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19章 财源滚滚的陈晓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一个塑料挂件,有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病恹恹的李静抬头,看了眼树上催促道:快走,如果碰到熟人我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丢人现眼了?

    陈晓撇撇嘴,斜眼看着她:我早就说王天域不是个好鸟,几次提醒你少和他来往,你就是不听。现在怎么样啊?事实证明本姑娘没看错。你特么的都为他怀孕了,求他陪你来做手术,都他么推三阻四的不来,还得我——好了,好了,老娘我不说了,流什么马尿呀?看着就心烦。

    搀着她走了几步,陈晓又停住抬头看去:那真是个塑料挂件?我看不像。

    哎哟,我的姑(奶nai)(奶nai),咱能不能快点走啊,我这都疼死了。

    李静左手捂着肚子,慢慢坐在了旁边椅子上:想要这东西,我给你买,要多少给多少。

    你歇息下,我非得够下来看看。

    陈晓四下里看了眼,没发现有什么长杆子之类的,没找到,索(性xing)(性xing)跑到树下,双手抱住树干,好像猴子那样灵巧的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到穿着小短裙的陈晓,露出两根白花花的大长腿爬树,肚子疼的李静呆了下,连忙叫道:陈晓,快下来,危险!

    陈晓没理她,噌噌蹭很快就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东西挂在伸向北方的树枝上,陈晓好像毛毛虫那样,一耸一耸爬了过去,伸长手去够。

    总算是够到了——陈晓松了口气时,(身shen)子忽然一歪,在李静的尖叫声中,从三米多高的树干上摔下,重重蹲坐在了地上,疼地她哇哇大叫:啊哟,我的(屁pi)股!

    陈晓,你没事吧,没事吧?

    也顾不上肚子疼了,李静慌忙跑过去,跪在地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老娘的(屁pi)股摔成两半了,哎哟,好特么的疼!

    陈晓疼地呲牙咧嘴,一个劲的吸冷气。

    快,起来去急诊室,拍个片,看看骨头断了没。

    李静拽着她胳膊站起来,她又喊上了:别动,疼,疼!

    老大会儿后,陈晓才慢慢爬起来,试着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没事,虽说(屁pi)股疼地要命,不过还能正常走路,这就证明没事。

    你不要命了啊,为了这么个破东西,就敢冒险。

    俩人相互搀扶着,走到长椅前坐下,李静嘴里埋怨着,伸手拿过那玩意,只看了一眼,惊咦道:咦,这竟然是个玉佩?

    玉佩?

    陈晓一听,也搞不懂揉(屁pi)股了,一把抢了过去,反复看着:你确定,这是块玉佩,不是塑料或者玻璃挂件?

    是玉佩,看上去年代还很久远的样子,这点眼里我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李静的父亲,就是靠倒卖古董发家的,耳濡目染下,她对玉佩也多少有些研究。

    哇靠,不会吧。这么说,老娘发财了?嘿嘿,摔的这下很值个啊。

    陈晓笑呵呵的举起玉佩,啧啧称赞:李静你快看看,这上面雕刻的是个美女哦。栩栩如生——咦,我看着这美女怎么有些眼熟啊?

    什么眼熟?

    就是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陈晓皱起眉头:应该是在哪儿见过这张脸,凭感觉。

    什么呀——哎哟,肚子又疼了,咱们走吧。

    李静又捂住肚子,轻哼起来。

    好朋友在受罪,陈晓也顾不上研究玉佩了,随手挂在脖子里站起来:那你在这儿等,我去找辆车,很快就回来。

    不大工夫,陈晓乘坐一辆出租车返回,把李静搀上了车。

    刚做了流产手术,李静可不敢再回学校,更不敢回家,直接打车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等陈晓安顿好她后,西边已经晚霞满天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陈晓为了照顾好姐妹,肯定不会再回学校了,不过前几天她可是曾经答应过李南方,以后要好好学习的。

    在李静装什么好孩子的埋怨声中,陈晓离开了酒店,准备乘坐公交车回学校。

    她要回学校,要去路对面的公交站牌下,乘坐九路车。

    很凑巧,陈晓刚走到路口,就看到九路车从东边驶来,不过这时候却是亮着红灯的,如果等灯变绿后,公交车也就走了。

    陈晓答应过李南方,以后要好好学习,可她没说要改掉闯红灯的习惯啊——歪着脑袋看着左边,小跑着跑向路对面。

    在向东行驶车辆滴滴的喇叭声中,陈晓跑过了中间护栏,又向东看去。

    她在向东看去时,脚下可没停,刚回头看过去,一辆黑色大轿车就向她急冲而来,吓得她大叫一声:啊!

    吱嘎——的刺耳刹车声中,陈晓被撞倒在地上,滚地葫芦那样滚出老远。

    啊,撞人了!

    路边行人看到这一幕后,有人惊声叫道。

    我靠,你这是找死呢!

    驾车正常行驶的岳梓童,正要抢在绿灯变红之前冲过路口,忽然有人出现在了车前,本能的一脚跺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粗牢笨壮的大本制动系统,还是很过硬的,一脚跺下刹车后,车头猛地往下一沉,车轮停止了转动,但在强大的惯(性xing)下,还是向前冲出半米多。

    正是车辆的强大惯(性xing),把忽然出现在车前的那个人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顾不上骂闯红灯的人找死了,岳梓童推门跳下车子,跑到了那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被撞倒的人流血,或者昏迷过去,岳梓童是不敢乱动她的,只会立即拨打122等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陈晓是清醒着的,停止滚动后立即拿手撑地要站起来,可刚站到一半又蹲坐在了地上,哎呀呀的叫唤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算是个命大的,幸好岳梓童刹车及时,如果换上那些二把刀的女司机,突然遭遇这种紧急(情qing)况后,别说是一脚能跺住刹车了,能不跺到油门上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怎么样,你感觉怎么样?

    看到陈晓能坐起来喊疼,岳梓童就松了口气,连忙蹲下来,搀住了她胳膊。

    疼——特么的疼!喂,我说你是怎么开车的,没看到我在横过马路啊?

    陈晓抬手推开岳梓童,尖声质问。

    是你擅闯红灯过马路,责任在你好不好?

    我送你去医院。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无语,不过很明显,现在不是争辩这些的时候,赶紧送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陈晓的右腿不住的在打哆嗦,好像是受伤了。

    你撞了我,不送我去医院,谁送我去啊?

    陈晓蛮横的说着,拿出手机对着岳梓童,还有她的车子,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,这是以防她不认账了,先把现场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陈晓这样老道,岳梓童就知道碰到不会说话的了,只是当前送她去医院为重,别的先暂时放放。

    来扶我啊,没看到我腿受伤了吗?

    拍完照片后,陈晓见岳梓童皱眉看着她也不说话,烦了:看你长的人五人六的,一副少(奶nai)(奶nai)样,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?

    如果换个没人的地方,或者是个络腮胡的大叔,岳梓童早就一脚踹过去了,没撞死你就已经很不错了,还敢跟我耍横?

    慢点走,不知道我的腿断了吗?

    哎哟,你倒是开车门啊!

    行啊,你这座驾很高级哦,你家应该很有钱吧?

    这包是(爱ai)马仕的牌子吧,多少钱买的,真得还是假的?

    在陈晓的喋喋不休声中,岳梓童启动了车子,也没理她。

    她算看出来了,别看这女孩子年纪不大,却是个在社会上混久了的,几乎每一句话,都在安排她的不是,要不就(套tao)问她是不是很有钱,这样在接下来的索赔中,就会狮子大张口了。

    哑巴了,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晓横了岳梓童一眼,问道: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淡淡回了句,本不想理睬她的,可又不能不理。

    岳梓童?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停过似的。

    陈晓眼睛一转,又问:干什么工作的?

    开公司。

    公司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?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陈晓摇了摇头,看向了车窗外,不再问话了,心中却在窃喜,今天本姑娘虽说接连受疼,可却换来了滚滚,先是拣到了一块玉佩,又遇到了个小富婆,如果不把刀子磨的快快的,那就是对不起老天爷啊。

    只要是青山本地的,绝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岳梓童这个名字,毕竟前段时间岳总英雄归来后,闹得可是沸沸扬扬的,电视报纸上对她的英雄事迹报导,可谓是铺天盖地的。

    陈晓当然也听说过,知道这是个女中豪杰,听闻她的英雄事迹时,也很崇拜她。

    不过崇拜是一回事,趁机讹点好处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英雄怎么地了,英雄就能撞人后什么责任也没有,就不赔点医药费误工费精神补偿费之类的給她了?

    就在陈晓心中盘算,等会儿该向岳梓童要多少赔偿时,车子缓缓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陈晓回头,看着岳梓童皱眉问:不会是想把我扔这儿,就不管我了吧?我可告诉你,我已经拍下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打断了她的话:说吧,想要多少钱?

    陈晓一楞:什么?

    你应该没什么大碍,还是不去医院了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拿起小包,从里面拿出一捆现金,递过去:这是一万块钱,够吗?

    陈晓脸色一变,冷笑道:你怎么知道我没什么大碍?我现在还恶心发晕呢,这是脑震((荡dang)dang)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拿出一捆:两万。

    打发叫花子呢?

    三万。

    我还年轻,可不想落下病根,必须去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五万,不能再多了。愿意就愿意,不愿意那就去医院,我报警让警方——

    成交。

    陈晓嗤笑一声:切,多大点事儿呀,还用得着麻烦警察叔叔?

    好。不过我没有这么多现金,要去银行。

    岳梓童点点头,刚要再说什么,目光却猛地一凝,看向了她(胸xiong)前。(午后还有更新)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