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09章 把孩子打掉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有首歌里这样唱道,人世间有百媚千红,我独(爱ai)你这一种。

    叶小刀却会因此改编成这样,人世间有枪百千种,女人就该只(爱ai)我这一种。

    他在李南方耳边唱了无数遍,李南方想不记住都不行——受那个((逼))虫子的影响,在拿走龙城城的手枪后,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龙城城却睁开眼,满脸茫然的问道:那,我该玩哪一种?

    我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腿坐在了办公桌上,顺手拿起几张纸巾,压在了肩膀上。

    你的?

    龙城城灰白色的脸,猛地有了红的颜色,让她一下子活转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,听上去是不是有些流氓?不过我却觉得,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衣服上擦了擦手,拿起了龙城城的右手,两根手指压在了她脉门上。

    你会把脉?

    清醒着的龙城城,很快就看出李南方要做什么了,他这是要通过诊脉,来确定她有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轻声说:小时候,跟一个阿姨学过几年中医,不是很精通,但肯定比那些蒙古大夫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他说的那个阿姨,当然是薛星寒了。

    薛星寒出自蜀中百毒门下,一(身shen)辨毒下毒针灸把脉的功夫,好的不得了,拧着李南方的耳朵强行教过他几年后,他想不会都不行。

    你确实怀孕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捧起了龙城城的下巴,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,目光复杂:我能诊断出,你怀的孩子,就是我们第一次那天后。

    当当然,你以为我会骗你吗?

    龙城城很想甩开李南方的手,但不知道为什么,却没敢,只是垂下长长的眼睫毛:你你诊脉的功夫,会这样高?

    一般的中医,是别想通过把脉,来确定刚怀孕没多久的女人,有没有怀孕的,这需要很高的医术,没想到李南方竟然能做到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,盯着这张漂亮的脸蛋看了会,才松开手淡淡地说:把孩子打掉吧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龙城城一楞。

    我说,把孩子打掉吧。

    你算个什么玩意?

    所有对李南方的恐惧,随着他这句重复的话语,悠忽消失,龙城城眯起双眼,嘎声问道:有什么资格,来管我的事!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生气:我这是为了你好。

    噌地一声,龙城城伸手抢过那把手枪,狠狠顶在了李南方脑门上:你再敢说一句,我毙了你!

    手枪没子弹了,就算有,你也杀不了我的。刚才,你已经试过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把枪夺过来,随手扔进了抽屉内,继续说:把孩子打掉,我这是为你好。

    手枪落在抽屉里时,发出的当啷声,让龙城城再次清醒的意识到,眼前这个男人,不但胯下枪变态,(身shen)手更变态,就凭她那手‘出神入化’的枪法,如此距离连开数枪,竟然只打伤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在他懵((逼))状态下得逞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个人武力值强大到变态的男人,要想让她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,应该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使蚀骨的恐惧,再次袭来,脸上的血色悠忽散尽,猛地后退时跌坐在了椅子里,双手抱着肚子,抬头看着他的双眸中,全是母兽护崽时才会有的凶残,嘶声叫道:你你别想夺走我的孩子!谁,谁也不行!

    我是为你好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手,想抚摸她的脸庞,却被龙城城一手打开:滚,别碰我,别碰我——我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!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个字时,泪水从她双眸中,猛地迸溅而出。

    男人,以及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,永远都无法感受到,一个怀孕了的女人,在早上醒来后,拿手轻抚着肚子,与她孕育着的小生命进行交流时,那种拥抱了整个世界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龙城城尤为如此,这是她此前从没有想到过的。

    她在决定要与李南方生个孩子时,还是存着报复岳清科的邪恶用心,但这些天来随着新生命的孕育,一天天的茁长成长,所有的邪恶,都变成了浓浓的母(爱ai)。

    其实,她刚怀孕,连最起码的妊娠反应都没有,当然感觉不到新生命的孕育,她有这清晰感觉,只是心理上的。

    龙城城不在意孩子父亲是谁,李南方也好,岳清科也罢,哪怕是个最最恶心的叫花子,她也要把孩子生下来——这是她的骨(肉rou),她的未来,她生命的延续,谁都不能夺走。

    谁敢试图伤害她的孩子,她就会与谁拼命!

    龙城城的反应,极大出乎了李南方的意料。

    他劝她把孩子打掉,确实为了她好,因为他怕她会再生下个早衰患儿。

    他不敢面对,他的孩子会是个早衰患儿的现实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那样一个孩子,就算他不自杀,他也会逃得远远地,终生不见孩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起几张纸巾,伸向龙城城的脸。

    都说别碰我,别碰我了!

    龙城城一把打开李南方的手时,房门被人敲响,外面传来小文担心的声音:龙局,您没事吧?

    刚才龙城城开枪时,李南方在地上翻滚时闹出的动静,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可龙城城现在的尖叫声,却惊动了秘书办公室内的小文。

    我我没事。

    龙城城深吸一口气,用很正常的声音高声说道:小文,我正在与李老板谈事,很重要的事——不要让人来打搅我们,知道了吗?

    知道了,龙局。

    小文虽说不明白龙局与一个小老板之间,有什么重要事可谈的,不过她可不敢多问什么,唯有照做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把纸巾递了过去,这次龙城城没有打开他的手,只是垂下眼帘,用力咬住了嘴唇:谁敢杀我孩子,我就杀谁。谁敢再说一句要杀我孩子,我就杀谁全家。

    我有先天(性xing)的疾病。最让人无法承受的那种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里闪过一抹痛苦,受伤后都没丝毫波动的声音,带有了明显的颤音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李南方始终不敢面对他是个早衰患者的现实,始终在逃避,从来没有主动对谁说起过。

    他现在却对一心要杀他的龙城城说了,只因她怀了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勇敢的面对残酷现实,如实告诉龙城城,不但是为她好,更是为了孩子好,真心不想孩子出生后,就像他小时候那样,被浓浓的自卑所包围。

    他能出现奇迹逆生长,这是老天爷的眷顾,让他(身shen)躯内藏了一条需要这具(身shen)体来长大的恶龙,人(性xing)与魔(性xing)相辅相成,才造成了逆生长的奇迹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有疼(爱ai)他的师母,老头,用深沉的(爱ai)意,化解了他的自卑。

    他是不幸的,又是最幸运的。

    但龙城城的孩子呢?

    暂且不说孩子在出生后,会不会像他父亲那样,获得无微不至的关怀,单单能否闯过十三岁那道坎的机率,就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明确感受到李南方声音中的痛苦后,龙城城抬起了头:你,有什么疾病?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回答,她却又站起来,飞快的跑进了(套tao)间内。

    再出来时,她怀里已经抱了个急救箱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左肩一直在流血,纸巾是包不住的,半边(身shen)子都是血了。

    很小心的帮他脱下衬衣,拿酒精棉仔细擦拭伤口,看到是个对穿伤后,她才松了口气,洒上了一些云南白药,轻声问:疼不疼?

    不疼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笑道:这点小伤对于我来说,真心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你就吹吧。

    我没有吹。

    那好啊,我再给你来一枪?

    龙城城说着,抬起右手葱白般的食指,抵在了李南方的脑门上,双眼一眯,轻声说:啪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李南方反手把她抱在怀里,低头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龙城城本来就是祸国殃民级的超级美女,穿着白衬衣,黑(套tao)裙的工作服,脸蛋上还残留着泪痕,学着打枪时的样子似笑非笑,就像清晨的白玉兰,让李南方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滚滚开!

    龙城城挣扎着,推搡着,想逃开李南方的(热re)吻,但当一只魔爪顺着领口伸下去,用力一捏后,她的防线就轰然倒塌,反手勾住男人的脖子,开始反击。

    等她觉得凉飕飕时,才发现已经被李南方推倒在了桌子上,裙下的黑丝短裤,都被褪到了脚踝间:不,不行,去里间,去里——啊,哦!

    一声带有痛楚,且充实的轻啼,让龙城城搁在李南方肩膀上的秀足,足尖猛地绷紧,接着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龙局刚才到底怎么了呀,我明明听到有哭泣声传出,可她却说没事。

    小文回到自己办公室后,秀眉紧皱望着门缝外的局座办公室房门,很是不解:这个李南方,究竟是什么来头呀?被龙局召见这么久了,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小文疑惑不解时,外面走廊中传来纷沓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走出办公室,小文看到调查一科的严科等人,从那边快步走来,连忙迎了上去:严科,你这是要见龙局吗?

    是的,文秘书。

    严科停住脚步,从来不苟言笑的脸上,多了几分笑意:我们在临市舞弊案里有了重大突破,要向龙局汇报。

    现在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不行?

    严科愣住。

    龙局在召见很重要的客人,任何人都不许打搅她。很抱歉,严科。

    好的,那我先回科室。客人什么时候走了,你再通知我吧。

    严科也是个有眼力的,既然龙局都这样说了,天大的工作,他也不敢去打搅龙局的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下班了,龙局怎么还没有出来?

    目送严科等人离开后,小文看了又不放心了,蹑手蹑脚的走到局座办公室门前,耳朵悄悄的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听到,有女人在里面忘(情qing)的歌唱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