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22章 如此招聘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看着那张似笑非笑的(娇jiao)嗔俏脸,李南方呆愣良久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笛声再次响起,这次却换成了现代曲目,黄家驹的《喜欢你》。

    她先吹《凤求凰》,再吹《喜欢你》,如果李南方还不知道她的意思,现在可以从十楼跳下去,摔死得了。

    满肚子的怒气,在这一刻化为烟消云散,干笑几声快步走进洗手间,拱起一蓬泼在脸上,希望能证明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梦,他也认了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种梦。

    由此证明,李先生是个实在人。

    不是梦,是现实,现实提醒他,那个被他恨得牙花子都在发痒的邻居,就是他未来儿子的老妈,在青山众官员面前拽的一塌糊涂的龙局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是岳梓童的堂嫂,岳家的大儿媳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呢,反正他没故意破坏谁的家庭,是龙城城自愿的,他只是个被动者,需要人来可怜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先前看她背影有些眼熟呢,怪不得她能指挥警察叔叔来为难我呢,唉。

    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口气,李南方在委婉的笛声中,缓步走到餐厅内,坐在了龙城城对面,侧耳倾听优美旋律时,也在打量桌子上的菜肴。

    菜肴以汤为主,清淡,特适合李南方当前的胃口。

    龙城城为了这桌烛光晚餐,也着实动了一番心思,不但仔细考虑过适合李南方的饮食,她自己更穿着的好像个仙子那样,素面朝天,黑方披肩,斜斜掩着的领口微微敞开着,露出一抹比睡袍还要刺眼的雪白。

    白色长袍垂在脚腕处,小巧玉足没穿丝袜,就这样踏在地上,十个脚趾甲上,都涂着墨绿色的指甲油,烛光下闪着妖异的色泽,猛地一看与她穿着很不协调,但偏偏却为她徒增了几分女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吃饭吧,温度刚好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龙城城把白玉笛放在餐桌上,拿起精致的小瓷碗,开始为李南方盛汤。

    我自己来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虚让了下,龙城城没理睬。

    不喝酒吗?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红酒,问道。

    拿起一个高脚杯,龙城城满上:当然要喝,你却不能喝。我在网上查过了,你这种(情qing)况下喝酒,酒精会刺激胃的。等你好了,我们再共饮几杯。

    你也别喝了,你喝酒,我看着,这不是在馋我吗?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这样说,不过龙城城已经端起酒杯,轻轻抿了下美酒闭眼品尝的样子,让他不忍心打搅,唯有端起小瓷碗,舀了一勺子放在嘴里,砸吧了下心说,好酒,好酒。

    温馨的烛光晚餐,是不能说话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说这句话的人,纯粹是在放(屁pi),不过也有一定的道理,龙城城煞费苦心营造出来的浪漫(情qing)调,让他不忍破坏,唯有一口口的喝汤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烛光晚餐结束,龙城城依旧一言不发,拿起餐纸,动作优雅的擦了擦嘴角,起(身shen)双手拎着睡袍下摆,就像在走凌波微步那样的仙子那样,走出餐厅,径自走进了卧室内。

    卧室内,倒是没有点蜡烛,不过橘红色的小夜灯,比烛光还要黯几分,暧昧的气息,以及醉人的幽香,又浓郁了很多。

    龙城城斜斜躺在绣(床chuang)上,左手拖着香腮朝里,尽显她窈窕的(娇jiao)躯,一双雪足交叉着,轻轻晃动,仿佛在释放某种味道,让李南方心脏轻跳了下,走过去挨着她躺了下来,右手放在她腰间。

    今晚,你给我乖乖的,别胡思乱想,我这是为你(身shen)体康复着想。

    龙城城说话了,回头看着李南方:以后,我们在一起的(日ri)子长着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听这些,右手在她(身shen)上游走着:我(身shen)体已经康复了,现在壮的能打死一头牛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他只是进入魔障昏迷而已,刚醒来时的酸软无力,是被饿的,在医院被输水,又被龙城城喂了小半桶的米粥后,(身shen)体康复的速度,让他自己都惊讶。

    你能打死一头牛,却征服不了我。

    龙城城轻笑了声中,眼波流转,吐气如兰:女人,可不是一头蛮牛能比的。一旦我疯狂起来,你会累死的——今晚,就这样静静的躺着,说说话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知道,龙城城是为了他好,煞费苦心的搞出这(情qing)调来,只为享受两个人静静相偎相依的浪漫罢了。

    他讨厌浪漫。

    下午时,我已经与专做防盗门的厂家联系了。最迟明天下午,他们就会来给你换门。另外,你那辆破车也别要了,我给你买了辆路虎,就在下面,车钥匙在抽屉里。男人嘛,就该开那种威猛霸气的车子。

    我还给你钱吗?

    如果给,我就要。

    还是算了吧,我现在正要干一番事业,正需要钱呢。

    你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吗?

    也不是,有时候还是很认真的。

    现在肯定没认真。

    龙城城说着向后挪了下(身shen)子,紧贴在李南方怀中,牵起他的右手,伸进睡袍领口内,闭上眼梦呓似的说:别再说话了,我有些累了,想睡觉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睁开眼时,已经是天光大亮,(身shen)边的女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半,餐桌上放着的早餐,还是温(热re)的,依旧是清淡的米粥,三丝小咸菜,一盘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的馒头,还有一把车钥匙,放在行车证上。

    别人得跑好几天的事儿,龙局一个电话就能搞定,而且还是别人(屁pi)颠颠的送上门。

    睡觉是闭着眼,昏迷也是闭着眼,但昏迷永远也代替不了睡觉。

    美美睡了一觉的李南方,起(床chuang)冲了个凉后,只觉得精神满满,把那盘小馒头横扫而光,抬手弯了下胳膊,隆起的肌(肉rou)好像小蛤蟆那样跳动,壮的能打死一头牛。

    不对,是能征服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龙城城那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楼下那辆路虎不但威猛霸气,内饰也是相当的牛((逼)),改装过的真皮座椅,cd音箱等设备的造价,估计能赶上这辆车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家财亿万的小富婆,给她男人花钱买东西时,出手就是阔绰。

    不过她在仪表盘上摆上她的小相框,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摆就摆吧,还是果体的,就不怕她星眸半闭,小嘴微张很想要的样子,会让男人走神,挂错挡,出车祸吗?

    还是取缔了吧,自己的好东西,干嘛要摆在这被别的男人欣赏啊,李南方从来都是个大方的人,唯独在这方面小气的要命。

    驾车驶出小区,李南方刚要琢磨去哪儿试试新车的(性xing)能,电话响了,是陈大力打来的,盛(情qing)邀请李总前往公司总部,视察公司的招聘工作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的招聘工作,早在李南方被拘捕后第二天就开始了,不过因为公司名气小,公司总部还没完全装修完——好吧,这些都是借口,关键是陈大力在这方面,就是呆((逼))一个,让他主持招聘工作,比让母猪上树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三四天过去了,前往公司投简历的人倒不少,但人却没招到几个。

    (身shen)高不过一米七的,体重超过一百三的,长相不端正的,说话结巴的,不给陈主考官敬烟,抛媚眼的——统统不要!

    什么名牌大学毕业的啊,也没听说李嘉诚上过几天大学啊,人家也是大富豪。

    什么牛((逼))哄哄的说自己懂销售,在别家公司是王牌销售员啊,草,欺负大力哥读书少吗,如果你真这样牛((逼)),那你干嘛还来我这家小公司找饭吃呢?

    什么企业管理的高材生啊,你真这么牛((逼)),入职后岂不是会显得大力哥,王副总等人是(屁pi)事也不懂得土鳖?

    大力哥要求的,就是长相漂亮,(身shen)材特棒,走几步恨不得把腰肢晃断,说话嗲嗲的能让人起一(身shen)鸡皮疙瘩的美女——男人,也不是不可以考虑。

    至于工作能力怎么样,根本不用考虑,领导让你怎能干,你就怎么干就是了。

    站在招聘办公室窗前,亲眼目睹陈大力如此招聘后,李南方拔刀子杀人的心都有了,再次强烈怀疑自己眼瞎了,才会对他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端坐在桌后的陈大力,现在满心满眼都是一三八号应聘美女,眼珠子亮晶晶的,喉结不住动着,有口水从嘴角淌下,哪会看到有人快步走进来?

    美女穿着黑色小短裙,单手掐腰,原地来回走动着,每走一步,都会对他眯一下眼睛,还伸出舌尖轻((舔tian)tian)下嘴唇。

    陈大力咽了口口水,问:妹子,看你有些面熟啊,以前是夜场干过吧?哈,真是干过啊!好,好,我们南方集团最需要你这种人才了。我决定,把销售科长这个职务委托给你。不过,你要先让我见识到你出色的——哎哟,谁特么的敢抽我?

    堂堂主考官,在用心工作时,居然被人很抽后脑勺,这让陈大力相当愤怒,踩了尾巴的猫那样,噌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接着就萎了。

    无他,揍他的人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担心会碰到岳梓童,李南方特意买了个大墨镜,戴上了口罩。

    滚,马不停蹄的滚。

    摘下口罩的李南方,对惊诧当地的美女摆手,语气很不友好。

    美女可能看出李南方是陈主考的老大了,立即(骚sao)(骚sao)的笑了下,嗲嗲的说:帅哥,我其实很有几分能力的,包您满——

    砰地一声,李南方抄起陈大力的水杯,狠狠砸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吓得美女尖叫一声,花容失色,转(身shen)跑出了房门,还骂着什么。

    你妹的,你确定你这是在为公司选拔人才,而不是在找鸡?

    李南方劈头盖脸的骂了陈大力一顿,回头对站在门口的狗子说:那个谁,你们去通知其他应聘者,就说下午一点半再来。

    看到大力哥接连被抽了数下后脑,(屁pi)也不敢放一个,狗子就知道此地不可久留,立即答应一声转(身shen)跑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