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14章 你囚禁了我二十四年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张须陀,(性xing)格刚烈,有勇略,被认为是隋朝柱石,大隋第一将。

    公元616年,张须陀为瓦岗军所败,下马战死,时年五十二岁,其所部士兵得知死讯,连哭数(日ri)不止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秦琼,程咬金都是他在齐郡时任太守时的手下,在他被瓦岗李密设计害死后,最后才归附了李世民,帮李二陛下创建了汉人历史上最强大的大唐王朝。

    据史料记载,张须陀是炀帝杨广最信得过的人,没有之一,因他在外征战不休,杨广特意派画师画下他的样子,悬挂在宫(殿dian)内,每天都要观摩画像,说只需张须陀在,朕的江山就是铜铸铁打的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当张须陀兵败(身shen)亡后,隋王朝也就轰然倒塌了。

    张须陀,与麦铁杖等文臣武将相比起来,有足够的资格,位于神(殿dian)第八层。

    而且李南方还看到,第八层神(殿dian)内,不但有张须陀的神像,供桌,还有四个——纸人,分列在神像两侧。

    点睛的纸人。

    眼眸随着李南方的蜿蜒上升,而流动,带着诡异的笑意。

    与其中一个纸人四目相对后,李南方浑(身shen)猛地颤了下,浑(身shen)的力气悠忽消失,即将从龙背上摔下来时,黑龙突发一声清越的龙吟。

    九(殿dian)响彻,无数金铃同时铃声大作,驱走了紧紧锁住李南方的那双邪恶的眸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看向那个纸人时,它的眸子已经是黯然无光了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了第九层的神(殿dian)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到了满(殿dian)的纸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每一个都穿着不尽相同的服饰,文臣武将,嫔妃太监,还有持斧钺的金甲武士。

    所有的纸人,都是点了睛的,在黑龙突现时,齐刷刷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九,是最大的一个单数,在华夏的传统文化中,有着不一样的意义,像什么九五至尊啊,紫(禁jin)城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宫(殿dian)啊等等,地位崇高的不行。

    既然张须陀等文臣武将,都在下面的神(殿dian),那么这一层神(殿dian)上只能端坐一个人,那就是曾经开发大运河,三征高句丽的炀帝杨广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去,看到了更加宽大的供桌,上面摆满了三牲六畜,这是唯有帝王才能用的祭品。

    没有黑色灵牌,帝王是不需要灵牌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却不是炀帝杨广,而是一个女人,很年轻很漂亮的女人,(身shen)穿华丽的宫装,跪坐在神(殿dian)居中的右方,双手交叉端放在小腹前,眼眸犹如点漆,微微抿着的嘴角,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个宫装丽人,应该就是炀帝的皇后,历史上有名的萧皇后了。

    萧皇后在历史上也很有名的,甚至比很多隋唐名将都有名,一来是她相貌端庄漂亮,(性xing)格温顺贤惠,是华夏古代历史上唯一能与李二陛下的长孙皇后比美的女人;二来就是她多灾多难的命运。

    相传,农历二月出生的萧皇后,幼时曾有高人见到她,为她的天生丽质惊诧不已,仔细推断过她的生辰八字后,给了她八个字,母仪天下,命犯桃花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那位高人没有算错,萧皇后一生中曾经伺候过六位帝王,在她年近五旬自突厥回国被伟大的李二陛下看到后,还被迷的神魂颠倒,要收入后宫来着。

    咦,萧皇后的神像既然在此,为什么却没有炀帝杨广呢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纳闷的,刚要转头去搜寻炀帝,心,却没来由的再次狂跳,哎呀惊叫声中从黑龙背上摔下尘埃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目光,即将从萧皇后的脸上挪开时,蓦然发现她的相貌,竟然与自己很相似,就像——这个看一眼就能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,就是以李南方为模子,仔细雕塑而成的那样。

    尽管李南方一点都不娘,更没有萧皇后的绝世容颜,但他偏偏有了这种想法,并且能肯定,她就是他,或者他就是她的翻版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,就等于看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可能成了萧皇后,萧皇后也可能成了他,要不然他绝没有这种清晰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恐惧!!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,汗水自李南方额头猛地冒出时,脑海中又闪现出了另外一副画面,那是在八百惊马槽下的岩洞内,他在一口古棺内,看到了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,却依旧会流泪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时李南方在看到那个女人时,就曾经有莫名的眼熟感。

    就仿佛,她应该是他最亲近的人,却偏偏想不起她是谁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南方蓦然醒悟了,他之所以看着惊马槽下古棺内的女人面熟,那是因为他在她脸上,看到了自己的模样!

    那感觉,就该像现在这样,明明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,却诡异的重合,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南方心脏狂跳时,有男人的狂笑声响起,让他下意识的看去。

    萧皇后(身shen)边,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认识这个男人,正是他两次在梦中见过的那个帝王,(身shen)穿黑色绣金龙袍,头戴金珠通天冠,一手掐腰,一手指着他,暴喝一声:呔,今天,朕倒要看看,有谁还能救你!来呀,把他给我拿下,剥皮抽筋,朕要生食其(肉rou)!

    随着帝王一声暴喝,无数手持斧钺的金甲武士,呐喊着扑上了上来。

    萧皇后的神像动了,俯首以额触地,凄声哀求:陛下,放过他吧!不管怎么说,他始终都是您的——啊!

    ((贱jian)jian)人,闭嘴!

    萧皇后还没有说完,帝王抬起右脚,狠狠踢在她心口,厉声喝骂道:他算个什么玩意?只是来自轮回世界的黑暗灾星而已!有幸成为朕的殉葬纸人,却私自夺走了朕的六院美人。朕气不过,一时糊涂要生食他泄愤时,却不幸被他吸纳,困扰他(身shen)体内足足二十四年之久!

    让朕,差点就魂飞魄散,永无超生之(日ri),唯有忍辱负重,与这个畜生一起共处,受他欺压。朕够了,真够了!朕,等这次机会,已经等太久,太久了!

    帝王咆哮声中,一脚踏在萧皇后的心口,让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,对金甲武士瞋目大喝:为何发愣而不动,莫非要违抗朕的旨意么?

    众金甲武士不敢再懈怠,再次发一声喊,扑上来抓住李南方,不容他反抗,拖到神(殿dian)供桌前,七手八脚的抬上去,有人拽住了他的头发,一把刻画着鬼头的砍刀,搁在了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杀,给我杀了这个来自黑暗的畜生,斩下他的脑袋,方能泄朕的心头之怒!

    帝王震怒着,对金甲武士连连喝骂。

    嗨!

    手持鬼头刀的武士,吐气开声中双手高举起大刀,恶狠狠斩向了李南方的脖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十四岁起,就在人渣窝子里出生入死的混,更被当世四大近(身shen)格斗好手之一的谢(情qing)伤,完虐十年,终铸就了他黑幽灵的赫赫威名,武力值变态的不行,尤其是在生死关头时的爆发力,让他自己都害怕不已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却是手无缚鸡之力。

    他明明可以杀出重围,夺路而走的,只是他——确实没了力气,丹田气海中一片空虚,就像八十岁的老头,抱住十八岁的豆蔻少女后,再怎么想提枪跃马,心有余而力不足也。

    黑龙,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突然意识到他为什么没有力气了,那就是因为藏在他(身shen)躯内的黑龙,不在了,现在它变幻成了这帝王。

    没有了黑龙后,李南方正以(肉rou)眼看得见的速度,迅速衰老。

    他能活着,是因为(身shen)体里的黑龙。

    当被他硬生生囚(禁jin)了二十四年的黑龙离体后,他所有的活力,元气,也宣告消失,唯有任人宰割的份儿。

    不,不!我不要死,不要死!

    就在鬼头刀以雷霆万钧之势斩下时,李南方唯有发出不甘的怒吼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怒吼,是这样的软弱无力,丝毫无法阻止鬼头刀的斩落。

    哈,哈哈!

    帝王双手抬起,仰天狂笑:二十四年了,足足二十四年了,我终于再次获得了自由,回到了我该来的地方,得到了我该得到的一切。没有谁,再能剥夺我的自由,把我囚(禁jin)在一个黑暗灾星的肮脏体内。哈,哈哈,杀,给我杀!

    帝王纵声狂笑声中,突地有耀眼的白光闪耀,照亮了整个大(殿dian),甚至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白光中,有一个披头散发浑(身shen)肮脏的白衣女人,尖叫着从李南方(胸xiong)前****而出,扑向了帝王:杨广,你敢杀我儿子!?

    帝王的狂笑声,嘎然而止,他被疯女人一把掐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耀眼的白光,让包括李南方手持鬼头刀武士在内的所有人,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,唯有听到疯女人的尖声叫骂,帝王愤怒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谁也没看到帝王怎么了,突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几乎要击穿李南方的耳膜,让他本能的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一条黑龙,惨嚎着,张牙舞爪着从白光处箭(射she)飞来,咻地钻进了他的嘴里——已经斩到李南方脖子上的鬼头刀,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包括萧皇后在内的所有人,都恢复了或雕塑,或纸人的圆形,唯有那个疯女人,依旧站在神坛上,伸长了双手仰天凄厉的狂笑,嘴角有鲜血洒下:谁也不能杀我儿子!

    凄声狂笑声中,白衣女人忽地化为一道白光,咻地****到了李南方(胸xiong)前,悠忽不见,他刚消失的力气,却随着黑龙重新跌入丹田气海,回来了。

    黑龙在咆哮,左右飞腾,猛烈撞击着李南方的五脏六腑,让他再也无法承受,不得不张嘴——噗,一口鲜血,****而出。

    啊,吕院长,吕院长,病人醒了!

    有女人的惊叫声,从李南方耳边响起,让他猛地睁开了眼,看到了太阳。

    明晃晃的太阳,挂在窗外的天上,洒满了世界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