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37章 今晚必须要开心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会所为至尊会员,特意开辟了贵宾专用电梯,这在各大会所中,也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今晚巧了,专用电梯出故障了,会所方面正在紧急维修。

    当前十点多,恰是会所黄金时段的开始,大厅内都人来人往的,不少人在电梯那边排队等候,一个个穿着光鲜,很有品位档次的君子淑女样。

    我们走楼梯吧。

    进来后就低着头好像在做贼似的岳梓童,可不想去那边排队,万一被认出来呢,那她的一世英名,岂不是就会付之东流了?

    我靠,小乖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至尊包厢在顶层呢,咱们一路爬上去,非得把新姐我这双大长腿累瘸了不可啊。

    最高几层啊?

    十一层。

    十一层还叫事吗?说着话的工夫就到了,就当锻炼(身shen)体了。

    好,好好,就按你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无奈,翻了个妩媚的白眼:今晚新姐我舍命陪小乖了——那个什么,以后我假如不慎得罪了你,你可别和我翻脸,不认我这个姐妹了。

    抬手扶了下墨镜,看清脚下的楼梯后,岳梓童说:想多了吧?咱们姐妹(情qing)深的是什么关系,怎么可能会能轻易翻脸?

    这可说不定。

    除非——

    除非我抢走你老公?

    贺兰小新随口开了个玩笑后,才意识到说错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喜欢贺兰扶苏,她是最知(情qing)的人了。

    现在岳总被扶苏公子给甩了,她再提到类似话题,多少有些给人伤口上撒盐的嫌疑。

    不过岳梓童却不在乎:就算你抢走我老公也没事,大不了咱们姐妹来个两女共侍一夫啊。我能保证,就凭咱们姐妹俩,能把那个臭男人玩的服服帖帖,整天哈巴狗似的在(屁pi)股后面跟着转。

    童阿紫,你今晚说话,好像很放得开啊。

    环境能影响人啊,咱们都能一起来找鸭子了,共侍一夫算多大事?

    岳梓童嗤笑了声,抬手扶着楼梯停住了脚步,摘下墨镜看着贺兰小新,认真地说:今天白天,我去了京华。

    回家了?

    贺兰小新稍稍一楞,倚在了墙上,拿出香烟递给岳梓童。

    拿一颗叼在嘴上,岳梓童顺势坐在了台阶上,抬头用力吐出一口烟雾,不屑的耸耸肩笑道:呵呵,是啊,回家了。如果那个家,还算家的话。

    方便和我说说,为什么要回家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坐了下来,右手夹着香烟的姿势,媚惑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想让岳家对我高抬贵手,放我一马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狠狠吸了口烟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岳家处处给岳梓童使绊子,阻碍开皇集团的腾飞这件事,贺兰小新是绝对的知(情qing)者,自以为也很理解她为什么这样做,所以也没多问:结果,差强人意吧?

    何止是差强人意,简直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望着袅袅腾起的烟雾,岳梓童沉默片刻,轻声说:很巧,今天是大伯母的生(日ri)。扶扶苏,与他的女朋友,都在场。

    林依婷?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眸微微眯了下,看着她:我知道你这次为什么要答应我,来这种地方寻开心了。

    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受刺激了,觉得自己很可怜,实在没必要像以前那样了。呵呵,整天装个正经女人的滋味,其实很累。

    伸开双手做了个扩(胸xiong)运动,岳梓童一把搂住贺兰小新的脖子,低低(娇jiao)笑着:我决定了,以后要向你学习,学习你那种游戏人间的态度,特别潇洒。嘿,我算想通了,这个人活着啊,其实也就这么回事。好人是一辈子,坏人也是一辈子。无论活着时怎么对待人生的,死后都特么一个鸟样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笑了,笑容很深邃:姐们,我能保证,你这辈子会活的很精彩。跌宕起伏,一辈子能体会到别人十辈子,都体会不到的精彩。

    以后的事,谁知道呢?

    岳梓童站起来:少扯这些没用的啦,走着,今晚先玩开心再说。

    必须的,今晚必须要开心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啪地打了个响指,笑吟吟的低头,看了下手里盛着酒水的礼盒。

    俩人说说笑笑的,不知不觉来到了顶层楼梯拐角处。

    金帝会所分女宾部,男宾部,两个部门都在同一楼层,男宾部那边的包厢,要比女宾部这边多,毕竟前来寻开心的群体,还是以男人为主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,男人比女人更能想得开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两口子在某晚都来这地方潇洒,碰面肯定会很尴尬——所以,会所就把楼层隔开了,东边是男宾,西边是女宾,电梯也是分开用的,不过楼梯却是公用的,出了楼梯口外面有两个分别朝东西方向的小门,也算是安全应急通道了。

    出门后左拐,就是女宾部紫金卡会员才能来此的贵宾层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刚给岳梓童介绍到这儿,顶层楼梯口房门被人推开,几个男人说笑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男人三十多岁,戴着无框近视眼镜,银灰色西装白衬衣,脖子里扎着蓝领带,皮鞋擦的能当镜子用,谈笑间散出让土鳖心折的贵族气质,估计能让公主们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下跪膜拜,求包养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我还真没想到青山这个小地方,会有不逊京华那边的货色。今晚玩的很开心,多谢老三了。等你哪天有空去京华,我请你去七星会——

    男人说到这儿时,才看到站在下面拐角处的岳梓童俩人。

    做贼心虚的岳梓童戴着墨镜,贺兰小新却是素面朝天的,男人在看到她后,明显呆愣了下,随即笑了:呵呵,小新,你怎么会在这儿?

    国子哥,你认识她们?

    有个明显喝大了,正伸手解衬衣扣子的男人,本来是醉眼惺忪的,但在看到贺兰小新后,眼睛却一下睁大了。

    听男人一口叫出贺兰小新的名字后,岳梓童也很惊讶,低声问:他谁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只是昂着下巴,死死盯着那个国子哥,眼里好像在喷火,(娇jiao)躯也开始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是谁,毁了在少女时,一心要做个贤妻良母的贺兰小新,让她走上了这条路?

    孟东国。

    孟东国,正是贺兰小新曾经的丈夫,也是唯一的丈夫。

    她发誓,哪怕是到死,她都不会忘记孟东国赐予了她什么,那个晚上她醒来后,却要做一辈子的恶梦。

    是啊,认识。

    孟东国不敢与贺兰小新对视,讪笑了声挪开目光,随口敷衍老三:以前在一起过——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老三笑了:哈,国子哥,不能怪兄弟埋怨你了啊。你早就认识这等极品,却从没给兄弟介绍过,那也太不够兄弟意思了。没说的,我不走了,今晚要这妹子陪,国子哥你请客!

    老三说着,踉踉跄跄的快步下楼,伸手就搂向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滚开!

    贺兰小新后退,抬手打开了老三的手。

    卧槽,还尼玛很有个(性xing)嘛,敢拒绝三爷我?

    老三怒了,抬手就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老三会悍然动手,等站在新姐背后的岳梓童发现不对劲时,耳光的声音,响彻楼道,啪!

    贺兰小新居然被人打耳光了。

    一耳光抽过去后,自以为在青山地区混得着实不赖,跺跺脚都能震塌三层楼的三爷,可不知道他今晚招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,抽懵贺兰小新后,抬手采住她头发,猛地拉到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如果孟东国能及时喊停,无论三爷混得有多牛((逼)),在听说贺兰小新的(身shen)份后,都会立即吓尿了,跪地磕头如捣蒜那样的求饶。

    孟东国也张开了嘴,却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别看老三腆着脸的,与他称兄道弟的,其实这种在地方上靠打杀上位的大混子,在孟东国心中就是个贵胄公子哥不方便直接出面捞钱的代言人,祖坟冒青烟,也入不了国子哥的法眼。

    死了就死了,没什么了不起的,孟东国再找个代言人就是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老三死的值个啊——贺兰小新这臭表杂,不是恨得他要死吗?

    不是离婚那会儿,说的她有多么委屈,多么的贤妻良母吗?

    贤妻良母,会来这种鬼地方?

    无论是来找男公关的,还是亲自来当公主,(性xing)质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恨死了孟东国?

    他还恨死了贺兰小新呢!

    多大点事儿啊,不就是为她着想,委托好哥们让她品尝男人的酸爽滋味吗?

    国子哥不能做那种事,确实愧对新姐,为此他才找人替代他啊。

    他都主动戴绿帽,来维护家庭的安康幸福了,她怎么就不理解他的一番苦心,非得闹腾着离婚,还把这件事捅给两家老人呢?

    就因为她的闹腾,断送了他在官场上的大好前途,被迫辞职下海,变成一浑(身shen)充斥着铜臭味的商人。

    孟东国早就想抓贺兰小新的把柄,让她(身shen)败名裂,一报当年黯然辞职的大仇了。

    现在机会来了!

    无论老三被她撕了好,还是把全家都杀光也罢,都无法阻止孟东国向外宣布,贺兰小新来会所找职业鸭酸爽,干脆是来当公主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老三,你最好是当场干了她!

    孟东国(阴yin)森森的笑了下,看向了其他两个人,意思是说,都还愣着干嘛呢,还不去帮忙!

    这俩人,是老三的副手,洗白上岸之前,也是青山地区数得着的亡命徒。

    那俩男人会意,虎躯一震正要冲下去,帮三哥抓住贺兰小新,助他长驱直入——采住贺兰小新头发往自己裤裆里按的老三,忽然发出一声惨叫:啊!

    岳梓童动手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华夏顶级特工白玫瑰,对付三哥这种级别的混子,不要太轻松,一拳狠狠打在他左肋下,就疼地他惨叫着萎顿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