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17章 我们合作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岳梓童现在很生气。

    什么阿猫阿狗啊,敢在光天化(日ri)下带人来我公司闹事不说,还口口声声的让我交出李南方,要不然就会一把火烧了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这几天内,岳总为新厂房的建设,忙的晕头转向,下班回家还要工作到很晚,倒头睡下后都不带翻(身shen)的,一觉醒来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恨不得会分(身shen)术呢,哪有闲工夫绑架李南方?

    这个叫陈大力的,脑子有毛病吧?

    如果不是担心会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,让人知道本小姨与李人渣的关系很不一般,岳总绝不会接见陈大力,而是让人把他乱棍揍出去,都不带报警的。

    陈大力,你要我说几遍,才相信这些天来,我从没见过李南方!

    获准单独觐见岳总的陈大力,第三次抬手指着她,威胁她不交人就要放火时,岳总终于按耐不住了,腾地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我才不相信!

    站在桌子前的陈大力,也猛地拍了下桌子,第四次点着岳总鼻子,叫嚣道:看在你是李总未婚妻的面子上,我不对你动粗,但你——哎哟!

    陈大力话还没说完,忍无可忍的岳总忽然抬手,一把锁住他手腕,猛地向高里一抬,再迅速往下一压,就把他按在了桌子上,左手抄起一只签字笔,锋利的笔尖刺在了他咽喉上,语气森然的低声喝道:谁是他未婚妻了?陈大力,你敢再说一遍,我特么的弄死你!

    岳总以为,李人渣是她未婚夫这件事,整个青山市也就是她与闵柔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忽然跑来了个疯狗似的家伙,居然也知道他们俩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让她又惊又怒,盖因本心里,还以是李南方未婚妻的(身shen)份为耻的,这才勃然大怒,杀意顿现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又惊又怒,陈大力则是又惊又怕。

    李总曾经一再嘱咐他们说,不许向任何人泄露他有个母老虎未婚妻这件事,所以在怀疑李总失踪与岳梓童有关,不顾老王规劝,带人跑来开皇集团闹事要人时,陈大力也没当着外人的面,说出这层关系。

    在大力哥看来,李总这个曾经大闹过南方集团的未婚妻,充其量就是个外形(娇jiao)美,实则刁蛮任(性xing)的母老虎罢了。

    但当他被岳梓童一把他按在桌子上后,才清晰意认识到,这是一只真正的母老虎,别忘了大力哥号称宇内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小霸王,结果被人家整的好像小鸡仔那样,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能清晰感受到,岳梓童此时散发出的凛然杀意。

    别看岳梓童的武力值在李南方眼里算不了什么,但在陈大力这种街头混子出(身shen)的人面前,那却是不容反抗的存在。

    陈大力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,混子比普通人理解的更透彻。

    看他乖乖服软后,岳梓童才冷哼一声,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陈大力腾地跳起来,迅速后退,满脸惊骇的看着她,眼珠子却在叽里咕噜的乱转,这是在找趁手的家伙。

    收起你可笑的念头吧,就算你持枪在手,我想杀你,也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岳总眯起桃花大眼睛,满脸不屑的说道:本小我在墨西哥面对数百全副武装的蓝旗恐怖分子,都能杀个三进三出,毫发无伤——会害怕你这种小角色?

    凭借一腔怒火杀上门来的陈大力,一下子蔫了,终于想起眼前这美女,脑袋上还戴着英雄的光环呢,他跑来兴师问罪,好像就是自找难堪。

    对陈大力泄了的鸟样的状态,岳总很满意,自然也很得意,语气放缓: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事到如今,陈大力唯有心里怎么想的,就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末了,他信誓旦旦的说:岳梓岳总,也不能怪我觉得是你绑架了我们李总。因为李总在青山市,可没得罪过谁。你们前段时间,总是去捣乱。

    放(屁pi)。

    岳梓童轻蔑的笑笑,骂道:还真是什么老板什么兵,李南方是个不知好歹的傻蛋,心腹也是人头猪脑子。你都知道我与他是什么关系了,我怎么还会绑架他?

    陈大力不服气的反驳道:那是因为你已经知道,我们李总要收购原(春chun)海集团在临市的——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大力哥猛地想到,草,李总可是千叮咛万嘱咐,不许向外泄露此事的,我怎么会说漏嘴了呢?

    什么,你们要收购临市那家针织厂?

    刚要故作从容去拿水杯的岳梓童,闻言噌地站了起来,满脸不信的看着陈大力。

    陈大力慌忙摇头:我没说!

    你说了!

    我没——哎,哎,你松开我脖子!

    又被掐住脖子的陈大力,刚要反抗,肋下剧痛,却是被岳梓童抬膝狠狠顶在了左肋处,疼地他都开始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陈大力,我可是杀过上百恐怖分子的,再多杀你一个,也不算事。

    好像拖死狗那样,岳梓童把大力哥拖到案几前,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,放在了他咽喉上。

    (屁pi)大的工夫里,陈大力两次被威胁,就别提多么没脸了,想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岳梓童才不管他什么感受,倒转刀柄重重敲打着他的后脑勺:说不说?不说是吧,那就别怪我把你脑袋当西瓜敲烂了!

    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,就没遇到你这么欺负人的!

    陈大力实在吃痛不住,英雄泪满襟——

    龙城城这个((贱jian)jian)人,端得是(阴yin)狠无比啊,想扶持李南方来击垮我的公司。好,好,真好。

    听完陈大力的哭诉后,岳总表面上咬牙切齿,实在暗中狂笑,龙城城啊龙城城,你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。本小姨不得不承认,你这一手玩的确实漂亮。如果是换做别人,肯定会被你玩死。但本小姨——哈,哈哈,你肯定不知道,你精挑细选的屠龙手,会是我未婚夫。这与主动送货上门,有何区别?

    龙颜大悦的岳总,放开陈大力,回到办公桌后面,款款坐在大班椅上,拿起手机开始拨打李人渣的手机。

    切,你就省省吧,如果能打通李总手机,我还会来闹事?

    擦了把英雄泪,猜出岳总在给谁打电话的陈大力,哽咽着嗤笑道:切,李总已经关机三四天——

    岳总举起了手机,对他晃了晃,示意他倾听手机内传来的嘟嘟声——嘟,嘟!

    刚响了两声,就被挂掉了。

    这早就在岳总意料中,继续拨打就是了。

    陈大力却是瞪大了一双钛合金狗眼,我靠,她给李总打电话,李总就开机了?

    李南方,你还活着没?

    为了让某走狗听到他主子的声音,岳梓童在重拨被接听后,特意点开了免提。

    于是,陈大力就亲耳听到了李总的声音,尽管好像有些虚弱:废话,老子不活着,还能死了?岳梓童,不用咒老子早死,你死了,我也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那你怎么好几天都关机?

    我哪有关机了?

    你如果没关机,你那个叫陈大力的狗腿子,会跑来我公司闹事,还点着我鼻子,诬陷我绑架了你,让我速速把你交给他,要不然就一把火烧了开皇集团?

    岳梓童轻描淡写的说着,抬起一根葱白般的手指,对陈大力勾了勾:陈狗腿,过来给你主子汪汪两声,来证明本小本总没有撒谎骗他。

    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李总,终于有消息了,陈大力再也顾不上岳梓童的冷嘲(热re)讽,快步向前对着手机,话还没说泪先流,哽咽道:李李总,是你吗,真的是你吗?

    听到陈大力那满含柔(情qing)的声音传来,虚弱不堪的李南方,竟然打了个冷颤,浑(身shen)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骂道:草,别这种口气和我说话!

    他虽然在骂陈大力,心中却有暖意涌起——事实证明,我把陈大力引为心腹的决策,相当英明。为了我,他竟然杀到岳梓童哪儿去了。不过老子强烈怀疑,他对小((贱jian)jian)人动粗,那纯粹是在找虐啊。

    李总,我——

    陈大力刚说出这几个字,就被岳梓童打断:李南方,我听陈狗腿说,你要收购临市那家针织厂啊。不错,端的好本事,本总绞尽脑汁都没成功,却被你检漏了。

    刚被陈大力的忠心给感动呢,听岳梓童这样说后,李南方对他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,低声骂道:特么的,就知道狗窝里存不住(肉rou)骨头。

    岳总心(情qing)大好下,为陈大力说话了:也不能怪他,是我刑讯((逼))供问出来的。小事一桩,不值一提。我们还是谈谈合作的事吧。

    谈什么合作?

    合作收购临市的针织厂,你出面,我出钱,出人。我们三七分成,你三我七。别不知足啊,你只是露个脸,就等着点钱而已,别的不用管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口拒绝,冷笑道:你算我什么人——

    我是未婚妻啊,你的狗腿子都知道了,还用藏着掖着吗?

    你就是我未婚妻,我也不会和你合作。

    不愿意?

    不愿意。

    真不愿意?

    废话。

    好吧,那我就去找龙城城,告诉她说你是我——

    你敢!

    李南方声厉内荏的低喝一声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然后,就听到岳梓童在那边啪地一拍桌子:就没有我不敢的事!姓李的,这件事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要不然,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,大家一拍两散。我得不到的,你也别想得到!

    李南方不在意能否收购临市那边的厂子,他只怕岳梓童真找到龙城城,说出那层关系,就大大不妙了,唯有叹了口气:唉,给我几天时间,让我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最好是快点给我答复哦,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。哈,哈哈。

    得意的(娇jiao)笑声中,岳总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