么。

    一年的试用期?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:你是女人,应该知道善变是女人最大的特点,连你自己都掌控不了。前一刻,我们可能还(爱ai)的死去活来。但下一刻,你就说不定派人干掉我。别说是一年了,就算一个月,一周,我也不敢拿自己小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皱起了眉头,淡淡地说:可是,你如果不答应,或许今天就会死。

    那你也得有杀我的本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转(身shen)就走:新姐,奉劝你一句,别来招惹我,要不然你会后悔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被草了个唏哩哗啦,事后还威胁他的女人,李南方没有半点好感,尤其她还是京华贺兰家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现在有种报复的快感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苦苦追求他小姨那么多年,都没得手,他却办了人亲姐姐——嘿嘿,这些名门贵女,很特么的了不起吗,在(床chuang)上不也是像个((荡dang)dang)妇似的,丑态百出?

    听小姨说,贺兰扶苏现在谈了个对象,就是不知道他女朋友长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脑海中忽然腾起这个念头后,李南方忽然惊觉自己有些太无耻了,就因为贺兰扶苏追求过岳梓童,办了他亲姐姐还不算,还又惦记他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啧啧,这种想法,是要不得地。

    做人,不能太贪得无厌了。

    叶兄弟!

    胡思乱想的李南方,刚走出一楼大厅,早就侯在前台的老马,快步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马,你来的正好,恰好我有事要找你呢。

    不等老马说什么,李南方抢先说:是这样的,我决定要正式辞职了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老马愣了下。

    你没听错,我要辞职了。别再劝我了,我知道,你舍不得我走。可,男儿志在四方,怎能一辈子都窝在这儿,当个没脸见人的鸭子?

    李南方唏嘘不已,拍了拍老马的肩膀:老马,你找我什么事?

    老马期期艾艾的说:我我刚要想和你商量下,你能不能主动辞职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的脸,一下子拉了下来:马经理,我为会所做了那么大贡献,就这样不受待见?

    抬手抽了自己一嘴巴,后悔人家都主动说辞职了,干嘛还要再说的老马,苦笑着说:叶兄弟,你误会了,不是我们不待见你。是是我们的庙太小,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了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黑着脸的问:那总不能就这样赶我走吧?我记得,我们还有合同的,你这是违约。

    违约?

    违个你妹的约啊,是你先主动说要辞职的好不好?

    唉,都怪我这张臭嘴,没个把门的。

    恨不得再给自己一嘴巴的老马,递上个信封:叶兄弟,这是你与会所的合同。里面还有一张银行卡。三十万,不多,算是会所给你的违约金,以及这段时间来,你对会所的贡献奖赏了。

    真心说,金帝会所还是很厚道的,当初双方签约时所签订的违约金,只有半年的基本薪水,也就是五万块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多不好意思?

    李南方转不快为喜,嘴上说着不好意思,却从信封内拿出银行卡,看了眼背面的取款密码:钱已经收到,合同我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当初与会所签约时,李南方用的是叶沈的假(身shen)份证。

    老马,你人不错啊,我会记住你这个朋友的,后会有期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拍了拍老马肩膀,转(身shen)要走时,忽然想到了什么:哦,对了,那个隋月月——就是艺名叫小欢的女孩子呢,还在会所干呢吧?

    自从上次出事后,她就没来上班。

    老马摇头:我们也没联系她,不知道她去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那就算了,我就是随便问问,再见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真是随口问问,不怎么关心隋月月去哪儿,又做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的心机裱,李南方都不怎么喜欢,宁肯与陈晓那种小混子交往。

    昨晚与贺兰小新折腾了一整夜,梅开四五度,铁打的男人也会感到疲惫,看了眼爬到头顶的太阳,李南方决定先回家去好好睡一觉,再说其它。

    叮叮当,车子驶过一个路口时,手机响了,是龙局来电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马上就要到了。一个亿,你准备的怎么样了?

    电话里,龙城城的声音漠然,公事公办的样子,让李南方更加信服女人都是拔鸟无(情qing)的说法,呵呵笑道:现在我能拿出三十万。

    不想收购那边就算了,我现在去找别人。

    龙城城没理睬他风趣的幽默,淡淡说了句就要扣掉电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说:等等,现在好像才中午。距离午夜十二点,还有一整天时间呢,你怎么知道我凑不出一个亿来?

    除非见鬼了。好吧,那我等你到午夜。

    龙城城稍稍沉默片刻,又说:如果以后有人问,我怎么会费心给你牵线,你怎么解释?

    实话实说呗,我就说你是我儿子的老妈。

    你想死?

    不想。

    李南方懒洋洋的说:真有人问起,我就说是托国家扶持中小企业的福,托人求脸四处找关系,最终打动了龙局。

    记住你说的这些话。

    龙城城说完,掐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说过的,我当然能记住——靠,你怎么开车呢?

    望着手机屏幕,李南方满脸不屑的撇了下嘴时,一辆从左边超车的黑色轿车,刚过去忽然靠右,((逼))向了他车头。

    幸亏李南方车技精湛,猛打方向盘,点刹车,摘挡等动作,一气呵成,才避免了一起交通事故。

    脑袋探出车窗正要破口大骂呢,前面车子里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,冲他挥了挥。

    看到嫩藕般手腕上,系着一根红绳,李南方就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他小姨的左手手腕上,好像就系着这样一根红绳。

    看来,还不知道她在金帝会所前等他多久了呢。

    堂堂大老板,公司里那么忙,却来会所门口蹲点,这有点不务正业了。

    前面那辆大奔,右转方向灯开始忽闪,提醒李南方从前面路口右转,车速明显加快,他唯有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顺着公路跑了足足一个小时,前面车子右拐,驶上了一条旱道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