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29章 舒服了你就叫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想到韩军当着李南方,当着其他两个同事的面,说的那些话,白灵儿真想——真想抓起手枪,对着自己脑门砰地一声。

    你的脚,很疼吧?

    李南方走过来,语气里满是关心的意思,蹲下伸手去拿她右脚。

    手指刚碰到她脚腕,白灵儿就像触电那样,猛地一缩,接着飞起踹向李南方的下巴:滚,给姑(奶nai)(奶nai)滚开!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抓住了她脚腕,脑袋一偏躲开她飞踹而至的左脚,腾(身shen)站起,把白灵儿右脚往高处一抬,(身shen)体失去平衡的白警官,慌忙下意识的双手抓住了椅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始脱她的鞋子,白灵儿哪肯,挣扎着左脚又踹:放开我,混蛋,谁让你动我了?

    抬起膝盖,挡住白灵儿左脚,李南方皱眉淡淡地说: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,我把你衣服脱光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能说出来,就敢做出来的货,白灵儿已经领教过一次他的可怕了,真担心惹他再发疯,那她可就惨了,唯有低声咒骂着什么,却不挣扎了。

    被女孩子骂几声混蛋,又缺不了胳膊少不了腿的,李南方不会在意,把鞋子放在桌子上,除下了(肉rou)色丝袜。

    白灵儿的脚很好看,很秀气,应该像她睡着了时的样子,(娇jiao)憨的让人想亲一口——当然了,再好看的小脚,李南方也不屑拿嘴巴去亲的,给钱都不行,这是他的底线!

    很多****资深前辈都说,就欣赏值来说,秀足比她最私密的地方都要高,仅次于她那两个喂孩子的(奶nai)山。

    叶小刀就是这样认为的,并把有一双好看的小脚,当做他泡妞的几大标准之一。

    对刀爷这种喜好,李南方是深恶痛绝,俩人在翻脸撕((逼))时,不止一次的威胁他,要往他嘴里塞上一只女人脚,撑死这呆((逼))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第一次,无比认真的捧起女孩子的小脚,看到她因为极度紧张,而紧紧缩起的脚趾好像蚕宝宝那样可(爱ai)后,李南方总算有了刀爷的几分超凡脱俗感悟。

    不就是个臭猪蹄吗?还真当我没见过啊,害羞脸红的样子,好像衣服没我剥光了似的,切。

    看到白灵儿小脸通红,李南方故作不屑的嗤笑一声,收敛被秀足激起的某种异样,开始检查她的脚趾。

    大脚趾的指甲已经翻开了,半截都变成了黑色,有鲜血从指甲缝里向外冒出来,都说是十指连心,脚趾也是这样,怪不得白灵儿这么牙硬的小母豹,受伤后也会疼的打哆嗦。

    白灵儿没理他的冷嘲(热re)讽。

    白警官不是不想骂人,不是不想一脚把这个混蛋的下巴踹歪——特么的,怎么回事啊,被他拿在手里后。姑(奶nai)(奶nai)怎么会浑(身shen)无力,浑(身shen)麻酥酥的,甚至还盼着他,亲一口呢?

    你这指甲算是废了,脚趾也有些骨裂,都肿了不是?不过不要紧,会有新的指甲长出来。幸亏你还年轻,新陈代谢快,(身shen)体的自我修复本能很强悍,只需简单包扎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个娘们似的,絮絮叨叨的说着,抬脚勾过一把椅子坐下,把那只小脚搁在自己腿上,又从桌子上拿过一杯没喝完的白酒,倒在她的脚趾上,用拇指食指两根手指,为她轻轻按摩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灵儿感觉很疼,却又偏偏很麻,很痒很舒服,猛地打了个激灵,赶紧用力抿住了嘴唇,低头看向了地板。

    包厢里很静,眼珠被李南方用酒杯抠出来的陈强,小腿胫骨被砸断的晓军,刚在白灵儿与韩军争执时,酒店保安已经把人架了出去,所以没谁来打破当前的沉寂。

    包厢内的气氛很压抑,也很微妙,有种说不出的暧昧。

    呃——

    闭上眼昂起下巴,感受着右脚足尖传来麻酥酥的白灵儿,发出了一声低低的鼻音,打破了当前的暧昧,让她猛地睁眼,本来已经慢慢恢复平静的小脸,再次涨红,下意识的猛缩脚,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舒服了你就叫,这对你(身shen)体恢复有好处,别憋着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抓住她脚腕,搁在了腿上,拿过一块餐巾,叼在嘴上用牙齿咬着,刺啦一声撕下一条,在酒杯里蘸了下,仔细包住了她的脚趾。

    滚尼玛滚吧啊你,谁舒服呢?我是疼地!

    白灵儿羞恼的低声骂着,却没缩回脚。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看到,某个混蛋在给她抱住脚趾后,那双贼手还在她秀足上轻轻摸索,动作轻佻的让姑(奶nai)(奶nai)害羞,可怎么就任由他光明正大的把玩呢?

    是,是,你是疼地。嘿嘿,白警官,你脚丫子还真好看,怎么长的啊?

    滚,老娘是来办案的,不是来让你谈论我脚是怎么长的!

    你是来办案的?我怎么觉得,你是来故意显摆你脚丫子多好看的呢?

    李南方为她穿上袜子,抬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灵儿想发疯,想杀人,想——算了,打又打不过这扮猪吃老虎的混蛋,忍了先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给她穿上鞋子,白灵儿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快走几步,离得他远远地——咦,刚才还疼地要命的脚趾,现在居然不怎么疼了。

    你会中医里的捏骨术?

    白灵儿稍稍用力,跺了下右脚,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在上警校时,就曾经听说过,中医里有一门捏骨术,对修复骨裂有着神奇的功效,不过却从没听说过当前有哪个中医会这手绝活,因为早就失传了。

    不是很精通,但治疗你这点小伤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得意的显摆了着,也没看他拿钥匙,就把韩军铐在他右腕上的手铐摘下来,随手扔了过来:那个韩军,在追你啊?

    白灵儿接住手铐,咔嚓锁在自己腰间,双眸一翻:这关你什么事?

    就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惊讶个毛??

    就你这种脾气的母老虎,居然也会有男人追。

    李南方认真的说:白警官,虽说我知道你喜欢我,可能已经打定主意要非我不嫁了。但我还是希望,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,而不是结婚后为了谁给孩子换尿布,就打个昏天黑地的两口子。

    我忍,我忍!

    几乎把一口小白牙都咬碎的白灵儿,在李南方停顿下来查看她有没有翻脸趋势时,甜甜的笑了下:说呀,你怎么不说了?我还等着听呢。

    这母老虎改(性xing)了?

    我这样讽刺她,都没生气。

    李南方真是受惊了,下意识的后退,退到安全距离后才说:我觉得吧,你最好是珍惜每一个追求你的男人。只因,他们是在冒着生命危险来追求你的啊。你如果错过了,鬼都能看出,你这辈子打光棍的希望很大啊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忠告?

    没了,暂时没有了,就这些。

    行。该放的(屁pi)呢,你也放完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笑容收敛,淡淡地问:接下来,我们是不是该谈谈,你怎么行凶伤人的事了?你是主动跟我回局里呢,还是让我用强?当然了,我知道就算我用强,也不会让你屈服的。但那不要紧,我可以呼叫局里支援,建议在必要时,出动武警特种小分队,来协助我缉捕你归案。

    靠了,出动武警?有必要摆这么大阵势吗?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,叼上一颗烟:白警官,问你个比较专业的问题。假设我真如你所说的那样,真行凶打人了,但受害人却主动要求警方销案,你还会抓我吗?

    白灵儿一愣,脱口回答:当然不会!正所谓民不告状,官不究。既然受害者主动提出销案要求,我干嘛还要抓你?

    这就对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呵呵的,拿过两个酒杯,满上酒:来,白警官,坐下来咱们喝一杯。等会儿,你可能就会接到电话,让你收队回局里,别再管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鬼才懒得和你喝酒。

    白灵儿嘴上这样说着,却走过去坐在他(身shen)边,好奇的问:你确定,被你打伤的那几个人,不会追究你的刑事责任?

    首先更正一下,我没有打人,别企图给我下(套tao),我可是江湖老鸟了,你这点小技俩,还糊弄不了我。

    李南方贼精,先躲开白灵儿给他设下的圈(套tao),才说:具体是怎么回事,不用我给你详细的解释,等会儿你就有可能接到你局领导的电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话音未落,白灵儿手机震动起来,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着站起来:张局,我现在青山酒店,处理一起恶(性xing)伤人案——什什么?张局,你听我说,受害者的伤势非常严重,其中一人的眼睛——好吧,我知道了,马上收队!

    扣掉电话后,白灵儿好像见了鬼那样,歪着下巴看着李南方:行呀,我看你以后干脆改名字,别叫李南方了,就叫诸葛亮得了。

    白警官过奖了,在下可不敢当。

    李南方双手抱拳,满脸谦虚神色的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白灵儿的好奇心很大:看在咱们是是朋友的份上,给我说说,你怎么会断定,那些人会主动销案呢?

    李南方举杯喝了口酒,淡淡地说:他们正在做见不得人的事,一旦警方插手,就会让他们的丑陋嘴脸曝光,受万民谴责。所以,就算走狗被打残了,也得忍着,尽可能的压服下去。

    那些人,是什么人?

    别再关心这件事了,知道的越多,对你越没好处。不忙的话,坐下来陪我喝一杯。

    没兴趣。

    白灵儿一口拒绝,转(身shen)走了几步却又转(身shen)问:但他们,不会放过你的。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: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多谢白警官的厚(爱ai),小生无以为报,唯有——

    白灵儿打断了他的话:是啊,我是关心你。关心那些人,什么时候才会把你干掉!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