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34章 那个人究竟是谁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给你一个亿?

    岳临城笑了:岳梓童,岳家欠你的,还是你的面子太大,就能价值一个亿?

    大伯,你听错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静的说:我不是白要岳家一个亿,我只是请你帮忙,从银行贷款一个亿。你该知道,当仙媚丝袜品牌打响后,会创造多大的利润价值。区区一个亿,用不了多久,就能还上的。

    她不说这个,岳临城还不生气。

    现在仙媚品牌的丝袜(热re)卖,供不应求之势越来越严峻——这代表着什么呀?

    代表着钱,代表着天大的利益!

    岳临城做梦,都想把开皇集团收回来,可他的脸皮,还没有厚到这种地步,唯有抱着我得不到,你也别想大把挣钱的晦暗心思,处处给岳梓童使绊子,打压她。

    哼,对不起,你这个要求——

    岳临城冷哼一声,刚要干脆的拒绝,岳梓童忽然说:我可以拿出30的股份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临城愣住。

    岳梓童缓缓说道:只要岳家答应我的两个要求,我可以拿出开皇集团30的股份,白白送给岳家,共同发展。

    没有永远的朋友,唯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,再次彰显了它的魔力,让岳临城一下子心动了,如果给予开皇集团全力支持,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,30的股份,一年内能给岳家创造多大的利润?

    不但他心动了,岳家其他人也都心思活泛了起来,岳夫人更是偷偷拽了下丈夫的衣襟,催促他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这次岳临城的表现,很配得上他岳家家主的(身shen)份,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后,才淡淡问道:你的第二个要求,是什么?

    他没说答应,也没说拒绝,就是要看看岳梓童的下一个要求是什么,如果仍然是这样简单,他会在故作沉吟后,再点头说考虑靠考虑。

    那些大人物,基本都是这样装((逼))的。

    第二个要求更简单。

    岳梓童走到桌前,看着岳临城轻声说:只需大伯亲自去青山,与某人吃顿便饭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她宁肯让出开皇集团30的股份来,就为岳家贷款帮忙贷款一个亿,再去青山与某人吃顿便饭?

    哇靠,这算什么条件啊,这就是故意送钱呢!

    听岳梓童提出第二个要求后,听到的人都在心里这样想。

    岳临城也有些愕然,问:那个人,是谁?

    碍于某种原因,我不能当众说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摇了摇头,说:我只能说,昨天他在无意中,帮了原(春chun)海集团老总林(春chun)海的小女儿一个忙,又把好像是来自岭南陈家的几个人打伤了。我能保证,他那样做,纯粹是看不惯那些人欺负弱女子,才一时冲动出手的。所以,我想请大伯——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岳临城干脆抬手,打断了她的话:这个要求,我答应不了你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呢?

    难到你不知道瓜分(春chun)海集团这块大蛋糕,是数家豪门大族共同出手的?

    把林(春chun)海全家人都((逼))上绝路,是大家早就在暗中达成的一致决定,绝不能更改,唯有这样,才能彻底免除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是,我们大家伙站在人道的立场上,都知道这样((逼))迫林(春chun)海小女儿貌似不仁义——但谁让她是林(春chun)海的女儿呢,必须得死。

    什么,现在忽然有个愣头青蹦出来,要充英雄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了?

    好吧,那就连英雄同志,一起打压吧,不把他给整的死不瞑目,那就显得几大世家豪门太无能了。

    我傻了,才会出面保护英雄,与岭南陈家明珠龙家等做对呢。

    岳梓童早就猜到岳临城会断然拒绝了,也没感到意外,更没提出别的要求,沉默片刻后说道:49的股份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那个人,她把送给岳家的股份,悍然增加了19,她本(身shen)只留下了说话能算的51。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啊,岳临城嘴角猛地抿了下,接着缓缓摇头,语气坚定的说:不行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说话了,语气轻飘飘的让人怀疑听错了:70。

    小花园内数十号人的窃窃私语声,随着岳梓童说出的这个数字,一下子鸦雀无声了,只因他们都很清楚,70的股权出让给岳家,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代表着只要岳家接受,岳梓童这个原公司总裁,就蜕变成了股东,变成了岳家的打工仔。

    同时也代表着,她无比看重那个人,为保住他。不惜豁出了血本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岳梓童为什么这样看重他?

    大家都静静的看着岳梓童,贺兰扶苏也是这样,好像明白了什么,眼底深处有痛苦神色,飞快的闪过。

    岳夫人很想再拽拽丈夫的衣襟,让他答应岳梓童的条件。

    只要丈夫点点头,就能把大有发展前途的开皇集团,收入囊中了啊!

    终于,岳临城发挥出了他岳家家主,该有的风度,面对巨额利润,他沉默良久,再次摇头:不行。你可以再换个条件,哪怕比这个更难一些,也不是不可商量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换条件。

    她连想都没想过,银牙用力咬了下嘴唇,轻声说:90,不能再多了。

    哇哦!

    小花园内众人,齐刷刷的发出了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90的股份?

    这就是把公司彻底让出来,岳梓童最多算个吃红利的小股东,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那个人,她居然把她母女后半生的立(身shen)根本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与岳梓童,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很多人都想迫切知道,甚至忽略了岳临城被震惊的脸色。

    岳临城也深陷进退两难的地步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只需他点头答应,亲赴青山与某人吃个便饭,就能唾手而得的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一方面,却是他要面临与其他几大家族的不愉快,甚至会翻脸。

    人脉重要,还是利益更重要一些?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岳临城,看他会做出什么选择。

    真正考验一个家主是否能胜任的时候到了,岳临城却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个考验,眼角不住局促的跳着,腮帮子也一鼓,一鼓的。

    岳夫人,不敢再拽丈夫的衣襟了。

    她终究是豪门贵妇,眼界要比一般女人高太多,很清楚岳梓童不惜拿出立(身shen)根本来换取某人平安这件事,可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岳临城摇头:梓童,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。还是那句话,你再换个更难的吧。

    打搅了,大伯,各位。

    岳梓童强颜欢笑,低声说了句,转(身shen)快步走出了月亮门。

    她今天擅闯岳家,其实只为保住那个多管闲事的某人,至于提出的第一个条件,就是个烟雾弹,她压根就没指望,岳家能帮她贷款。

    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只在乎,那个人能否被岳家保护,躲过岭南陈家等家族的残酷打击。

    那个人,究竟是谁?

    现场中有几个人,都知道贺兰扶苏苦追岳梓童最终却失败,接纳林依婷的事。

    本来,大家还疑惑,岳梓童怎么就这么傻,居然一再婉拒扶苏公子的追求呢,搞了半天,人家原来早就有了心上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心上人,岳梓童能为保护他,甘心把开皇集团双手奉送给岳家吗?

    那个人,究竟是谁呀,谁能告诉我!

    几个人都看向了贺兰扶苏,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个端倪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失望了,岳梓童走后,贺兰扶苏就与林依婷低头,轻声言笑起来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以往他苦苦追求的岳梓童,只是路人甲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并不知道,贺兰扶苏现在最想做的事,就是跑出去追上岳梓童,抓住她胳膊,哑声问她,那个人,是谁,是谁!?

    但他不能那样做。

    所以岳梓童还是一个人踏上了返回青山的航班。

    望着舱外夕斜的太阳,默默地发呆,等空姐提醒各位旅客,航班马上就要降落在青山机场的柔美声音响起后,她才自嘲的笑了下:呵呵,岳梓童,我怎么忽然觉得你很傻,很天真呢?李人渣明明看不起你,你也明明看他不顺眼,干嘛要为他这样做呢?

    关键问题是,你做了,他不知道啊。这不是犯((贱jian)jian)么,怪不得他喊你小((贱jian)jian)人呀。

    走出候机大厅时,岳梓童还神经似的自言自语,不时的晒笑一声:哼,我就是小((贱jian)jian)人,那又怎么样了,我喜欢啊,谁看不惯来咬我好了。

    竭力努力过后却失败的现实,让岳梓童觉得自己特没用,以往那种在人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((荡dang)dang)然无存,只想找个地方痛饮,喝个酩酊大醉,等酒醒后,谁特么还关李人渣的死活?

    想到李人渣,他的名字就在手机屏幕上闪烁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事?

    岳梓童来到停车场,倚在自己车头上,伸手扶了下墨镜问道。

    也没多大事,就是告诉你,我们只有两天的时间来筹钱了,你想到办法没有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干脆的反问:那是一个亿,又不是一两万,我能有个(屁pi)的办法啊?你真以为我睡一觉起来后,一个亿就能从天而降了呢?

    你要放弃了?

    不放弃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岳梓童拿出钥匙开门:总不能把我卖了吧?卖了,也不值一个亿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那边幸灾乐祸的样子: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滚你的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上车:你就不担心陈家会找你麻烦,还有心思考虑这些。

    担心能解决问题吗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那我为什么要担心。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岳梓童摘下墨镜,张嘴哈了口气:看来,我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等着给你收尸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我在你坟前痛哭一场,凄声哀唱几句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后,就可以愉快的嫁给别的男人了啦。你在那边请放心,我会过的很幸福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