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28章 起了内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这所包厢内,接连发生血腥打伤事件,早就惊动了酒店安保,值班经理。

    不过却没有谁敢进来。

    胆敢在众目睽睽下弄瞎人眼珠子后,还能愉快喝酒的狠人,可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,唯有立即报警,请求警方的援助。

    小包,你送狗子去医院。大力,你陪老董,小妹回家一趟,今晚就去总部住吧,开我的车子去。别担心他们会报复你们——呵呵,在没搞清我是何方神圣之前,他们是不敢擅自下手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外面走廊中,点上一颗烟吩咐道。

    陈大力俩人答应了声,把狗子放在小包(身shen)上,看向了董世雄。

    哥,我不走,我留下来陪你见警察。

    林晚晴摇头不肯走,董世雄也是这意思:对,李总,就让我们留下来陪你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,看着林晚晴:怎么,不听我这个当哥的话?

    哥,我——

    林晚晴泪水淌下时,董世雄叹了口气,揽住她的腰:晚晴,我们走吧,李总会办好的。

    还是老董说得对,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还要工作呢。

    哥,别忘了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林晚晴不好再说什么,唯有擦了把泪水,跟随董世雄走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拦他们的路,只要李南方不走,酒店方就好向警方交差了。

    警方来的很快。

    听说这边发生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,有人已经致残,今晚值班的白灵儿不敢懈怠,立即带队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大马金刀端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后,白灵儿大吃一惊:啊,李南方,是你!

    白灵儿可是很久都没见到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一辈子不见他,她也不会想他,盖因这家伙给她留下的印象,那可是相当糟糕的——这不,时隔多天,她再见到他时,也是在这种给她惹麻烦的(情qing)况下。

    哟,白警官,多(日ri)不见,别来无恙否?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想到来者会是白灵儿,嬉皮笑脸的说道:来,来,坐下好好喝一杯,叙叙旧。

    叙你个大头鬼啊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要是搁在不认识李南方之前,他在做案后还敢邀请白警官喝酒,早就扑上去一脚把他从椅子上多下来了,尼玛,见了本警官,还敢大老爷似的摆架子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南方开始装((逼)),一脸茫然的说: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这不好好的喝酒呢,忽然有几个傻((逼))跑进来,又打又杀的,可把我吓坏了——

    放(屁pi)!

    白灵儿打断了他的胡说八道:是你打伤了他们!

    我有那么厉害吗?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也怒了,拍案而起:白警官,饭可以乱吃,但话不能乱说!你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就诬陷我打伤了他们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李南方发疯时的样子,白灵儿一辈子都忘不了,虽说早就走出了心理(阴yin)影,可偶尔午夜梦回时,她还是会为那天差点被暴,而吓得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现在看他瞪眼发怒,貌似要动手后,心儿突地一跳,慌忙后退两步,伸手从腰间拔出手枪,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跟随她前来办案的几个刑警,见到白副队摆出这架势后,也没多想,立即齐刷刷的拔枪,对准他齐声厉喝:不许动!举起手来双手抱头,蹲下!

    其实白灵儿拔枪后就开始后悔了,潜意识内就觉得手枪对付不了李南方,还有可能会把他激怒,眼睛再次血红变成一恶魔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该有这么冲动的反应——就在白灵儿心中后悔,全(身shen)的神经都绷紧时,李南方接下来的表现,却让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凶恶,被谄媚的笑所代替,双手抱着脑袋,乖乖蹲在了桌前:各位,各位警察叔叔,警察阿姨,误会,这绝对是误会,咱能不能有话好好说啊?

    小子,现在你知道怕了?晚了!

    跟随白灵儿一起来的韩军,冷笑着快步走过去,摘下腰间手铐,哗啦响声中就去扭李南方的胳膊:实话告诉你,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一直没找到收拾你的机会,你总算是自个儿撞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早就看我不顺眼,想找机会收拾我?

    草,我是抢你马子,还是睡你妹了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诧异,心中暗骂时就听白灵儿忽然低声喝道:韩军,等等。

    韩军却像没听到那样,麻利的拽起李南方胳膊,喀嚓一声扣住了他右手。

    韩军,我都说等等了,没听到怎么地!

    白灵儿生气了,语气严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军用力抿了嘴唇,依旧装听不到,又要铐李南方左手。

    你想搞什么呀你?

    白灵儿冲过来,抬手就把韩军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韩军被推的撞在了桌子上,桌面一晃,上面几个酒杯掉了下来,摔在地上粉碎。

    你给我出去!

    白灵儿真急了,杏眼圆睁瞪着韩军:我再说一遍,你给我出去!

    韩军低头看着李南方,腮帮子一鼓,一鼓的,没动。

    哗地一声,白灵儿举枪,枪口抵在了韩军下巴上,语气(阴yin)森的问道:韩军,你敢抗命不尊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啊,我们不是要抓捕行凶打人者吗,怎么自己人起内讧了?

    一起来的另外两个刑警,见状都懵((逼))了,面面相觑,搞不懂白灵儿怎么就与韩军杠上了,而且看样子还是动了真火气。

    就在俩刑警,李南方三人都搞不懂怎么回事时,韩军忽然梗着脖子,冲白灵儿低吼:哪一点,我不如他!?

    白灵儿也呆愣了下,小脸攸地涨红,羞恼的叫道:你特么的胡说什么呢?

    我没有胡说!我追你几次了,你总是敷衍我,说有喜欢的人了。哈,刚开始时,我还以为你喜欢谁呢,后来我才知道——

    韩军刚说到这儿,白灵儿尖叫一声,曲肘狠狠捣在他(胸xiong)口:混蛋,你敢偷看我(日ri)记!

    就像发了疯的小母豹那样,白灵儿一肘把韩军击倒在地上后,抬脚劈头盖脸的乱踹,韩军不敢反抗,唯有双手抱着脑袋,蜷缩着(身shen)子躺在那儿。

    白副队,我们是来办案抓人的,真是来办案抓人的,不是殴打自己人的啊。

    那俩刑警见状,再也顾不上招呼李南方了,慌忙冲上来阻拦白灵儿。

    松开我!松开!

    白灵儿咬牙切齿的叫骂着:韩军,别以为你与局座是亲戚关系,我就不敢动你了!惹恼了姑(奶nai)(奶nai),我照样办你!你什么玩意啊你?昂,凭什么偷看我(日ri)记呀?我喜欢不喜欢谁,那是我的自由,管你狗(屁pi)的事!

    白副队,息怒,有话好好说,让人看到不好啊。

    两个刑警好说歹说的,才拦住白灵儿,其中一个人拽起韩军,把他推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出去,都给姑(奶nai)(奶nai)滚出去!

    猛地一甩膀子,白灵儿把拦腰抱着她的同事甩了出去,抬手指着门口叫道。

    白副队,冷静下,别拿着抢乱点啊,这要是走火了,事儿可就闹——好,好,我们出去,我们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白灵儿喀嚓一声打开手枪保险,俩刑警脸色剧变,慌忙转(身shen)冲出了包厢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特么的,他肯定是偷看了我我(日ri)记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望着包厢房门,白灵儿用力咬着嘴唇,气得浑(身shen)发抖时,就听一个弱弱的声音,从背后传来:你那同事,怀疑你喜欢我吗?草了,还真是开玩笑呢,就算你喜欢我,那又关他毛事啊?再说了,我可不喜欢你——

   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!?

    白灵儿霍然转(身shen),手枪抵在了李南方脑袋上,声音沙哑的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不信。

    面对威胁时从不低头的李南方,很想说出这俩字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呛白灵儿,无疑是很正道的傻((逼))行为,最好是乖乖低头示弱,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,忍一下风平浪静是也。

    都特么的什么狗(屁pi)玩意儿!

    李南方的示弱,让白灵儿的怒火无处可发,愤愤叫骂声中,猛地抬脚,踹在了一张椅子上,砰地大响声中,白警官也发出了低低的闷哼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倒霉啊,这破椅子怎么就这么硬呢?

    明显感受到右脚大脚趾受伤了的白灵儿,痛苦的闭了下眼睛,一瘸一拐的走到旁边椅子上,重重蹲坐了下来,疼地右腿都突突发抖。

    暴怒之下,白灵儿狠踢椅子时用上了全力,椅子却是沉重的实木制成,半高跟的单皮鞋,远远无法保护她右足所承受的猛烈撞击,估计这会儿脚指甲应该翻起来了。

    又疼又怒中,白灵儿忽然间觉得很委屈,鼻子一酸,眼圈发红,泪水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,赶紧低头,左手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李南方!

    她可以发誓,对着满天的神佛,她都敢这样说!

    她只是很在意——很在意他曾经给她留下的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,前些天到底是怎么了,忽然回想起李南方发疯差点把她暴了时,竟然从那种无比的惊恐绝望中,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心悸。

    时隔很久了,我却始终忘记不了他当初对我的侵犯,你究竟是个什么人呢?

    我明明该恨你,怕你才对,可为什么要总是会想起你呢?

    不会是,我在那件事发生后,喜欢上你了吧?

    这三句话,就是白灵儿前几天值班无聊,胡思乱想时写在(日ri)记本上的。

    当时写完后,她就接到了一个需要外出的紧急电话,把本子放在抽屉里也没锁,就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韩军肯定偷看了她的(日ri)记,要不然绝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,要偷看我的(日ri)记?

    就因为他其实早就喜欢我,近期才大着胆子追求我,看在他是局座亲戚的面上,我不好干脆拒绝他,才让他胆子越来越大的吗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