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21章 美女邻居很浪漫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岳总的车子,驶进了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车子刚一停下,陈晓就开门跳下来,抬手指着那棵梧桐树:喏,玉佩是我从树上捡的。

    为证明玉佩确实自己捡的,而不是被谁送的,陈晓还走到她摔了个(屁pi)股蹲的地方,指着凹陷下去的草地,眉飞色舞的样子,叙说她为了拿到玉佩,是冒了多大的生命危险,(屁pi)股到现在还老疼了。

    她解说的这样详细,费力,无非是希望岳总多给点钱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陈晓相信她无意中捡到的玉佩,就是李南方的东西了,而且还是人岳总送给他的,那么她就失去了据为己有的机会,唯有尽可能给自己多挣点好处了。

    在勘察现场方面,颇有些专业经验的岳总,默不作声的仔细检查了下,快步走向了住院部那边。

    陈晓连忙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为了这块玉佩,她可是差点把(屁pi)股摔成两半的,没有三五万的好处费,怎么弥补本少女所受的惊吓啊,必须要防备岳梓童会偷偷溜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岳总是李南方未婚妻这件事——那管陈晓毛事啊,李大叔是李大叔,岳梓童是岳梓童,不可混为一谈的。

    岳总来住院部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在这儿查一下,李南方有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这件事不用托关系,找人的,只需去值班台上查问下,李南方有没有来住过院就行了。

    答案很快就出来了,李南方在这儿住过院,而且还是住的特护病房,不过天刚擦黑不久,他在吕副院长的亲自陪同下,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李南方果然在这儿住过院!

    他为什么住院,岳梓童不关心,反正下午时俩人还曾经通过电话,电话中人渣先生的声音,中气十足,一点都不像得了绝症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只在乎,李南方凭什么,要把母亲送给他的轩辕珰,抛弃了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讨厌我,所以把怨气撒在了轩辕珰上,才扔掉的?

    这可是杨家祖传三十七代的传家宝,是我妈郑重交给你的,你凭什么如此的不珍惜!

    岳梓童再回到车上后,小脸已经发青了,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李南方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很快就通了,李南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:毛事?

    李南方!

    岳梓童深吸了一口气,声音有些沙哑,是被气得:问你个事,我妈送你的轩辕珰呢?

    挂在我脖子里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那边稍稍犹豫了下,问道:怎么,想要回去啊?别做梦了,我就算扔了,也不会给你的。那是丈母娘送给我的,就已经是我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哟,这岳总还真是大叔的未婚夫啊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座椅上,竖着耳朵偷听的陈晓,眼珠子又开始叽里咕噜的转,这是在想该怎么样,才能从这件事中,争取到更大的好处呢,比方吃了被告再吃原告?

    放(屁pi)!

    岳梓童的厉声叱责,吓得陈晓一哆嗦,怪不得大叔喜欢去会所干鸭子呢,换我有个这样的母老虎当老婆,我也受不了这臭脾气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特么还是不是人呀?

    岳梓童叫着,鼻子莫名其妙一酸,声音居然有些哽咽了:就算你讨厌我,不珍惜我妈送你的东西,可你也别随便扔掉啊。给我好了,你凭什么,凭什么——

    下了出租车,刚走到燕山小区门口的李南方,停住了脚步,吃吃问道:你你捡到那个东西了?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后,李南方忽然觉得后背发凉,就仿佛有个吐着长舌头的厉鬼,就站在他背后,对着他的脖子吹凉气那样,猛地打了个激灵,想到了一个成语。

    (阴yin)魂不散!

    把轩辕珰扔出去后,李南方就觉得浑(身shen)轻松,仿佛解开了什么(禁jin)锢,至于轩辕珰会不会摔碎,被人捡走,他都不在乎,只要别再缠着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接连三次好像半睡半醒间的恶梦,都发生在佩戴了轩辕珰之后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鬼东西,具备一定能干扰他心神的魔(性xing)。

    尤其最后这次,更是让他毫无征兆的昏睡了四天,差点死在梦中的恐惧,让他害怕死了,这才毫不犹豫的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傍晚刚把那鬼东西扔掉,现在岳梓童就打电话来质问他了。

    他傻了,也能从岳梓童的质问声中,听出她已经把轩辕珰拿到手了。

    青山有数百万市民,李南方随手抛掉的轩辕珰,怎么偏偏让岳梓童捡到呢?

    这不是(阴yin)魂不散,又是什么?

    冥冥之中,自有安排?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咽了口口水,抬头看向了夜空。

    今晚青山的空气质量相当好,能看到秋(日ri)的夜空内,群星璀璨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,他在仰望如此美好的星空时,说不定会诗兴大发,作一首流传万世的诗词,啊,看那小星星,就像美女的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,邀我今晚十点半,青山酒店不见不散——

    但现在,他却觉得天上闪烁的群星,慢慢变成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一张无比熟悉,又无比陌生的,女人的脸。

    最亮的那两颗星,就是她的眼睛,盯着他忽闪忽闪的,好像在说,我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种视线上的错觉,让李南方更加惊骇,惊动了(身shen)体内那条潜伏着的黑龙,从丹田气海内腾空而起,每一次翻腾,都会有血滴从它脖子上甩出来,对李南方咆哮着,去,杀了那个((贱jian)jian)婢!

    李南方,你怎么不说话!?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即将陷进某种恐惧中时,从手机里传出的岳梓童的声音,就像一道晴天霹雳,狠狠击打在那条黑龙头上,让它哀嚎一声,直直跌落进了丹田气海中。

    也让他猛地再次一个激灵,从那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中,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说,我害怕那个东西,你相信吗?

    李南方声音苦涩,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你害怕轩辕珰?

    岳梓童愣了下,问道:你怕它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轻声说:自从我佩戴上它后,就总是做梦,很可怕的那种梦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李南方轻声说:我确实害怕,有一天会被它吓死在恶梦中。岳梓童,我不是在骗你。四天前,我又做梦了,足足昏迷了四天。你如果不信,你可以去中心医院找吕明亮问问。

    你会做恶梦?

    岳梓童呆了呆:我会去问的。你现在哪儿?立即给我滚过来。

    笑了笑,李南方动作很潇洒的——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又拨了过来,接连三次,都被扣掉后,死心了。

    上天注定,轩辕珰就是你家的东西。要不然我扔掉后,还能被你拣去。这样也好,免得你妈以后会埋怨我。以后,别想我再送我。跪在地上求我,也别想!

    想到岳家母女,都穿着白色睡袍,露着大长腿跪在地上哀求自己佩上轩辕珰,却被严词拒绝的那一幕,李先生整个人的精神,立即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什么叫牛((逼))啊?

    拒绝一对极品母女花的苦苦哀求送礼,这才是牛((逼))。

    每一个牛((逼))的男人,都是伟大的,快乐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的快乐,并没有维持太久,就被对面美女邻居的恶作剧,给打击殆尽了。

    那个臭表杂,还真特么的没完没了了,四天前指示小民警把老子拘进拘留室内,不给吃喝的拘了四天,差点把老命搭上不说,现在还搞这(套tao)。

    我和你势不两立!

    就算违反法律去蹲大牢,今晚也要让你知道招惹老子的厉害!

    望着右手掌心李那些胶水,李南方怒火天鹰,霍然转(身shen)快步走到东户门前,抬脚刚要踹门,却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,还有隐隐的笛声从里面传来,委婉悠扬很好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美女邻居在发坏后,还有闲(情qing)逸致的吹笛子。

    草,你怎么不吹箫啊?

    忽地一声,李南方伸手拉开了房门,向里看去。

    东户没有开灯,餐厅里却有烛光亮起,一个(身shen)穿白色睡袍黑发披肩的女人,端坐在餐桌前,双手捧着一根白色笛子,背对着门口的背影,无比的窈窕。

    餐桌正中间,放着一个仿欧的烛台,上面三根白色蜡烛,闪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饭菜的香气,随着李南方猛地开门,立即触动了他的嗅觉,还有红酒苏醒的独特酒香。

    女人吹的是《凤求凰》,经典曲目。

    烛光,美酒,白袍美女,凤求凰——美女邻居很浪很雅致,很懂(情qing)调啊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她被男人按在餐桌上,猛烈咣咣时,能否保持这副出尘脱俗的装((逼))?

    李南方一只脚踏进客厅后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美女邻居在李南方家门把上涂上胶水,来恶心他——明明知道他遭到暗算后,会暴怒,会过来找回场子,却偏偏敞着房门,又安排出这样的浪漫气氛,明明知道他已经开门要进来了,还能保持这份淡雅的装((逼)),摆明了就是希望他能进来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故意挑衅李南方的男人尊严呢。

    要不就是****了,想挨草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男人,在面对三番五次不择手段来打击报复自己,故意****找草的美女时,如果开门后,又灰溜溜的滚粗,那会把祖宗的老脸也丢光的。

    尽管李南方才不在意他老祖宗的脸,还是无法忍受她的挑衅,稍稍犹豫缓步走了过去,站在了她背后。

    女人还在吹笛,很忘(情qing)的样子,仿佛没有察觉出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咳!

    李南方重重咳嗽了一声,提醒她大爷我来了,先不装((逼)),行吗?

    女人听懂了李南方这声咳嗽中的深刻含意,笛声停顿,却没有放下玉笛,只是淡淡地说:我等你好久了,坐下吧。

    你在等我?你谁啊你?

    李南方下意识问出这句话时,猛地感觉这声音,很耳熟啊。

    美女邻居缓缓回头,看向了他,满脸似笑非笑的样子:我们白天刚见面,现在你就不认识我了么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