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40章 贺兰小新吃错药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现代科级太发达了,也不全是好处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是这样认为的,比方如果没有高科技,就算他把车子开出火箭的速度来,只要不发生车祸,警方也无法根据各个路口的监控器,锁定他的车牌号,继而大肆派兵拦截他了。

    被他狂追的跟踪者,早就跑没影了,警方肯定早晚也会查出那辆车的主人是谁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,敢在我大青山市区内,那样亡命飙车,眼里还有王法吗?

    暂时追不到那辆银色小跑车,警方却能查住李南方,任由他百般解释都没用,带回局里好好反省下,找谁都没用!

    找白灵儿有用——

    白警官的面子,还是要给的,那是个一般人不愿意招惹的存在,她都亲自出面来保释李南方了,能不给面子吗?

    被教训了足足一个小时,又交了五千块钱的罚款,李南方才被放出来,带着满肚子悻悻的郁闷。

    他可是答应人家老马,今晚十点到会所的,等他一再感谢助人为乐的白警官,来到会所时,已经是接近午夜了。

    老马不在,也不知道去忙什么了,只委托副手等候叶兄弟,等他来了后,直接去某种至尊包厢就好了,贵客应该是等着花儿也谢了。

    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饱含着醉意的女人声,从包厢内传来后,李南方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先生的工作素养还是很不错的,进门后就抱歉的笑着解释:新姐,不好意思啊,路上车胎爆爆爆——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怀疑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眼花了,怎么会在这儿看到了岳梓童?

    赶紧抬手用力揉了下眼睛,再次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是岳梓童,百分百的没错,如假包换的岳梓童!

    啧啧,瞧瞧岳阿姨,浪兮兮的斜斜躺在沙发上,小脸红彤彤的好像小苹果,星眸半睁,两条黑丝****搁在案几上,任由一个兄弟跪在地上,给她捶腿。

    这就是标准的地主婆嘴脸啊,等被那位兄弟捶腿捶舒服了,再媚眼如丝的小手指一勾,让他来更进一步的伺候——

    ((贱jian)jian)人!

    ((贱jian)jian)人终究是((贱jian)jian)人啊,没有男人活的不舒服,欠揍!

    一股子无名邪火,猛地从心头腾起,腮帮子一鼓,就要扑上去,抬手给她几个大耳光先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忍住了,继而想仰天狂笑,哈,哈哈,你终于来这地方潇洒了吗!?

    你可知道,哥们等你等的,有多么辛苦吗?

    感谢天,感谢地,感谢亲(爱ai)的祖国人民,哥们终于迎来大救星,以后再也不用呆在这大染缸内,被那些富婆们可劲儿糟蹋了!

    岳梓童的忽然出现,让李南方先狂怒,接着就欣喜若狂,忽视了已经变成维纳斯的贺兰小新,只知道冲他小姨,露出最最可(爱ai),可亲,可叹的甜甜笑容。

    与李南方截然不同的是,岳梓童却像见了鬼那样,与他深(情qing)对视片刻后,好比被踩了尾巴的猫儿,腾地一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,抬脚就把小明给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是叶沈?

    他就是新姐说的那个,火遍大江南北的带磷青龙,叶沈?

    是了,他就是叶沈,刚才他敲门时,就自报家门了的!

    靠了,李南方,我亲亲的小乖,你怎么会是叶沈呢?

    你怎么就有脸,来当鸭子呢!!

    无比恐惧的岳梓童,踢开小明的动作,只是她的自我保护本能启动了,瞧,我可没有找鸭子来伺候我哦。

    小明被踢的打了个滚,接着爬起来,满脸大写的懵((逼)),咦,这是搞什么呢?

    搞搞什么呢?

    这会儿觉得自己越来越(热re)的贺兰小新,半眯着眼睛看到小明翻(身shen)跌倒在地上后,茫然的抬头看向岳梓童:怎怎么,他服务的不好吗?

    绝不能让新姐看出,我与李南方认识!

    这这算什么事啊,我们未婚小夫妻俩,一个来会所寻欢,一个却在这儿当鸭子,如果被人知道了,我还怎么活啊?

    恐慌中的岳梓童,连忙摇头:啊,没没有,我就是——哼,他把我的腿捶的很疼。嗨,我说你怎么给客人服务的?这是给捶腿啊,还是在砸腿?滚蛋,立即给姑(奶nai)(奶nai)滚蛋!

    小明有生以来所遭遇的懵((逼))加起来,也比不上这次,咋了啊,我哪儿用力了啊,我的捶腿按摩技术,是全会所最好的好吧,怎么就给你疼了,怎么就是在砸你的腿了啊!

   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?聋了,还是哑巴了?滚,现在立即给我马不停蹄的滚!

    岳梓童可不敢与小明再解释什么,弯腰伸手拿过小包,从里面拿出一叠钞票,数也没数,就砸在小明怀里,厉声喝道:再说一次,给我滚!

    只要有钱挣,小明可以被人天天骂着滚蛋,当下再也不想反驳客人居然小看自己的捶腿技术了,慌忙拣起落在地上的几张钞票,爬起来就跑向门口。

    经过李南方(身shen)边时,小明还得意的笑了下,意思是说,哥们,你来晚了,客人的油水已经被我刮走了,哈,小富婆就是小富婆啊,这些足够七八千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脚——就把他从包厢内踹了出去,一个跟头撞在走廊墙壁上,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草,你干嘛要踢我啊,就因为我刮走了客人的油水?

    羡慕了?

    嫉妒了?

    这是我凭真本事挣来的,你怎么可以对我动粗,真以为是那些没种的男人呢?

    尼玛,我和你拼了!

    脑袋上撞了个老大包的小明,无比愤怒,爬起来就扑向站在包厢门里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房门及时关上,小明整张脸重重贴在了实木房门上,顿时鼻血长流。

    好像鼻梁骨断了的疼痛,让小明一下子清醒,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蠢事了。

    叶沈是谁?

    那可是接连痛扁京华贵客,事后却(屁pi)事也没有的猛人,会所内保头子勇哥,不就是被他揍到医院去的吗,吴老板,马经理,哪一个不对他客客气气的?

    我一个男公关,被他踹一脚,又算个毛啊?

    小明总算想通了,有恐惧从心底腾起,哪还敢再砸门,慌忙从地上拣起钱,一手捂着鼻子如飞一般的去了,边跑边回头看,生怕李南方会追出来,把他送进医院——

    事实证明小明的反应,是他这辈子反应最快,最正确的一次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砸门,冲李南方唧唧歪歪讨要个说法,估计小命就该撩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再怎么不要脸,也是李南方的未婚妻,是他的女人!

    现在一只鸭子,居然敢动他的女人,一脚踹飞绝对是最轻的处罚了,这还是看在大家是同事的面子上——好吧,李先生从来没把别的鸭子当人看,他没弄死小明,只因他满腔的怒火,都要撒在岳梓童(身shen)上,暂时没想到要弄死他。

    搞搞特么的什么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努力睁大眼,可无论看什么,都是模模糊糊的,七号药(性xing)彻底发作了,让她只感觉是被架在火堆上炙烤,从里到外,燥(热re)的无法形容,张嘴喘着粗气,低声骂了句,伸手拽下了短裙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的渴望,无法形容的空虚,无法形容的燥(热re),无法形容的痛苦——让她在飞速脱光后,抬头仰天嘶声喊叫起来:啊,啊!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嘶声喊叫,总算提醒了李南方,屋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新姐?

    咦,她怎么会这样了?

    看到贺兰小新凝脂(奶nai)油般的(娇jiao)躯上,浮上艳丽的粉红色,眉头微微皱了下,就明白了,草,这女人吃了药。

    很多男人来欢场找公主时,就会吃上几粒伟哥——李南方对此很纳闷,吃药才来((嫖piao)piao)的男人,得有多傻((逼))啊?自己花钱不说,还要吃药来满足公主们。

    同样,前来会所潇洒的女人,也有自个儿吃药的,只想彻底疯狂一把,不把男人榨干了,是决不罢休的。

    只是新姐吃药明显吃过量了,如果不赶紧找男人来灭火,或者及时送医院去输水,她会有被****焚烧致死的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新姐,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这时候,岳梓童也发现贺兰小新很不对劲了,暂时顾不上李南方了,连忙跑过去拣起地上的衣服,盖在了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药(性xing)发作后,贺兰小新这会儿看谁,谁都是能解除她痛苦的男人了,一把拉住岳梓童,两条长腿好像白蛇般的缠住了她的腰肢,拼命抬起(身shen)子,喘着粗气嘶声说道:给给我,干干——****!

    新姐,你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话还没说完,就被贺兰小新一把扯翻在了沙发上,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岳梓童毛了,唔唔叫着极力挣扎,想挣开她。

    只是服用过量七号的贺兰小新,现在力气大的吓人,嗓子里发出呼呼的怪叫,双眼发红好像母兽那样,抓住岳梓童上衣猛地一撕。

    刺啦的裂帛声响中,岳梓童的白色尖领小衬衣,居然被她撕下了一条袖子。

    新姐,你你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总算挣开了被堵住的嘴巴,曲肘搁在他脖子上,尖叫着:你怎么了,我是梓童,我是梓童啊!

    吭哧一口,贺兰小新张嘴咬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管你梓童不梓童的,新姐现在就要,要人来****。

    不干,就咬死你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岳梓童被咬得痛声惨叫,又惊又怕下,竟然忘记她的动手能力很强悍了,只是拼命挣扎,试图把贺兰小新推开。

    但彻底丧失理智的贺兰小新,却像一条八爪鱼,任由她怎么挣扎,都死死缠着她,让她无法挣开,刺啦一声,衬衣再次被撕下半截。

    李李南方,你傻了啊?快帮我弄开他!

    竭力挣扎中,岳梓童总算看到旁边的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