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30章 是英雄又能怎么样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把董世雄俩人搬到公司总部后,陈大力打了个十几个电话,召集他在街头上的小弟,赶去总部加强安保强度。

    自付在江湖上闯((荡dang)dang)难么多年,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的陈大力,今晚总算是开眼了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李总功夫很高,却从没想到他出手会这样狠辣,轻描淡写间,就废了一根腿,一个眼珠子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开眼了,也把陈大力吓坏了,担心会有人来找李总麻烦,安排好董世雄后,带着十几个临时召集来的小弟,杀来了青山酒店。

    有眼尖的小弟,老远就发现了酒店门口的警车,提醒大力哥是不是暂避风头?

    当着警察的面,召集这么多小混子露面,那纯属麦糠擦(屁pi)股,自找不利索,陈大力吩咐众小弟坐在车上别动,他自己过去先看看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刚走到酒店门口,迎面看到白灵儿刚好从大厅内走出来,陈大力想躲,却已经晚了:别走,你给我过来!没听到啊?再走一步试试!

    对青山市这些有名的混子,白灵儿几乎都认识,还没有不被她收拾过的,所以陈大力看到白警官就头疼,尽管他早就浪子回头不再混了,但耐不住心里有(阴yin)影啊。

    白警官,您叫我呢。

    真心不敢逃的陈大力,唯有硬着头皮走过去,点头哈腰的问好。

    看了眼不远处的警车,白灵儿转(身shen)走下了台阶:过来,问你个事。

    白警官,我什么事也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你想进去蹲两天?

    白警官,我好像没犯法吧?

    我抓人,还管不管你有没有犯法?

    对白灵儿的霸气回答,陈大力唯有苦笑,举起双手表示阿儿服了有。

    我也不为难你,给我说说今晚的事就行。

    白灵儿眼珠一转,淡淡地说:刚才,我已经顶着上面的压力,擅自放掉了李南方。不过,我还是要有第三个人的口供,那样才能更大程度的替他开脱。

    枉自陈大力自称江湖老鸟,愣是被白警官给哄得一愣一愣的,听说要给李总开脱后,他怎么可能不添油加醋,吐沫星子乱飞,大说特说董世雄俩人的悲惨,李总的侠义(情qing)怀,岭南陈家的残忍?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啊,我就说李人渣在伤人后,怎么还能稳坐钓鱼台,有持无恐呢。

    如果我是陈家,也不希望警方插手这件事,唯有暂时吃个哑巴亏,图谋以后再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该,活该!

    特么的,这些世家大族还真心黑不要脸,都把老林搞得家破人亡,只剩下患病小女儿了,还把人往绝路上((逼))。

    李人渣总算是做了件好事,如果换成姑(奶nai)(奶nai)我,非得把陈强俩眼珠子都扣下来。

    好了,没你什么事了,以后走路小心点,别被人从(阴yin)沟内发现你的尸体。

    满脸关心神色的白警官,拍了拍陈大力的肩膀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她没坐警车,一来是刚与韩军翻脸,抹不开面子;二来也觉得林晚晴很可怜,(身shen)为代表着正义的人民警察,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她被((逼))上绝路呢,必须想办法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李人渣都能做到的,白警官没理由连他都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信步前行间,白灵儿给某派出所所长打了个电话,提醒他近期最好在以某公司总部为核心的地段,加强巡逻警力,因为刑警队收到线人报信,要有一批邪恶势力,试图在那边做案。

    不说白警官的面子在这儿摆着,单说这个消息的重要(性xing),某所长就不能不慎重对待,自然是连连答应,立即派遣警力,加强那边的巡逻。

    想了想,白灵儿又拨通了闵柔的手机。

    刚晚上十点,闵柔还没有休息,接到白灵儿的电话后很开心:灵儿,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呢?

    上次闵柔遭到董君暗算时,与白灵儿结下了深厚的姐妹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小柔,今晚青山酒店出了个案子,我觉得最好是和你说一句。

    什么案子呀,还有必要和我说?

    那边的闵柔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白灵儿犹豫了下:事关李南方。

    闵柔与李南方是什么关系,白灵儿早就知道了,也知道她最近从来都不提李南方,但还是忍不住和她说一声。

    闵柔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灵儿轻笑了下,说:小柔,如果你不愿意听他的事,那我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闵柔轻轻叹了口气,问:唉,他又惹什么祸了?

    这次他惹得祸,有些大,说是捅破天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把陈大力所说的那些叙述一遍,白灵儿末了说:我给你打电话说这些,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你劝劝李南方,让他赶紧滚粗青山市,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,以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闵柔呵呵轻笑:灵儿,我现在与他没有任何干系了,干嘛还要管他?他自己惹得事,自己解决就是了。

    她嘴上说的绝(情qing),实则心里早就乱了。

    她肯定知道岭南陈家,是个什么样的存在,不过从来都没关注过,毕竟双方压根不在一个档次上,陈家是太阳,她只是一小米粒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不得不关注陈家了,事关她心中永远的痛,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挂了白灵儿的电话后,闵柔跪坐在(床chuang)头,望着窗外的星空,很久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(春chun)海集团被瓜分的事,闵柔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没觉得林(春chun)海有多惨,这都是他自找的——但却从没想到,林(春chun)海为他犯下的错,会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,家破人亡,只剩下个患病的小女儿,还面临被((逼))上绝路的危险。

    恰恰在这时候,李南方出手了,居然认了林晚晴为小妹。

    白灵儿在听陈大力说出这件事时,第一反应就是李南方脑袋被门挤了,就算可怜林晚晴,想帮她,可也别与那么强大的势力对着干啊。

    白灵儿有这样的不解,那是因为她不了解李南方。

    闵柔了解他,不需要任何的理由,她就是了解他,就像换她是李南方,也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我以为,我会永远忘记你的,这些天也以为把你从我心里推出去了。现在我才知道,你一直没走,只是在我心里藏的更深了些罢了。呵呵,李南方,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,这么不要脸呢?

    女孩子痴痴笑了下,低头拿起手机,拨通了岳梓童的手机。

    既然那个男人深藏在她心里赖着不走,那么在他遇到大危险时,闵柔唯有竭力去帮他——通知岳总。

    相信岳总在得知林(春chun)海家的惨状后,能大发善心,以岳英雄的(身shen)份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保护弱女子,继而让那些强大势力,放过李南方。

    嘟嘟声响了很久,电话才被接通,岳梓童略带疲倦的声音响起:小柔,有事?

    这些天岳总累坏了,全是因为工作,新车间的建设如火如荼,仙媚丝袜的数条生产线二十四小时的连轴转,仍然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越忙了,就越有可能出错,这几天仙媚丝袜新车间的建设工地上,接连发生意外事故,导致几名工人受伤,耽误生产不说,还要面临无法按时交货,会支付大额违约金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么多事堆在一起,让岳总真恨不得会分(身shen)术来处理啊,几次婉拒了贺兰小新晚上下班后去某会所放松的邀请。

    岳梓童知道贺兰小新去会所放松是什么意思,不过她对此真心不感兴趣,她还是个女孩子——哦,不,现在不是了,只是个小良家,怎么可能去那种鬼地方呢?

    非但如此,晚上她再也不看电影,玩微信了,匆匆洗个澡后就扑倒在(床chuang)上,一觉到天明后,还打哈欠流泪的不愿意起来。

    刚接通闵柔的电话时,岳总还是闭着眼的,随时都会睡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当她听到李南方的名字后——特么的,如海的困意,你跑什么呀,有本事来缠着本小姨,让我沉沉睡去,懒得去听人渣的任何事!

    岳梓童有个优点,那就是只要不与李南方谈话,她几乎从不打断别人的话。

    听闵柔说完后,已经盘膝坐在(床chuang)上的岳梓童,呵呵冷笑了几声:认刚认识的女孩子当小妹,为她不惜下重手伤人,与岭南陈家直接放对。啧啧,不惧强权,拔刀相助,很经典的英雄救美桥段嘛。很可惜啊,人家女孩子已经有董世雄了,估计他会失望了。再丧心病狂点的话,就会让姓董的莫名其妙死亡。

    闵柔在那边沉默了片刻,忍不住的说:岳总,我觉得他不该有这种想法,就是单纯的看不惯那些人的做法,这才愤而出手的,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那可说不定。

    岳总言不由衷的撇撇嘴,问:小柔,你及时告诉我这些,是想让我帮他,也帮林晚晴渡过这个难关吧?

    闵柔没否认:岳总,林晚晴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唉,我当然也知道她是无辜的。我也没想到,林(春chun)海的下场会这样惨——那些人,做的也确实过分了。

    幽幽叹了口气,岳梓童问:我站出来,有用吗?

    闵柔没回答。

    岳梓童摇了摇头,满嘴苦涩的说:别看是我给他们创造了瓜分(春chun)海集团的机会,可没有谁会因此而感激我。

    她没说错。

    如果那些人会感激她的话,那么她就不会被排在哄抢(春chun)海集团这块大蛋糕之外了,更不会连本已铁板钉钉收购临市厂子的事,也被龙城城搅黄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英雄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承认,还是竖着双手大拇指的承认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她拼命挣来的,只是个英雄的称号而已,那些实惠东西,却没她一点点的份。

    岳总,您别多想,我只是给您说一声。晚安。

    闵柔陪着她发了会呆,轻轻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没有多想。就算多想了,又有个(屁pi)用?

    岳梓童自嘲的笑笑,低头翻阅着手机电话本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