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43章 为贱人干杯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啪哒一声,李南方点上了一颗烟: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?

    你的感激。

    就为了我的感激,不惜下这么大的血本?

    因为我很清楚,岳家不会接受我提出的条件。

    岳梓童倔强的毛病,又犯了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真心希望能用开皇集团,来解决李南方当前所面临的危机,刚才也打定主意,要借此来打动这个家伙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又被李南方气得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:但你不该说出的。你说出来了,我就不会感激你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的稀罕吗?

    岳梓童声音猛地提高,接着就萎了,自嘲的笑了下:讲真,我才不稀罕你会不会感激我。你感激我也好,不感激我也罢,我就做我想做的。至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,管它呢。

    我相信你是为了我。

    你相信?

    岳梓童呆了下。

    以后别总说些违心的话,来惹我生气,那样对咱们两个,都没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你以为我愿意说啊?

    岳梓童凤眼圆睁,嚷道:还不都是你气的我?

    帮林晚晴那件事,你不用管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再顶撞她,稍稍沉默片刻:我自己会摆平的。

    你会摆平?哈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笑:你有什么本事,能与那些大家族做对?

    反正我就能摆平,你以后别再管这件事了!

    想让我管,姑(奶nai)(奶nai)也不管了!

    你——咱能不能好好说话?

    是你故意激怒我!

    好,算我错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你错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岳梓童,你还有完没完啊,我都说我错了,怎么还揪着不放?

    你特么的!

    岳梓童一拍桌子:我就揪着你不放了,怎么着吧!有本事,你咬我啊。

    对这种不可理喻的女人,李南方是真服气了,噌地站起来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你回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:我还没有问问你,怎么就跑来这儿,干这让我蒙羞的破工作呢!

    我喜欢,你管得着?

    碍于师母的嘱咐,李南方不能说出他为什么跑来当鸭子的真像。

    我当然管得着!

    岳梓童叫道:别忘了我是你小姨,更是你的未婚妻!咱们以后会在一起,过一辈子的。我不管你,谁有资格管你?

    李南方冷冷地问:那贺兰扶苏呢?

    岳梓童呆住,嘴巴动了好几下,都没说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就像一把刀,没听到,想到一次,她的心儿,就会被戳一下。

    慢慢坐在沙发上,岳梓童笑了,轻声说:他不要我了啊。我记得,我已经和你说过了。唉,李南方,对不起啊。他不要我后,我才来找你的。把你当备胎对待,这对你确实不公平,我没资格管你的,你走吧。以后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她不这样说,李南方肯定会走。

    她这样说了,他就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走后,这女人会做出让他后悔的蠢事。

    没看到在她平静的笑容后面,藏着浓浓的心灰意冷?

    当备胎吗,也不是不行。毕竟备胎总有一天,都能转正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回来,坐下:至于我为什么来当男公关,以后或许我会告诉你的,现在就别问了,总之呢——

    总之,你也很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岳梓童轻声打断他的话:和我一样的((贱jian)jian)。所以,以后别再骂我小((贱jian)jian)人,咱们是一路货色,对吧?

    对,对,你说的太对了,今晚就说对了这一句,值得庆祝!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从冰箱内拿出两瓶啤酒,用牙齿咬开,递给她一瓶:我提议,为大家都是((贱jian)jian)人,干一杯。

    谁也不许看不起谁!

    谁也不许看不起谁!

    咱们才是天生缔造的一对。

    完全认同。

    干。

    干!

    ((贱jian)jian)人万岁!

    ((贱jian)jian)人——自己知道就行了,没必要喊口号,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好的,李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岳((贱jian)jian),麻烦别再叫我李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好的,李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岳((贱jian)jian),和你说个事,你朋友还在浴室里泡凉水澡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了眼:估计她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能有多麻烦?

    可能会没命。

    送医院?

    估计医院也会手足无措。根据我的判断,她服用的(春chun)药,应该是刚研发出来的,药(性xing)相当霸道。

    那怎么办?

    岳梓童站起来,跑到浴室那边开门,只看了一眼,就怒了:李南方,你这是要害死她啊!

    浴缸内的贺兰小新,双手双脚都被反捆着,嘴里还塞着毛巾,被凉水冻得浑(身shen)剧烈发抖,眼睛一个劲的泛白。

    让她泡着!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跑进去,要把贺兰小新从浴缸内捞出来,李南方连忙阻拦:没有凉水的刺激,她会七窍流血烧死的。你摸摸她(身shen)上,是不是很烫?

    岳梓童伸手一摸贺兰小新的额头,就觉得好像被烙铁烫了下那样,吓得迅速所受,花容失色:啊,这这该怎么办?

    其实也好办。

    李南方犹豫了下,才说。

    岳梓童马上就明白了:你是说,找男人?

    她喝了那东西,不就是为了找男人吗?

    李南方说:至少得找三个以上的男人,才能解开她所中的药(性xing)。哦,对了,她丈夫呢?你最好是抓紧通知她丈夫来。虽说他一个人无法解开,但最起码能解燃眉之——

    她没有丈夫。

    岳梓童轻声打断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哦,这么美的女人,会没丈夫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有些奇怪:那就没办法了,只能找会所的男公关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岳梓童断然拒绝:绝不能让她在这种状态下,去找男公关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她醒来后,那些男公关就会死。

    顿了顿,岳梓童又说:会被她杀死。

    李南方骂道:草,她谁呀?

    她就是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岳梓童回头看着他,轻声说:贺兰扶苏的亲姐姐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最烦的姓氏,肯定是贺兰,尤其是与贺兰扶苏有关的人,早知道这样,刚才就不该管这女人。

    发现他看着贺兰小新的眼神里,透着厌恶,岳梓童忽然很开心。

    是真得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她是男人,在遇到新姐后,肯定会被其迷人的风云所迷倒,成为人家石榴裙下的不贰之臣。

    新姐的魅力,无可抵挡!

    但现在她才发现,她想错了,就有男人对贺兰小新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个人,还是她的未婚夫,这让在开心之余,也有些骄傲的显摆,斜着眼瞥着浴缸内的女人,心想,新姐你再狐狸般的又能怎么样啊,我岳梓童的未婚夫,就不把你当回事!

    这种人,死有余辜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一声,转(身shen)走出了浴室:什么玩意儿啊,别人救了她,还要被她杀死。不愧是贺兰家的种,她不死,没有天理。

    她不能死。

    岳梓童跟了出来:她如果死了,会——

    你怕会连累你?

    这只是一方面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:主要,她是我最好的姐妹。出了私生活作风有些不检点之外,别的没任何缺陷。这段时间内,她帮我做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那你想怎么样?

    救她。必须要救她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抿了下嘴唇,垂下眼帘轻声说:不能去医院,不能找别的男人,那样都会死人。

    草,那你还想怎么救她?

    李南方很是不解:除了这两点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你。

    岳梓童吐出这个字时,很艰难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愣住:什么我?

    你来救她。

    岳梓童嘴里开始发苦。

    我来救她?

    李南方反手点着自己鼻子,又看了眼浴缸内的女人,叫道:岳梓童,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我可你未婚夫,你居然让我来救她!你脑子是不是真进水了?

    如果贺兰小新不姓贺兰,不用岳梓童说什么,估计他也会拐弯抹角的,毛遂自荐——首先,他有这个先天(性xing)的条件。其次,这女人长得太漂亮,是个男人就想上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,她复姓贺兰,又是贺兰扶苏的亲姐姐,(爱ai)屋及乌之下——她的(娇jiao)媚容颜,(性xing)感(身shen)材,都披上了一层厌恶的外衣,让李南方有多远,就想躲多远。

    我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低头,看着脚尖:现在我忽然发现,冥冥之中有股子神秘力量,在安排这一切。就在我们来会所时,我们还曾经开玩笑说,有机会可以两女共侍一夫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语中的了,看来这就是天意。

    岳梓童无奈的笑了笑:李南方,我知道因为贺因为他的原因,你很讨厌新姐。但事关她的(性xing)命安危,你最好能放下那些偏见。

    你这是盼着我去死了?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你刚才明明说过,无论谁看到她这不堪的样子,也会被灭口的。

    可你是我未婚夫。

    岳梓童解释道:我的未婚夫救了她,她怎么会再杀你?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;你说破天,我也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算我求你了,行不行?

    岳梓童低下头,快步走向门口:今晚,就当我没来过。

    岳梓童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?

    望着要开门的岳梓童背影,李南方气极反笑:还是把我当货物来看,可以随便借给别人使用?

    我恨不得杀了你!杀了所有点过你钟的女人!再任由她死去呀!

    岳梓童猛地转(身shen),尖叫一声,接着开门,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呆望着房门,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浴室内穿来女人痛苦的鼻音后,才轻轻叹了口气,转(身shen)走进浴室内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会儿的脸颊,红的好像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凉水,已经遏制不住她药(性xing)发挥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