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33章 就凭我叫岳梓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望着眼前一切,岳梓童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想到叔叔婶婶的白眼,想到她曾经养过的一只小花猫,想到了对她无比严厉,其实却很疼(爱ai)她的爷爷——她想到了很多,但大多数都是苦涩。

    她以为,自从母亲离开后,这辈子她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尤其她被逐出家门后,这儿更不值的她想念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却主动回来了。

    望着胡同深处雕梁画栋的门楼,岳梓童慢慢摘下墨镜,露出满是复杂神色的双眸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无计可施,她怎么会回来!

    可就算她硬着头皮回来了,又能起到什么作用,岳家会看在她(身shen)上流淌着岳家的血脉份上,答应她的要求吗?

    就在她发呆时,一个中年妇人从背后走过,看了她一眼,随即惊喜的问道:咦,你是梓童?

    啊,王婶,你好。

    岳梓童眼睛一眨,看向了女人,笑着打招呼问好。

    王婶,是岳家的家政人员,从年轻时就在这儿工作了,算是看着她长大的,连忙放下手里的菜篮子,拉住她的手:什么时候回来的呀,怎么不回家呢?

    刚说完这句话,王婶就想到了什么,赶紧松开手,讪笑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岳梓童当前与岳家是什么关系,王婶这种家政人员不是很清楚,不过却知道她很不被待见,如果让岳家人看到俩人握手亲(热re)寒暄,肯定会对王婶有看法。

    王婶在这干了那么多年,实际上早就成为了岳家的一份子,自然不想因此而失去工作,飞快的看了眼胡同里,低声说:梓童,别怪我——

    王婶,别说了。我都清楚,不会怪你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摇了摇头,笑道:王婶,帮我个忙,告诉我爷爷一声,就说我来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,已经不在这儿住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一呆,问道:我爷爷去哪儿了?

    王婶摇头:不知道。

    老岳(身shen)份超然,他病愈从岳家家主位子上退休后,选择了去外面颐养天年,至于他到底去了哪儿,王婶这个档次的人,还没有资格知道。

    那现在,谁在家?

    大少爷。

    王婶所说的大少爷,就是岳临城,年轻时的称呼,现在也没改过来。

    岳临城,可以说是岳梓童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,他就看着岳梓童不怎么顺眼。

    是他,在惊闻远在墨西哥的岳梓童叛国投敌后,不等尘埃落定,就急吼吼把她逐出了家门,结果却闹了个天大的笑话,连带着整个岳家都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还是他,羞恼岳梓童给他带来的耻辱,不顾他的(身shen)份地位,想法设法的竭力打压她——对这个大伯,岳梓童是没有半点的好感。

    梓童,还要我进去说一声吗?

    看岳梓童脸色忽青忽白的,足足半分钟都没说话,王婶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麻烦王婶,告诉我大伯,就说我想见他,有要事相商。

    好,那你稍等。

    王婶提起菜篮子,刚走了几步又想到了什么:对了,梓童,今天是你大伯母的生(日ri),有很多客人在家里。我怕——

    王婶在为岳梓童着想,担心她被岳临城毫不客气的拒绝,让客人们看笑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没想到,今天会是大伯母的生(日ri),皱了下眉头随即笑道:没事的。

    好,那你稍等。

    王婶没有再说什么,提着菜篮子快步走进了胡同内。

    岳家的后院内,摆了七八桌宴席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大部分都是岳临城夫妻的朋友,还有一桌是岳家的世交后辈子弟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,林依婷就是其中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看得出,林依婷与扶苏哥哥的感(情qing)很好,坐在一起,女孩子还挽着他的胳膊,神采飞扬满脸都是幸福神色。

    依婷,什么时候与扶苏公子订婚呀?

    一个圆脸女孩子,用不加修饰的羡慕眼神,看了眼贺兰扶苏,开玩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快了呢。

    林依婷眼角余光扫了眼贺兰扶苏,甜甜的笑着回答:燕子,到时候别忘了来祝福我哦。

    那是自然,哪怕天上下刀子,我也会去。

    燕子端起高脚杯,建议道:各位,咱们就借花献佛,预祝扶苏公子与依婷,早(日ri)走进结婚(殿dian)堂吧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一桌年轻人都举起杯子,轻笑道:这杯酒,都得干透。谁不干透,就是对扶苏公子,或者依婷有想法。哈,哈哈,我看谁敢不干透。

    多谢大家的吉言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微笑着,端起酒杯时,就听到旁边长辈席上,有人低声怒叱:她怎么来了?让她走,岳家没有她这号人!

    大家下意识的看过去,就看到方才还与亲朋好友谈笑风生的岳临城,此时已经拉长了脸,低声训斥一个家政人员:王嫂,你现在就去告诉她,岳家不欢迎她!

    谁呀?

    谁来了?

    七八桌客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岳临城那边,脸色好奇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临城。

    与岳临城坐在一起的岳夫人,眉头微微皱起,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岳临城可是岳家的家主,今儿当着这么多的客人,无论遇到什么事,他都该保持他一家之主的镇定,泰山崩于眼前都不带眨眼的才对。

    被夫人提醒后,岳临城才意识到他的气度不够,被客人看轻了,心中更加怨恨岳梓童,表面上却不得不忍者,轻哼一声,语气放缓对王婶说:王嫂,就按我说的去做吧。

    王嫂刚点头,一个淡淡的声音从月亮门外响起:有什么话,直接对我说就好了,不用麻烦王婶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齐刷刷的回头,看向月亮门。

    穿着白色风衣的岳梓童,双手抄在口袋中,神色淡然的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咦,这是谁呀?

    有不认识她的人,轻声问同伴:怎么敢擅闯岳家啊。

    她啊,是被岳家逐出家门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同伴用更低的声音回答:你不认识她吗?前段时间上过新闻的。

    哦,原来是她啊。

    不认识岳梓童的人,都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林依婷也不认识岳梓童,不过却早就听说过,贺兰扶苏好像苦苦追求她很多年了,心里也早就把她当做了最大的(情qing)敌,一心想找个机会,好好与她比试一番,看看谁更优秀!

    现在,她终于看到岳梓童了,双眸微微眯起,心中冷笑,呵呵,我还以为多么优秀的一女人呢,不过如此嘛,除了个头高挑点,长得漂亮些,名头大了些,还有哪一点能比得上我呢?

    眼角余光再次看向贺兰扶苏,他也在看着岳梓童,脸上依旧带着符合他(身shen)份的淡然笑容,目光平静,就仿佛只是遇到了个熟人。

    不过,林依婷却能感觉出扶苏哥哥的内心,远没有外表这样平静,因为在岳梓童刚一露面,他就下意识挣开了她的右手。

    这让林依婷心儿突地跳了下,再看向岳梓童时的眸光,森冷了许多。

    是谁让你进来的?

    岳临城可没想到,岳梓童敢擅闯岳家,感觉被挑衅了,怒火腾地冒了起来,再也顾不得保持他家主的尊严了,腾地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我想进来,就——进来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时,看到了贺兰扶苏,也看到了他(身shen)边的女孩子,心中猛地一揪,赶紧看向了岳临城。

    出去!

    岳临城再次拍桌子,厉声喝道:清科,准备打电话报警,就说有人擅闯民宅!

    报警?

    擅闯民宅?

    呵呵,这该是岳家家主能说出来的话吗?

    唉,区区一个岳家弃女,就让岳临城如此表现,无论是气质,还是大家风度,与岳老爷子相比起来,差了不止一倍啊。

    有人在心里这样想时,岳梓童说话了:答应我两个条件,我马上就走,以后都不会踏进这个家里半步!

    岳临城笑了:哈,岳梓童,你说什么呢?答应你两个条件?你以为你是谁呀,我凭什么要答应你呢?

    就凭我叫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梓童缓步走了过来:就凭我爸叫岳临东。就凭我的(身shen)上,与你一样,都流淌着岳家的血脉。就凭我在这个家里,曾经生活过足足二十多年。就凭我被无故逐出家门,岳家必须要给我个说法。

    岳临城一呆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发现,他这个侄女竟然是这样的伶牙俐齿,说出这番话,让他无以应对。

    哟,你还知道你是岳家的人呀?

    一个刻薄的女子声音,从旁边桌上响起:你不说,我都几乎忘记了。这些年来,你好像只在外面给岳家惹麻烦了,从没为岳家做过哪怕丁点的贡献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,是岳临川的夫人,年轻时也是来自别家的豪门闺秀。

    她虽说很不忿老岳把家主之位传给岳临城,但那是兄弟俩之间的矛盾,当‘外敌入侵’时,还是要团结一致的。

    二婶,我给岳家惹过什么麻烦了?

    岳梓童看向女人,淡然说道:还请二婶明示,我也好改过作新。

    你——

    岳二夫人顿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她总不能说,岳梓童被误会叛国投敌后,急不可耐的岳家搞了个乌龙,弄得颜面尽失吧?

    冷静,一定要冷静,绝不能被这个小((贱jian)jian)人气昏了头脑,在人前丢人。

    岳临城心里这样想着,深吸一口气,缓缓坐了下来:说说你的两个要求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没心思在这儿多呆,尤其是看到贺兰扶苏后,既然岳临城暂时退让半步,她也就想快快说完就走:第一个,请岳家帮我贷款一个亿。

    她不能说让岳家高抬贵手放她一马,现场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呢,虽说大家都知道岳家在暗中打压她,可只要她提出这个要求,就等于撕下双方最后一层遮羞布,岳临城会即刻翻脸的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