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16章 你总算是醒来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我这是在哪儿?

    看到吕明亮后,李南方稍稍愣了下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在黑龙的翻腾下,狂喷一口鲜血的李南方睁开眼后,看到了明晃晃的太阳,听到了特护的惊叫声,而那座神(殿dian),纸人,帝王,疯女人等等,都悠忽不见。

    刚才所经历的那一切,就是个梦。

    但又不是梦,盖因太真实了,真实到他不能不相信,那条黑龙还在他(身shen)体内翻腾,不过随着他一口鲜血喷出,已经扎进了丹田气海内,很快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看到几个警察,满脸狂喜神色的跑进来,拿起毛巾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习惯被男人伺候,本能的要抬手拒绝,浑(身shen)却没有一丝力气,这是大病初愈后才会有的状态。

    再然后,吕明亮就来了。

    你这是在医院啊。李南方,你已经昏迷了四天了。我从医那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(情qing)况,你(身shen)体各部件都正常,就是脑电波的起伏较大——先给你检查,有事等会儿再说。

    吕明亮简单解释了几句,回头吩咐专家小组,立即给李南方做全(身shen)检查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已经忘记了拒绝,被吕明亮这番话给惊的不行,什么,我已经昏迷四天了?

    四天的时间,那就是九十六个小时啊,可李南方怎么觉得,他只是昏睡了一会儿,也就是做了个梦的时间吧。

    吕明亮亲自带队,为李南方进行全(身shen)心的细致检查时,成局,于所都在外面走廊中,不住地对合手对着西方拜谢,感谢老天爷能可怜他们走到这一步着实不容易,才让人醒来,要不然他们唯有跳楼了。

    就在成局在门外不安的来回走动,每走一圈都会向病房内看一眼,盼着吕院长快点出来,告诉他们说病人(屁pi)事也没有时,电梯那边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大家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(身shen)穿白色风衣戴着眼镜的女人,咔咔的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于所不认识这是谁,那是因为他没资格,成局却快步迎了上去:龙局。

    那个人呢,现在怎么样了?

    龙城城无视成局伸过来的右手,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    成局没觉得有丝毫尴尬,连忙回答说:就在病房内,吕院长他们正在为他做细致的全(身shen)检查。呼,他总算是醒来了。

    他真叫李南方?

    龙城城问话的跳跃(性xing)很大:他长什么样子,你先给我描述下。

    描述某人的相貌特征,是每一个警员的基本本事,成局立即舌灿莲花起来。

    四天前,龙局在倡廉局办公室召见李南方时,曾经告诉他,给他三天的时间,来决定是否干一场大生意。

    这几天内,她每天都在等李南方的回答,却一直没等到。

    龙局有些生气,在昨天下午,开始给李南方打电话——提示关机。

    李南方竟然敢关机,拒接龙局的电话,这让她很生气,一个电话打到了南方集团,厉声询问王德发,你老总呢,马上让他来倡廉局一趟!

    老王回答的很无奈,说我们也正到处联系李总,已经足足三天了,他的电话一直没开机,公司好多事需要他来拍板呢,已经派保安处的陈处长,满世界的找李总了。

    龙局听王德发这样说后,顿时愣住,什么,李南方失联三天,连他公司手下都不知道去哪儿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半小时前,就在龙局端坐在办公室内,心神不定的工作时,接到了成局的电话,说她前几天吩咐要整治的那个人,现在出事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该死的臭流氓吗,死就死好了,多大的事啊,还给我打电话,不知道我现在心烦着吗?

    龙局满心不耐烦,正要扣掉电话时,成局却又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什么,那个人也叫李南方?

    龙局一惊,心中大叫卧槽,不会是这样巧吧,西户那个臭流氓就是李南方!

    话说这些天,她与对门那流氓互相斗法多次了,但却没有碰过面。

    扣掉电话后,龙局立即驾车风驰电掣跑来了中心医院,她要确定一下,此李南方,是不是要被她整治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!

    听完成局的详细描述后,龙局(身shen)子晃了下,赶紧抬手撑住了走廊墙壁。

    龙局,您怎么了?

    看到龙局小脸发白,好像要晕((逼))的样子,成局更加相信自己先前的判断没错了。

    没事,刚才没站稳。

    龙局螓首轻摇,强笑了下,语气轻缓的说道:成局,带着你的人走吧。这儿就交给我来处理了。记住,不要对外乱说,就当没发生过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别的事上,成局就算不敢违逆龙局的意思,但在暗中肯定一梗脖子,你有什么资格接手这件事,俺才是警察好吧?就算你是倡廉局的,可也不能捞过界,干涉我们警方的工作啊。

    但现在,龙局的吩咐听在成局耳朵里,却是比天籁之音更动听无数倍,(屁pi)都不放一个,把装有李南方手机等东西的纸袋放在椅子上,带着于所他们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打开袋子,拿出手机,龙城城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李南方的号,手机立即叮铃铃的响了起来,她的名字在上面闪烁起来——我儿子的妈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来电显示的名字后,龙城城确定病房里的李南方,就是她找的那个人了,没来由的鼻子一酸,低低的骂道:谁特么的是你儿子的妈啊,你傻了啊,才会这样标记。

    赶紧把李南方电话上自己的名字,修改为倡廉局龙局的字样,以免泄露俩人的不正当关系,被人装在猪笼内沉江——

    这都是老天爷安排的,要不然我们不会同住一个小区,一栋楼一个楼层一个东户,一个西户。

    只是老天爷太恶作剧了,不让我们碰面,只三番两次的撕((逼)),结果惹恼了我。

    唉,难道说,龙姐我上辈子,就欠他的,才让我这辈子遇到了他?

    就在龙局倚在走廊墙壁上,盯着李南方的电话胡思乱想时,吕明亮从特护病房内走了出来,有些纳闷的问:咦,成局他们呢?

    他们已经走了,由我来接管这件事。这是我的工作证。

    龙城城淡淡地说着,拿出工作证递给了吕副院长。

    吕明亮有些纳闷,接过工作证只看了一眼,虎躯就是一哆嗦,差点把证件扔掉。

    算是半个官场人的吕副院长,很清楚倡廉局是个什么部门,更知道这个部门的局长老大,对于他来说,就是阎王爷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个伺候不好,人家要想整他,根本不需要任何借口,就能让他此前所有努力,都化为(春chun)水向东流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这儿住院的事,不许外传,明白我的意思吗?

    龙城城拿过工作证,语气生硬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明明白,请您放心。

    吕明亮抬手擦了擦额头冷汗,心中惊诧无比,我哥们怎么招惹上倡廉局了?

    老吕可不敢问,更不会帮李南方说什么好话,哥们是好哥们,把老婆让给他可以,却绝不会为他丢掉当前的职位。

    嗯,你明白就好。李南方现在是个什么(情qing)况,为什么会昏迷这么久?

    他现在的(身shen)体状况很好,没有任何的异常,这也是让我们专家组不解之处。

    提到工作后,老吕很快就找回了正常状态:他在昏迷四天醒来后,曾经吐了一口鲜血,这是受了内伤的直接反应——可他现在很正常,就是(身shen)体太虚弱,只需输上几瓶葡萄糖,再吃点流食,很快就能恢复如初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人知道,我来过。让你的人都出来吧,按照我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好,我明白。龙局您稍等。

    片刻,包括特护在内的所有人,都被吕明亮叫出了病房,对龙局点头示意后,带着他的人急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人也消失在楼梯口,龙城城推门走进了特护病房内。

    李南方正盯着窗外发愣。

    他醒来这么久了,还是不相信他居然昏迷了整整四天,真心就是一会儿工夫好吧?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吕明亮绝不会骗他,而且他几近虚脱的体力,也提醒他这是真得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我明明学达摩祖师面壁,感悟人生来着,结果却——李南方想到这儿时,听到一个女人声音问道:醒了?

    回头一看,李南方稍稍愣了下:你怎么会来了?

    唉,我是你儿子的妈,我能不来吗?

    龙城城坐在(床chuang)沿上,举起李南方的手机晃了晃,扔在了枕头边:我在你手机电话本内的名字,已经改成我的职务了。

    我真昏迷了四天?

    李南方眉梢微微挑了下,看了眼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我也不相信你在无故昏迷四天之久,但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可我感觉,只是做了个梦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你神智也昏迷了——

    龙城城刚说到这儿,枕头边的电话爆响了起来,伸手拿起来看了眼来电,问:小((贱jian)jian)人,是谁?

    顾名思义,就是小((贱jian)jian)人。咳,我此前不是一直干会所吗?会所里,是不缺少这种人的。帮我挂掉吧,现在没心(情qing)理睬她。

    李南方干咳了声,暗中大呼侥幸,幸亏老子的电话簿内,所有人都不是真名,要不然让她看到岳梓童给我来电,肯定会生出无休止的麻烦。

    龙城城也没在意,帮他挂掉电话,问:现在感觉怎么样?

    饿,很饿。

    我去帮你去买点吃的,但医生说只能吃流食。

    麻烦你去跑腿,多不好意思?

    我是你儿子的妈,我跑腿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龙城城说着站起来,快步走向门口:等着,很快就来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走出特护病房,手机就再次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,小((贱jian)jian)人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着,无比的风(骚sao)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