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12章 谁的脸皮更厚些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毫无疑问,龙局并不知道她孩子的父亲,会是堂妹岳梓童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她知道,好像也不会太当回事,那个超理智,超(阴yin)险的女人,一旦决定要做某件事后,就没有丝毫顾忌了,只会不择手段的去实现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,李南方就看出龙城城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超理智,太(阴yin)险,更危险。

    蛇蝎美人,说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无论谁得罪这种女人,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,包括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总,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?

    老王等人,见李总打过一个电话后,就坐在那儿发呆,脸色(阴yin)晴不定,就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,他们知道了,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——李南方淡然一笑:看来,收购临市那家企业的事,我们最好是慎重考虑下了。

    什么?李总,您您不会是想放弃这个大好事吧?

    老王他们懵((逼))了片刻,很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唉,现在我才知道,我被那位龙局当枪用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淡淡地说:你们知道吗,龙局现在正刻意打压开皇集团,一心要给岳梓童添堵——很荣幸,我们被龙局选中当枪用了。

    老王等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被龙局当枪用,这对我们来说是利大于弊。如果岳梓童不是我未婚妻的话,我才不管被谁当枪不当枪的,只要对咱们公司发展有利的事,我们都会努力去做。

    李南方屈指,轻轻敲着桌子,皱眉说:现在我担心的是,龙局一旦知道我与岳梓童的关系后,会不会羞恼成怒,觉得是我们小两口联手玩了她。那样,她有可能会调转枪口,对准我们。

    是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不是有可能,是百分百的肯定!

    靠,难道我们就眼睁睁,放弃这块大肥(肉rou)?

    陈大力他们纷纷发言,脸上都带着狗咬小气球,空欢喜一场的羞怒。

    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吧,你们继续按照我们的原计划干事,先把总部招聘批量生产产品等事搞定,再谈其它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,拿出一叠打印好的资料,放在桌子上:这是我昨天不眠不休二十四小时,才做出的公司发展策划书,大家都仔细看看。发现有什么不足,或者有什么好的建议,随时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在老王等人惊叹李总居然能做出如此专业策划书的赞扬声中,李总施施然的驾车离开,向燕山小区那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他要静静。

    好好静静,来分析与龙城城岳梓童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厉害。

    与龙城城怀了他的孩子,是岳梓童的堂嫂这些事相比起来,南方集团的发展,真心算不上什么大事(情qing)了,一个搞不好,不管集团搞得再红火,也有可能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的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时,刚好午夜零点,前后望去看不到一个人,唯有单元门口的球灯,散出柔和的光泽,一只野猫从冬青丛中钻出来,看到有人开门下车,嗖的反(身shen)消失了。

    紧挨着李南方车位的,就是十楼东户美女邻居的那辆小红车,静静的趴在那儿,好像在无言的提醒他,来呀,你来上我啊。

    午夜时分,大部分的窗户都黑了下来,十楼东户的窗户也是这样,看来美女邻居已经在(春chun)梦中徘徊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上午出门被交警刁难,让李南方清晰认识到某个人是惹不起的,这会儿他肯定会在小红车的每一个车门上,都画上一只鸡——后尾箱上,再写上一行字,欢迎大家来吃鸡哦。

    西户车上有王八,东户车上有鸡,难道说,这就是传说中的霸王别姬?

    切,哥们堂堂一伟男子,干嘛要与一臭娘们一般见识?

    李南方轻蔑的笑笑,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,吹着口哨走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那扇被棒球棍砸的坑坑洼洼的房门,李南方就来气,真想走到东户门前解开裤子,在门上撒泡尿,最好再写上西户家主到此一游的字样,把那臭女人给气死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当前自己麻烦事够多了,李南方真心不想再惹麻烦了,唯有冷哼一声拿出钥匙,伸手抓住了门把——卧槽,粘糊糊的什么(情qing)况?

    臭女人又在我门把上吐口水了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绝不是口水,口水粘度没有这么大。

    特么的,是哥俩好之类的胶水!

    李南方真被气炸了,再也顾不得他堂堂伟男子的风度了,管特么多大的高官呢,今晚必须草了她!

    还真尼玛的没完没了,砸烂我的门,花了我的车,让交警给我使绊子,老子都忍了,现在依旧不知足,又用胶水来作弄我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李南方气呼呼的走到东户门前,抬脚跺了上去:臭表杂,给老子滚出来!

    足足踹了半分钟,房门都没开,静悄悄的好像死了人那样。

    看来美女邻居也意识到她做的太过分了,无颜来见哥们了,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,真想开锁扑进去,把她先(奸jian)后杀,再(奸jian)再杀。

    区区防盗门,还真挡不住李先生的步伐,用一根铁丝就能开锁这件事,从来都不是传说的,李南方堪称开锁大师中的翘楚。

    不过如果真那样做,事(情qing)就会闹大,这对他没任何好处,左右不过是臭表杂撒泼耍横罢了,绝不能因此触犯法律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的法制观念很强,懂得有些事绝不能做,而有的事做了也没事,比方解开裤子,在东户美女邻居家房门上,痛痛快快的撒泡尿。

    对着门缝洒,相信无孔不入的尿液,肯定能顺着门缝,渗进东户客厅内。

    满腔的怒火,随着这泡尿的顺利收工而减弱,李南方舒服了很多,骂咧咧的回房,刚要洗手却又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把附魂草的草汁涂在对门门把上——不行,绝不能那样做,臭女人虽说道德素质败坏,但附魂草的威力太大了,真要把她可(爱ai)的白嫩小手搞得黑漆漆的,估计老天爷就会打雷劈了他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用那(阴yin)毒的玩意,但用别的总可以吧?

    比方——李南方看向了洗手间的马桶,(阴yin)险的嘿嘿冷笑几声。

    恶心人的事,一般人是不屑做的。

    不过越能恶心人事,李南方却能做的更加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连他自己都受不了那个味道,精心布置好陷阱后,打上肥皂狠狠洗了两遍后,回到了卧室,半躺在(床chuang)上,开始想正事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想着想着李总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梦中,他好像听到房门被砸的山响。

    没睁眼,砸吧,砸吧,反正房门已经被砸的该换了,有本事你冲进来,把老子逆推了,我才会对你竖起大拇指,由衷的点赞。

    砸门声,足足持续了三分钟。

    唉,什么狗(屁pi)高档小区啊,有业户房门正在遭受暴力破坏,物业却连个(屁pi)的作用也起不到,下个月的物业费还想要?

    滚了吧。

    睡觉,睡觉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睁开眼时,已经是午后一点了。

    昨晚回来时,还打算要好好想想呢,貌似也想到了什么,可为什么今天起来后,昨晚想的那些。都忘了呢?

    忘了就忘了吧。

    忘了也不想了,正所谓真正的生活就是顺其自然,该摊上什么事,早就命中注定了的,唯有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罢了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吹着口哨给自己下了半锅(肉rou)丝面,喂猪那样吃饱喝足后,李南方决定去公司总部看看。

    装修工作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但大厅已经装修好了,明天要向外招聘人才。

    人才最重要,李南方是受够凡事都要自己动脑子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早在公司装修之前,李总就曾经指示陈大力,满世界的撒传单,贴广告了,明天上午十点,招聘工作正式展开,今天他当然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开门之前,李南方先从猫眼里向外看了眼,外面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没有人。

    开门时,他也小心翼翼的,担心那臭女人会以其道还彼(身shen)。

    门把上很干净,没有胶水,也没有那些脏东西,倒是房门上的窝子更多了,门把也被砸歪了,这都不是事,反正要换新门了,砸烂了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对门也就是这点本事了,一言不合就砸门,有本事你也冲老子家门缝里撒尿啊。

    哈,不敢吧。

    女人再怎么脸皮厚,也不如男人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这样得意的想着,抬脚出门,右脚刚落在门前的出入平安脚垫上,就听到脑袋上方异响传来,心中大叫一声不好,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饶是他后退的速度够快,但仍然没有避免被兜头浇下来的水,浇湿了半截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原来,对门那臭女人竟然在李南方家门口上方,用强力胶带粘上了塑料盆,再用一根细绳子设计了一个简易机关,藏在了他门前的脚垫下,等他走上去后,盆子倾泻,里面的脏水当头浇下。

    女人再怎么不要脸,也不会灌上马桶里那些水的,但有可能是洗脚水,再倒上一些蓝墨水,搞得李南方好像蓝精灵似的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等李南方不住咒骂着她欠草,洗澡重新换上衣服下楼后,一眼就看到他(爱ai)车的四面车玻璃,都被敲碎了,车(身shen)也被砸的坑坑洼洼,好像他家房门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前一黑,我特么这是摊上个什么狗(屁pi)邻居啊?

    请问一下,你十楼西户的住户吧?

    李南方站在车前,咬牙(欲yu)哭无泪时,两个警察在几个物业的陪同下,快步走了过来,为首的民警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李南方上下打量着他们,问:怎么了?

    有人报警,昨晚你试图入侵民宅预谋不轨,请跟我们回所里一趟,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民警说着,从腰间摘下铐子,伸手来抓他胳膊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把打开他,瞪眼问道:要干嘛呢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