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35章 我想从良了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用轻佻的语气打击李人渣,在他骂骂咧咧声中扣掉电话后,岳梓童并没有像以往那样,感到(身shen)心放松,精神愉悦,反而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她刚才那些话看似是刻薄的玩笑,其实也是现实。

    她昨晚想了很久,才决意今天去京华,不惜一切代价,希望能说服岳家出面,化解自以为当英雄很伟大的李南方,当前所面临的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失败了,岳临城在巨额利益的(诱you)惑面前,最终展现出了他一个家主该有的大局观,把送上来的肥(肉rou)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能不能保住李南方,岳家是岳梓童唯一能依仗的势力。

    被拒绝后,岳梓童彻底的死心了,可她却又偏偏不甘——正是这种极为矛盾的心理,让她烦躁异常,驾车驶出停车场上了高速后,很快就把车速提到了一百三。

    车窗开着,凛冽的秋风倒灌进来,吹起她的秀发,用力扑打着她的脸颊,很疼。

    叮叮当,手机响了起来,这次是贺兰小新打来的电话,问她今天办什么事去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清楚,今天她去京华的消息,绝对瞒不住贺兰小新,不过她还是不愿意提起半个字,随便找了个借口,说这些天感觉太累,特意来外面散心。

    晚上带你去个好地方呀?

    贺兰小新当然不信她的借口,却没追问,笑嘻嘻的说:那地方才是让(身shen)心绝对放松的最佳场所。怎么样,去不去?

    去那什么金帝会所,找那个什么带磷青龙吗?

    在此之前,贺兰小新就几次提起过金帝会所的带磷青龙,说是被那种男人伺候过的女人,才没有枉自来世上走一圈,但都被岳梓童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始终以为,她还是个黄花女青年,怎么可以把(娇jiao)美的清白(身shen)躯,送给那些恶心人的鸭子呢?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却有些心动了。

    心动,不是想去那种地方堕落一次,而是只想感受下贺兰小新所说的那种境界,就是端着红酒翘着二郎腿,好像女王似的看着那些男人,奴才般的讨好自己。

    别说是上(身shen)了,捶腿也不行,这是岳梓童的底线,除了她的扶苏哥哥,与李南方之外,谁也不能碰她一下。

    扶苏?

    岳梓童心又猛地疼了下,也没听到贺兰小新说什么,点头回答:好啊,几点去?

    十点吧,这种事去早了没意思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那边嘻嘻笑道:梓童,你总算是能领略新姐我的一番苦心了。男人们常说的四大铁,就有一起((嫖piao)piao)过娼啊。其实咱们女人何尝不是?唯有一起找过鸭子,姐妹感(情qing)才会更深一层。

    得了吧,我去那边,就是感受下你所说的那种气氛。嗯,是放下女人所有的矜持,享受被男人伺候的愉悦。我可没打算让那些肮脏的鸭子碰我,哪怕是一指头。你想玩,自管玩你的就是,我保证不合瞎叨叨。

    就算你对人瞎叨叨也没事,咱们这个层次的女人,有几个没去会所找鸭子潇洒过的?也就是你吧,老古董一个。除了你之外,没谁会把这事当回事。好,好,你只是去感受潇洒气氛,新姐和你比起来,就是一((荡dang)dang)妇,你是圣女,哈。

    扣掉电话后,贺兰小新冷笑了一声:切,和我装什么贞洁烈妇呢,忘了你在微信上卖(骚sao)的样子了?

    听到她在后面冷笑,前面开车的黄秘书回头看了眼,低声问:新姐,回家?

    贺兰小新来到青山后不久,就在北城小清河边买了(套tao)复式楼。

    青山居住环境最好的地方,莫过于南城近郊了,那边群山连绵,植被茂密,空气清新,远比地处工业区这边的北城强好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选择北城,就是为了做什么事时方便。

    车上有货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新姐,您是要几号货?

    一号,七号。

    都有,在车后备箱内。

    嗯,随便找家酒店,吃点饭你自己回家,晚上我有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嗯了一声,后脑倚在座椅靠背上,缓缓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所说的货,全都是一些违(禁jin)品,国家大力打击的。

    一号货,就是她平时所用的,纯度最高的那种,但不是注(射she)(性xing)的,而是传统的粉状,液体形式的就是魔鬼,贺兰小新不敢轻易碰触,真怕万一把持不住,剂量稍大会把小命葬送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七号货,却是贺兰小新从来都不自己用的,只给别人用。

    别人,就是一些来自欧美的女人——贺兰小新在泰国,缅甸那边最高档的红灯区,有几个顶尖的夜场,里面所有的公主,大部分都是来自欧美的,当然也有本地的,或者是中东岛国南韩的,但没有华夏的。

    绝不会让华夏女人去那种地方坐台,是贺兰小新为数不多的底线之一,无论她有多么(阴yin)险毒辣,该杀人时就杀人,算计岳梓童时也不遗余力,却不想让同胞遭受外国人的羞辱。

    七号,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被拐卖绑架到那边的女人的。

    只需在她们的饮食中,放上少许剂量,她们就会摇(身shen)变成((荡dang)dang)妇(娇jiao)娃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华夏女人,贺兰小新丝毫不在意她们的感受,就像她在金三角的货物,从来不许流进内地市场那样,唯有这样,她才能在国内昂首走路,万一事败后,也不会被国人唾骂。

    今晚,她却决定要用七号,一号两种货,来暗算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无比的讨厌,岳梓童暗地里明明是个((贱jian)jian)人,在她面前却总是腆着一张脸装烈妇的样子,这会让她觉得自己矮了一头。

    让岳梓童在会所内与鸭子睡觉,让她从(身shen)体上堕落,还在其次,贺兰小新还要让她从灵魂上,也变成一个让人不齿的。

    一号毒品,就能完美的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还没有谁,在享受过一号后,能离得开这个魔鬼。

    这个魔鬼,却是贺兰小新圈养的,除了她之外,华夏没有谁能拿到最纯的一号,那么岳梓童要想继续享受升仙的感觉,除了乖乖的求她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通过特殊的毒品来控制一个人,这是贺兰小新的杀手锏,轻易不会祭出来,更不是随便一个人,就有资格被她浪费一号的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已经受够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受够了每次开会时,岳梓童高高坐在居中的椅子上,向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明明没什么了不起的大本事,凭什么在新姐面前装大尾巴狼呢?

    唯有夺下开皇集团,据为己有,贺兰小新才利用公司外销渠道,向世界各地‘推广’她的新产品,那才是一夜暴富的大买卖,远远不是卖几双袜子就能赚到的。

    呵呵,梓童,要说你就是这种命,不能赖我的。谁让你被扶苏甩掉后,我暗算你就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呢?

    谁让你自以为是,真敢把我当副手使用呢?

    谁让你不死在墨西哥,非得活着逃回国,自愿过生不如死的(日ri)子呢?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你自找的啊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时,新姐嘴角浮上的迷人微笑,让黄秘书看了后,心儿都是一((荡dang)dang),慌忙挪开目光,轻声说:新姐,酒店到了。

    嗯,我先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睁开眼,拿起手机拨号时,黄秘书知趣的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手机内传来一个男人殷勤的问好声后,贺兰小新才淡淡地说:马经理,你好。我今晚十点,要去贵会所去散心,给预留一个紫金包厢吧。

    好的,您放心,我马上就安排。

    马经理在那边顿了顿,小心的问:请问,您有特别指定的人吗?

    叫叶沈就好了。

    叶沈?

    对,就是叶沈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微微皱了下眉头:怎么,叶沈不在你会所做公关了?

    啊,不是,他在——只是,他已经很久没有来了。

    马经理当然不会告诉贺兰小新,说叶沈曾经在会所得罪过大有来头的人后,就再也没去过,会所也不希望他再去了。

    那你能联系到他吗?

    应该能。

    那就去联系,今晚,我只点他的钟。

    好,我这就联系,等会再打电话给您。

    满脸恭敬态度的马经理,等对方挂掉电话后,才坐下来给老板打电话,说有个紫金会员,特意点叶沈的钟,请问老板,要不要联系他。

    金帝会所没几个紫金会员,吴老板也特别看重这几个女人,只要她们提出要求,就会全力以赴的去满足她们。

    现在有紫金会员特点叶沈的钟,老吴没考虑多久,就指示马经理火速联系他,无做到让贵客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得到明确指示的马经理,马上就拨通了李南方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时,李南方刚到小区门口,电话一接通就(热re)(情qing)的说:哟,马经理,你这大忙人,怎么忽然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

    叶兄弟,别怪哥哥势利眼,我们实在招惹不起那些贵客啊。

    老吴能听出,李南方是在讽刺他,苦笑着解释了下,直接说正事:叶兄弟,你还记得会所的至尊会员新姐吗?哦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你第一次来会所工作。她刚才打电话,特意点了你的钟。你看——

    马经理,不是兄弟不想答应你,是我想从良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随口说了句,目光从后视镜上扫过,接着猛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他又察觉出了那双在暗中盯着他的眼睛,猛回头后,就看到一辆白色越野车,从数十米外的岔道口向西驶去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李南方立即启动车子,也没调转车头,直接挂上倒档,猛轰油门,向后急速退去。

    眨眼的工夫,李南方就倒车来到了三岔路口,迅速一打方向盘,正要调整车头时,又松开了油门。

    那辆白色越野车,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