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41章 你想砸死我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女人要强上女人的好戏,可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好戏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自己运气不错——不对,是他最近总是在做好事,老天爷为了犒赏他,才安排了这样一出好戏,让他欣赏。

    他无比的好奇,吃药吃过量的新姐,是怎么能从岳梓童那儿获得解脱的。

    更好奇,岳梓童被一个女人压在(身shen)下,试图强上时,会有多么精彩的反应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新姐是个男人,无论他是谁,胆敢当着李南方的面扑到岳梓童,只有脑袋被拧断的下场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很尊敬女人的

    就像聋了那样,对岳梓童的尖声呼救,李南方充耳不闻,咔嚓把房门反锁,走到沙发前坐下来,翘起二郎腿,随手从案几下拿起一瓶矿泉水,喝酒那样慢悠悠的品着,面带温和的笑意,欣赏眼前好戏的进一步在发展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个混蛋,混蛋!!

    看到他这般反应后,岳梓童怒极,尖叫着,猛地挥拳,一拳打在了贺兰小新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事发紧急下,她终于动粗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对男人的极端渴望,哪儿会躲?

    想躲,也躲不开啊,下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,仰面摔倒在了地上,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,只是母兽般的嗷嗷怪叫。

    岳梓童翻(身shen)从沙发上跳起,手忙脚乱整理着凌乱的衣服,嘴里恨恨地骂道:李南方,你个混蛋!我特么——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躺在她脚下的贺兰小新,翻(身shen)一把抱住她的左腿,抬手抓住她的(套tao)裙,猛地往下一拉。

    然后,只穿着连裤黑丝小丁字的岳阿姨,就这般形象的闯进了李南方视线中。

    有意思,真有意思啊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再次大蛇那样死死纠缠在一起,在地上来回乱滚的女人,李南方兴致勃勃,瞪大的眼睛眨都不眨,生怕会错过片刻的好戏。

    岳梓童继续挥拳。

    不断挥拳,一拳比一拳的力气大!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摇(身shen)化为少林派的铁罗汉,任由岳梓童给予她狂风暴雨般的打击,也没任何知觉,只是拼命撕扯着她(身shen)上的衣服,张嘴在她(身shen)上乱咬,乱吻。

    不大工夫,岳梓童就变成贺兰小新那样的大白蛇了。

    两个几乎****的极品美女,在地板上翻腾的样子,会有多迷人?

    个中滋味,李南方绝不会对任何人说。

    帮帮我!李南方,你——你混蛋,你怎么可以这样混蛋呢?呜,呜呜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不能对贺兰小新下死手,一般打击又不管用,关键问题是,她从没有让任何人,以这种方式纠缠。

    新姐的狂吻,乱啃,粗暴的动作,让岳梓童浑(身shen)发软,心悸不已,力气也不知道哪儿去了,唯有无力捶打她的后背,又羞又绝望下,忍不住大放悲声。

    唉,玩的好好的,我还没看过瘾呢。哭什么呀,真没(情qing)调。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起(身shen)走过来,抬脚踢在了贺兰小新脑门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眼一翻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出脚还是很有分寸的,只把她踢昏,却不会给她留下任何的伤害后遗症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再狂吻,乱咬乱摸后,岳梓童就像脱力了那样,双手平摆着放在地毯上,双眸无神的望着天花板,任由泪水滴落,喃喃地说:李南方,你个混蛋,混蛋。新姐,新姐这是怎么了,怎么了?

    你新姐吃药了。不过吃的有些多,男的女的都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弯腰抓住贺兰小新的头发,抬起她脑袋,左手手指在她嘴里插了下——然后放在自己鼻子下,轻轻嗅了下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又伸出舌尖,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手指上的唾液,好像品酒那样,慢慢砸吧了片刻,眉头皱了起来:奇怪,什么时候有这种新产品了?药(性xing)好猛烈,特别。应该没有任何的解药,送医院去都白搭,除非找男人,要不然就等着死吧。

    如果新姐是个男人,如果她不是生的这样漂亮,就算被人拿枪顶着脑袋,李南方也不会品尝她的唾液,来分析她所中的药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能从唾液中,分析出药(性xing),这还多亏那几年薛星寒拧着他耳朵的敦敦教导。

    可他分辨不出这是什么药,不过他相信有一个人可以,叶小刀。

    自凡是用来的助兴的药物,刀爷只需用打眼一看,就能从服药之人的皮肤色泽反应上,看出是哪种药。

    只是叶小刀不在场啊。

    想了想,李南方拿出手机,对着贺兰小新后背拍了个照片,打开微信传了过去,又简单描述了下她刚才发疯时的状态,问他有什么办法,可以解药。

    叶小刀没回复,看来不在线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着急给他打电话——这个新姐的死活,他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,弯腰把她横抱在怀里,快步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把她放在浴缸内时,李南方实在忍不住,在女人(屁pi)股上用力拧了把,接着心虚的回头,没看到岳梓童跟来,这才放心,打开了凉水龙头。

    一般的药物,只需在被凉水一激,基本就能把火灭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新姐当前所中药物,可不是凉水能激灭的,送医院输水都不可能解开,不过肯定能起到一定的作用。

    昏迷中的贺兰小新,被凉水一激后,(身shen)子猛地打颤,蓦然睁眼,醒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处理好与岳梓童的亲切会晤之前,李南方可不想被这女人给缠住,顺手拿过一条毛巾,塞进了她嘴里,左手抓住她双腕,在她的剧烈挣扎中,脱下她的两条黑丝,当绳子用。

    把一个没多少武力值的女人,好像捆猪那样捆起来,对李南方来讲,没有任何难度,完事后拍了拍新姐的脸颊,告诉她说,你先在这儿泡会澡,乖乖的等着别闹腾,有我在,是不会让你烧死的。

    新姐有没有听到,他不管。

    反正他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又忍不住在新姐(身shen)上拧了把,李南方才心满意足的走出浴室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在处理贺兰小新时,岳梓童趁机穿上(套tao)裙,披上了白色风衣。

    幸好今晚她来时,穿来了风衣,就算内里衣服被贺兰小新撕烂了,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坐在沙发上,拿着李南方喝过的矿泉水,正在狂饮。

    那会儿喝下去的那瓶红酒,这会儿早就变成汗水冒出来了,只是(身shen)子还在微微发抖,这是受惊过度的反应,小阿姨当前的样子,很让李南方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无比的后悔,怎么就答应新姐,今晚来这儿潇洒呢?

    如果不来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来——她也不会看到李南方。

    可她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,看到李南方啊!

    还喝吗?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冰箱前,拿出两瓶矿泉水问道。

    喝。

    岳梓童声音有些沙哑的回答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一瓶矿泉水飞了过去,砰地一声砸在了岳梓童脑袋上。

    他很无语。

    依着岳梓童是曾经的顶级华夏特工(身shen)份,怎么会接不住一瓶矿泉水!

    你是想砸死我吗?

    岳梓童重重抽了下鼻子,也没看他,弯腰拣起矿泉水,打开,又喝。

    砸死你,都是轻的,在我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,坐在了她对面沙发上,拿起贺兰小新喝过的红酒,凑在鼻子上嗅了下,慢慢喝了一点,砸吧砸吧嘴巴,问道:这酒,是会所提供的?

    在酒水中,他又品出了贺兰小新口水里的药(性xing),好像还有别的东西掺杂其中,不过他没在意。

    不是。酒水是我们自己带来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擦了擦嘴角,问:新姐,是怎么了?

    大半瓶冰凉的矿泉水下肚后,岳梓童的眸光比刚才更清澈了些,理智正在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。

    你确定,这酒水是你们自己带来的?

    李南方不答反问,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有必要,骗你吗?

    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晒笑了下,说:红酒里有问题,被人下了剂量很大的药。至于是哪种药,我还说不准,但肯定是激发女人需要男人的那种药。

    (春chun)药?

    岳梓童满脸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李南方竖起大拇指:岳阿姨,你不愧是慧眼如炬。

    狗(屁pi)的慧眼如炬。新姐方才的样子,就是服了(春chun)药!

    既然知道,那你还问我,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带的酒水里,怎么会有这东西?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茫然:而且,我也喝了啊,我怎么会没事?

    你们俩,喝的不是一瓶酒吧?

    李南方看向另外一个酒瓶子,问道。

    岳梓童拿起酒瓶子晃了晃,递过去:里面还有一点,你再化验下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你口水,脏。

    李南方根本不用像刚才那样品酒,也能确定岳梓童喝的这瓶酒没事了,要不然她早就变成贺兰小新那样的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理会他说自己脏,悻悻的放下酒瓶子:那,新姐怎么会喝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嗤笑一声,问道:她今晚来时,有没有对你说,是冲着我来的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岳梓童呆了下,眼神复杂起来:原来,你就是那个带磷青龙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以为他们搞清楚贺兰小新为什么要发疯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带磷青龙,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得了的,新姐为了能承受——不惜给自己下药,希望能借助药(性xing),来大展神威,把带磷青龙斩于马下!

    只是那娘们有些呆((逼)),在下药时擅自加大剂量,结果把她自己给搞得男女不分,一心只想被人狂干了。

    找到贺兰小新为什么发疯的原因后,这对男女立即把她抛之脑后了,只是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对方,谁也不肯退缩,都特么理直气壮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,我就是传说中让女人尝一次就终生难忘,魂牵梦绕到白头的带磷青龙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,问道:你现在是不是看不起我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