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31章 岳梓童的真心话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又打电话来干嘛呢?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李南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叶小刀就骂上了:草,你每次给刀爷打电话,都没什么好事,不是破财,就是帮你教训人。认识你这种兄弟,我特么上辈子肯定(日ri)了狗了。

    你是我兄弟,老子摊上事后,不找你,还能找谁?

    李南方理直气壮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叶小刀这那边怪叫:干你一万次啊,这也能算理由?

    唯一的理由。

    好吧,刀爷被你打败了。说,毛事?

    今晚我不是认了个小妹——

    知道啊,你也帮我认了,我拿了十万块当红包。李南方,你可千万别告诉我,你认那女孩子当小妹,就是因为她有麻烦了,想帮她,却又非得把我拖下水。

    叶小刀,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聪明了啊。很不错,继续保持这状态。

    尼玛,我就说你给打电话没好事吧?唉,赶紧放(屁pi)。

    叶小刀叹了口气时,那边传来女人的哼唧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十次给他打电话,其中有八次是他(身shen)边有女人,这货真不怕会精尽人亡,但早晚都有他后悔的那一天,毕竟男人再强壮,也不是铁打的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不过,李南方只会担心他的(身shen)体健康,却绝不会去干涉。

    兄弟是兄弟,可以为了一个电话去杀人,可以在战场上把后背放心交给对方,也可以把他账户里的钱,偷偷划到自己账户里来——李南方就干过几次,但他不会在女人问题上,教给叶小刀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我承认,刚开始认晚晴当小妹时,就是脑子发(热re)一时冲动,有些为拉拢董世雄而施恩图报的装((逼))嫌疑。但现在我不这样想了,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,我还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把今晚陈强等人来找茬,结果被打残的过程,简单叙述一遍后,李南方抬手推开了一扇窗,看着燕山小区南边的夜空,淡淡地说:女孩子喊我哥时,我忽然想到每年中秋节前两天,你总是喝醉酒像孙子那样的嚎啕大哭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没吭声,女人的哼唧声也听不到了,唯有火机点烟的啪哒声,从手机内传来,还有牙齿打颤的响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再说什么,倚在窗台上,也点上了一颗烟。

    两兄弟相隔万里,一个是白天,一个是在黑夜,但他们现在所想的,却是同一个女孩子,叶小刀那个已经离世九年的小妹。

    如果年仅八岁的小妹,没有被父亲得罪的仇家女人,故意推落山崖摔死;如果女孩父母没有因为女儿讨回公道,而被打断腿,双双上吊自杀——在山外上初中的十五岁少年,绝不会成为现在的叶小刀。

    那个导致叶小刀变成当世超一流杀手的人家,也只是那个偏僻小山村的村长而已,恐怕他们早就去了(阴yin)间的一家五口人,再重生三次,也不会想到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因小妹是被村长夫人杀死的,所以叶小刀对女人没多少好感,这也是他总是不停糟蹋已婚少妇的原因。

    除了李南方之外,没谁知道叶小刀每逢小妹摔死的那个晚上,都会喝个酩酊大醉,嚎哭一场的。

    说吧,想让我做什么?

    足足一支烟的时间过去后,叶小刀才在那边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我只告诉你有谁想((逼))死晚晴,至于该怎么做,那是你的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了个哈欠,把烟头弹出窗外:不早了,老子要睡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叶小刀就在那边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今晚认林晚晴为小妹时,李南方为什么要把她介绍给叶小刀?

    让他给点见面礼是其次,回国跑来保护林晚晴也在其次,关键是李南方希望他能走出小妹被杀的(阴yin)影,别再总是找女人,夜夜笙歌,自己找死了。

    好吧,李南方承认,这三点都不是他找叶小刀回过的主要理由——他其实是个怕麻烦的人,不想把宝贵的时间,都浪费在与岭南陈家那些人撕((逼))中。

    给叶小刀找点正事来看,让他远离那些红颜祸水保证(身shen)体,还能免去自己招惹的麻烦,这绝对是一举数得的好事啊,李南方不这样做才是傻了呢。

    搞定这件事后,李南方可以安心休息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更想去对门睡觉,像昨晚那样,什么都不做,只搂着(娇jiao)俏迷人的龙局一觉到天亮,就是一种享受啊。

    不过很明显,在他决定要插手林晚晴这件事后,龙城城就对他关上了她家房门。

    唉,幸亏老子不是叶小刀那种离开女人就睡不着的比虫子。每逢想到这一点,老李就想同饮一番。酒后对天狂笑,女人们,我才懒得搭理你——

    叮叮咚咚的铃声,打断了李南方的自恋,来电显示小((贱jian)jian)人。

    接,还是不接这个问题,对李南方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,手指好像跳舞那样,在屏幕上轻轻一滑,电话接通了:怎么,岳总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想男人了?

    岳总捏着嗓子发嗲的声音,让李南方起了层鸡皮疙瘩:是啊,想男人了,想的要命,浑(身shen)难受哦。唉,少女空虚寂寞冷的滋味,简直是让人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更正一下,请别污蔑少女这个美好的字眼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(床chuang)前,直(挺ting)(挺ting)的仰面躺了下去:哦,对了,恰好我也有事要告诉你。你先说,你说完了,我再说。

    你认林(春chun)海的小女儿为小妹了?

    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李南方眉头皱了下,接着舒展开了。

    今晚这件事闹的这么大,肯定瞒不住人的,只是李南方没想到忙成贼的岳梓童,会知道的这样快。

   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,就问你个事儿,是不是看人家长的漂亮了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想效仿西门庆,与潘金莲害死武大郎?

    对呀,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扯淡呢吧?

    明知道是扯淡,你还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,那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在那边沉默片刻,才说:你无法想象他们有多么的强大。我知道,你可能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。但你与他们相比起来,就像兔子与老虎,没有丁点的反抗能力。他们要想弄死你,就与踩死一只蚂蚁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:怎么是个人,都把我比喻成一只蚂蚁呢?你几个时候,见到过我这么强壮的蚂蚁?

    你不怕死?

    怕。谁不怕死,谁傻瓜。

    那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?

    再蠢的事,也得需要人去做。

    李南方翻(身shen)坐起,正气凛然的说道:(身shen)为七尺男儿,如果在弱女子被人欺负时,却胆小怕事无动于衷,那还是个男人吗?古人云,虽万千人,吾独往矣。别人不想,也不敢管的事,我来管!

    我要那天,再遮不住我眼;我要那地,再埋不了我心;我要那众生,都明白我意;我要那诸神都烟消云散!

    李南方翻(身shen)从(床chuang)上站起来,左腿蹬,右腿弓,右手打电话,左手高高举起,对着窗外,越说越激动时,被那个不懂(情qing)调的女人打断了:你这((逼)),要装多久?

    这个字眼,是女人能说的?

    李南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女人也是人,尤其是不要脸的女人,还有什么话是说不出来的?

    岳梓童懒洋洋的说:其实现在我才发现,其实女人与男人一个样,唯有不要脸了,才会品味到活着的乐趣。

    岳梓童,你堕落了。

    堕落,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岳梓童说:说正事,你怎么应付那些人?

    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

    我是你亲亲的小姨,能不关心外甥吗?

    少扯。

    李南方淬了一口,盘膝坐下:这件事你就别管了,我既然敢惹,我就能承担得起。

    用非常规手段来对付他们?

    不愧是岳梓童,就是聪明,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你不知道,他们也是用非常规手段,来对付晚晴的。

    可他们太强大了,而你这边真正能用的,却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?除了我,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惊,我刚与叶小刀通话,她就知道了,难道在我家里安了窃听器?

    岳梓童缓缓地说:我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我说,是我。

    岳梓童重复了一遍,呵呵轻笑:南方,有没有被感动呀?当你招惹灭顶之灾时,唯有我能坚定不移的站在你(身shen)边,与你风雨同舟,不离不弃,笑对死亡,向苍天大声呐喊,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!

    李南方彻底被岳总的不要脸给打败了:你还是洗洗睡吧。

    回来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声音,忽然低沉了起来,还带着明显的颤音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角一跳,装作没听清:你说什么?

    你回来吧,我想你了,希望早上睁开眼后,就能看到你躺在我(身shen)边。那样,我会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是女人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声音,更加低沉,甚至还带有了丝丝的哭腔:南方,我知道,我以前做过太多对不起你的错事。今晚,我要当面对你说声对不起。希望,你能原谅我,回到我(身shen)边。我发誓,我会做个最称职的妻子,你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丈夫,恩(爱ai)到永远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心,化了,深(情qing)也激动了起来:梓梓童,这是你的真心话?

    天地可鉴,(日ri)月可表!

    好,那我马上回去,用最快的速度!

    李南方很激动的样子,接着又说:但,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。只因我帮助林晚晴,与那些人对抗,龙城城给我打电话说,她不会再帮我收购临市那家企业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声音猛地提高:那你回来还有个(屁pi)用!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,很开心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所熟悉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