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27章 你就是王法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包厢房门被人跺开后,陈大力等人都吓了一跳,刚要蹦起来,却见李南方伸手安慰林晚晴了,生怕会打搅李总安抚小妹,几个人唯有强忍着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街头上混惯了,动不动就拔刀子扎人的亡命徒,什么时候被人打上门来后,还能无动于衷的?

    直到男人冷声问谁是南方集团老总时,狗子忍不住了,跳起来挥拳就砸了过去:草泥马的,你谁啊你?

    狗子话音未落,砰地一声闷响声中,他就直直的飞了出去,重重撞在包厢西墙下的低柜上,咔嚓一阵大响,愣是把低柜砸烂了,狗子惨叫声都没发出,双眼翻白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衣男人没动,甚至都没看狗子一眼,动手的是他背后某个手下,只一脚就把狗子跺昏过去了,这份武力值相当骇人,让随后腾(身shen)蹦起的陈大力,脸色悠忽惨白了下,但接着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有李南方在,他实在没必要怕什么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看了眼昏死过去的狗子,眉头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他能从狗子一下就昏过去的状态中看出,这是肋骨断了,不过却不会危及生命,但也证明出脚之人有多么心狠手辣,没有丝毫留(情qing)的意思。

    上来就把人往死里揍的人,不是狂傲惯了,就是傻瓜。

    很明显,三个黑衣人是前者,仗着背景深厚,不用在意别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这,很合李南方的脾气。

    他,喜欢不把别人死活放在心上的人,这样等他动手时,才不会有狗(屁pi)的顾忌。

    董世雄满脑门的冷汗,喝下去的酒都化成汗冒出来了,脸色比昏过去的狗子,更加难看,这是因为他也没想到,来者上来就敢下死手揍人,就为断绝他的后路。

    陈陈强,你太过分了!

    董世雄忽地拍案而起,声音发颤的厉声问道:你你眼里还有王法吗?

    为首大汉微微冷笑,傲然回答:我就是王法。

    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呢?

    慢悠悠端起酒杯喝光的李南方,摇了摇头把空杯放在林晚晴面前,笑道:小妹,替哥满上酒。

    好。

    林晚晴受李南方的影响,表现的居然比董世雄还要镇定,拿起酒瓶满上了酒:哥,人家打上门来了。如果不好应付,我和世雄离开好了。

    笑话。切,别人打上门来,我却自己夹着尾巴逃窜,那我还有什么脸当你哥?

    李南方嗤笑一声时,手机响了,是龙城城的来电。

    稍等,接个电话先。

    抬手对正要再次冷声喝问的陈强摆了摆,李南方接通了电话:有事?

    他对陈强摆手的动作,说话的语气,就像相互尊重的朋友,实则装((逼))到了极点,一脚踹飞狗子的那个手下,大喝一声你算个什么玩意,右脚电闪般踢向李南方右手。

    紧挨着李南方的林晚晴,并没有看到他是怎么把手机交换到左手上的,只看到他忽然抬手抓住那个人的裤脚,猛地按在了圆桌上,随即曲肘,狠狠砸向了那人的小腿胫骨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脆响声中,那个人的右小腿,就像被石头砸中的麻杆那样,立即呈现出诡异的反向四十五角,白森森的骨头,居然刺破裤子冒了出来,血淋淋的可怕极了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那个人这才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,咣当一声仰面栽倒在了地上,(身shen)子急促的扭了几下,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包厢内,无论是董世雄陈大力他们,还是陈强他们,都傻了般的那样,呆愣愣的望着那个人,眼珠都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一脚就把狗子踹飞老远的猛人,趁着李南方打电话时悍然出脚,试图踢断他手腕,结果却被李南方看似无比轻松的,一下砸断了小腿胫骨,这辈子都别想再两条路走路了。

    这种恐怖血腥到极点的一幕,吓呆了现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除了李南方,依旧没事人似的在打电话,还是笑着的:嘿嘿,没事,刚才就是有只疯狗跑进来,被我踢了一脚——我知道,我还是很感谢你的关心。知道,知道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关心我。以后我是死是活,都和你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后,李南方才扣掉电话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李总心(情qing)真心不错,龙城城能打电话来,提醒他小心被人收拾,就说明她对儿子老爸还是有几分夫妻感(情qing)的。

    尽管那娘们的语气冷的要命,但这没什么,就是缺草而已,算不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又吃了一个海参后,李南方才看向陈强,很有礼貌的问:我就是南方集团的老总,李南方。请问,你找我有事吗?

    陈强自付武力值已经很强悍了,但如果换做是他,再练三百年,也做不到轻描淡写间,就能把晓军小腿砸断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说明,年轻的南方集团总裁,是个比他还要狠的狠人,他不是人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怎么害怕。

    就像他刚才回答董世雄的那句话一样,他就是王法。

    确切地来说,他背后的深厚靠山,就是王法,李南方再厉害,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老板,充其量能打罢了,陈家要想弄死他,比踩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陈强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说道:我是陈强,来自岭南陈家。

    他说到这儿时,故意停顿了下,观察李南方的反应。

    陈强坚信,只要在华夏混的人,都该知道岭南陈家,是个怎么样的庞然大物,需要所有普通人的敬畏。

    果然,李南方眉头皱了下,问:岭南陈家?

    呵呵,李总,你该听说过——

    陈晓淡然笑着刚说到这儿,就被李南方打断了:岭南陈家是什么玩意儿?我没听说过。陈大力,小包,你们听说过吗?

    没没有。

    陈大力俩人当然听说过岭南陈家,很想连连点头告诉李总,陈家有多么的强大,不可招惹,但马上就醒悟了过来,齐刷刷的摇头,大声说:岭南陈家,是什么玩意啊?李总,这个傻((逼))的问题好奇怪啊,好像咱们就该认识似的,真特么的不可理喻!李总,我用的这成语,还恰当吧?

    好,总算没白跟着我混了那么久,这都能用成语了,算是半个文化人了。嗯,值得犒赏,回去后去老王那儿,每人支付三千块钱。狗子就三万吧,这孩子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李南方犒赏陈大力每人三千块,就是弥补他们刚才给林晚晴买手机的损失。

    李总这么大的人物,会占心腹狗腿的便宜?

    切,开玩笑。

    给狗子三万块,就当时他受伤的慰问金,以及医疗费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儿旁若无人的一唱一和,陈强俩人的脸色,则忽青忽白。

    陈强很想发怒,大吼一声把李南方这张臭脸给打烂!

    可他不敢,晓军还躺在脚下半死不活呢,这时候动手除了找揍之外,得不到任何的好处,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暂时闪避,再卷土重来让李南方灰飞烟灭,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再次深吸了一口气,陈强按江湖规矩,双手抱拳对李南方点了下,强作镇定的说:李总,看来你铁了心要管林晚晴,与岭南陈家做对了。既然这样,兄弟就什么也不说了,请你以后小心些吧。就此后会有期。祥子,背上晓军,我们走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话了,端着空酒杯,在手里端详着,慢悠悠地说:这包厢,是你能来就来,能走就走的?就算能,可你们打伤我的手下,这笔账好像还没算呢。这就走,貌似也太目中无人了些。陈大力,我用的这成语还好吧?

    陈大力俩人竖起大拇指,齐齐称赞道:好,好到不能再好了!他们就是目中无人的正道傻((逼)),不可理喻啊,不可理喻!

    你想怎么样?

    陈强可真没想到,代表着岭南陈家的他们,都暂时忍让退却了,李南方还不依不饶的,脸色再次大变,瞪眼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右手一甩——用实际行动回答了陈强的问题。

    每次半两的玻璃小酒杯,在灯光下攸地划出一道刺眼的白光,像风像电更像酒杯——硬生生扣进了陈强的左眼中,眼球突地一下冒出来,啷当在了酒杯中。

    右手甩出酒杯时,李南方左手抬起,捂住了林晚晴的眼睛,柔声说:小妹,别看,有些血腥,会吓坏你的。

    啊!!

    陈强的惨嚎声,比被砸断胫骨的晓军更响,双手捂着脸转(身shen)扑向包厢门口,却咚的一声撞在了门框上,栽倒在地上,(身shen)子剧抽几下,不动了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发红包的(情qing)节没出现,只有一言不合让陈强变成了独眼龙。

    这次不但董世雄吓坏了,就连陈大力也猛地干呕一声,低头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至于跟随陈强来的祥子,这会儿双腿都在剧烈颤抖,李南方只需暴喝一声,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上,哀求放过他。

    会耍狠的人,不止你们岭南陈家,我希望你能记住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始终没事人那样,对祥子说:回去告诉那些人,无论是玩明的,还是来(阴yin)的,我都奉陪到底。当然了,最好别来惹我,因为我很忙。

    是是是!

    祥子牙齿格格打颤,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掰断右手食指,滚蛋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挥挥手,动作就像在轰苍蝇。

    自己掰断手指很疼,但总比眼珠子被换掉好很多,毕竟手指有十根,眼珠子却只有两个,这么浅显的道理,祥子还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他不但没觉得悲惨,反而松了口气,抓过一个酒瓶子,右手食指伸进瓶口,闭眼猛地向上一掰!

    陈大力等人都闭上了眼,只听到咔嚓脆响,一声压抑的闷哼。

    捂着被掰到手背上的食指,祥子看到李南方点了点头后,这才转(身shen)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